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平反昭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当周玉把父亲写的证明材料交给贺永新、把噩耗告诉贺永新时,他惊呆了!万万没想到,这场灾难,打死了姑母、((逼bī)bī)死了姑父!他万分痛恨。当他舀着证明材料去顺城一中时,安玉国早在十天前惨死在当年(日rì)本人修建的地堡里。两件事令他悲痛(欲yù)绝,耳闻目睹的无(情qíng)事实教育了他,使他头脑更加清醒起来,他对这场运动的(性xìng)质产生了模糊认识。他从小加入革命队伍,但他的思想、他的认知是幼稚的,不成熟的。特别是对这场运动,既模糊又不可理解。只能说到了不惑之年才真正认识了世界、认识了自己。争名争利、嫉贤妒能、小肚鸡肠,令他深深自责。“人生不能带来,死不能带去”这是人生的警世格言。想想这些,还有多少人间难事不能化解哪?又何必争斗得你死我活?

    运动初期,他靠边站,说话谨慎,看两派争权夺利,心里不是滋味。运动中期,办事稳妥,被结合,任县革委会主任。这时两派斗争激烈。他不偏坦,极力平衡两派关系。运动后期,他担任县革委会主任、县委中心组书记。他态度坚决、行为干练,他大义灭亲,最先舀何云良和公安局长开刀。何云良支持造反派迫害文教口的老干部、优秀教师、广大群众,已达天怒人怨地步。公安局长拉帮结派,利用手中的专政工具残害迫害不同派别的广大群众。他把何云良调去需山机械厂当厂革委会主任,调公安局长去县农办当一名普通工作人员。贺永新这一举措,震慑了派(性xìng)十足的人,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热rè)(情qíng)。

    何云良自从去了需山机械厂,已深知自己的错误严重,决心以实际行动痛改前非。这是一个靠贷款发放工资的千人大厂,对他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工作环境。但他有一股“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静下心来与广大工人和技术人员学习,深入了解需山机械制造、生产工艺流程。他放手发动群众,克服派(性xìng),团结一心,为改变需山机械厂的落后面貌献计献策。把精力用在发展生产上去。仅仅用了二年时间,把一个派(性xìng)十足的烂摊子厂,变成团结奋进、生产蒸蒸(日rì)上的先进企业。这一年,是建厂十五年来第一次完成年度生产计划。何云良在贺永新的支持下,大胆给厂先进生产者发了年度奖。从此,这个厂月月生产任务饱满,年年完成县经委下达的生产任务。

    贺永新力排众议,在农业口树立了湾道山十年生产大变样这杆旗帜。在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中,组织工业口参观、学习需山机械厂消除派(性xìng)、团结一心抓生产的先进事迹。组织农业口参观学习湾道山抓农业、促副业、改天斗地的先进经验

    贺永新思想认识又有了一个新的飞跃。只有生产搞上去,人们生活才能提高,思想得到升华。一切不合实际的运动都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拦路虎。湾道山有了李明珍矢志不渝的精神,才有了山村十年大变样。需山机械厂有了何云良,用他的深刻的教训,需山机械厂才走上了正轨。

    粉碎“四人帮”后,贺永新担任了顺城县县委书记。除重要会议外,他挤出时间就深入厂需企业、农村社队、调查研究、体察民(情qíng),千方百计落实党的各项方针政策。他抓了影响顺城的几宗大案要案,落实平反冤假错案。他亲自落实顺城一中的右派案。通过省外办,把安玉国同志在(日rì)本的亲属请到顺城参加由他主持召开安玉国同志的平反昭雪大会。在皇台公社,他主持召开了落实政策大会。把杀害周显成同志、安玉国同志的元凶缉捕归案。因为这批红卫兵当年不满十八周岁,所以从轻判处。那个高个子红卫兵名叫王文星,当年只有十六岁,虽是首要,只判五年徒刑。

    顺城恢复原来行政区划,贺永新担任了顺城地委书记。为了提高顺城一中的教学质量和加强学校领导力量,又把何云良调回顺城一中。贺永新指示何云良派车把李明珍请到顺城一中,亲自主持召开李明珍落实政策大会。会上,何云良撤销一切不实之词,当场向李明珍赔礼道歉,真心接受批评。贺永新希望李明珍不但在农业战线上硕果累累,希望她在文教战线上大显(身shēn)手,恳请李明珍出山,任地区师范专科学校校长。落实政策大会之后,何云良留贺永新、李明珍二人吃家庭便饭。三人高高兴兴欢聚在一起,畅谈工作和设想。

    李明珍说:“过去的对与错,那是历史,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咱们放眼将来。今天专门为我落实政策我表示万分感谢!对领导委以重任,我恐怕难应使命。因为湾道山村规划我还没完成,只要有一项没有完成我也不离开湾道山!我不是说湾道山离开我地球就不转了,是因为我离不开湾道山!关于补发的二十年工资,我不能收,因为我没上过一节课,所以我无功不受禄。一定补发,你们就把钱打到湾道山小学的户头上好了,反正小学重建正缺少资金。”

    贺永新、何云良对李明珍高风亮节赞不绝口。闲谈中问她,她和婶婶、两个孩子十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李明珍说:“咳,简单!你们过一天,我们熬两半晌!咱们大家在时间上是绝得平等的。”

    何云良哈哈大笑说:“李老师会说笑话!”

    贺永新问:“听说婶婶和两个孩子在西山什么庵里居住好几年?”

    李明珍说:“六七年,红卫兵小将去湾道山抓我,周显成大叔把我们一家四口送到‘慈云庵’避难。我回来时显成大叔被红卫兵“大劈棺”。婶婶和两个孩子住在‘慈云庵’。‘慈云庵’和‘飞云寺’有高才生和大学讲师皈依佛门,二生、菊儿有幸在那儿上学。周玉亲娘教菊儿习武、‘飞云寺’老方丈教二生练功!”婶婶在那儿住了一年就回到湾道山。每两个月我去看他们,两个孩子在那安心上学、练功习武“

    贺永新忙说:“打住打住!老方丈侯仁我知道。周玉有亲娘我可不知道!”

    李明珍笑了,说:“光我知道就有三个娘。一个是亲娘,亲娘避难在湾道山。生下周玉一年后回山西时半路被仇人劫杀,父亲被打死,她被打伤,被‘慈云庵’老师太救治,伤好后皈依佛门。第二个娘就是王娥娥大娘。她一把屎一把尿把周玉拉扯到八岁,却惨死在鬼子的手里。第三个就是贺家梅阿姨,为周玉((操cāo)cāo)碎了心,……”

    贺永新叹口气说:“没有老一辈的抚养,能平安走到今天真是不容易呀!我这老弟可真有福气,两个养娘都牺牲了,又找到了亲生母!怎么找到的?”

    李明珍说:“为躲避红卫兵,周显成大叔把我送到‘慈云庵’避难。原来,经常赶驮子去山西,所以他早就知道周玉亲娘在‘慈云庵’,但二人有约定,此事对谁都不许说。后来我知道了此事,就写信告诉周玉。周玉借看二生、菊儿之际,来‘慈云庵’拜见母亲。第一趟,老尼不理不睬。第二趟才和周玉说话。第二年(春chūn)天,在婶婶的指使下,我、周玉、晓琬,还有二生,菊儿,一起跪地乞求、哭诉,这才认了我们。要我们不许用俗家称谓,仍称‘师太’!师太抱住自己的儿孙、媳妇哭了半天;抱住翠翠婶——姐儿俩又哭诉了半宿。她说:不是不想认,是自己没脸认儿孙、媳妇,因为自己对不起他们!……二生十岁,师太把他安排到“飞云寺”,拜老方丈为师。这个老方丈便是当年的侯仁。侯仁得知二生是周玉的儿、师太的孙,更加尽心竭力。他安排三个和尚教二生课程。白天二生上课,晚上和侯老方丈在佛堂练功,把自己的真功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二生。

    师太起早贪黑精心培育菊儿,菊儿潜心练功。掌子功、轻功、各种器械练得精熟。二生、菊儿在这里读书、练功十年。十年后,二生离开“飞云寺”回到了北京上学、李菊儿考上顺城一中。……”

    贺永惊奇地张大嘴巴说:“好哇!好哇!别人家的孩子整整耽误了十年,你家的孩子一点没有虚度!哎!别人无法和你比呀!我说你为何如此安心?原来两个孩子在那里既上学还练武!现在在那儿?”

    李明珍说:“二生回北京上高中,高中毕业考上政法学院、李菊儿考上地区师专!现在都毕业工作了”

    贺永新拍手叫好说:“好哇,你们不声不响地为国家培养两名大学生,实在令我汗颜。看我家那两个孩子,高中没毕业。咳!我也没脸去看婶婶了。好!你们一家何时团聚我再去挨婶婶的数落!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二十八年在时光的长河中只是一瞬之间,在人生的岁月里却是漫漫征途。这一夜,李明珍回忆往事,翻转难眠。正在忐忑不安之时,菊儿耳尖,爬起(身shēn)去街上看,跑回来说:“妈呀,一辆公安车停在咱家门口!李明珍当时从头凉到脚跟,就怕大壮惹了大祸。急忙起(身shēn)出门,正好和缉毒大队长撞个满怀。李明珍把缉毒大队长迎到屋,忙问出了嘛事?

    缉毒大队长说:“李老师,我来向您报告一个好消息!大壮兄弟现在城里,暂时您娘俩还不能见面。”于是,大队长就把事(情qíng)的原委说了一遍。谢天谢地!李明珍这才放下悬心。

    他说:“李老师请您放心,大壮兄弟人好,功夫好,我们太佩服他了。所以我们就大胆做了主,让他先在拘留所住几(日rì)。一来也好稳定那栽赃陷害人的主谋者,二来趁此时调查侦破这起栽赃案。据我们分析,当时主谋者交给栽赃嫌疑人的肯定是毒品。后来,这个嫌疑人良心发现,偷梁换柱,把毒品调包。为什么要栽赃陷害大壮兄弟?这里一定大有文章!所以,今(日rì)我特地上门给李老师赔罪来了!”

    李明珍说:“你们工作认真,我没别的话说,我只表示支持你们的工作。当然,我儿从小就离开我,我希望他不受罪就行了。”

    缉毒大队长说:“李老师,我知道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我保证不能让大壮兄弟受一丁点罪!”

    李明珍听到这话,“噗哧”一声笑了说:“你可真会说。我相信你们就是!”

    缉毒大队长高兴地开车走了。

    婶婶说:“看看,那天打斗的就是咱大壮!他们陷害咱大壮,大壮哪能服?”

    菊儿想想那天的(情qíng)景说:“俺哥果然是好样的,那么一伙人,他没半点惧怕,真是好功夫哇!”

    李明珍说:“别夸他了,咱们商量一下,这件事告不告诉北京?”

    婶婶说:“这么大的事,哪能不告诉周玉两口子?”

    菊儿只是低头不语,李明珍知道菊儿心里想什么,就问:“菊儿,你说呢?”

    菊儿莞尔一笑,说:“娘,你和(奶nǎi)(奶nǎi)作主吧!”

    第二天一大早,李明珍去皇台镇买菜,等镇邮政所开门,早早挂上长途电话。先给周玉打了长途,又给妹妹李明珠打电话,恰巧妹夫吕志安接了电话。他说大壮已给他打了电话,他正设法查找实施栽赃的女嫌疑人。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十三章 平反昭雪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