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军旅除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进了冬季,特训旅离开江心岛搬到山里营地训练。每天进行山地作战训练。爬山、攀岩、跳涧、在山崖上格斗等科目。隆冬时分,这支队伍进行长途拉练演习。夜里行军,白天休息,用二十天时间往返黄山。这次往返行程近两千里。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路途艰险、道路曲折。这趟长途演练,全旅无一人掉队和伤亡,平安返回驻地。吕方和李宇平虽累掉了十斤(肉ròu),心里高兴、安然。

    阳(春chūn)三月,(春chūn)暖花开,特训旅又移师江心岛训练。

    一天,吕方正在梳理作训计划,王(殿diàn)富打完报告没等吕方(允yǔn)许就闯进办公室。吕方想,他肯定有十万火急(情qíng)报,就说:“讲!”王(殿diàn)富嘴角颤抖着说:“报告吕,吕座,我团有大,大事(情qíng)报告!”。

    吕方放下手中工作,听王(殿diàn)富讲述该团最近发生的桩桩怪事。

    这个团一营二连一排有一个士兵名叫武尚本,撇一口京腔,自称是北京人。他自己说,小时父母双亡,无亲无靠,被潭柘寺老和尚收养。后来不甘寂寞,逃出寺院,一路流浪到了南京,以乞讨为生。后来就参加了中央军。再后来被选中特训队。…….此人年纪不过二十三四岁,长得白白净净,不像缺爹少娘之人,又有一(身shēn)好童子功,根本不可能是孤儿。此人不但轻功出萃拔类,水上功夫也堪称奇才。自编到连队后,从不吭不哈,每天刻苦训练,工作也认真。接人待物,很会看人眼色行事。过了有月余,晚上熄灯号响,大家便入梦安睡。这时他却轻手轻脚拨开窗户,从窗户里钻出,直奔((操cāo)cāo)场。不定几时,他又睡在铺上。排长发现(情qíng)况,问他夜里干什么去了,他说没离开过营房半步,你们可能是眼发离了。第二天咱旅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也就没有追查,也没上报旅部。但是,根据保密条例怕他是(奸jiān)细,派人对他进行了跟踪。隔几(日rì),他就半夜溜出营房。行动诡秘,动作干练。一阵风似的走出,转眼就不见了。后来派两名高手一路追踪。他起(身shēn)无一丝声响,点开窗户也无声响。跳出窗户,轻轻一跳,就跳过营房的护栏,到了江上。踏水而行,如履平地。上了江南岸,一路飞跑,转眼来到温泉招待所,纵(身shēn)一跳,进得院内,不见了踪影。咱们不敢擅自闯国防部招待所,只得顺路而回。二人回到营房,那小子早钻进被窝,睡的鼾声大作。咱们这次拉练去黄山,这小子躲在山里,给咱部队照相,连军车、列队、吕座的坐礀都上了镜头。咱们抓住他,问他为什么拍照,他将照相机扔进山沟,两手一拍:“本人从不会拍照。”后来,咱们派人取回照相机,将胶片冲洗,现在舀了几张供吕座分析此人行为蹊跷,令人生疑,我们怀疑此人是个间谍分子。……

    吕方舀几张照片细看,还有他的影像。吕方笑了笑说:“看来此人正给我们立档呢!”

    吕方和王(殿diàn)富正说此事,李宇平走进来说:“二位谈什么呢?”

    吕方说:“你来得正好,快请王团长将这件奇人奇事再说一遍。”

    李宇平听完此事,说:“此事我有耳闻,就是(日rì)本《读卖新闻》说,中国正在组建一支王牌军队,看来保密也防不胜防。早有间谍分子注意上咱们了。下一步咱们要进一步强化训练,装备要用世界一流武器,更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此事咱们一不声张,二不下结论,我要让有关部门去调查此事。王团长要严密跟踪此人,先不要惊动他”

    李宇平没让别人插手调查此事,就派政治处两名干事去调查。先去江苏特训队调查武尚本如何进得此队,这一调查,就清楚了。特训处长李诚从中走的关系。李宇平出面,把李诚从卫戍司令部请过来作调查。李诚不敢隐瞒,便将此事和盘托出。

    李诚原在江苏省保安旅任参谋长,是军统在江苏联络处的干事。一次在温泉招待所开会,见一位招待小姐年轻漂亮,李诚一见魂不附体。会后故意找这个小姐扯闲淡。一直扯到深夜,这个小姐很痛快地和他开房共枕。这一夜,李诚太高兴、太幸福了。后来又去温泉开过几次会,二人就和老相识一样,亲(热rè)和温存。这一次,小姐正式提出要求,说他有一表兄,父母双亡,无家无业,来南京投奔她,想让他参加特训队。表兄可有一(身shēn)好功夫,他认为自己参加特训队正适合。我自小生在上海,在南京无亲朋好友,所以请参谋长帮忙……。

    李诚听了小美人的要求,一拍大腿说:“小事一桩,此事就包在我(身shēn)上。”于是,武尚本不费吹灰之力顺利参加江苏特训队。

    招待小姐真名叫南造云子,一九零九年生于上海,其父深受(日rì)本军国主义影响,在她十二岁时送回(日rì)本,拜土肥原贤二为师,专学间谍伎俩。学汉语、学上海方言、学武器使用、学暗杀技能,学爆炸、投掷、无线电((操cāo)cāo)作技术…….,十七岁又回到上海,起个中国名字叫廖雅淑。通过熟人介绍进入汤山镇温泉招待所。温泉招待所是当时国民党国际部出资建造的。国民党军事要人经常在这里举行秘密军事会议。所以(日rì)本特务早就瞄上了汤山镇温泉招待所。

    南造云子长得如江南女子,(娇jiāo)俏动人,又能歌善舞,最是迷人。她就是以(娇jiāo)妖妩媚而迷倒一大片国民党将校军官。南造云子以美色获取不少有价值的军事机密。李诚只算其中小小的一个。

    武尚本的(日rì)本名字叫武川一郎。他和武田是老乡。武田因和吕方斗了三年,屡屡败北,丢了人又丢了官职。山本还((逼bī)bī)他继续寻找吕方。武川一郎和武田一起来到江南,一来是帮武田报仇,二来是要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武川一郎二人便随武田来到大别山区,为学破解拆骨掌拳法,武田三人拜华严寺住持为师。住持不传授真功,武田大怒,杀死住持,夺取寺庙大权。谁知好景不长,武田和武川一郎的伙伴被吕方打死。多亏他会缩骨解(套tào)法,趁机逃跑。吕方虽然厉害。可武川一郎并不服气,决心要报此仇。

    武川一郎五岁拜师学艺,专门练轻功。开始练沙袋功。每腿绑五斤沙袋,每天奔跑,什么时候奔跑如飞,沙袋再增加重量,继续练。这种童子功,练到一定时候,解下沙袋,登高上房、上树,如履平地。接着练上树功,能在瞬间爬上高树,在树枝间来回奔跑,如同猿猴一样。这种功夫全是师父口传心授,秘密教练。有些口传密笈,外人偷不去。若练成这种功夫,在师父指导下,也要七八年。练完这种功夫,开始练刀术、飞镖。武川一郎练就轻功时,刚刚十四岁。这一年来到北京,专门学习北京话,他的刀术、飞镖就是在这里学会的。

    武川一郎练成了高精功夫,就加入了(日rì)本侵华间谍网。专门搞(情qíng)报、干暗杀之能事。武川一郎潜伏在特训旅,得到一些(情qíng)况,如训练课目、训练目的、训练技术、师旅之首脑……因为在江心岛封闭式训练,没有送(情qíng)报的机会,只有选在夜里。结果还是被排里发现了。他不怕,抓不住证据,死不承认,他们也没有办法。……

    李宇平将调查结果告诉吕方,吕方忽然想起,“华严寺”逃跑的那个小鬼子,会不会就是他?他会缩骨解(套tào)法,如水上飞,飞檐走壁,此人来无影,去无踪,此人功夫如此之高,必须时刻提防他,追踪他,直到抓捕他!吕方说:“既然清楚了这个人的(身shēn)份、功夫,咱们就应该动手了!”

    李宇平说:“下令让他们团采取措施,马上行动!”

    二人在办公室正在议论这事,王(殿diàn)富几人带着武尚本走进办公室。李宇平、吕方、王(殿diàn)富组成审讯组,马上开始审讯。武尚本承认自己是(日rì)本人,真名叫武川一郎,但不承认自己是间谍,也没有干过间谍之事。一脸的不在乎。吕方仔细回忆,这武川一郎是否就是从“华严寺”逃跑的那个小鬼子?吕方越看越像,就说:“武尚本——”武川一郎一激灵,吕方和武川一郎四目相对,吕方说:“你看看我是谁?”

    武川一郎表面一呲牙,说:“你不就是吕座吗?”吕方说:“咱们在四年前可打过交道!”武川一郎说:“别逗了,吕座,咱们哪年,在哪儿打过交道?”吕方说:“你岁数不大,忘(性xìng)不小,四年前在‘华严寺’——”

    武川一郎“啊”一声,接着哈哈大笑说:“当然,我们早打过交道,只不过没让我得手——”

    吕方说:“你们在‘华严寺’杀人放火,抢男霸女,无恶不做,现在你又潜到这支队伍来,你该知道对敌人该怎么处理!”武川一郎哈哈大笑:“看看,你们绳捆索绑,老子一抖手就解了(套tào),你们有什么高招捉你大爷?”

    吕方一指武川一郎说:“小鬼子,你别目中无人,今(日rì)本座就要斗你十个回合!小鬼子,你说在那里过招?”武川一郎一指办公室说:“就在这里很好!”武川一郎把外衣一甩,露出夜行衣。夜行衣上有一皮囊,那是藏暗器的皮袋。腰间紧(身shēn)皮带里斜查一口短刀。吕方看武川一郎那一(身shēn)装束,一边暗沉丹田,招手说:“小鬼子,快来过招!”

    其实,武川一郎心里清楚,他十几年功夫全用在锤炼轻功和刀术、飞刀上,就仰仗瞬间飞走、消失,让人见首不见尾。真遇见高手过招,依仗短刀、飞刀,不能胜出,到时只有逃生。在“华严寺”,他已领教了吕方的功夫。一见吕方要和自己过招,心里发怵。事到如今,也只能依仗自己的轻功来取胜。要先发制人,拔出短刀,冲向吕方。吕方见刀光闪闪扎向自己腰间,一不躲二不闪,顺手一拍,武川一郎抽刀变招,反手横扫过去。吕方还是不躲,硬伸小肘去接,这一刀正砍在吕方的左臂上,只听“当啷”一声,刀刃如砍在石头上。吕方没反应,却震得武川一郎右手发麻。心想,不好,吕方会大力金刚掌!把他吓出一(身shēn)冷汗。因为这把短刀可是经千锤百炼煅造而成,刀刃锋利,足可以削金断玉。砍在吕方手臂上,却无任何反应。武川一郎不敢再打回合,刀柄一击,将窗户玻璃打碎,就在玻璃被打碎之时,(身shēn)子顺墙一蹿,一眨眼就上了房顶。他跳上房顶,看四周都是山林,正寻找逃生的方向,谁知吕方已挡住去路。吕方一指:“呔!小鬼子想逃跑?没那么容易!”

    武川一郎顺手甩出一把飞刀,直扑吕方面门,吕方也不躲,用右掌一拍,飞刀被拍落在地。武川一郎正在惊讶之际,吕方顺手甩出一颗石子,打在武川一郎的左眼,两手捂眼之时,吕方赶到跟前,单掌连拍,武川一郎不由“啊呀”一声倒在地上。他中了吕方的拆骨掌:右胳膊脱钩,左大腿被摘了胯。吕方上前一伸臂,如拎小鸡似的提着武川一郎跳下房来。把他扔在地上说:“把小鬼子铐了!”

    这场战斗不过十分钟,吕方干脆利落地舀下小鬼子武川一郎。在场的李宇平、王(殿diàn)富,还有旅警卫连士兵,都真真切切看到吕方的真功。李宇平比娶老婆还高兴,因为他终于看见吕方“庐山真面目”。王(殿diàn)富实实在在看了吕方的真功,自愧相差十万八千里,想当初吕方连升十级,心里不服,幸亏自己没有敢表示,否则自己肯定栽了跟斗!警卫连个个都是人尖子,可谁的功夫能胜过吕座?为有这样的“旅座”而自豪。人人都叹服了。

    为了获取口供,李宇平三人对武川一郎再次审问。武川一郎现在正如霜打茄子——蔫了。他没想到自己会落一个这样可悲的下场。没有想到,中队中竟有如此神功之人。

    他说:“我现在心悦诚服!愿意交待所知之事。关东军总部派遣我来南京,寻找机会打入特训旅,主要任务就是刺杀蒋委员长!我的上线联系人是南造云子。她现在是温泉招待所服务员,你们可速去抓捕她,”武川一郎说到这里,大叫一声,平(身shēn)躺在地上。吕方上前掰开他的嘴一看,武川一郎咬烂了自己的舌头,自残而死。李宇平不敢怠慢亲自带领警卫连直扑汤山温泉招待所。搜遍了招待所大小房间、犄角旮旯也没有见到南造云子的(身shēn)影。招待所所长说:“她今(日rì)凌晨请假说家中有急事,乘车回上海了!”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十八章 军旅除谍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