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侠义之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侯仁一手制造了“十里铺”惨案。那天,侯仁突然良心发现,违抗了藤野的命令。侯仁夺刀伤了藤野,带领家眷仓惶逃走。他带妻儿三口一路西逃。由于他熟悉地形,专拣小路走。快走到皇台镇时令他犯了难。不管走那条小路,最后都归到皇台镇这条官道。最后无奈,咬咬牙要硬闯。谁知他从小路一进皇台镇,便被儿童团岗哨发现。小岗哨马上报告贺家梅,贺家梅又找值班队长周显成。二人出门一看,骑马的男人跑了,只留下妻儿老小。贺家梅一见妻儿老小心里就很难过,把这娘儿俩接进自己家中,先让母子俩吃了饭,再问母子二人为何从顺城府来皇台镇。侯仁妻子一见贺家梅如同见到亲人,就把侯仁之事细说一遍。贺家梅和周显成商量,此事暂不告诉周显亮和孙运达等人。根据党的政策和共同抗(日rì)原则,便将母子安置在离皇台镇五里远的牛家峪,让村子安排住房,安顿好母子二人生活。

    侯仁抛下母子二人,一口气跑出百里。这里已是高山密林、人烟稀少之地。正走得人困马乏,发现山涧下有座尼姑庵。想去讨一口饭吃,又怕不方便,没敢停留继续赶路。转过一座大山,见山上有一座古刹,走近一看,山门上牌匾写“飞云寺”,心里欢喜,进了寺院,讨了口吃食,又得以住下。他便哀告住持,他要皈依佛门。主持说:“你手沾鲜血,罪恶深重,难得佛祖容留!”

    侯仁凭三寸不烂之舌,苦苦哀求,信誓旦旦:一定改邪归正,重塑新人。如有半点缪孛,死无葬(身shēn)之地。住持观其行,听其言,有悔过之心。几(日rì)之后,才接纳了他。又过半年,看他心地诚实、言行皈依、这才收留本寺,并赐法号。其后不久,他偷偷来到皇台镇找到周显成,才知抗(日rì)政府已把妻儿生活、住处安顿得很好,他感谢再三,从此抛却凡尘,潜心回“飞云寺”做一个出家和尚。

    周显成把事(情qíng)原委一说,几人才知此事还有这么段缘故。周显成说:“我怕挨批评,所以和家梅约好,先瞒着你们,等机会再说!”

    贺家义说:“你们做了符合党的政策之事,应该表扬!”

    侯仁一(身shēn)佛家弟子打扮,趴在地上一直涕哭。贺家义、周显亮扶起侯仁说:“侯司令,你这才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哩!这件事符合党的政策,过去之事,不作计较。你有抗(日rì)之心,就是好样的,你也不必感谢我们!这也是按党的政策办事!”

    侯仁说:“罪人有一事要告诉抗(日rì)政府!”

    周显亮说:“侯师傅有何事?说!”

    侯仁说:“‘张平’大侠现关在(日rì)本宪兵司令部!”

    众人一听大吃一惊,问:“关在宪兵司令部?你怎么知道的?”

    “我这次下山,回家一来为父亲办周年祭(日rì),二来和妻儿见了一面,我就放心了。从此我与她母子已了断尘缘。但我自己心中有愧有仇有恨。鬼子藤野没有杀了我的妻、儿,但杀了我的老父。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和住持告假下山,我要亲手杀死小鬼子藤野。我前天闯进了鬼子宪兵司令部,谁知藤野已被撤换,因此我没有动手。但我却见到了‘张平’大侠!”

    众人同时问:“你如何看见‘张平’?(身shēn)体如何?”

    侯仁说:“那天晚上我看见‘张平’大侠被(日rì)本人带到一个大会议室,有八个如狼似虎的鬼子围住他和他格斗。我此时躲在大会议室的窗外,贴着墙。虽然‘张平’(身shēn)穿破衣烂衫,但精神、功力不减,大侠施展神功力挫(日rì)本鬼子。大侠的一招一式令我赞叹。别看‘张平’双手带着铁索链,一个“干打夯”砸伤了一个小鬼子,一个“翻(身shēn)拽”勒死了一个高大鬼子。二指点(穴xué),点死了两个鬼子。这十来个鬼子死的死,伤的伤。打得鬼子(屁pì)滚尿流,我解恨更解气。只可惜我没有‘张平’大侠那(身shēn)功夫,但我却大开了眼界。我真想一刀宰了那个(日rì)本司令——可我没下手!”

    周显亮问:“张平最后怎么了?啊?快说!”

    侯仁说:“我眼见那个鬼子司令要开枪,后来又放下手枪,让人拉走了张大侠。大侠走出门时还哈哈大笑,对那个司令说,‘对,看谁笑到最后,出水才看两腿泥!’我真是开了眼界,也深受了教育!”

    周显成说:“藤野不是好枣,新来的司令也不是好鸟,你为何不杀了他?”

    侯仁说:“我与他无仇,何以忍心下手?”

    周显成说:“他与你无仇,他可跟咱中国老百姓有仇!”

    侯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说:“本僧还未悟出此等道理,怪本僧思想愚钝!”

    周显亮说:“既然你已打听到张平的下落,是否再打探一程?”

    侯仁说:“既然我已知底,我愿豁出(性xìng)命救张大侠走出魔窟!”

    侯仁说到做到,当(日rì)潜回顺城府偷偷去找张中江。张中江一见侯仁回来,欣喜异常。自接任以来,受尽了冈村的折磨、训斥、恶骂。他气在心头,恶藏心底、忍气吞声、像个家奴、龟孙子。张中江怕外人看见,走露风声,把侯仁请到自己家里。二人开始密谈。

    张中江把最近他所知之事,一一告诉侯仁。

    冈村的五人特工队从顺城西大街抓住的八路游击大队队员,名叫王喜瑞。鬼子押着他带路,偷袭了皇台镇。在火车站饭馆,他发现了“张平”,但他不想告密,才打死了特工队长……。冈村抓住“张平”,立了大功。最近要把“张平”押送到满洲国。想从“张平”嘴里抠出关于共党八路在延安、太行军区的一些机密;用仪器测试“张平”的武功体能,获取人类极限资料。如“张平”能够效劳大(日rì)本帝国,希望“张平”能传授中国功夫。如不能达到要求,就要除之、灭之,让他从地球上永远消失。

    为保证押送万无一失,冈村打报告,要在货运列车上挂一节专用客车,并派多名武功高强的武士押送。为使“张平”保持安静,将在“张平”(身shēn)上试用一种新型麻醉针,这一针可管二十四小时。从顺城府到满洲国需要两天两夜,如新型麻醉剂在“张平”(身shēn)上试效成功,这是(日rì)本帝国又研制成功一种新型药剂。…那天,我把冈村灌醉了,酒后吐了真言。具体什么时间押运”张平”去满洲国,冈村没有透露。

    侯仁又回到皇台镇,把侦查(情qíng)况仔细向周显亮汇报。贺家义下乡回来,召开紧急会议,希望侯仁继续下山打探具体行动时间再定方案。三天后,侯仁得到准确(情qíng)报,贺家义、周显亮马上研究具体方案:农历七月二十(日rì)夜派陆魁、马杰在顺城火车站混上那趟货车,配合侯大侠半路劫车救出张平。

    七月十九(日rì)夜侯仁带领陆魁、马杰二人下山,天亮前赶到顺城,张中江从城门迎入家中,吃了早饭三人便躲在家中睡觉。

    这天夜里,张中江带两个连的皇协军、一个连的(日rì)本宪兵在顺城火车站布下内外两道警戒线。侯仁和陆魁、马杰化装成皇协军军官,掺合在皇协军里。

    深夜,一列火车从南边开进四股道。鬼子宪兵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把守站台一边。站台上除值班信号员,任何人不得靠近这道站台。皇协军除把守南北进出站两道口外,第四股道外的警戒线也由皇协军负责。警戒线里除了有几盏马灯罩亮,四周一片漆黑。

    这列货车在顺城火车站停靠了一袋烟工夫,调度室就给了发车信号。火车一声长鸣,喷着浓烟,喘着粗气,开始启动。火车一开,张中江命令皇协军向右转,开步走。侯仁和陆魁、马杰扒上了货车侧面梯子飞(身shēn)上了敞篷车厢。

    冈村见火车起动,心里高兴。一看皇协军不等货车驶出站便向南撤,心里好生气愤。他让传令兵把张中江喊过来,问道:“你的,为什么,不等列车开远再出站?”

    张中江哈哈大笑说:“司令您看扬旗信号,南边马上又要来车了,我们考虑安全问题。马上撤出,以免影响军车进站。是不是?”

    冈村听了,不高兴地向北看了看,那趟列车已走远。北边又升起红灯扬旗,这是列车进站停靠信号。只好说:“你的会说,你的会说!”

    张中江说:“反正列车已安全出站,后天此时就到了满洲,司令又立大功一件!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九十章 侠义之士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