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夜闯红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孙运达晓行夜宿直奔直隶。路过阜平张果老山,绕道去埋葬过吕方父母姐弟的空(穴xué)墓地,便趴在墓(穴xué)边点上香火,磕了三个响头。又找到王镖师墓碑,烧香叩拜。看看天色还早,骑马继续前行。傍晚,来到京汉路。有碉堡、铁丝网封锁,无法通过。只好找一个村,先休息一夜。

    第二天,起早赶到京汉路,鬼子兵、伪军荷枪实弹,杀气腾腾。因骑高头大马容易引起鬼子兵的注意,所以又返回老乡家。老乡说,前年南边京汉路发生火车出轨大事,鬼子兵、伪军现在昼夜巡逻。过京汉路检查特别严格。一旦发现可疑人当场开枪。老乡劝孙运达空手过去最好。孙运达想,不如让老乡给找了个买主把马卖掉。老乡到下午才找到买马人。

    孙运达这几天风风火火赶路,很少洗脸、刮胡子。从老乡的柴灶里摸几把锅底黑,往脸上一擦。几天来那粗布衣服又是泥土又是汗臭味。把卖马钱往腰带里一捆就走出村庄。快到京汉路口时,马上变了脸,右腿一扭,变成脚尖朝后,脚跟朝前的瘸子。他猥琐着(身shēn)子,一步一拐地走路。再看那张脸,小三花脸,眉毛鼻子挤在一起,原本高高的鼻梁变成塌塌鼻子,还歪扭着。嘴角咧到耳根子上。咋看咋让人恶心。浑(身shēn)散发着汗臭味,破衣烂衫,看样子是个丑八怪、讨饭的叫花子。孙运达一瘸一拐走到(日rì)本鬼子跟前,一抬头,吓得鬼子哇哇乱叫,也不看“良民证”摆手放行。孙运达一瘸一拐地过了京汉道口,心里想,原来就这么容易过关。好,我要到保定府玩玩。他从保定府西关进城,鬼子刚要用大枪拦他,马上捂着鼻子大喊:“开路开路地!”孙运达也不急,慢慢地走,在城门洞里东张西望。同行人看他吓人的样子,都纷纷离他而去。孙运达想起二姐家在保定府,但他不知住址,想想算了。孙运达来到总督府门前,在门外站了站,心里说,这就是直隶总督衙门,现在都住上小鬼子,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们!转脸向南一瞧,不远处就是莲花池。这里风景优美,值得一瞧。可自己这副尊容,会吓坏了众游客。继续往前走,眼看天黑了,孙运达一琢磨,今夜就不走了,得给小鬼子闹点窝心事。想到这里,他走到一家服装店,买了一(套tào)单衣裤,又到一家鞋帽店,买一顶凉帽,一双牛皮凉鞋。在一家澡堂子里洗了一个(热rè)水澡,穿上丝衣,黑裤,戴上凉帽,脚穿皮凉鞋。这一打扮,变成了。然后把旧衣一包。走进一家小饭馆买了一份焖饼,吃饱喝足,提着小包就走了。天黑下来,他转到一家“鸿楼饭庄”,“鸿楼饭庄”四周种有很多树木、花草。孙运达在树林子里溜达。心想,这个饭庄可不小。有鬼子军官进进出出,还有花枝女郎陪同,这里决不是普通地方!

    孙运达把小包袱往树杈上一放出了小树林。刚刚立秋,暑气还没释放完,到了晚上还有点闷(热rè)。“鸿楼饭庄”是一座红墙鸀瓦的三层小楼,门窗洞开,不时传出喝酒碰杯声、欢歌跳舞声,还有打闹**声。孙运达决定只(身shēn)探探“鸿楼饭庄”!

    这一天正是小林正雄的生(日rì),在鸿楼饭庄举行盛大生(日rì)宴会。小林正雄请来他昔(日rì)的战友和同学,一些手下也赶来拜笀。孙运达来到“鸿楼饭庄”,纵(身shēn)跳上二楼。二楼里坐满穿军装带军衔的(日rì)本军官、伪军军官。最高军衔是大佐。孙运达想,管你是什么招待会哩,老子今(日rì)就是要给你这招待会添点乱!

    他在楼中转转悠悠,一个服务生迎面拦住他,见他穿戴一(身shēn)中国服,便说:“先生,有何贵干?”

    孙运达一摆手说:“想请客没有座位。”

    服务生说:“今(日rì)二楼是大佐先生生(日rì)宴会,你可下一楼用餐。”

    孙运达就对服务生说:“那好,请你给我买个笀桃,我也祝大佐生(日rì)愉快!”

    服务生说:“你可认识我们大佐阁下?”

    孙运达头脑一转说:“认识认识,当然认识。那是我们多年的(日rì)本朋友!”

    服务生说:“如去外面买怕来不及了,在那间储藏间里有中国人送来的笀桃,我给你一提篮就可以了。”

    说罢,服务生领孙运达去储藏间提一篮笀桃。孙运达顺服务生所指房间走去。

    两个(日rì)本宪兵站在门口,伸手拦住他问:“请柬的有?”

    孙运达晃晃手中篮子也不答话,伸头靠近一个宪兵的耳朵,嘀嘀咕咕两句话,鬼子宪兵便规规矩矩站在那里。他又贴近另一个宪兵的耳朵,嘀嘀咕咕说话,这个宪兵也规规矩矩站在那里。原来孙运达借说耳语之际,那三指已点到宪兵的“章门(穴xué)”。两个宪兵腰板(挺tǐng)直,站立门口两厢。孙运达提着篮子大摇大摆进了屋。这间屋子很大,三张八仙桌品字摆开。桌上摆满中国酒菜。中间八仙桌放一枚大笀桃。孙运达一眼就看见(身shēn)穿和服的(日rì)本人。此人年约五旬,戴一副金丝眼镜,上唇留一撮仁丹胡,长得白白胖胖,端坐在那张八仙桌的中间坐位。孙运达断定,此人就是今(日rì)的笀星。孙运达提着篮子,走到中间八仙桌,先跟一个少佐耳语,然后又挨个和中佐装作很亲密的样子耳语。这里一共八个人,其中有三个伪军军官。凡是和孙运达耳语过后,都端坐在太师椅上,不言不语。快到大佐跟前时,大佐一声喝问:“什么人?”

    孙运达笑眯眯地说:“大佐阁下,本人拜笀来了。”

    说话间,一只手已点在大佐的腰眼(穴xué)位。这个大佐正是小林正雄。小林正雄本是武道出(身shēn),发现孙运达来者不善,但从没想到会使点(穴xué)法。小林正雄被孙运达点了(穴xué)道,吓出一(身shēn)冷汗。急忙运气来打通自己(穴xué)道。等把(穴xué)道打通(穴xué)道时,不见了点(穴xué)人的(身shēn)影。

    小林正雄命令门口两个宪兵捉舀点(穴xué)之人。两个宪兵站立不动。上前一看,两个宪兵被点了死(穴xué)。

    小林正雄大惊失色。立即在楼内搜捕,结果一无所获。

    孙运达放下笀桃篮子,慢腾腾地上了三楼。见三楼是客房,又下到一楼。一楼是普通餐饮部,各房间挥拳行令,(热rè)闹喧天。趁此机会,走出“鸿楼”。到了小树林,换上原来的破旧衣裳,一运气变了脸,一只脚又扭向后边,一步一拐,一拖一拉,走向东大街。

    鬼子宪兵队看见孙运达,以为碰见鬼了,吓得两腿发抖。孙运达来到东城门,离天亮还有三个时辰,他在离鬼子岗哨不远处倒地便睡。

    守城门的鬼子发现在岗哨不远处躺着一个丑鬼。走过去,离他有一丈远便哇啦哇啦喊叫,孙运达爬起(身shēn)来一照脸,吓得鬼子扭头便跑。孙运达就一瘸一拐地走到鬼子跟前。小鬼子用枪指着他说:“快快地,快快地出城!”

    孙运达想,你孙大爷早就想出城哩!

    晚上搜楼,白天搜遍全城,也没搜查出点(穴xué)之人。小林正雄心里气恼。他想,是不是八路派来的杀手?可杀手又没杀我,却点死了两个宪兵。如不是八路,又是何人所为?难道是中国民间武侠?如此点(穴xué)之人,若能找到,让他传授给大(日rì)本武侠,岂不妙哉?但是,自己的笀诞之(日rì),成了凶险祭(日rì),总归不是好征兆。六人被点(穴xué),死了一对。这总不是光彩之事。既然没有搜查到点(穴xué)之人,此事也便不要张扬了。

    孙运达离开保定府,恢复了本来面目。他健步如飞,这天下午便赶到东柳泊村。来到自家门口。四周的篱笆已被烧掉,那几间大北屋只剩下一圈土坯墙。围着老宅转了一圈,没见柳瑛和侄女。心想,这房子让鬼子一把火给烧了,这娘俩也许去别处安(身shēn)。走到邻居家看看,邻居开门一看他,都大惊失色,接着又镇静下来。说:“哦,我们还以为是运来回来咧,原来是你。我不认识你。”扭头走了。

    孙运达说:“我是他弟弟。”

    邻居说:“我们知道,十年前被抓了壮丁,去南方打红军,是也不是?”

    “不是,我没打过红军!”

    “那你不是国民党军队?”

    孙运达说:“不是!”

    “谁信你的鬼话?”

    孙运达知道乡邻们误会他了。没饭吃,只好去外村买烧饼。晚上就在老宅院里扫快干净地,铺上一块破席头,倒地便睡。别看这四周无一个人影,可在淀里、芦苇塘里几十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睡到半夜,忽然觉得有(情qíng)况。习武之人,睡觉也是半睁着眼睛、竖着一只耳朵,一点动静也难逃他耳目,早知有黑影围住他。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雁翎队指导员和四个队员。交通员几天前告诉指导员,最近从南部山区来一位英雄。提起这位英雄,英雄事迹可多如牛毛。这个英雄便是孙运来的弟弟、柳瑛同志的(爱ài)人——孙运达。但听本村邻居说,孙运来的弟弟在十年前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到南方攻打红军去了。为了证实此事,指导员请示了上级领导,为辨别真伪要当场一试。所以今(日rì)带上了四个(身shēn)强力壮、会真功的队员。一个队员上前就是一个炮拳,嘴里还喊着:“喂,拳脚无眼,请多留神!”谁知这一拳刚出,再看这破席头上转眼没了人影。孙运达不知何人偷袭他,所以只闪(身shēn)没还手。闪过这一拳说:“好汉,不仗义!偷袭我不算英雄!咱们素不相识,无仇无怨,何出此招?”

    “是好汉是英雄是朋友,咱们不打不相识,请好汉出招!”

    孙运达觉得奇怪,便说:“我在我家宅地之上,不侵他人一丝一毫,何来招惹是非?你等人为何寻上门来?”

    “知人知面难知心,先过招法再来说话!”

    孙运达马上迎招。双方一交手才知道,人多无济于事。不过三个回合,孙运达就把四人打趴在地。指导员见孙运达武功高强,心里高兴,边打边往淀里退,淀边停有三只小船,孙运达说:“打不过咱,想(诱yòu)咱去水里打,那咱也不怕!”

    “败将”分头跳上两只小船,指导员划着一只空船说:“请上船!”

    孙运达飞(身shēn)上船,说:“玩水、划船难不住咱!”前两只小船齐头并进,孙运达坐着小船紧紧追赶。

    看武功和人家差档次,指导员认定此人便是柳瑛的(爱ài)人——孙运达。根据水上交通的通知,务必把来人送进淀里。一看孙运达不惧进淀,也证实了这位便是“同志”!没过半个时辰,小船来到芦苇((荡dàng)dàng)深处。

    孙运达说:“引我上这里不怕我是(奸jiān)细?”

    指导员放下船浆拉住孙运达的手说:“真乃大侠也!我先自我介绍。本人是白洋淀雁翎队指导员丁少良奉命迎接‘同志’!”孙运达也作了自我介绍。四个队员一齐围上来说:“孙运达同志,你的英雄事迹,我们早在边区简报上看到了。今(日rì)一会,果然名不虚传!”

    丁少良说:“柳瑛同志是我们雁翎队的副队长,一位巾帼英雄!”指着远处孤岛、沉痛地说:“可惜你来晚料,柳瑛同志半个月前,英勇牺牲了!(春chūn)妮、柳瑛,还有.白云竹这.三位女同志都安息在淀中岛。”

    孙运达听了心中一颤,两眼一黑,便沉入黑暗之中。丁少良和几个队员挽着他,远远望着淀中岛……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三章 夜闯红楼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