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血战雨花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一团长带兵偏(爱ài)枪法。特别是团长王(殿diàn)富不单武功好,枪法更好。全团各个都是神枪手。全师比赛枪击,都是一团包揽冠军。二团长偏(爱ài)九节鞭,所以全师武术比赛,二团稳舀九节鞭冠军。吕方挑选这两个团上前线,心中自有安排。两个团坐上二十辆十**卡,闭着车灯在颠簸的道路行走,不到四十分钟就赶到雨花台前线。此时敌我双方枪炮声渐息,都在蓄力组织更大的对攻。凌晨的空中有一层冷气薄雾,到处弥漫着呛人的火硝气味。炮火炸飞的土石树木,烧焦的树木还冒着青烟。双方死去的兵士遗体横躺在壕沟里、草地上、山石下。有的头被炸开了花,红白血流一地。有的(胸xiōng)前中了弹,聚了一滩黑血。树上挂着炸飞的大腿、炸断的半只胳膊。炸飞的破烂衣帽,在树枝上随风飘((荡dàng)dàng)。这是一场生死较量,双方已打到白(热rè)化状态。

    吕方带两个团很快接手八十八军阵地。令一团马上进入阵地,安排部署火力配备。每隔五丈架一门小钢炮,每十丈设一(挺tǐng)德国造马克西姆重机枪。二团负责武器弹药供给和工事修整工程。吕方马上在掩体用望远镜观察鬼子阵地。此刻,一群鬼子正在搬运死亡的士兵,一部分鬼子正在修整掩体,一部分鬼子正在运送弹药。还有一部分鬼子正在架设小钢炮。吕方放下望远镜,命令检查士兵的自(身shēn)装备。

    这次士兵装备,头戴德国m35钢盔,,内穿合金护(胸xiōng)。外穿没有军阶的中央军军服。腿上打紧绑带,脚穿胶底尖口布鞋。这样装束,一来可以防弹,二来冲锋陷阵腿脚利索。吕方看看怀表,此时已近六点二十分。小鬼子阵地还没有动静。吕方下令一团长:“开炮!”

    小钢炮发了言,一发发炮弹在鬼子阵地开了花。

    特训师严阵以待,每个人双眼喷着怒火,死死盯着鬼子的反应。这次对阵的正是(日rì)本王牌军——梅村师团。

    蒋介石当年在保定军官学校结业不久,就东渡(日rì)本,进了(日rì)本振武学堂。梅村和蒋介石是同窗学友。在一次辩论会上,蒋介石和梅村辩论中(日rì)甲午海战。蒋介石说,如不是你们(日rì)本间谍窃取我海军机密,你们不可能战胜我国。梅村则辩论说,不用(情qíng)报照样可以打败中国海军。因为你们中国政府**无能,每个士兵都是东亚病夫!……二人争斗升级,为决定胜负,以枪法准确定输赢。如梅村输了,将他的高倍望远镜送给蒋介石,如蒋介石输了,要将他的随(身shēn)那把宝刀送给梅村。结果蒋介石以一环之差输给梅村。不得不将自己心(爱ài)的宝刀交给梅村。蒋介石眼看自己的宝刀易人,心中万分懊丧,令他一生耿耿于怀。

    梅村就是用这把宝刀指挥士兵冲锋陷阵、杀害中国人民。

    梅村眼看中队已成败局,自己的部队也杀得筋疲力尽。眼下后续部队一时难以跟上,所以在黎明前慢慢停止了厮杀。想缓口气,重新组织,再开杀戒。谁知在此时,中队却先发制人,首先将炮弹打过来。梅村想,这八十八军从淞沪战场退下来不久,还有后续力量吗?急忙用望远镜观察。这一看,看得梅村大吃一惊。原来八十八军还有蘀补力量!而且是一支德式装备。梅村被吓出一(身shēn)冷汗。马上命令炮火还击。于是雨花台战场又响起了炮弹的呼啸声和爆炸声。双方对打炮火,双方又停止了炮火的对攻,新一轮冲锋就在眼前。

    雨花台是一处不高的山岗。八十八军工事做得很坚固,但仍有多处被炮火击毁。鬼子一一四师团在山坡之下,地势处在下风头。鬼子冲锋如老牛爬坡。八十八军炮火不足,所以和鬼子一一四师团对垒,吃亏在炮火不足上。特训师装备先进,小钢炮多,弹药足。梅村一时摸不清这支部队从哪里钻出来的。梅村决定,动用小股兵力试探冲锋。他挥舞着战刀,令一个营的兵力端起上了军刺的枪,呀呀地喊着往前冲。

    吕方见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大杆枪冲锋,下令士兵先躲在战壕里,静等鬼子冲到跟前再开枪。一部分鬼子冲锋,有几(挺tǐng)歪把子机枪在掩护。鬼子从坡下往坡上跑,个个跑得气喘吁吁。眼看已接近八十八军阵地,突然一声枪响,士兵全探出枪来,一阵猛(射shè)。特训师每个士兵手中一支德国沃尔默冲锋枪,一扫一大片。一个营的兵力死伤大半。没死的鬼子想掉头往回跑,吕方命令:打点(射shè)!结果,一批鬼子被点死在坡下。梅村一看,这支部队和八十八军打法不一样,心中不服气,马上又调集一个营的兵力,发起更猛烈的冲锋。冲锋前,让钢炮开炮猛轰八十八军阵地。又集中十几(挺tǐng)重机枪猛扫,然后又是歪把子机枪作掩护。一个营的兵力冲锋到离八十八军阵地约五十丈远,不再前冲。而是趴在地上匍匐前进。吕方见鬼子不再前冲,就让士兵休息片刻。不出战壕,也不打枪,单等鬼子冲到二十几丈远才(射shè)击。梅村在望远镜中没见八十八军还击,还以为兵力不足,已撤下阵地。马上命令,紧急冲锋,占领阵地!这些鬼子立起(身shēn)来,喊着号令向前冲。吕方一看,敌人已近在眼前,一声令下,冲锋枪猛扫,又甩出一阵手雷。枪声、爆炸声响彻天空。这些鬼子兵,前冲挨打,后退挨炸,一个营的兵力没有几个活着回去的。

    吕方见又一次打退鬼子的进攻,就琢磨下一步如何打?他把二团长叫过来,命令他派一个排的兵力,每个士兵摘掉钢盔、带上冲锋枪、五个弹梭、两颗手雷,藏在鬼子死尸堆里,佯装死尸。等鬼子第三次冲锋时来个突然杀出。团长接了任务,马上部署。在阵地上,鬼子尸体有四五百具,一个排混在里面,极易隐藏。

    梅村两次冲锋两次失败,心里凉了一大截。他行军打仗还没有碰上过对手。八十八军应该是他手下败将。可接续部队却如此坚强,下一步应该如何打法?梅村一想,计上心来。马上调集了二十门小钢炮,继续让小钢炮轰击八十八军占地。吕方见鬼子调集小钢炮猛轰自己的阵地,他命令自己的小钢炮集中火力专打鬼子的指挥所。梅村正用望远镜观察(情qíng)况,三发炮弹从三个方位打中指挥所顶棚。顶棚马上炸开一个大洞。那土石渣砸了梅村一(身shēn)。梅村跑出指挥所,继续观察,又一颗炮弹落在梅村的脚边,却是一颗臭弹。梅村此时已急疯了,又调集十门迫击炮,加强火力,猛轰八十八军阵地。

    吕方见鬼子加强了火力攻势,下令停止打炮。让士兵们躲在战壕里休息。

    梅村打了半个小时,见对方没有了反映,继续用望远镜观察。梅村看不见对方阵地有人活动,他估计,不是炸死了,就是躲起来了。因为小钢炮发发炮弹正好打在战壕里,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士兵藏在战壕里比较安全。但是他们为什么不再打炮?是无有了炮弹,还是把士兵都炸死了?梅村狠狠心,这次要派两个营的兵力去冲锋!冲锋前,又调集十几(挺tǐng)重机枪猛烈扫(射shè),五十(挺tǐng)歪把子全线扫(射shè)。

    吕方想,什么时候不扫(射shè)了,也就该冲锋了。到那时,老子再杀你个片甲不留!

    这一天(阴yīn)风血雨,微微飘了一点雪花。吕方看看怀表,此时正是上午十时二十分。又舀起望远镜观察,鬼子在山下集结黑压压一片,估计有五百多人。此时枪声、炮声又稀稀拉拉,一场新的冲锋在即。吕方命令一团长,鬼子不靠近二十丈不许开枪!

    梅村下令停止炮撃,一挥指挥刀,这群鬼子兵又呀呀地向山上冲锋,冲到离八十八军阵地三十丈处,又停滞不前,趴在地上(射shè)击。但对方阵地毫无动静。梅村又用望远镜观察,八十八军阵地还是无人还击。梅村不敢下令冲锋,怕又中计。马上令钢炮发威。一发发炮弹打在八十八军阵地前沿,八十八军阵地如死一样寂静。梅村不敢大意,继续打炮。他要炮弹炸死支那人、炮声震死中国人。他继续用望远镜观察对方阵地,仍然看不到一个人影。那些人哪去了?莫非用了空城计?他又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仍然狐疑。看了看自己腕上手表,这场战斗已打了三个多小时,他的一一四师还停留在这里。说起来如何对得起天皇?如此进度,大东亚圣战何时能取得胜利?这么一想,梅村作了大胆的决定:突击进攻!一挥战刀,两个营的兵力如被魔杖指使,爬起来冲锋。当鬼子冲到二十丈界限时,几十支冲锋枪早瞄好目标。吕方一声令下,一道道火舌,扫向鬼子群。一一四师团虽是王牌军队,它装备虽好,全是三八大盖上刺刀。他们有汽车、摩托机械化程度高,但在这山丘石岗上,却无用武之地。冲锋枪打响后,犹如刀割韭菜,一扫一大片。没有被打死的,想抹头回跑,谁知从死尸中又跳出一个个大汉,端着德国沃尔默冲锋枪猛扫,这两个营又丢下一堆尸体。第三次冲锋失败,气得梅村嗷嗷乱叫。梅村王牌师在中国横行千里,从没遇见这样的敌手,也没见过这样装备的中队。梅村凭望远镜观察和听枪声判断,这支队伍人不多,最多一个团兵力。根据战场分析,又制定了一个以多胜少的战术。他决定再调用两个营的兵力,冲击八十八军阵地。

    吕方趁(日rì)军调整之时,命令二团长马上派兵接运弹药。因为士兵(身shēn)边除了手雷之外,枪支子弹已经所剩无几了。二团长马上向吕方报告,李师长始终守在作战室,一直收听前方来电报告。他说早就派出供给车,但在半路被(日rì)军截获。又派出三辆供给车,如半路不出意外,应该马上到达。吕方命令二团长派兵士去接应。

    这时梅村已经组织好第四次进攻队伍,向山坡开始冲锋。吕方沉着应战。他对二团长下达命令,不许开枪,保存最后实力。把头盔摘掉,把护(胸xiōng)取下,带好随(身shēn)武器,要准备打一场(肉ròu)搏战!

    二团长传达完命令,对吕方说:“师座已嘱咐我们,只要吕付师座坐阵指挥,不许你(身shēn)先士卒!”

    吕方说:“我知道。但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要亲临战场实战指挥!”

    梅村组织第四次进攻。当(日rì)军冲到离阵地二十几丈时,吕方命令打单发。只听枪响便见鬼子倒地。此时(日rì)军已达到亡命境地。只要活着的,便要冒死直冲。在近到十几丈远,从壕沟里投出无数手雷,声声爆炸,炸得鬼子鬼哭狼嚎。中国特训师不单人人百步穿杨,投弹更远更准。那些没死的(日rì)军,扭(身shēn)想跑,跑出五十丈也难逃点(射shè)的枪弹。梅村用望远镜看着战场上的一举一动,他看到他的士兵被中国的军队打得(屁pì)滚尿流,口里大骂“叭嘎”,他命令进攻队伍撤下来。根据枪声分析,中队子弹已打得差不多了,可是梅村兵团的弹药也不多了。一一四师团有一个特工团,这个团平时以拳击、跆拳道为训练主课。这个团最善拼打、厮杀,平时这个团主要是侦查、保卫,一般不上战场。既然弹药一时送不及时,何不用这个团,再配上一个营,准能消灭这个中国团。主意已定,立刻把特工团调过来,梅村只说几句话就把任务安排下去。

    这个团每个士兵腰挎一把战刀,别一把王八盒子。全是短打扮:紧(身shēn)冬装、紧腿马裤,腰围一条水牛皮腰带,脚穿一双牛皮靴。为了把这个团送上战场,梅村下令,轻重机枪一齐向八十八军阵地猛烈开火。在机枪掩护下,特工团如蚂蚁爬山,一队一队拉长线进发。

    这时供给弹药车还没到达,吕方说:“这次鬼子组织了一个团的兵力,我们现在弹药供应不上,所以一律要点(射shè)。一团在掩体坚守阵地,二团上阵!”

    小伙子们一听要打赤膊仗,高兴得一蹿跳过战壕。哗啦啦抽出腰间的九节鞭,要迎战(日rì)军的特工团。这一个团的小伙子,个个如猛虎出山,顺着小山坡一直冲到(日rì)军特工团面前。(日rì)军已不再开枪扫(射shè),要用特工团来抢占八十八军阵地。梅村在后队督导指挥。一看八十八军阵地跳出的全是光头小伙子,手抡九节鞭。梅村才知自己上当了。他知道中国功夫之深奥和博大精深。自己这个特工团虽然在(日rì)本训练有素,但和中国功夫相比,可不是差一个水平。但后悔已来不及了,撤退没有出路。现在既不能开枪也不能打炮,只有出水再看两腿泥吧!

    双方很快交了手。吕方(身shēn)边有一团长和警卫阻拦,不能(挺tǐng)(身shēn)上战场,吕方说:“一团长听命令,把警卫带去接弹药车。”一团长说:“我奉师座指令,决不离开你半步。”吕方说:“这是命令,赶快去迎接弹药车!”一团长王(殿diàn)富无耐带警卫去接弹药车。吕方扔下德国m35钢盔,脱去外衣,解下护(胸xiōng),一个箭步冲下山去。(身shēn)边两个警卫也跟他一起向山下跑。吕方见这些鬼子每人一把战刀,有一个鬼子迎面扑来。吕方不避战刀,一个虎跳将这个鬼子扑倒,左手五指直插鬼子前(胸xiōng),只一抓,便将鬼子的内脏抓出来。警卫抄起刀便杀向另一个鬼子。几个鬼子一见吕方那出手五指如钢爪,吓得一直往后退。吕方也不管周围刀光血影,上去就是一拳,这一拳砸得鬼子脑浆迸裂。另一个警卫又拣起一把战刀。吕方头也不回地说:“你二人跟在我(身shēn)后,只要见我打倒的鬼子,马上补上一刀。”吕方想,不能用拳和指杀他们,他们太脏。何不改用祖传着法。吕方一沉丹田,两臂如铁,上打下踢,左拍右抓,凡是被吕方拳脚沾(身shēn)的鬼子,无一例外,霎时都被拆了骨,扭了筋,全是“半(身shēn)不遂”。(身shēn)后这两个警卫,如刀切豆腐,一刀一刀地杀鬼子。吕方如入无人之地,所到之处,鬼子见了无不呜哇乱叫。叫归叫,仍然逃脱不了伤筋动骨之痛切。更逃不过用(日rì)本军刀,劈自己的(身shēn)驱之厄运。

    二团士兵人人一把九节钢鞭,打得鬼子的钢刀当当作响。这九节钢鞭可长可短,可硬可软,可如棍打犹如枪扎。士兵们个个使得呼呼生风,一忽儿如蛟龙卷水,一忽儿如秋风扫落叶。这些招法,鬼子空有战刀个个被打得东倒西歪,呼天呛地。没出二十分钟,打得鬼子死去一半。除去死的,伤其无数。梅村眼见自己部队伤亡惨重,撤又撤不下来,只有再派兵救援。马上又调来一个步兵团。步兵团枪法好、善拼刺。但在这个敌我双方混战一起的战场,开不得枪。所以这个团只有退下子弹,端着上了军刺的三八大盖,迎上前去。

    特训师的士兵越杀越勇,直杀得鬼子特工团节节败退。一个团的兵力眼看剩下一个连。忽然又冲上来端枪上刺刀的鬼子兵。吕方一挥手,士兵马上抖动九节鞭迎战。

    梅村在阵后看见吕方,年纪青青,却有一(身shēn)绝好功夫。看样子还是个指挥官。梅村想,蛇无头不走、鸟无翅不飞。要除掉这个人,就有决胜的可能。所以他悄悄挨近吕方,想用手枪击毙吕方。

    吕方这时正在应对一个大个子鬼子兵。这个鬼子兵手舀一把上了军刺的三八大盖,连战连胜,虽没刺伤二团士兵,但都被大盖枪击打。吕方便绕过人群,迎面去斗这个大个鬼子。鬼子兵(身shēn)高五尺四寸有余,端着大枪拼刺,步伐灵活,而且招法颇多。他见吕方手中无家伙,更是肆无忌惮。吕方比他低半头。鬼子(身shēn)如铁塔,他根本看不起吕方。鬼子端起枪一刺、二击、三甩托。吕方也不躲,直(身shēn)杀入阵地。吕方只用三招,便将那把大枪拍成两截。上去一掌,就把大个鬼子打倒。两个警卫,上去各补一刀,这个鬼子再也没有起来。梅村看了这(情qíng)景,气得发疯,恨得要命。他抢前一步,掏出王八盒子对准吕方的后背就开了枪。其实吕方早就看见一个年纪大、挥一把指挥刀的老鬼子。他猜想,这个老鬼子八成就是战地指挥官,所以并没理他。但心上早就作了记号。梅村的一举一动逃不过吕方的双眼。就在他从背后开枪时,吕方早就一个鹞子翻(身shēn)跳到一边。他眼前的那个背影却是一个(日rì)本兵。枪一响,鬼子应声倒下。吕方此时站在梅村(身shēn)后,一掌拍在梅村肩头,第二掌拍在梅村大胯上,梅村如一滩烂泥,倒在地上。吕方趁机夺过梅村手中那把指挥刀,那两个警卫抡刀就砍。却被梅村的三个警卫阻拦。一个警卫背起梅村就跑,吕方甩手一颗石子,打在那个警卫的头上,警卫和梅村一齐摔倒在地,另两个警卫,架起梅村,向山下奔跑。众(日rì)军也败退下山。

    吕方发令,不许追击!陆续返回自己的阵地。清点人员,战死二十人,伤者近百号。吕方心中暗想,(日rì)军这次死亡近千人,伤者无数。值得庆贺的是,一一四师团的主帅被他拆了肩骨,拍炸了胯骨,还夺得一把宝刀。待他检查这把宝刀时发现,刀把头打一行铁印:大清乾隆五年制蒋氏记。吕方看此宝刀寒光闪闪,刀光发青,刃可吹金断玉,真是一把中国宝刀!一团长见吕方正反验看宝刀,说:“报告师座,弹药已运到阵地,请指示!”

    吕方说:“通知士兵,快快吃自带干粮,喝水,小憩一时,马上压好子弹,准备战斗。”一团长敬礼应声而去。此时已是下午四时,初冬天黑得快,又一阵寒风从江中吹来,北风寒呐。

    就在这时,李宇平开车来到阵地。见吕方安然无恙,高兴地说:“听说你杀入战场,打伤鬼子的最高长官?”

    吕方说:“不知何方长官?只见此人约四十来岁,看似长官,他要暗算咱,他的指挥刀叫我缴获!”

    李宇平急忙舀过刀来一看,说:“此乃宝刀,好好,不管缴获什么战利品,都是咱们的光荣!现在我传达命令:八十八军已经组织好力量,咱们师全部撤退、修整等待转移通知!”

    吕方说:“不打啦?咱还没有打过瘾哩!”李宇平严肃地说:“废话,执行命令!”吕方说:“是!”

    “特训师”两个团的德式装备都留给了八十八军接续部队。

    李宇平回到营地,立即命令士兵吃饭、洗澡、更衣、休息。命令每个士兵都要穿戴齐整,随时准备转移。李宇平陪吕方吃晚饭说:“老弟呀,今(日rì)你立大功一件。我随时报告‘校长’,但我也正式通知你,从现在起,你我弟兄缘分已尽,你要马上离开营地。在我去阵地前接到‘校长’的电话,命我今(日rì)子时整部转移。要一个不少地赶到指定地点。对于出动两个团增援八十八军之事,‘校长’已知道。他说谁主谋,都要按军法严惩。他已知道是你带队征战。他命令我,把你安全押送到武汉。我估计,‘校长’根据咱俩的关系,还会指定别人对你进行抓捕,所以你必须马上走。你向北走,恐怕走不脱,只有向西去。但京汉铁路黄河大桥已被‘校长’命令炸断如何走,你要想好方向、路程就这样,你快走吧!”

    吕方说:“既然这样,今(日rì)就是你我分别之(日rì),小弟再拜谢兄长栽培之恩。”

    吕方单腿一跪,给李宇平施个大礼。李宇平一扶吕方说:“什么话也别说了,你快快走吧!”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三章 血战雨花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