第一卷 第二章 初知!负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月天音 书名:火影情刀
    龙云的思绪回到了那一天的九龙山道,在可儿第一次提醒自己速度时,龙云其实已经发现机车的刹车坏了,感觉着无法把握的速度,又在只有一个安全帽的况下,无疑的,是个真正的男人肯定会做出和自己一样的选择。不过,知道可儿的聪慧,如果贸然让她带上头盔的话,她一定不会答应,那么,已经让她失望了无数次的自己不如再做得失败一点,刻意装出为所伤的疯狂样子,刻意的让她以为自己变得疯狂,刻意的让她对自己彻底失望……

    果然,也许在撞击的最后关头,即使昏迷在自己的怀抱中,但可儿依然恨着那个疯狂的自己吧,不过这样才好,对自己的失望只会让她更快的走出这个自己“咎由自取”的悲伤,况且——还有李风啊……

    至于自己,那一声“”的回答就足够了,况且到了这一世还带来了不可磨灭的记忆,自己能在这里记着她重新活过,已经满足了……

    对了,这个奇怪的世界竟然就是那个火影世界,当凌云回过神来时,才发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婴儿!是重生,是穿越,还是轮回,这个问题自己想了很多年仍然想不通,不过,自己毕竟依然活着……

    但是,这一世的活法似乎有点差强人意,凌云并没有传说中的与生俱来的强大力量,也没有小说中的内功和动漫中的神力,甚至没有这个世界中一般人所具有的成为强者的天资。

    查克拉,这个世界里占主角的东西,名为忍着必不可少的要素,自己没有,一点也没有,这一度让凌云郁闷不已,即使是自己那个便宜老爸,也有那么一点点查克拉,而已经年逾七岁(**|)的自己,仍然找不到那种感觉。

    于是,普通人,这应该是这一生的定位吧。凌云,不,现在应该说是龙云御风,在被这个有点玩笑的现实困扰一段时间后,就完全放开了——也许,做一个普通人更好吧。而且,这个普通人的生活也还不错,至少自己还能无所顾忌的喜欢自己的雕塑。

    老爹龙云刚正是个大雕塑家,虽然他那种中上水平的雕刻功力自己还看不入眼,但不论怎么说,都是给自己一个涉及这一方面的借口,于是,天才的忍者是不可能了,但是天才的雕塑家又一次成为了命运的安排。

    但是奇怪的,自己虽然使这种一个“废材”,但也有一些无法解释的奇怪事发生在自己上,当然的这些事并不是什么有用的奇迹,只是一些完全没用的东西。例如:自己发育得十分快,七岁的体已经有十五六岁的外貌;还有自己的记忆力很惊人,无论是什么细小的事,只要去想,就一定能够记起;此外,似乎自己的眼睛也有点“问题”,当自己沉下心来时,自己的眼睛——不,不应该说眼睛,应该是感觉,自己竟然能够感觉到一些东西的本质和弱点,尤其是在雕刻上,基本的木料在自己眼中简直就是完全没有秘密的剖析,雕刻中的自己似乎有种庖丁解牛的豁然。

    对于最后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能力,甚至乎,自己曾有过依靠它成为强者的想法。但是,事的真实是,即使自己能够看破一个人的弱点,但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方法去进攻,而且,龙云自己也知道,在这种匪夷所思的忍者世界中,真正的强者,是能够不停移动或掩藏自己的弱点的,再说,如果真的交战,也许自己只要露出点异动,就会被人家秒杀了,更别提伤害到对方了。这里虽然没有枪炮,但是比较老爹所说的忍术威力,是完全能够媲美武器的力量的。因此,到了最后,这种想法也只是想了想罢了。

    于是,安生的当个小雕刻家,安心的提升自己雕刻的艺术,龙云就这样融入到了这个世界当中。

    直到三年前,龙云的老爹受火之国所托,去修复火影岩,这种况才发生了转变。年幼的自己跟随父亲来到火之国,在这个强大的忍者国度,终于真正意义上接触到了忍术,也无意中了解到了忍术中一种特殊的系别——体术!

    那是小龙云在森林里迷路时无意间撞见的,一个奇奇怪怪的叫做凯的小孩,做着自己难以想象的训练,好奇的自己在细心询问后才知道,原来即使没有老头口中所说的查克拉,但只要通过不要命的锻炼,一个人依旧能够有忍者的力量。

    告诉龙云这个结果的是这个名为凯的人,虽然对他的格有点难以理解,但看他货真价实的中忍的份,龙云看到了另一条强大的道路。

    不过,也许是受到了最初普通人生活的惑,开始锻炼的龙云并没有显露自己的实力,他的心中早已明白自己的目标,体术的修行只不过是为了在这时刻充满危险的乱世多拥有一份活下去的筹码,残酷的世界中,拥有越强大力量的人往往死得越快,活得最久的一般都是最普通和简单的人。

    “好了,小子,只是说说而已,不用这么装深沉吧,老半天不说话,当我是个透明人啊!”看着龙云又开始发呆,老头子不由拍了拍小大人的脑袋。

    随手挡住老头拍来的手掌,龙云的思绪收了回来,不过对这个耍宝的老爸,龙云可是不想理会,给他翻了个白眼后,龙云又想起自己修行的问题来。

    “呃,你这小孩,这次又加了多少负重,手臂上的铁木都换了,那么硬,不会是钢英吧?”摸了摸自己发麻的手臂,龙云刚正的口中怪叫着,不过眼里的那抹欣慰和惊喜却没法瞒过龙云。

    “你什么手感,还是雕刻大家呢!这是云石,钢英一个月前就换了!”似乎也是比较满意自己的进步,龙云少有的回答了一句。

    “什么,云石!”这次,老头子是真的惊讶了,要知道龙云的负重自己可是知道的,不论是什么材质,那都是毫无例外的全,沙装是四岁时他自己做的,一共重200斤;铁砂装是自己帮他找的,重400斤;接着是铁木,500斤,那是两年前他穿的;再来就是钢石,700斤,这是一年前才换的;现在本以为只是800斤左右的钢英装,却没想到已经换成了云石,那可是至少1000斤的重装啊。看着眼前这个有点胖的小孩,别人都以为那是不运动造成的,又有谁知道这是因为衣服下还有着一负重装呢。真难相信这只是一个七岁的小孩,“压这么重,你不怕自己以后长不高啊?”

    再次翻了个白眼,对老头子鄙视的神毫无遮掩,“老头,就我这奇怪的材,在木叶登记时,好像有人为我虚报的年龄是十五岁吧!”

    “嘿嘿……”听见龙云所说,似乎也醒悟到自己的想法有点白痴,龙云刚正只好傻傻的自己笑着,但是——不对,小鬼的云石哪里来的,难道——“小孩,我就说这次的石料账单中怎么多了云石,原来是你这个小子搞的鬼!”

    “切!”以不同于刚才的法躲过直抓过来的大手,龙云一下跑得没影踪了,“死老头,又不是要你付账,你心疼什么?”

    “死小子,买云石那些钱能买多少好酒啊,就这么被你糟蹋了……”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情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