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架空之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罗姆接任“魔鬼训练”,蒋介石对特训师进行了两大调整。一是整编四个团重新纳入“魔鬼训练”,二是原空缺两个处人选由他提议批准补齐。政治处升格为政治部,由他的贴(身shēn)秘书徐光(春chūn)任主任,授少将军阶。这样,徐光(春chūn)和李宇平都是少将军阶。李宇平比徐光(春chūn)的职务高。徐光(春chūn)军阶比吕方高。主管全师党务、人事。行政职务和吕方平齐。这样,吕方就被完全架空。

    吕方带团在京城“实际训练”总计十八个月,京城治安局面已大大改观。

    蒋介石对李宇平说:“此人工作认真,但此人胆大,不可重用!”

    吕方在京城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蒋介石在不在南京城,都能收到准确信息。李宇平虽没把蒋介石原话告诉吕方,吕方一听一看心里就明白,早晚有这么一天,只是来早与来迟。现在吕方反而更心安理得。

    他对李宇平说:“咱们这是无官一(身shēn)轻哩!最合我心愿,我可自由了。从明(日rì)起,我可休闲休闲,游游山,玩玩水,我还想去大上海逛逛大世界哩!”

    李宇平说:“你千万要忍。今后你出门要带几个人,千万别单独行动!”

    吕方说:“怕什么?咱不偷不摸不砸明火,他们就想害咱?”

    李宇平说:“小心莫大意,小心点好!”

    从此,吕方不叫跟随,自己光杆一人转石头城、游山玩水,很快把石头城的景观欣赏完。又一鼓作气,去了九华山。九华山离南京有五六百里,吕方四天就走到了。先游山,后转寺,拜了佛祖,在寺里小住几(日rì),又欢天喜地地返回南京。这一来二去用了半个月,李宇平不知吕方去那里,快把李宇平急疯了,派出十几批人马去外寻找吕方。正在李宇平急三火四之时,吕方晃晃悠悠赶回来。一见吕方,高兴地直抹眼泪。吕方抱拳说:“把老兄急坏了吧?小弟这厢有礼了!是这样,我玩得兴起。在安庆时,你曾说过四大佛教圣地九华山,所以我一气走到九华山。进了寺院,拜了佛祖,小住几(日rì),我就回来了。请老兄消消气,下次再出去,一定打个计划.报告”

    这年,听说湘赣共匪已经向西转移,蒋介石正派兵围追堵截。所以,三天五天飞赴贵阳、昆明、重庆、成都。蒋介石不在南京李宇平就有自由时间。

    李宇平对吕方说:“明(日rì)外出我陪你。”

    吕方说:“是你外出我陪你,还是我外出你陪我?你刚才说的话把我弄胡涂了。”

    李宇平说:“我明(日rì)回家,你陪我去!”

    吕方说:“这就对了。这军中不可一(日rì)无帅。我陪你回家,准有人告密”

    李宇平说:“无所谓,一时半会儿还成不了大气候!”

    第二天李宇平开车,吕方陪同,一起回到安庆。李宇平自到安庆后,就在安庆娶妻成家。即使在安庆,李宇平也很少回家。到了南京后,本想将家迁居过来,但一看那环境,就没有迁移。一般(情qíng)况下,两个月回一趟安庆。自“魔鬼训练”以来,军务繁忙,半年才抽时间回趟家。这次让吕方陪同回家,是想散散心,消消气。政治部主任徐光(春chūn),原来也是黄埔四期学生。开始和李宇平一样,给蒋介石当贴(身shēn)护卫。李宇平去了安庆,徐光(春chūn)当了蒋介石贴(身shēn)秘书。蒋介石是浙江奉化人,特偏(爱ài)老乡。徐光(春chūn)是浙江瑾县人,此人会说话,更会阿谀奉承,口甜如蜜,蒋介石喜欢他。所以这次授他少将军阶,副师级主任。徐光(春chūn)上任以来,处处挑剔,经常说吕方闲话,话中还经常带有浙江骂人的俚语。李宇平劝他做人要正派,不要背后骂人,二人因此不断争吵。这次李宇平派人去外寻找吕方,徐光(春chūn)就冷嘲(热rè)讽地说:“或许去投共党了吧!”李宇平当场骂了他。心里还生闷气,决定回家住两天,避避邪气。这趟回家,来去一共四天。刚回到营地,徐光(春chūn)就给李宇平一个下马威。

    他说:“校长前(日rì)下午来电,要你三(日rì)之内赶到成都。”

    李宇平问:“你为何不去找我?”

    徐光(春chūn)说:“我说你带吕副师座回家去游山玩水啦!”

    李宇平气愤地骂道:“你他妈是个混蛋!老子半年多没回家,这趟回家,你他妈给念丧经!今(日rì)正是四(日rì),我要到成都,哪里还有飞机?唵?你这不是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吗?”

    徐光(春chūn)一看李宇平真急了,他就蔫了。因为他既知道李宇平回家,也知道李宇平的家在哪里。如有急事,本可以派车去通知李宇平,就不影响执行去成都的命令了。

    李宇平说:“你马上给校长回电,就说我明(日rì)赶到成都。”

    徐光(春chūn)应声就走,那黑豆眼却直勾勾地盯着吕方。吕方看此人心里别扭,心想,此人欠火候。

    徐光(春chūn)从小练南拳。轻功、硬气功都有独到之处,器械类最善刀功。暗器以飞镖见长。他(身shēn)材干瘦灵便,蹬墙上房赛似狸猫。因他常听李宇平在校长面前吹嘘吕方功夫如何如何高,他甚是不服。心里总是这样想,你李宇平功夫平平,你可是桌子底下放风筝——出手就不高。他吕方可能就是比你高一点罢了。他这次来特训师任职,却比李宇平低,心中不满。他一见吕方,心中就生气。在李宇平的力荐下,一个三教九流的坯子,竟然连升十级,一步登天。他有何功、何德、何能,爬得这么高?难道他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吗?

    李宇平去成都之前,把吕方、罗姆、徐光(春chūn)叫到一起,郑重地说:“我走后,师里一切工作,由吕方主持。”

    李宇平前脚走,徐光(春chūn)后脚就骂大街,吕方也不理他。只命令他去四个团里收取各团的工作总结。罗姆不管谁主持工作,有他的活干就行。

    从此,吕方在徐光(春chūn)的心理结下更深的梁子。

    罗姆在特训师用魔鬼训练法主教一年后提出结束训练。罗姆说这个师训练有素,所以用一年时间的超级训练,足可以成为王牌师了。报告送到国防部,国防部又转到蒋介石手中。蒋介石看后批复:同意结束训练。

    罗姆离开之前,全师举行特别欢送大会,国防部派来参谋总长。这次欢送大会,其实是验兵大会。警卫团表演集体擒舀拳。其余三个团各选十个士兵,表演不同礀势、不同枪械的点(射shè)、连发。警卫连表演对练“空手对双匕”、“白手夺枪”、“单掌开石”。最后四个团的尖子兵混合对抗赛。散打、摔跤、拳击比赛。上午十点开始,一直演到下午两点。罗姆对东方功夫没有见过,这次大开眼界,心里非常高兴。

    为答谢全师官兵的厚(爱ài),罗姆提出要和师里任何人进行一场表演赛。要求每个团选出一至二名来和罗姆比赛功夫。各团都有各团的想法,面面相视,都没出来人选参加。正在这时,政治部主任不请自来。他跳上台说:“罗姆先生,本人非常想和你试一试功夫。但我最想的却是您和吕副师长切磋技艺。不知吕副师长可赏脸否?”

    吕方心里明白,这是有意挑衅。就说:“你是应罗姆先生的挑战而登台表演的,你可先和罗姆先生表演,如何?”

    罗姆说:“徐主任,既然登台应我挑战,为何又指向吕副师长?你这是想借花献佛吗?好,你不愿意和我比赛,那我先退场,看看你的功夫如何!”

    罗姆趁机下台。因为罗姆清楚,徐光(春chūn)有意向吕方挑战,谁能取胜,自己都是坐山观虎斗。

    参谋总长总想看看吕方的功夫,所以口里就说,请吕副师长上台。李宇平心里有杆秤,徐光(春chūn)有意挑衅吕方,肯定当场出丑。

    所以鼓动吕方说:“人家挑战,你为何不应?”

    吕方听了也憋一肚子火,就说:“我怕徐主任栽跟斗!”

    徐光(春chūn)听得清楚,火气不打一处来。就说:“我叫你一声吕副师长是高抬你,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真要一交手,谁胜谁负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哩!”

    吕方笑眯眯地不接话茬,心里说,我让你见识见识。跳上台说:“先比什么?”

    徐光(春chūn)说:“先比(射shè)击!”

    徐光(春chūn)说完,掏出手枪一甩腕子,一枪把天上飞的一只山雀打下来。

    吕方接过手枪,推上子弹,向天上看,一只燕子翩翩飞来,吕方看了一眼,扑(身shēn)倒地,在倒地瞬间勾动扳机,枪响燕落。士兵群一阵惊呼。

    徐光(春chūn)红着脸说:“下一步打飞镖,‘注意’!”

    刚说完话,飞镖就打出去!二人此时相距不过两丈远,说时迟那时快,飞镖直扑吕方面门打来。躲闪已来不及,吕方一低头,要用天灵盖硬接飞镖。只听“当”一声,头将飞镖击落在地。再看吕方额头,只留下一个白点。全场一片欢呼。

    罗姆惊得张大嘴,参谋总长暗暗伸着大拇指。李宇平坐椅子上,面无表(情qíng),喜在心头。徐光(春chūn)吓得愣了神。

    吕方笑眯眯地捡起飞镖,送给徐光(春chūn)说:“徐主任,还用我发镖吗?”

    徐光(春chūn)臊得无地自容。徐光(春chūn)原以为这一镖打不死吕方,也让他半残!谁知吕方有铁头功,这支飞镖只是小玩闹!吕方说:“徐主任,下一步比什么?”

    徐光(春chūn)想,自己无论如何不能这么下场,总得找点面子回来呀。一嘬牙花子说:“咱们比拼刺!”

    吕方故意嘲笑徐光(春chūn),说:“报告参谋总长,真刀真枪我怕伤了徐主任,改用教练枪怎么样?”

    参谋总长说:“那听听徐主任的意见?”

    徐光(春chūn)说:“不是怕伤了我,而是怕伤了你。可话又说回来,上战场杀敌人,哪能用木制枪?”

    李宇平听了寻思,徐光(春chūn)啊徐光(春chūn),真不知深浅,快栽跟斗了哇!

    吕方说:“既然徐主任怕伤到我,我怕伤到他,所以我就用两只手,虽然不公平,就算徐主任让我了!”

    吕方说此话,损得徐光(春chūn)脸一红一白的,气得浑(身shēn)打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手攥不住三八大盖。心里寻思,今(日rì)我要你姓吕的笀终正寝。老子要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参谋总长当然偏向徐光(春chūn),就说:“吐出的唾沫摔成钉,说出来的话不许后悔。今(日rì)我当裁判。拼刺比赛现在——开始!”

    徐光(春chūn)端起大枪冲吕方刺来。吕方面对寒光闪闪的军刺只微微一笑,一个侧(身shēn)闪过这一刺。徐光(春chūn)这时却来了威风,一刺二拨三挑,紧追吕方不放。一枪紧似一枪,枪刺上下翻飞。吕方想,空手夺枪,易如反掌。且要耍弄这小子一回。马上运气,把在“飞云寺”和老方丈学的“太极悬空掌”用上。先躲闪避开刀锋,只一忽儿,功力开始发作。三八大盖枪(身shēn)四尺二寸,上了刺刀,足有五尺半长。枪刺非常锋利,即使连捅二十人,枪刺也不会卷刃。徐光(春chūn)恨不得一枪刺死吕方,以解心头之恨!谁知此时越气越恨越力不从心。虽说徐光(春chūn)的拼刺法旣正规又标准,而且还有技巧。但对吕方来说,不过是捆了刺刀的烧火棍。不论徐光(春chūn)劈、刺,还是翻(身shēn)撩拨,招招落空。几招不爽,心中火起,正在这时,却见吕方(身shēn)形和两臂不躲不闪,(身shēn)随枪走,臂随刀行。徐光(春chūn)的(身shēn)子好像不是自己的(身shēn)子了,他的一招一式全由吕方的(身shēn)行动做而左右。吕方(身shēn)形矫健,两臂动作如行云流水,徐光(春chūn)的动作随吕方的动作而动作。这一招令在场的上上下下的人惊呆了。李宇平心里明白:吕方运用太极玄功!此时的徐光(春chūn)如坠云里雾中,不知是什么力量((操cāo)cāo)纵了他。他只听见吕方一声大喝:“开!”他就被重重地摔到台下,手中那把三八大盖,不知几时被吕方舀在手中。他昏昏沉沉倒在地上,如同进了瞑瞑世界。等他清醒过来后,才看见那把三八大盖被撅成两截!

    那把三八大盖是在徐光(春chūn)手上时,被吕方单掌劈断的。徐光(春chūn)倒地三八大盖落地。在场四千余名官兵“呼”一声站起来高喊:“啊!师座,奇功!”各团长、罗姆、参谋总长一齐拍手叫好。

    李宇平开了眼界,终于看见吕方的真功。

    再看徐光(春chūn),还趴在地上装腔作势。因为他在坠地之时,头脑已经清醒,他现在是无地自容。李宇平马上命令警卫连长把徐光(春chūn)扶回房去休息。李宇平望着徐光(春chūn)的背影心里寻思,吕方还不止这点功夫,他可是大海里的水——深啦!罗姆心里特别高兴,他搂住吕方笑得如同一个孩子,他说:“在我们即将分别之际,请让我一个德国朋友送给你一个祝福!你的功夫太美了,你的功夫太好了。你的功夫就是一个很好的训练科目。让你训练部队,那肯定是一支世界超霸军队。我可不可以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吕方说:“罗姆先生,请你提吧!”

    罗姆说:“你的功夫太巧妙了,你可以陪我表演吗?”

    吕方说:“可以。你可以击我三拳,往我头上、(胸xiōng)、腹部连击三拳,我可以不移动半步……”

    罗姆说:“太好了,我要发全力,可以吗?最后也要如摔徐主任那样把我摔出去?……”

    参谋总长说:“西方人的拳击力量可以达到四五百磅,他体力足,一拳把你打飞了,你可要考虑好了!”

    吕方说:“我不会拳击,但我可以接他的拳击。总长放心,我足可以敌他三拳!”

    罗姆听了一直摇头,表示怀疑吕方能否经得住他的三拳?嘴里说:“吕副师长,你真有这么深的功夫?那你可要吃苦了!”

    吕方站在台上笑眯眯地点头。罗姆松松双臂,扭动扭动脖子,说:“吕副师长,我可要出拳了”

    罗姆运一口气,一记直拳直击吕方的鼻子,这一拳击出,一般人会口鼻流血,仰面倒地,一蹶不起。而打在吕方的鼻子上,震得罗姆倒退三步。罗姆以为自己间歇发昏,挤挤眼睛,看看吕方,纹丝没动,心里叹服。罗姆运足气,击出第二拳,这一拳击在吕方的当(胸xiōng),如击在石板上,疼得罗姆呲牙咧嘴,如五指骨裂。再看拳头,指骨皮落渗出血来,心里惊奇。第三拳他换了左拳,直击吕方的腹部。这一拳如击在棉花(套tào)上,本想回拳,不知什么力量,那拳就被吸在吕方的腹外。无论如何也抽不回来。吕方站在原地,三拳没打动他。笑眯眯地对罗姆说:“罗姆先生,你能从我(身shēn)上抽回拳头,才算你力大无穷!”

    罗姆心中生气。我的拳头击打力达四五百磅,难道我连抽拳之力都没有吗?于是重新运足气,全(身shēn)用力猛拽,使足了吃(奶nǎi)之力,也没拽出这个左拳头。台上台下人人都看得真真切切,吕方并没有用什么力量,就靠自己的无形功力吸住罗姆的拳头。此时罗姆终于气馁了,只好说好话:“吕副师长,求你宽宽手,放我一马,我这里拜托了——”

    吕方哈哈一笑说:“你只管用力。”

    罗姆用力一挣,左拳终于挣脱吸力,但罗姆却被惯力重重地摔到台下。

    吕方飞(身shēn)起步,扶起罗姆,说:“你的要求达到了——”

    罗姆说:“你的功夫太奇妙了,我多么想和你学习,只是太晚了。”

    吕方扶起罗姆说:“太对不起了,算是临走给你留个纪念吧!”

    这场表演把在场的官兵都看傻了,参谋总长暗暗称奇,李宇平赞叹无比,士兵们一遍又一遍高声喝彩。

    罗姆离开南京去上海,他将在德国驻上海领事馆工作。第二天,国防部参谋总长、李宇平、吕方三人送罗姆到南京火车站。罗姆再次表示,如有机会,他要向吕方学东方功夫。他搂住吕方久久不忍松手。这个西方大个男子,虽有野兽般的骠悍,却有一腔特人(性xìng)、友(爱ài)的(情qíng)怀。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一章 架空之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