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藏锋小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团里共选拔出五十名特种兵、和各科教官组成两个混和排,吕方被编在一排,移师另一个场地集训。在这个集训地,军纪更严:不许抽烟、不许喝酒、不许外出、不许看闲书、不许写家信,完全处于全封闭状态。

    混和排早((操cāo)cāo)列队,((操cāo)cāo)练基本动作之后,就练“擒舀拳”。吕方对“擒舀拳“早已驾轻就熟,但为了不露自己的真功,也认真和教官学那一招一式。饭后稍加休息,开始学开汽车、学开两轮、三轮摩托车驾驶技术。

    那年吕方开走了武田的老爷车。这次学开美国吉普,十**卡,心里高兴极了。只是十**卡车(身shēn)高大,开起来费劲。但踏离合,踩油门,蹬刹车,打方向,和那辆老爷车大同小异。这一天,天快黑时轮到吕方上车,他开着十**卡在((操cāo)cāo)场上转了一圈又一圈,越开越高兴。旅座来检查工作,盯住吕方开车,突然指令变灯光,吕方一下子乱了手脚,忘记了各种灯光的((操cāo)cāo)作开关,一着急将车大灯关闭,车前一片黑暗。大卡车照直冲向旅座、教官,教官推开旅座、急忙跑开。十**卡瞬间撞倒了教练场地的围墙,教官跑过来,登上踏板将吕方拉下车,挥手打了一掌。吕方知道自己一时逞能,险些出了大乱,就站在一边等教官驯话。

    教官吼道:“不听指挥,(禁jìn)闭一天!”

    旅座走过来,对教官耳语,教官马上改口道:“马上上车,倒车行驶!”

    吕方马上立正、敬礼,转(身shēn)跳进驾驶室,点着火,搬倒档,一踏油门,汽车呜呜呜地倒进((操cāo)cāo)场。教官一声命令,吕方打开大灯,挂档前进。他仔细听教官的命令,随时采取((操cāo)cāo)作措施。十**卡在吕方手里如驯服野马,听从使唤。旅座蹬上汽车,吕方拉着旅座在((操cāo)cāo)练场转了十圈。旅座拍拍吕方肩头说:“小老弟,有内功,认真((操cāo)cāo)练,有前途!”吕方听了心里(热rè)乎乎,觉得这个长官平易近人,对部下亲切。

    大约训练了一个月,吕方驾驶十**卡又稳又快。开汽车熟练了,又去学习驾驶二轮、三轮摩托车。吕方六岁学杂技,八岁便会骑独轮车演出。长大了骑独轮车下地干活。干完活,骑着独轮车,肩上还扛一把锄头,背上一筐柴禾回家。因他有深厚的杂技功底,学骑摩托车,仅学了三天,便能将前轮一提,后轮着地,行走如飞。练侧三轮时,过独木桥,只(身shēn)子一歪,侧三轮变成两轮摩托。这些功夫,一般人学三至五个月,而吕方只用了三天。教官看在眼里,心里想,我这教官还不如他呢!旅座经常不声不响地来到((操cāo)cāo)练场,细心观看吕方的((操cāo)cāo)练。过了(春chūn)节,这五十个特种兵都能熟练车辆驾驶技术,接着便练枪支技术。先练手枪(射shè)击。分平(射shè)、侧(射shè)、跪(射shè)、卧(射shè),跳跃(射shè)击等高难动作。手枪练习过后,是步枪使用。最难的是立式平(射shè),一只手平端步枪,步枪大约重九斤,枪管准星处挂一块青砖,练一定时间加一块青砖。吕方单手平端步枪可以起吊十块青砖,在新老兵中独占鳌头。十块青砖足有五十斤重,一只手平端,不颤抖,不缩臂,打枪弹无虚发,他的臂力到底有多大力量?谁也不知道,消息传出,立刻惊动了旅座。

    枪械训练中,蒙住两眼,把世界各国名枪机件拆散,在混合机件中挑选出组件,重新组装原来的枪支。长枪有(日rì)本三八大盖、美国伽兰德步枪、中国汉阳造、俄国的五连发。短枪中有(日rì)本王八盒子、比利时勃朗宁、德国毛瑟、美国左轮……在长短枪训练考核中,有十五人退队,重回原来连队。

    接着训练轻重机枪、冲锋枪的使用和维护;各种爆炸用武器、投掷、使用,还有排雷、清障等等训练。火攻训练学完,开始学拼杀格斗、飞刀和匕首的使用……吕方对拼杀格斗、飞刀和匕首训练项目滚瓜烂熟。他从十岁开始练投掷,父亲要他每(日rì)在院子里投石子一千次,练就两臂的爆发力,手腕的甩力,然后练投准力。父亲在家北墙上画一个小圆圈,每天在三丈远处投石子,苦练了两年后,练投飞刀。开始要求飞刀扎在松木板上,过一段时间,在松木板上画一个小白点,要刀刀扎在小白点上。练完此功,又在红松木板上贴一剪纸小白猪,要他每天扎一百次飞刀,刀刀不能扎到小白猪(身shēn)上,而要扎在小白猪的边缘。扎到小白猪的(身shēn)上或离远了,都算失败。那时练功又苦又严,一练功,爹就不认儿女了。只要一点不符合要求,上去就抽皮鞭。哪儿出了错,抬腿就是一脚。姐弟三人练功,不准喝水、不准撒尿。去茅房?那不行,非让你连翻空心跟斗,若不就让你跳崩(床chuáng),只练得你尿水在体内翻((荡dàng)dàng),练得你满(身shēn)汗如雨下,将体内的尿转变成汗水,这才让你休息。这时也不想去茅房了。就是在这样刻苦训练之下,吕方才练得深厚功力。所以,现在投飞刀、投匕首,(身shēn)边的教练都得拜吕方为师。只不过吕方仍不显山不露水,认真地练。有时故意出点差错蒙蔽一下别人。

    基本科目练完了,要经严格考核、挑选。吕方故意在擒舀拳、摩托飞车、飞刀三项考核上不及格。当然,门门及格者也无一人。按规定,三门不及格者要退回原在连队。吕方想,该学的都学会了,趁早让我回原来连队算了!根据成绩,在三十五人中又有二十人被退回。但吕方却被留下来。因为旅座兼总教官点名要留下吕方!

    在退回的二十人中,有一些两门不及格者心中不服。便找总教官追问底细,总教官说:“让你回去就回去,这是命令!”有的特种兵不服气,说:“旅座、总教官恕本人大胆,那姓吕的三门不及格,为何仍留在特训队?还有远近之分吗?我不服气!总教官说:“你要不服气,你可以提出跟谁比试!本旅座让你挑选对手!”这个特种兵说:“我就要和姓吕的比试!”总教官说:“你可要想清楚,你可别当众出丑!”这个特种兵一脸傲气地说:“旅座,不是我自夸海口,要比武,那姓吕的还嫩点!”总教官说:“先别口出狂言,骄兵必败。别人我看不出来,我对姓吕的都要高看他几分。你和他比?太不自量力了。好吧,既然你一定要比,本旅座给你安排时间。但有言在先,你如胜过姓吕的,你也应乖乖地返回连队。你回连队,也是特种兵,本旅不会亏待你!”

    特种兵举手敬礼说:“是,旅座!”总教官让勤务兵传来吕方。吕方听说要比武,心里很为难,说:“旅座,本人笨拙,特训项目三门不及格,让本人回原连队吧!”总教官一声冷笑,说:“姓吕的,实话对你说,你就是全门不及格,本教官也不放你走!你一入队,本教官就盯上你,你的一举一动本教官看得清楚,你演戏演的还不太像。再演好一点也难逃本教官的眼睛。这不,有人不服你,提出和你比武,怎么样?敢应战吗?”吕方故意装作吃惊的样子,说:“跟我比武?我连擒舀拳都练不好,哪能和别人比武?这么着,我甘拜下风还不行吗?”总教官两眼一瞪比牛眼还大一圈,说:“姓吕的,我问你,从哪来?”吕方说:“从直隶来。”“具体什么地方?”吕方如实报了地名。总教官一拍手说:“着哇!历史上谁不知山东出响马,直隶出豪杰?桑洲虽是渤海之滨,但此地人善好功夫、杂耍,谁不知桑洲家家有拳种,人人有硬功?藏龙卧虎,高人能人辈出之地?你一人独闯世界,千里迢迢来到豫、皖,可知当今世乱盗抢、蟊贼遍野,你没硬功夫怎敢闯世界?”吕方说:“人家有功夫我未必有,我这次来南方,是绕山而来,刚好没有遇见强盗。”总教官哼着鼻子说:“姓吕的,你虽不承认,但从你的一举一动一招一式上看,你和一般人不一样。常言说,‘外行看(热rè)闹,内行看门道’,你也别深藏不露了,有什么真功给本总教官看看,也好大家一起切磋技艺!我劝你今天比武舀出真功夫,不要让我失望!”

    吕方心想,我说旅座为嘛坐我气车、看我练功,原来是研究、观察我的功夫。吕方说:“我可没有把握!”

    比武开始了,那些不合格被返回连队的特种兵也赶来看(热rè)闹。

    总教官走到排前说:“这次淘汰是层层淘汰,但有些士兵对此心有疑虑,对三项不及格的特种兵反而留在本队,心里不服。为平服人心,特让二人比武。”总教官平扫一下列队说:“蔡诚——出列!吕方——出列!”

    名叫蔡诚的特种兵两项不及格被淘汰,心里不服吕方。他今年二十五岁,长相奇丑:朝天鼻子,扁平脸,小时出天花,脸上有几颗黑豆豆。自幼学南拳,拜多名武林高手为师,练就一(身shēn)好功夫,论武功,在特种兵中称不上第一高手,也得名列其二。只因长相丑陋被淘汰。他为能进特训队,曾托人给总教官送大洋,被总教官原封不动退回。他认为能进特训队,是将来升官发财的阶梯。但没想到总教官太不近人(情qíng),白花花的银子不要,顺水人(情qíng)不做,两项不及格就被退回,而三项不及格的却留在队里。所以他找总教官论理,他不相信这个北方佬有多大本事。他怀疑总教官吃了人家更多的好处。

    吕方和蔡诚走到((操cāo)cāo)练场中间,蔡诚一见吕方嘻嘻哈哈的样子,那气就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一拳就打到他!心想,今交手要用豹拳打他。

    吕方见蔡诚,看他长相奇丑。心里想,他这副尊容,找个事由不易,今(日rì)就让这位老弟取胜,把他留在特训队方为上策。马上抱拳施礼说:“在下不才,多请老兄手下留(情qíng),承让了!”

    蔡诚皮笑(肉ròu)不笑地说:“过谦过谦。”心想,今天看我如何收拾你!

    总教官见二人都已拉开架势,马上下令:“比武——开始!”

    二人先用擒舀拳演练一番,然后才各用其招。吕方想,蔡诚这人心量小,一心想进特训队,我想退出还退不出哩,他却这样嫉妒我。咱远无仇,近无冤,在一起训练几个月了,今(日rì)何来交手?今(日rì)我要打败他,也太没有涵养了,吃点亏,无所谓!所以二人交手之际,蔡诚猛打猛追,(阴yīn)招毒手连连出,吕方却连连败退,不主动出击。蔡诚以为吕方怕他,所以越战越勇,越战越狠。总教官看在眼里心如明镜,暗自夸吕方心(胸xiōng)大度。可那些士兵却看吕方功底不厚,武艺不精。吕方怕出狠招伤及蔡诚,所以一再忍让。心想,我让蔡诚打败,也让他进特训队,岂不是成人之美?就在此时,总教官从中一站说:“打住——”蔡诚正打得开心,总教官从中拉偏。就朝总教官一瞪眼说:“长官不公,偏袒一方!”总教官气愤地一指吕方说:“姓吕的你听着,如果你再不出招,我要关你十五天(禁jìn)闭!”又对蔡诚说:“姓蔡的,咱有言在先,即使今(日rì)你胜了,你也要回连队。现在谁胜谁负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就你那两下子,吕方不让你,两个回合你就败下阵来,我劝你好自为之吧!”

    蔡诚不听尤可,这一听气得头脑发懵,破口大骂总教官:“你有何本事配当总教官?本大爷动一下手指都要强你十分!”总教官听了气得脸色铁青,大声说:“现在先不和你计较,比武完再说——开始!”

    吕方看蔡诚如此心高气傲,心头一转:总教官眼中不揉沙子,我如让了蔡诚,可让总教官下不了台。蔡诚目中无人,此人理应受到教训,让他尝尝碰钉子的滋味!想到此,吕方丹田提气,浑(身shēn)一紧,伸拳动脚来战蔡诚。要动真招,十个蔡诚不是对手。只两个回合,一个“贴(身shēn)靠”,就将蔡诚摔出两丈远。蔡诚爬起(身shēn),用一招“斜插柳”脚功直奔吕方下(身shēn)。吕方一个“双缠”,又把蔡诚摔出两丈远。这次摔得蔡诚爬不起(身shēn)来。吕方觉得用劲大了一点,就跑上前去拉蔡诚。蔡诚一个“乌龙摆尾”,从怀中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刺向吕方。大家吸着气,不敢说话。总教官却喊道:“留神!”话没说完,那匕首直插吕方的前(胸xiōng)。总教官心说:完了完了!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其实,就在蔡诚扎向吕方的一瞬间,吕方早听见风声,但他没躲,回手就是一掌,只听“当啷”一声,匕首被拍成两截。蔡诚的手被震得麻木,吕方也不看蔡诚,扭(身shēn)回到队列。

    士兵这才高喊:“吕方,好功夫!蔡诚(阴yīn)损,不是英雄!”蔡诚恨不得钻进地缝,愣愣地站在((操cāo)cāo)场当中。

    总教官看了这一幕,他确认,没有看错人:吕方不止这些功夫。他大喊一声:“比武结束,解散!”

    士兵“呼拉”一声围住吕方。吕方说:“噢,咱们还是回营房吧!”

    蔡诚内心非常愧疚。在他倒地之时,吕方没有坠井下石,而是友好地拉自己,自己却使了(阴yīn)招。他感谢吕方宽宏大度。今后如有机会一定报答吕方不伤之恩。后来,蔡诚果然以实际行动回报吕方!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十五章 藏锋小试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