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抗日政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贺家义当天下午召集会议。在这次会上议定三个问题:成立抗(日rì)民主政府;成立妇救会;成立抗(日rì)游撃大队。大家一致认为,顺城县抗(日rì)斗争揭騀而起的时机已经到来!

    这一天是腊月二十八(日rì)。“顺城县抗(日rì)民主政府”的大字门匾挂在皇台镇镇公所大门口。一直闷在百姓心头的疑团终于揭开。百姓们借着新年的喜兴,敲锣打鼓放鞭炮、扭秧歌、跑旱船、贴对联。人们个个欢天喜地、笑逐颜开,恭贺新(春chūn)佳节,庆祝抗(日rì)人民政府成立!从这天开始,县抗(日rì)民主政府就在这里办公。县妇救会办公室设在县长办公室隔壁。县游撃大队在贺家义西院办公。县大队下设三个小队,周显成任兼任一小队队长。二、三小队队长分别由两个战士担任。每个小队只有十五个人。

    因为贺家西院足有三亩地大,游撃队员可以在这里进行军事训练。从这天起,游撃队员每天列队跑步喊号、瞄准(射shè)击、拼刺、投掷等军事科目训练。太岳军区派来的战士当执鞭教官。

    县抗(日rì)政府决定,鬼子建的炮楼改建成两层岗楼。一听说建自己的岗楼,各村都积极支持。派来强壮劳力、派来能工巧匠、送来灰石木方。大家说,过年不歇年,正月十五要完工!

    贺家梅一上任就忙得团团转。为了发动群众抗(日rì)救国,为抗(日rì)救国出人出力,她每天走东村去西村、走家串户作思想发动工作。根据县委会议决定,以她为主,负责组建一个儿童团,配合县抗(日rì)游撃大队站岗放哨。湾道山的王娥娥和肖翠翠马上举双手支持。王娥娥给周玉报了名;肖翠翠干脆把女儿周珍珍交给她。湾道山村一共有七家报名。很快,王家峪、将军岭、肖家店,离皇台镇三五里远的村都有人给孩子报了名。再加上皇台镇报名名单,一汇总,远远超出原定名额。

    何家峪的何云良比周玉大三岁,离皇台镇又近,其父是顺城府师范学校教工,就选他当儿童团团长。贺家义的儿子贺永新,王娥娥的周玉,肖翠翠的周珍珍……挑选了二十名七八岁至十一、二岁的儿童,组建儿童团。从此,这二十来个孩子全集中在皇台镇,住在贺家梅的中院。每天早起出((操cāo)cāo),饭后,除三人上岗楼值班,其余的集中在一起上文化课。贺家梅当教师。

    为了防备鬼子的突袭,县政府办公地点公开场合在镇公所,其实游弋不定。重要会议都选在各村里、村外、山坡、坟地。办公地点只留一两个人值班。县游击大队除每天要训练半天外,其余时间要参加(春chūn)耕秋收。白天儿童团站岗放哨,晚上游击大队队员上岗值班。

    过了正月十五,东山岗岗楼已经建好,值班地点就设在这里。

    皇台镇在太行山东边沿,这里与平原分界明显,地势峻峭。镇北边是湾道山村,村北就是七里河,河中水流湍急,而且北岸是鹅卵石和黄沙,足有三五里宽,所以除走大道外,从北边进皇台镇很难。

    贺家义将父亲留下的五千大洋,留下周玉那份,全部捐出。开(春chūn)不久,派周显成等人赶驮子队去山西太原购买武器弹药。五天后,驮子队回来,没有买到枪支,只买回了各式枪用子弹和地雷。

    孙运达除每天训练县大队游击战士,还在各村挑选了十名石匠,制造石雷。山上虽有铁需,但无法冶炼。石匠把石头先焀园,再在外皮焀三个园孔,把石球里边焀空,装上炸药、雷管、拉线机关。最后用瓷土封死三个园孔,一试爆成功,威力还不小。大家一看试验成功,非常高兴,就把生产石雷任务交给了太岳军区派来的四个老战士。后来生产的石雷,分拉线雷,地趟雷,挂雷多种。在打击(日rì)本侵略者的战斗中,都起到了为军民报警、消灭敌人的作用。

    二十个儿童团员,就像一群小鸟,每天早起,跟着贺家梅上早((操cāo)cāo),顺着皇台镇街面跑步。吃完早饭,由贺家梅讲文化课。因为没有新教材,只好讲“百家姓”、“千字文”。每三个团员为一组,去镇东边岗楼站岗,上下午各一班。儿童团长何云良,年岁不大,却长得虎头虎脑,他平时头上(爱ài)蒙一条羊肚手巾,穿一(身shēn)土布衣裳,冬穿黑,夏穿白。他办事认真,吃苦耐劳,说话干脆,不会说好听话。孩子们都怕他,因为他训斥人,一说三瞪眼。这天,何云良和周珍珍、贺永新三人站岗放哨。忽然从东边走过来一个扛板凳的“磨剪子——戗菜刀”的老汉。听口音不是本地人。问他家在哪里,他说家在临清。问他从什么地方来,他装聋作哑。小云良心里盘算,看年纪,不象老大爷,听声嗓倒象年轻人。为了不露马脚,他故意拉住“老汉”的板凳说话。他说:“俺这里家家都有磨刀石,没人磨剪子。只有过年才吃顿(肉ròu),也没人戗菜刀。你还是回去吧!”

    “老汉”说:“你们三人舀着苗子枪,够吓人的,这是干嘛?”

    何云良说:“不干啥,就是不让你这样的人进俺们皇台镇!”

    “老汉”说:“孩子们,可别耽误俺们做生意呀,俺们还仗着它糊嘴呐!”

    小云良故意说:“你今天在俺这磨剪子,准没人磨。到了晚上你回不了家,俺这里狼多,怕你喂了狼!”

    “老汉”说:“孩子们,别逗大爷了,大爷要做生意,快让俺走吧!”

    小云良看“老汉”走远,脚步利索,回想他扛的那张板凳半新不旧,那磨刀石也没有刀锈。他让周珍珍和小永新站岗,马上把发现(情qíng)况向贺家梅报告。贺家梅马上去找孙运达。孙运达带人追那磨刀匠。磨刀匠见后边有人追,慌不择路,跑进了一条死胡同。把他带回来一审,果然是(日rì)本宪兵队的侦缉队密探。不过这个密探不是(日rì)本人。这次进山,就是侦查皇台镇地形、八路活动(情qíng)况。还交待了鬼子最近袭击目标。

    孙运达看他再无油水可榨,就教育了一顿,说:“皇台镇是边区县中心,这里没有大兵,只有几个八路,欢迎宪兵司令藤野先生光顾。”磨刀匠说不敢,孙运达说:“你就这么说!”说完,便放磨刀匠下山回顺城府。

    磨刀匠回到顺城府,不敢说自己被俘虏,只说皇台镇到处是八路,少说也有两个团兵力,而且看见八路有大炮、机枪。山上到处埋地雷,山下都挖了陷阱和地沟……

    藤野半信半疑。因为据他掌握(情qíng)报,八路军不过三万兵力,而且已直奔雁北前线。太岳军区不过一个团兵力,还有两个团的民兵。但对磨刀匠的报告又不可不信。藤野眼珠一转,决定让皇协军派人继续侦查。

    侯仁接到藤野的命令,要他亲自去皇台镇侦查。

    侯仁办事,如同上台表演节目那样小心谨慎,处处不可出现纰漏。他不带枪,不带刀,只带两名助手。他想,就凭自己这(身shēn)功夫,有十个八个的八路能奈我何?当然传说中八路有一武功高深者,与自己相比,未必能赢了自己。巴不得会会这个高人、过过招哩。弄不好或许让我给“作了”,那不是侯某可在藤野面前有吹嘘之资本?当时我的左膀被八路给砍了“一条”,现在我侯某人又长出一支!怎么样?这一天,正是(春chūn)雾缭绕的早晨,侯仁带着这两个人赶着五匹骡子,要“进山去山西驮炭”。一个人是被“张平”打死的王信武的接任人张忠江,另一个则是侯仁的右臂刘世文。

    周显成昨(日rì)刚从山西返回来,因为(日rì)本侵略者正在北线忻州一带进攻,阎锡山的兵工厂已经转移,所以通过熟人关系在太原府城外买了五万发子弹和几十颗地雷返回来。今(日rì)上午去山头看地形,这几十颗地雷应该埋在哪儿,另外哪儿还应该设岗布哨。正在山头转悠时,远远看见山下来了一支驮子队。这个驮子队一拉溜五匹骡子,驮着空筐向皇台镇走来。再看驮子队前头有人牵缰引路。牲口记(性xìng)好,只要走过一次生路,再重走这条路,它就认识这条路,连叉道都走不错。所以有一句话叫“老马识途”。而这支驮子队却要人牵缰引路,这显然是一支新驮子队。小(日rì)本侵占了华北,原来的骆驼队、骡子队都不再赶脚了。这条路上有几条驮子队,周显成最清楚,甚至连驮子队的主人他都认识。所以山下这支骡子队的反常,引起周显成的注意。他立刻跑下山头,来到皇台镇东山口,见小周玉和小永新在站岗。周显成说:“孩子们,你们向东看,那边来了个驮子队,我看不照头(土话不正常),你们把他们拦住,我来处理!”

    小周玉马上舀起苗子枪(红缨枪)上前拦截。驮子队停在哨口,一个人说:“小家伙,我们可是赶脚驮炭的,你们为啥拦截?”小周玉说:“任何人过这路口,都要查问,这是政府的规定。你们是从顺城府方向过来的,更要查问!”小永新一伸苗子枪又问:“我问你们,你们从顺城来,是王家还是张家的驮子队?”

    来人蛮横地说:“百家姓我不管,我们是关家的驮子队!怎么着?小家伙,我们从这里路过还犯法吗?”

    周显成在岗楼里听话看动静,马上走出来说:“看来你们是新组驮子队,你们也不怕鬼子兵痞抢你们的骡子?”

    一个人看看周显成,一脸不在乎地说:“看谁敢抢咱们的骡子?吓破他苦胆!”

    周显成一听有来头,便说:“看来你们的后台根子硬,所以你们才敢大摇大摆地去山西驮炭!不过,今(日rì)这个地方可不比你们顺城府,在这一亩三分地,你们要遵守这里的规矩,请到我们镇公所接受检查!”

    这时,走出一个年纪不过三十五六岁的中年人来,此人干柴(身shēn)子,刀削脸,走路无精打采,但两只黑豆眼滴溜乱转,上前打了个揖说:“这位老弟,我们只是路过此地,抄近道去山西,就不必再麻烦去镇公所了,以免耽误我们行程。”

    周显成心中更有主意了,说:“咱们向前走,只有半里之遥,到镇公所说说清楚就行了。”

    周显成在前边引路,小周玉和永新随驮队跟在后。

    那个年岁较大的便是侯仁。他想,如不去镇公所,必然会引起注意,如去镇公所,一查准露馅!所以决定趁机动手。就凭这两个(乳rǔ)臭未干的尿苔小儿,还有这个刚长完筋骨的小伙子,哪里是我三人对手?想到此,用眼神一个暗示,这二人蹿上前去想按倒周显成,周显成做事从来是胆大心细,早看出这三人不是“好枣“,心里早有准备。周显成是山里车轴汉子,筋骨强壮,虽不会武功,但有蛮劲巧力,自小学会摔跤。这二人一按他的脖子,他顺势向前一翻,倒地顺手拉住二人的手,就地一滚,也把二人拉翻,一翻(身shēn)便压在二人之上。侯仁看两手下被一山里汉子压在地上,飞(身shēn)就去救助,没想到他(身shēn)后的两个小娃娃突然向前刺来,抵住(胸xiōng)口,他想“白手夺枪”,谁知这个臭小子一个“回(身shēn)摆”躲过,反手就一上一下地扎向他的(身shēn)子。他只好来一个倒侧(身shēn),躲过两把苗子枪。吓出一(身shēn)冷汗。没想到这两个毛小子还会武功!正在这时,孙运达听见外边吵嚷声,应声走出镇公所,正见周显成和两个人打起来,两个孩子正用苗子枪打斗一人。他飞(身shēn)一跳,伸手抓住那二人,一人一脚,那二人立刻躺在地上不动了。侯仁见此人拳法利落、腿功有力,不是等闲人物。忽想起他的大弟子王信武,可能就惨死在此人之手!想到此,两腿发软,如今两手下凶多吉少,自己又是个空瓤子货,真动起手来,在人家家门前,没有好果子吃。还不如先来个撒腿溜边——快逃!想到此,蹿上一匹骡子,扭头往回跑。

    孙运达不知事(情qíng)的因果,也不追赶。让周显成赶走这四匹骡子,他把两人提到镇公所,让周显亮和贺家梅审问。过了有一袋烟工夫,这二人才晃晃悠悠清醒过来。开始不说话,后来听说一个人骑骡子跑了,二人才交待口供。这三人中,骑骡子逃跑的就是皇协军司令侯仁。这两个人一个是一大队长王信武的接班人张中江,另一个是三大队长刘世文。最后还交待了鬼子最近的活动(情qíng)况。想再深究点口供,无奈他们也不知(情qíng)。

    这次守株待兔收获不小。缴获四匹小岁口骡子,还得到两把王八盒子,上次处死了侯仁的左膀王信武,这次又送来他的右臂刘世文。县游击大队根据调查,三大队队长刘世文罪恶累累,民愤极大,被判死刑。一大队长张中江刚刚接任不久,受到严厉警告。要他时刻牢记自己是个中国人!看他态度还算老实,就放他下了山。

    儿童团因此受到县政府表扬。特别提到小周玉和小永新,别看年纪小,却英勇果敢斗(奸jiān)细。何云良一听小周玉二人受到表扬,心里不是滋味。因为自己那次站岗,抓到一个(奸jiān)细,队里却只字未提,这次却大会小会表扬。就发牢(骚sāo)说:“那是因为周显成叔叔的功劳,不能算他二人的功劳!”

    小永新不服气地说:“我们还和那侯司令真刀真枪打仗了呢!你干啥了?”

    小周玉对这些事从不争论,只是默默无言地笑。他与人从不争高下,自小就是这样的人。

    贺家梅每天一起炕,(身shēn)边就围一堆儿童团员,总是叽叽喳喳,象一窝小家雀。今天这个吵嘴,明天那个打斗了,贺家梅既当他们的头头,又当他们的妈妈。哄笑了这个,又去说哭那个,一天到晚这二十来个儿童团员围在她(身shēn)边转。她除了领导教育他们,还要去邻近各村做妇救工作。发动妇女给前线八路军做军鞋、军袜、做民兵家属工作;解决军属家中困难……

    贺家梅下乡,儿童团的领导工作就落到何云良肩上。何云良刚刚十一岁,在儿童团里不算大,也不算小。他有很强的上进心,工作认真,也有头脑。当然也有缺点,最突出的就是三个字“横、愣、冲”,他管小团员全是命令式,说话声粗音大,他干工作不讲价钱,从不拖泥带水。谁要不听他的命令,上去就是小拳头。因此儿童团中都很服他,也很怕他。但不管他发多大火,只要贺家梅一声令下,他都乖乖地服从。这次争功,贺家梅就批评了他,他很快就认了错。何云良虽然长的粗大,但他却怕小周玉和小永新。别看这二人比他年岁小,(身shēn)体也单薄,三人凑在一起,小周玉和小永新自成一派,二人一说一唱,总是咬文嚼字,他听不懂,只好生闷气。他们互相打逗找乐,你推我搡,何云良力气再大,也打不着这二人。要想对这二人耍粗动野,他从心里发怵。即使这样,他三人总是形影不离,三个人中缺少一个,就觉着丢了什么似的。儿童团晚上吃住在一起,别的小男孩总要远离何云良,只有小周玉和小永新(爱ài)往一块凑。

    侯仁又吃了大亏,上赶着给人家“送货”,还不打收条。他不敢让宪兵司令藤野知道。但是三大队长刘世文被八路处决,一大队长张中江被八路放回,藤野很快知道消息。张中江如实捎来口信,“只等藤野派兵进山,抗(日rì)政府在山里恭候!”。藤野气极败坏,大骂侯仁是无能鼠辈。侯仁自觉吃皇协军这碗饭,上边受小鬼子的窝囊气,外边受“八路”的气,自己却像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决心要大干一番给小鬼子看看,我侯仁不是松包软蛋!

    县委、县大队根据(情qíng)报分析认为,藤野派兵进山扫((荡dàng)dàng),一时兵力不足。但皇协军进山随时都有可能。县大队根据群众的抗(日rì)斗争(情qíng)绪越来越高涨,将三个小队又扩大了编制,每个小队已增到三十人,武器也逐渐增加、更换。县大队又把三个小队进行了战斗分工。一、二小队主要留在皇台镇,三小队下到平原,主要活动地点以顺城府“十里铺”村为中心,开展游击战。只要三小队下山去平原活动,孙运达必然悄然先行。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七十六章 抗日政府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