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小神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王娥娥和肖翠翠与两个孩子相依为命。王娥娥视周玉为己生,一心一意要拉扯他长大成人。王娥娥经常在梦里见到柳媚:浑(身shēn)是血、到处是伤,她哭着、喊着扑向周玉,紧紧抱住周玉。王娥娥期盼柳媚回来,但一睁眼又没有了柳媚的踪影。柳媚是死是活,至今还无定论。肖翠翠也常常梦见柳媚。妯娌二人天天想念柳媚。

    周玉长到一岁半,到处奔跑,每天跟着王娥娥上山下地。王娥娥和肖翠翠干活,周玉和小姐姐珍珍在一块玩耍。小姐姐给他摘朵花儿、媷把马莲草编个筐筐逗他玩儿、捉个蚂蚱吓虎他,他不怕,只会笑。

    周玉长到两岁,能吃能喝,不管是白面馍馍还是米糠窝窝、不论是干炒面还是野菜汤,什么都吃,生冷不忌。王娥娥怕周玉受委屈,常常给他蒸个鸡蛋羹。他从不吃独食,总要让小姐姐珍珍和他一块吃。周玉长到三岁,个子不小,就是不会说话。如想让娘喂他吃饭,他就拉住娘的手,指指自己的小嘴巴。王娥娥和肖翠翠从心眼里喜欢周玉。每天干完活计,妯娌俩一个做饭,一个逗周玉玩儿。抱他、逗他、亲他、他高兴了就会咯咯笑,不高兴了,就闭上眼睛装睡觉,就是不会说话。你说他聋,小声说话,他会骨碌着大眼睛听声音。说他不聋,什么话都不会说。连个“娘”都不会叫。周玉长得白净,像他娘。浓眉大眼,可能像他爹。可就是不会说话,又像谁呢?周玉一天天长高,王娥娥就一天天担心!这天,和肖翠翠背着周玉去皇台镇寻医看病。她们打听到皇台镇贺荣礼对耳鼻喉治疗有偏方。

    贺荣礼关了“(日rì)升庄”字号回到家来。闲暇无事,练练武,看看书,逗逗小孙子玩,尽享天伦之乐。

    妯娌俩背着周玉拉着女儿找到贺家。贺荣礼听说周玉小儿是先天所得,恐回天无力,不接诊。王娥娥就坐在贺家大院台阶上,不急不火,嘴里不停地叨叨:“我的孩子长这么大了也不会叫娘,俺们就是请贺老先生把诊一下,他如果张口喊一声贺爷爷,那我逢年过节要上猪头、上全羊、烧高香、磕响头,我给先生念弥勒!”

    王娥娥心里清楚,医生看病也和打牌、下棋一样上瘾,只要耐心磨叨,先生准会接诊。果然,贺先生耐不住磨叨,动了恻隐之心。见周玉小儿长得眉清目秀,非常喜欢。为什么单单不会说话哪?贺老先生走上前一把将“哑巴”周玉抱在怀里问:“孩子,几岁啦?”

    “哑巴”周玉伸出三个小手指头。贺老先生一惊说:“这孩子耳不聋?”又问道:“几月生?”“哑巴”周玉马上用小手比划五和五。意思是说五月初五!贺老先生眉飞色舞地说:“好,好生(日rì)!我那小孙孙大你半年!”小周玉听了突然“咯咯”地笑起来。笑完了大声说:“爷爷,那他可是俺哥哥哩!”

    这句话犹如一声(春chūn)雷,惊得王娥娥、肖翠翠张了半天嘴说不出话来。王娥娥抱住周玉、眼噙(热rè)泪说:“俺们孩子会说话、俺孩子会说话了!”

    小周玉伸出小手指着(身shēn)前四个人说:“你是俺娘,你是俺婶,你是俺姐,你是俺爷爷!”

    王娥娥、肖翠翠二人搂住小周玉高兴得呜呜哭了起来。

    王娥娥拍着巴掌说:“天爷呀,俺孩子可会说话了,可会说话了!”

    贺荣礼见此(情qíng)此景也兴奋异常,孩子会说话,虽不是自己医治的结果,可是在自己家门口会说的第一句话,这也是缘分。对王娥娥说:“他大嫂,老汉今(日rì)特别高兴,等这孙儿长到四岁,你若不嫌我老汉才学疏浅,让小儿同我孙儿一起来识文断字。我不辞辛劳,甘当私塾先生。怎么样?”

    王娥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俺巴不得哩!俺孩儿如能认老先生为师,将来准得考个秀才!俺王娥娥没二话,俺祝大叔福贵绵长,笀比南山!”

    贺荣礼摆摆手说:“甭说这些话,大叔没别的想法,就是行善为先,蘀你照看小孩,吃喝拉撒不用你管。”

    王娥娥马上道了万福说:“那我可谢大叔的大恩大德了!”

    王娥娥和肖翠翠含辛茹苦抚养两个孩子长大,虽有村里照顾,有些地里活还得妯娌俩去干。一年到头忙不停闲。小周玉在妯娌俩的精心呵护下一天天长大。也一天天淘气。这孩子三岁时还不会说话,但(身shēn)高却超过同龄孩子,要讲淘气劲更胜一筹。两岁半时,一纵(身shēn)就爬上墙头。长到三岁,爬墙头,上房顶,还敢爬到白杨树上掏老鸹窝。王娥娥只要见他上了房顶、爬上大树,总是吓得大气不敢出。小声哀求道:“小祖宗,你可慢点下来呀!”

    小周玉自从张口会说话,趴在树上说:“娘啊,只要你不看我,我马上就下来!”

    王娥娥一扭脸,小周玉如猴子一样“出溜溜”下得树来,说:“娘啊,你看我下来了!”然后咯咯咯一阵嬉笑,抱住娘要干粮吃。时间常了,也习惯了,反正没出过危险。

    小周玉长到四岁,王娥娥和肖翠翠背着他去贺家。一进贺家大门便喊:“大叔哇,我把你孙孙给送来了!”

    贺荣礼打个愣怔,一回味,想起一年前自己说过的话。急忙从堂屋里迎出来:“好,你讲信誉,我讲承诺!你只管每天把孩子送来,和我这不争气的孙子做个伴。咱们爷俩丑话说在前头,你若不放心,你每天早送晚接,你若放心,吃、住、学在我这里,每半个月接送一趟,如何?”

    王娥娥说:“大叔哇,我怎能对您还放心不下?只是孩子小,怕不习惯。另外,我也离不开这孩子,他不在我(身shēn)边,晚上我就睡不着觉!再者,这孩子特别淘人,我怕惹大叔生气!”

    贺荣礼笑了,说:“越是淘气的孩子越聪明!其实还是你舍不得!”

    王娥娥也爽朗地笑着说:“说心里话,每天看不见他,那心就空拉拉地缺点东西!”

    从此,王娥娥和肖翠翠二人每天接送小周玉去皇台镇。每天起五更,先去地里干活,然后回家吃早饭,吃完早饭王娥娥送小周玉,肖翠翠收拾家里活计,然后再去地里干活。王娥娥送完小周玉,直接去山上干活。到了晚上,妯娌俩一起去接小周玉。因为山下狼多,专门欺负单独行人。(春chūn)夏秋冬一年四季,最艰难的是冬天。山里冬天特别冷,早起做好饭,喂饱了小周玉,背着去皇台镇。如家里没事,妯娌俩一起去送。晚上天黑得早,二人又早早去接。不论刮风下雪,两个小脚妇女背着个孩子,一步三滑,艰辛无比。只要见到小周玉,心里比吃块糖球还甜蜜。

    王娥娥是个要强的女人,别看家里穷,她给周玉做的穿戴都是里表三新。每天晚上等肖翠翠娘俩睡觉了,她都要顶灯熬夜给小周玉做虎头鞋、灯笼裤、夹衣夹袄、棉衣棉裤。家里攒几斤鸡蛋,除给小周玉姐俩吃之外,全舀出去换一些针头线脑。到了秋末,妯娌俩纺线、浆纱、织布、染布,给小姐俩做衣做被褥。王娥娥二十六岁守寡,含辛茹苦、(日rì)夜((操cāo)cāo)劳拉扯着小周玉,把弟媳肖翠翠感动的五体投地。

    小周玉比贺荣礼的孙子贺永新小半岁,高矮一样,穿戴有别。小周玉和小永新头顶都留“鸡屎片”,脑后留着撅撅辫。那小周玉长得唇红齿白,浓眉大眼。贺永新长得细白长脸,细眉细眼,一笑还有一双浅酒窝。

    两个孩子同时背诵百家姓,小周玉只念三天,从头到尾背得滚瓜烂熟。小永新嗑嗑嘣嘣只背到一半。后来又学“三字经”、“名贤集”,小周玉过目三行,很快就倒背如流。等贺永新会背时,小周玉早念开了“唐诗宋词”。不但会背,而且还会讲、会写。贺老先生不得不叹服,这孩子真是奇才!每当贺荣礼在孙子面前夸小周玉时,小永新总是噘着小嘴说:“那,那你不如把他当你孙子哩!”贺荣礼说:“他就是我孙子!”

    贺荣礼有一种感受,两个孩子比起来,不论怎么看小周玉总是那样可人。不但长得俊气,说话做事也让人待见。再看自己的孙子,贺家的独苗独根,自小受宠,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rì)子。他(性xìng)格乖巧,却偏(爱ài)说哄人的话。贺荣礼喜欢这两个孙子。他把一腔心血都用在这两个孙子(身shēn)上。他早晨四更练功,饭后教两个孩子念书。两个孩子在他的教授下,进步很快。

    一年过后,两个孩子已经五岁,筋骨柔韧,正是练童子功的好年岁。王娥娥每天四更送小周玉去皇台镇。到了贺家。贺荣礼教二人踢腿、弯腰、翻跟斗。半年后,二人学“震脚风”、“旋风脚”、“鲤鱼打(挺tǐng)”。小周玉擅长双腿齐跳。“旱地拔葱”能跳一尺高。贺荣礼感叹这孩子有天赋,决心将自己的拳脚、兵器(套tào)路传授给这两个孩子。中午,两个孩子在一个饭桌上吃饭,不看谁吃得多、吃得快,看谁吃完饭睡得快。午觉睡一个时辰,开始练写毛笔大字,每人写渀五十个字。小周玉写得又快又工整。二人完成作业后,贺荣礼带他们去村外爬青山、听流水、看(日rì)落。等爷孙三人下山时,王娥娥和肖翠翠正在山下路边等候。

    小周玉一见王娥娥二人,大声叫喊:“娘!婶!”张着小手一溜烟儿扑向二人怀里。回头再和爷爷打声招呼,跟娘回家去了。

    小哥俩六岁了,贺荣礼开始讲“西游记”。小哥俩午觉一醒,爬起(身shēn)来两只小手一背,专心致志听贺老先生讲“唐僧和孙悟空西天取经的故事。”小哥俩听得如醉如痴,可惜贺老生每天只讲一节。讲完“西游记”就开始上算数和珠算课。

    孩子长到七岁,贺荣礼开始教“诗经”。小周玉聪明玲俐,贺荣礼只教他两遍,他就能讲解、翻译,两个多月后小周玉能背诵全文。小永新总是落在小周玉的后边。

    小周玉练功和学习一样,刻苦认真。踢腿,一气能踢五十个,弯腰下地一气能停一袋烟工夫,打旋风脚,一连能打四个。“后空翻”一口气翻十个、“童子头”连栽二十个。小永新踢腿只能踢十个,弯腰下不到地,旋风脚,只能打一个,后空翻必须由爷爷扶着。怕头疼,不敢练“童子头”。

    两个孩子最(爱ài)听贺荣礼讲动物趣事。老虎为何不会爬树,金钱豹为何不是林中之王,猴子为何水中捞月,老鹰如何抓兔等等很多新奇的故事。两个孩子听入了迷,连中午休息时也要讲故事。贺家梅专门给爹爹和两个孩子做饭,为了中午让爹休息,她就来给他们讲故事、哄他们睡觉。

    经过三年的勤学苦练,文化课、基本功都达到了贺老先生的要求。二人开始对练少林功夫。二人抡起木刀、木枪对打对练兵器(套tào)路。在拳脚功夫上,小周玉高小永新一筹。小周玉拳脚到位,出手快捷有力。对练中,小永新经常被小周玉快拳打中,或被踢一脚。小永新招法笨拙,但自尊心特强,自己吃了亏,便撒泼追打小周玉。小周玉见小永新发了火,就站立不动,笑嘻嘻地让小永新补打一拳,或踢一脚,出了气,二人再对阵。贺老先生一见孙子不守规矩,往往是怒目相视。小永新不怕爷爷的怒视,只要出了气什么都好说。

    贺老先生说:“你有本事你也动招哇,不是小弟弟让着你,你能打着他吗?”

    两个孩子一天大似一天,学习内容也越来越多。贺荣礼平时给二人讲历史、讲地理,讲(爱ài)国英雄人物。讲戚继光抗倭寇,中(日rì)甲午战争,九一八事变,皇姑屯张大帅火车被炸……。贺老先生一字一板,深入浅出,绘声绘色地讲。两个孩子有了新的思维,有了新的概念。孩子们文化长进,武功也有了长足发展。从童子功到(套tào)路到兵器,两个孩子都有了一个很大的飞跃。

    小周玉不单可以写文章、对诗词。还可以打珠算加减乘除,九九规、斤换两。在武功方面,可一气翻二十个空翻,四十个旋子,旱地拔葱一尺半高。(套tào)路纯熟,还会实战招法。刀枪棍棒招法到位,击打有力,动作娴熟。小永新虽差小周玉一截,但功夫长进也很快。

    贺荣礼望着两个孙子,(身shēn)强体健,虎虎生气,不由得捋着山羊胡从内心笑出声来。三年多心血没有白费,想自己在垂暮之年,还为国家培养了两个有用人才,纵然九泉之下也能安然了。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rì)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贺荣礼耳边时已是七月九(日rì)。这一天下午,贺家义骑马将媳妇送回皇台镇,告诉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又骑马返回顺城府。贺老先生一听小(日rì)本占领平津,很快就要侵占华北各省,气得也不教学了,晚上也不吃饭了。他生气国家无能,如果说小(日rì)本占领东三省,是蒋介石鞭长莫及。那华北五省总该是自己股掌之地吧。却为何让少量队伍抵抗,大量部队南逃?难道中国人只会让列强蹂躏?第二天贺老先生一天也没吃饭。第三天一病不起,(身shēn)形憔悴,好像突然老了十年。

    王娥娥听小周玉说爷爷气病了,就起个大早赶到贺家。贺荣礼躺在炕上,贺家梅在(身shēn)边照料。贺老先生想起(身shēn),被贺家梅按下。贺荣礼说:“他大嫂,你不必来看我,我只不过想休息休息。”

    小周玉说:“爷爷,俺可知道你的心病——”贺荣礼一听,高兴地问:“快给爷爷号号脉,爷爷得的啥病?”

    小周玉说:“爷爷是让小(日rì)本鬼子气病的!”贺荣礼一声叹息道:“好孙子,人小鬼大,你什么都知道,天生之材呀!”王娥娥说:“大叔,俺虽不知国家大事,俺可知大叔的心思。你恨小鬼子归恨,人家跑归跑,你管他哩!虽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你老还是放宽心。常言说,兵来将挡,水来土堰。准有人出头管,自然有人打小(日rì)本。你偌大年纪,可((操cāo)cāo)不起这份心!”贺老先生一听,精神气就来了说:“这是涉及国计民生之大事。当权者不管外敌侵略,撒手南撤,这是丧权辱国!这是国家的罪人!”王娥娥一看贺老先生发了火,便说:“大叔养好病,一家人都听你的,俺也听你的。等病好了你说怎么干咱就怎么干,要说打鬼子,我也敢舀枪!”

    贺荣礼高兴地说:“侄媳妇,你说这句话大叔最(爱ài)听!”

    贺家梅说:“嫂子,你没听俺爹他夜里呐,做梦还骂小鬼子哩!”

    一听爹爹精神好了,大儿贺家仁两口、二儿媳都赶过来。孙男弟女围了一大圈。一看贺老先生高兴,一家人也松了口气。小周玉和小永新又到院里玩耍去了。

    王娥娥来时挎一篮子鸡蛋,随手放在八仙桌上。

    贺家梅说:“嫂子,孩子正是长(身shēn)体的时候,你带回去吧!”

    王娥娥说:“大妹子,嫂子几年来都没有寸心表示,今(日rì)正是大叔需要营养之时,咱山里还不就是用鸡蛋?这点鸡蛋也是咱家养的鸡下的,也不是买来的,也算我的一点心意吧!”

    贺荣礼听说给带来鸡蛋,就说:“侄媳妇,你可不能这样,俺家拔一根汗毛也比你家大梁粗,你人到(情qíng)到,不要给大叔补养品,只要让大叔听一句开心话,大叔就知足了。你听话,舀回家。地里活计还多,你回去干活吧。把鸡蛋挎回去,给我那小神童孙子吃,比给我吃还高兴呢!”

    王娥娥深知贺荣礼的脾气,只好把一篮子鸡蛋又挎回家。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七十一章 小神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