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再拜五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这天晚上,贺家义请孙运达、周显亮去家里吃饭。贺家义代表全县人民起草了一份向边区、军区请功的报告。孙运达看完报告后说,这点小战斗不值得请功。三人吃过晚饭,搬张桌子,坐葡萄架底下喝水聊天。

    孙运达想,贺书记平时忙得手脚不沾地,不知今(日rì)为何有如此闲(情qíng)逸致?就说:“贺书记,听说你晚饭后还要去开会,现在该走了吧?”贺家义说:“会议定在今晚后半夜开,不急。我想问问你,你离开家整十年了吧?”

    孙运达说:“差不多吧,反正显亮老弟最清楚!”周显亮搬着手指,呵呵一乐说:“可不么,整整十年了。”

    贺家义说:“这么长时间,想家了吧?”

    孙运达说:“时间长了,习惯了。再者一天到晚在枪炮声中度过,没时间想家!”

    看见周显亮和贺家义对眉眼,孙运达马上猜想,八成有事。

    “我说书记、县长是不是有什么事?有啥事就照直说!”

    贺家义转眼又看了看周显亮说:“是这么回事。边区政府秘书长来咱们县检查抗(日rì)工作,秘书长问我,有两位军区同志在你县。我说,是,一位是县长周显亮,另一位是县抗(日rì)大队长孙运达。秘书长说,他从军区才得知你的(情qíng)况。你哥嫂、(爱ài)人都是白洋淀抗(日rì)斗争的骨干力量。你哥孙运来三一年参加东北抗(日rì)联军,三七年一场遭遇战中,不幸壮烈牺牲。他牺牲的消息,去年才得到证实。今年五月,才把消息告诉你嫂。你嫂是白洋淀雁翎队的交通员。你(爱ài)人是雁翎队付队长、锄(奸jiān)队队员。五月的一天清早,你嫂划船、你(爱ài)人抱着小侄女去淀里送(情qíng)报。鬼子便衣队驾船追过来。你嫂把你(爱ài)人和女儿放在芦苇塘深处,自己驾船吸引敌人,结果中弹(身shēn)亡。秘书长说,你(爱ài)人带着你侄女继续在白洋淀打击敌人。秘书长走时提个建议:让你抽时间回趟家,如能把你(爱ài)人、侄女接到咱县里来,工作更方便。你可考虑考虑呀!”

    孙运达听说哥嫂都已牺牲,呆了半天没吭声,眼含(热rè)泪说:“我听组织安排吧!”

    贺家义说:“我和显亮商量,你的工作暂由显成全权负责。希望你尽快接回她娘俩。你的影响力太大,估计小鬼子现在已把目标对准你,因此要派三名战士和你同去我们才放心!”

    孙运达说:“你们放心,我想我自己独来独往会更安全。三位战士是咱县大队主力,我走后,下山伏击、反围剿,这几名战士完全可以指挥若定。我自有一(套tào)招法躲过鬼子的搜扑。”

    周显亮和孙运达在一起十年,经过了截军车、反围剿、万里长征、上抗(日rì)军政大学,二人亲如兄弟。可以说对孙运达的一点一滴都了如指掌。一听有招法,却愣了神,说:“你还有什么招法?我怎么不知道?”

    孙运达平时不(爱ài)说笑,也不(爱ài)显露自己,说:“我这一招,谁也不知道。”

    周显亮说:“你有何高招?也该让我们见识见识啊!”

    贺家义催促说:“露几招让我二人开开眼吧!”

    “你们先看好了我现在的模样,一会儿你们再看,是不是我?”说罢一扭(身shēn),孙运达说:“你们再看!”

    贺家义和周显亮二人一看,不由喊了一句:“天哪!”一霎时,孙运达变成了其丑无比的怪人,根本看不出孙运达本人!贺家义说:“原来你会变脸?好,你足可以瞒天过海了!”周显亮说:“我说哥呀,我跟你十年,你骗了我十年。”孙运达说:“不但如此,还有奇招怪招你不知道哩。你看!”刚说声你看,再看孙运达,一只脚已扭向后方,一脚前一脚后,一走一拐,像个重残人。

    二人又惊又喜,惊的是大开了眼界,喜的是骗鬼子不成问题。贺家义对变脸、扭腿特感兴趣,便问:“你如何会变脸、扭腿?用什么功夫?”

    孙运达说:“其实这叫熟能生巧。因为自小练气功,运气可通达(身shēn)体各部位,所以一运气,就能使部位任意变动。又比如体内五脏六腑,气达部位,还能使脏腑移位。变脸和扭腿就是这个道理。”

    贺家义和周显亮一听,心悦诚服。贺家义说:“既然如此,你订个(日rì)期,什么时候出发?好让人给你办个‘良民证’。现在‘良民证‘还要贴照片。你说照个什么样的照片?”

    孙运达说:“就照个变脸的吧!具体什么时间出发,我还有个请求”贺家义说:“你说。”

    “我去白洋淀前,我想去五台山见见我师尊和师叔,探一探我岳父的消息。再打听一下我师弟吕方的消息。十多年了,师尊、师叔(情qíng)况不知,我岳父(情qíng)况不明,我师弟的(情qíng)况更不清楚。我,我(日rì)夜想念他们。……”

    贺家义惊奇地问:“什么什么?你师弟?叫吕方?”

    孙运达说:“是啊是啊,我师弟叫吕方!怎么,你认识他?”

    贺家义激动地说:“我不但认识,而且还是把兄弟哪!”

    贺家义把十多年前和吕方义结金兰之事讲了一遍。孙运达、周显亮这才知贺家义和吕方还有这么一段(情qíng)缘。

    三人不由拉住手说:“咱们可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不但是战友还是弟兄哪!”

    激(情qíng)过后是平静。贺家义说:“你去五台山,从五台山再去保定府,有千里之遥。给你一匹马做伴,怎么样?关于这边工作,你放心,我们会代你向边区和军区请假。办好‘良民证’你就走,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天晚上,贺家义带通信员连夜下山参加在“十里铺”召开的党组织发展工作会议。

    过了两天办好“良民证”,孙运达告别周显亮,悄悄向山西五台山进发。

    一路没有遇见鬼子,走镇过县比较顺利。穿正太铁路时躲过鬼子的巡逻兵。快到五台山时,遇见了一伙劫匪,他只说了一声“去五台山”,劫匪便放他而去。从皇台镇只用三天就到了五台山。没进山门就见俗通师叔站在山门前。孙运达急忙翻(身shēn)下马,百步之外倒地叩拜。俗通师叔呵呵地咧着大嘴笑道:“善仁大师今(日rì)特让我在山门前相迎。大师对我说,他不再见你。你想问什么,我代大师回答就是。”

    孙运达一听便哭了,说:“师尊(身shēn)体可好?为何不愿见我?是否我下山所作所为已违寺规?”

    俗通哈哈大笑,说:“别看大师年近百岁,(身shēn)体如常,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念你已是无神论者,大师恐对你今后前程有碍,决意不再见你。你和你师弟下山十载,所作所为大师甚感欣慰。哪有埋怨之理?你想问之事,我代回答:你岳父十年前被‘三义教’所害,你姨妹受伤,被庵姑所救,皈依佛庵。‘三义教’教长当年被你师弟除掉,从此保一方平安。你师弟按大师所指,十年前已去豫皖,接受磨难。你来五台他在金陵;反正和你师弟二人永不再相见,此乃天合地议之事。现在师叔代大师告知于你,至于你的内室么,你一到家就知道了……”

    孙运达心如刀绞,哭得闭过气去,俗通急忙按住孙运达的脉博,慢慢缓过气来。孙运达说:“听师叔说我还要去天津?”俗通说:“是啊!这是大师说的!”俗通又说:“孩子,天下之事不能由己,不必再痛苦了吧!”

    孙运达爬起(身shēn),叩拜师叔说:“现在我该见的也见了,该知的事也知道了,那我下山去吧?”

    俗通师叔大嘴一咧说:“哪里?师叔有事还没说完哩!”

    “师叔还有何事没说?”

    俗通说:“吕方为寻你二次上山,大师颐指东南,要他顺东南方向而去。拜‘飞云寺’主持为师,又学了八个月的‘神虎术’,武功大长。这次你二次上山,大师命我教你‘点(穴xué)术’。所以要多留你三、五(日rì)。学会‘点(穴xué)术’方可下山!”孙运达闻听心里高兴,让小僧将马牵去喂养,紧随俗通师叔进了禅房。俗通让孙运达坐在蒲团上,静心听讲授点(穴xué)之术。

    “你从小知医术,又学武功。医道、经络你都知道。今(日rì)我讲点(穴xué)术,要言简意赅。你自去领悟就是。人体有十四条经脉和由经脉分出的络脉,合称经络。经脉内通脏腑,外达肌表,网络全(身shēn)。这便是人(身shēn)上的气血通道。这些气血通道有决生死、解除病痛之功效。如果经脉切断、阻断,则气血停止流通,人便可死亡。

    十四条经络有(穴xué)位三百六十多处,所谓三指点(穴xué),便是在瞬间点断流通血脉,使之闭气断血,使人呆滞或死亡。在三百六十多处(穴xué)位点,其中就有三十六处死(穴xué)。在三十六处死(穴xué)中,最厉害的就是点‘绝貥(穴xué)’,其次是‘章门(穴xué)’……因为你从小练就了轻功、气功,你的手指所触之力绝非千斤。所以你用二指点‘死(穴xué)’足矣!今后你既可运用点(穴xué)术狠狠打击凶暴,又可用封(穴xué)术严惩恶人。现在我来告诉你击点(穴xué)位部位、要领,从今(日rì)起,限你三(日rì)学会,五(日rì)内会实用……”孙运达何等聪明?无师自通,有师更灵。不出三(日rì),果然学会二指、单指点(穴xué)术。学会点(穴xué)术,能克敌制胜。五(日rì)后,孙运达千恩万谢师尊,被师叔送下了五台山。谁知二十五年后,在万念具焚之时他点了自己的“章门(穴xué)”……。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二章 再拜五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