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夜上蟒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大壮、二生和缉毒大队长五人在车里等候增援人员到来。近天黑时刮起了大风,山风呼啸着卷起雪花,天气骤然降温。大壮说:“咱们就死守在车里等他们到来?这样的天,他们路又不熟,那不等到猴年马月呀!”

    缉毒大队长说:“要不咱们把车开回去,迎着他们?也省得浪费时间”

    大壮说:“我看不如咱们进洞搅他们一下。”

    缉毒大队长说:“咱们怎么搅他们?从洞口?进不去。局长要咱们不可轻举妄动,等大队人马来了,再研究破洞之策!”

    二生听大壮有想法,就说:“我看我哥的想法可以,这洞里不过三五人,还有一条狗。我们如果打进去,就能节省时间,提前破洞!”

    缉毒大队长说:“你哥俩想法是对的,可咱们一不熟悉洞内(情qíng)况,二不知这些人有多少枪支。局长要咱们把守进出口,以防他们逃窜!”

    大壮说:“咱们不知这洞有几个进出口,也许咱把住这个洞,他从那边洞口逃跑。谁不知狡兔有三窟?”缉毒大队长说:“咱们现在人少,只有两把枪,这王文星有枪,号称可以武装一个排。”

    二生说:“管他多少枪哩,他也不能都放在洞里。”

    缉毒大队长说:“是,刑警队已抄了顺城大酒店,收缴三十二支枪。所以,蟒山洞最多有两把枪。我想听你二人的想法。”

    大壮说:“如其躲在车里,还不如进洞侦察一把。如枪多,咱先不打。如枪少,能打就打,能捉就捉。反正不能让这小子们舒服了!我看见山顶有人造天窗,那么,我们就可以从天窗进洞,他们肯定想不到,队长你看怎么样?”

    缉毒大队长急忙摇头说:“不行不行,太冒险。山上风急雪大,爬山?现在又无安全设施,不能让你们二人去冒这个险!”

    需主牛富有在一边听了半天,他说:“咱们如其在此静等,真不如进洞侦察一下。大壮、二生的功夫谁不知?他们能从竖井揹人升井,爬这小山还不是小菜一碟?我看队长你就同意了吧!”

    缉毒大队长还是摇头说:“你们是见义勇为而来,我们从心里感谢三位。决不能因为这个案件让你们二人去冒险!”

    二生说:“队长,你不就是怕担责任吗?有牛大哥作证,一切后果和你没关系!怎么样?”

    缉毒大队长说:“不是我怕担责任,是咱们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大壮借雪光看腕上手表,时针指向九点半。大壮、二生下了汽车,把(身shēn)上的棉大衣脱下来,说:“我二人爬山进洞,和队长无关系。你们就等在这里,守住进出口。别担心我们!”

    缉毒大队长说:“你们真要爬山进洞?”他急忙把自己(身shēn)上的防弹背心脱下来,又让那个小民警也脱下防弹背心,给大壮、二生穿上。大壮、二生推开缉毒大队长手中的防弹背心说:“我们穿这个,攀山进洞不方便!”

    缉毒大队长用命令口气说:“安全第一!穿上!”

    大壮、二生穿好防弹背心,向大队长三人挥挥手,跑到蟒山脚下。二人向山上看了看,不过三十几米高。蟒山是园台形,山上长满了葛藤、小榆树、小枫树。二人选好方位,向上一窜,两手薅住岩石、树干、葛藤,像猿猴一样灵巧,大壮在前,二生在后,有时二生拽住大壮的双脚,借一下力,就蹿到大壮的上边。

    缉毒大队长三人在山下看大壮兄弟二人很快爬上山顶,象看了一场杂技。三人不由高兴得点头对视、挥拳助威、无声赞誉!大壮、二生爬上山顶,向山下招招手,缉毒大队长向他们挥挥手表示祝贺。山顶一片雪白。一组天窗被皑皑白雪覆盖。侧耳听听,山洞内寂静无声。大壮搬掉护栏,推开一扇窗户,伸头向里看看,无动静。大壮攀着边沿轻轻跳下去,二生接着也跳下来。

    大壮说:“我在前,你在后,咱俩相隔开,防备发冷枪。”

    二人顺台阶一步一步向下走,走到第二层,忽然听见大狗狂吠。狗吠之后,就听见有人说:“不对,山顶有(情qíng)况,咱们去看看!”

    大壮、二生听说有人要上来,就闪在一边,等人过来打他个突袭。说话的人正是老三陈世好。陈世好见外甥王文星和二胖去外边察看,结果一等不来,二等不来,他就起了疑心。因为他清楚王文星的为人。

    他把牌一扔说:“这王文星今(日rì)又在涮舅舅们。弄不好外边紧急,蟒山已被公安发现,他借去外观察之际,是不是鞋底抹油——溜了?”

    老四陈世吉说:“三哥说得对,可能怕人多不好走,他二人先跑了,把咱困在这里当了蘀死鬼!”

    老鳏夫只知喂他的藏獒。藏獒从小就和他在一起,吃他喂食,听他号令。白天夜里和他在一起,寸步不离。老鳏夫从不过问王文星和香港人在洞里干什么。他不问不看,也不和别人说,一心只想喂养好藏獒。

    听说王文星走了,就说:“他怎能走哩?还欠我俩月工钱哩!”

    老鳏夫不知洞外(情qíng)况!陈世好说:“老西子,你还作梦哩,公安正追王文星哩,我们也难逃噩运!”

    老鳏夫说:“咱知道甚哩?咱干过甚坏事?咱只知喂狗,公安抓咱干甚哩?”

    陈世吉发火了,说:“喂,老家伙!你可知他二人是从哪条道走的?”

    老鳏夫说:“知道知道,他二人是从南边暗道走的,暗道门咱们打不开。那开关钥匙由王总自己保管。”

    陈世吉开口大骂王文星:“这王八小子也太没人(性xìng),只顾自己!”

    陈世好说:“别罗嗦了,咱们还是上去看看有(情qíng)况无有?”

    老鳏夫说:“你二人先上去,我在洞底守门户,那狗不能放出去,它会伤人的!”

    一听老鳏夫不愿上山顶,二人一前一后向上爬去。

    老四陈世吉说:“三哥,我看不会有人,谁有那么大功夫,爬上山,跳进洞?那公安个个吃得肥头大耳,谁玩命爬山?我看是风吹的响声.”

    陈世好说:“咱们查查看,没人更好,不过咱们也得想法逃出大山,不能困死在这里!”陈世好话没说完,突然被人一拳打在后脖梗子上,一阵昏厥,跌倒在石阶上。老四陈世吉在后见三哥被人打倒,刚想上去救助,被人从后猛踢,跌了个狗吃屎。二生把老四陈世吉从后踢倒,陈世吉马上来一个“王八翻(身shēn)”,接着一个“鲤鱼打(挺tǐng)”,站起(身shēn)来抡拳踢腿和二生战在一起。老四陈世吉已经四十几岁,正是壮年。二生还不到三十。论功夫,陈世吉老到,论气力,二生正是好年华。打得你来我往,不相上下。大壮就站在一边看二人打斗。老三陈世好醒过来才看清楚,袭击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揭“陈世公司”老底、拆“陈世公司”台的那个小子。他想,事(情qíng)为何这么凑巧?为何老陈家、老王家的事,处处碰见这个丧门星?想动一下(身shēn)子,自己的大胯为何这么疼,更象脱臼了?想自己聪明一世、英雄半生,如今却落到这步天地!他相信天时报应,人算不如天算!他看老四越打越败,嘴里不由喃喃自语:“唉!老四,算了吧,今天认栽吧!”

    陈世吉不服输,他要玩命。二生越打越猛,陈世吉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节节败退,最后退到石壁一角,被二生一个“锁子拐”蹬倒在地。大壮赶上去,往他肩上一拍,又朝大腿踢上一脚,陈世吉就“嗷”一声瘫坐在一边。大壮问:“这里还有多少人?”

    陈世好说:“还有一个老鳏夫。”

    二生问:“王文星那里去了?

    陈世好说:“天没黑就走了,”

    大壮、二生一人架一个沿石阶向下走。一直走到洞底。那只藏獒可是个“铁包金”,体高有八十公分,(身shēn)长有一百二十公分。远看像一头雄狮,瞪着闪亮的两眼冲着大壮、二生咆哮。只因锁链链着这“铁包金”,它不能扑向二人。

    老鳏夫在一旁拦住藏獒,说:“咱们谁也不咬,就是吓唬吓唬人。好,不许再叫了,听话!”

    藏獒从小和老鳏夫在一起,所以他说话,就如同圣旨,果然不再咆哮。但鼻子里还哼哼着怒音。

    大壮和二生不管有没有王文星,就对老鳏夫说:“大爷,你把洞口打开。”

    老鳏夫说:“一共两个洞口。那个洞口咱打不开,这个洞口有一个遥控器,在小楼里。哎呀,对不起,我不能离开这条狗,怕它伤到后生!”

    大壮、二生早就听说过神犬藏獒:(身shēn)高体壮、(性xìng)(情qíng)暴躁、善攻击、下死口,狼群和雪豹都要让它三分。

    兄弟二人说:“大爷,你去取遥控器,咱不怕狗!”

    老鳏夫不放心地说:“这狗可不是普通狗,特仇生人,咬人下死口,怕伤到你们!”

    老鳏夫爬上石阶,一边走一边回头说:“乖乖,别犯(性xìng)子,等我一会儿,我就回来.!”

    二生不信邪,扔下陈老四,两步蹿到“铁包金”面前,大喊一声:“老实点!”

    这“铁包金”向来出口斗狠,野狼、豹子都让他三分,何惧人哉!一下猛扑过来,后腿直立,前腿乱扑。张开血盆口,直咬二生的脸。二生也不躲避,伸出拳头对准“铁包金”血盆口,“铁包金”一口咬住二生的拳头。心想,这回只要一用力,“咔吧”就咬断了这个小拳头。谁知咬住二生这个拳头一用力,这才知咬住了一根钢柱,二生立着(身shēn)子不动,任“铁包金”呼呼喘气,还是咬不动。“铁包金”想退出这个拳头,二生不抽手,堵得“铁包金”喘不过气来。

    陈老三、陈老四在一旁看得真真切切,瘫在一旁喘大气。二人从心里服了:“‘陈氏公司’天该如此。王家也活该倒霉。这叫报应啊!”

    老鳏夫舀回遥控器,见“铁包金”咬着二生一只胳膊,吓得老脸蜡黄,忙大声呵斥“铁包金”松口。二生笑喜喜抽出拳头。老鳏夫看拳头上只留下几个犬牙印。

    老鳏夫感叹地说:“后生,好功夫哇!我打开洞口门,也跟你们走吗?”

    大壮说:“大爷,你的事跟我们没关系,如何处理,你听公安的!”

    大壮架着陈世好,二生拉着陈世吉从洞底走出洞口。

    一出洞口,缉毒大队长三人飞跑着扑过来。说:“你们进洞后不多时,咱市领导就从市里赶过来了。这不?省厅领导、咱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局长、刑警队,都来了。领导批评我,不该让你二人去打头阵。你们平安回来,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省厅领导都赶过来,拉住大壮、二生问寒问暖,向二人致谢。干警把陈世好、陈世吉塞进汽车,就地突审。贺永新拉住大壮、二生不松手,亲(热rè)地问二人(情qíng)况。然后让大壮、二生带他们进到洞里。

    进洞时见一辆“宝马”停在洞口,大壮说:“这是王文星的坐车,没敢开车,就从另一个地道逃走了。”

    贺永新说:“他逃不远,也逃不出这大山!”

    洞门是用原山石焀成的,厚有一尺,高五尺,宽三尺,从里边用厚铁板包焊。门轴用粗圆钢焊接,开关采用斜杆液压拉伸。贺永新端详这扇洞门,一直赞叹不断。进得洞来,又看地下洞水轮发电机,省厅领导见了更是唏嘘不止。他们一进洞,就听见“铁包金”的一阵咆哮。贺永新见过藏獒,但没见过“铁包金”,嘴里不断说:“国宝哇,神犬。”接着,从洞底蹬到洞顶,整个山洞灯火通明,俨然一座水晶世界。从洞顶下来,省厅领导说:“这小子可是一个能人,既聪明又能干。可惜呀可惜,他把劲头用反了,如用在正道上,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看了洞内的设施、布置,市委书记、政法书记、公安局长、众干警无不受到了深刻的教训。特别是贺永新,嘴里一边赞叹王文星是个人才,心里一边暗暗责骂自己,在自己的辖区内竟有如此大的制毒贩毒基地,无人发现,无人知晓,这不是自己严重失职、无所作为的表现吗?

    公安局长命令:留下缉毒队干警严守洞口、清理洞内物品、寻找直接证据。同时命令刑警大队沿山沿途追踪,抓捕大毒枭王文星。

    大壮、二生同贺永新坐一辆车走省道返回顺城。需主牛富有开车走省道半路下道回需区。

    见省厅领导、市委书记回来,招待处长、安保处长小跑着迎上来:“报告贺书记,您开车走了不过一个多钟点,周副部长亲自开车出去了!”

    贺永新一瞪眼,问:“你们不阻止?为什么不派人跟随?”

    内保处长说:“周副部长送他爹…,不让跟随,所以我们,便没去。”

    贺永新严厉批评招待处长、安保处长。

    贺永新让招待处长不打搅客人休息,妥善安排好大壮、二生的住宿。正在此时,周玉开车回到招待处。

    贺永新、省厅领导、政法委书记马上去接应。吕方、田秀秀押着王文星和二胖走下车,把二犯交给公安带走。

    周玉说:“我们开车到皇台镇东上坡,遇见这二人持枪劫车,被抓住!”

    公安局长惊讶地说:“周副部长,这两人就是咱们通缉的制毒贩毒的头号人物——王文星、二胖!”

    周玉说:“这叫歪打正着,自投罗网!”

    至此,发生在顺城的贩枪案、爆炸案、制毒运毒案中的涉案人员已基本归案。只有那个香港人在逃!

    贺永新把大壮、二生推到吕方面前说:“大叔,您看,这就是您的两个宝贝孙子!”

    大壮、二生来到爷爷跟前,二生抱住爷爷跪在地上。吕方搂住两孙子,左看右看,看不够。这两个孙子长得一样,如同一对双生。吕方老泪纵横,嘴里说:“好,好!孩子起来,看见你们俩,我放心了,我放心了!”周玉看着大壮,心里无比激动。二十八年前,一个骨瘦如柴快死的小儿,二十八年后,被爹、被田家抚养培育成一代英豪。他眼里含着泪水,深责对儿的愧疚。吕方对大壮说:“孩子去认你爹!”

    大壮这才怯生生地走向周玉,叫一声“爸”,父子二人抱在一起轻轻地啜泣。看着爷俩的悲欢离合,在场的人无不流下欣慰的泪水!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夜上蟒山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