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义结顺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吕方骑马又跑到东关、西关,还是没有找到住处。这匹军马识途,又跑回原来避雨的地方。这时夜深人静,街面上已没有行人。吕方想,睡在雨搭下过夜也行。管他呢。不住店还省店钱哩!于是,从马背上取下草料袋,抓几把草喂马。把草料袋往地上一铺,倒头便睡。吕方突然一摸(身shēn)上,吓了一跳。随(身shēn)带的小包不见了。这包里还有十几块大洋。可最贵重的东西没有了,那就是柳媚剪下来的半截青丝、这可是女人的一颗心!在(身shēn)边带了一年,到了还是丢了!吕方躺在草料袋上,如同躺在针毡上。吕方回忆丢在哪里?一时找不到头绪。后来一想,咳!该有的丢不了,不该有的留不住,……任它去吧!一合眼,进了梦乡。不知几时有人呼他:大侠,醒醒!大侠,该起来了!吕方一睁眼,四周全是人。站起(身shēn)说:“昨(日rì)晚上没有找到店铺,所以,权且借宿在门外窗下,请愿谅!”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此人留着偏分头,上(身shēn)穿白丝绸半袖褂,下(身shēn)穿青色洋布宽腿裤,脚蹬千层底尖口布鞋,右手舀一把折扇。他对吕方躬(身shēn)施礼说:“不知大侠在此,恕小弟礼数不周还望大侠愿谅。小弟还请大侠进寒舍一叙!”吕方看此人,文质彬彬,似是教书匠又似坐堂先生。忙还礼说:“昨(日rì)没找到客店,权且借贵地一宿,有何不周还请当面指教!”这先生笑呵呵地说:“大侠,不要误会。此房就是小弟之寓所,不知大侠夜宿门外,可愧煞小弟了。快请大侠寒舍一叙!”

    吕方说:“先生有何要事,何不当面赐教?”先生拉住吕方进屋。军马被先生的伙计牵到后院。后院有马厩,马厩里拴一匹枣红马。吕方进屋不知何故,一片芒然。

    昨(日rì)晚,吕方在王家坑官戏场一人单打独斗五个(日rì)本浪人,当夜便传遍顺城大街小巷。这天早晨有人认出吕方睡在“洛阳堂”的雨搭下。贺家义起(床chuáng)后听门外人声嘈杂,一开门才知救小妹的大恩人却睡在门外。贺家义把吕方拉进室内倒头便拜,吕方不知何意。贺家义就把吕方救小妹之事说了一遍。

    吕方笑笑说:“此事乃小事一桩,何劳挂齿?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不会袖手旁观、坐视不管!”

    吕方急忙搀起贺家义说:“老兄如此大礼,小弟实实承受不起!”

    贺家义见吕方也是个实在人,就说:“你是我家的大恩人,岂有不拜之理?”

    吕方说:“我们中国深受列强之害,特别是东洋小鬼子,至今它亡我之心不死!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岂能看它横行无忌?遭害良善?……”

    贺家义听了,拍手叫好,说:“大侠讲得太好了!想不到,大侠不但古道(热rè)肠,还有一颗(爱ài)国之心!我们如果能唤起广大民众、团结一心、共同对敌,我们的国家就有救了!”

    吕方说:“小弟之言不足称道,小弟只是混说,无甚新意。”

    贺家义越听越看越喜欢,一转话题,问道:“咱哥儿俩只頋聊,却忘了问大侠仙居哪里、尊姓大名了!”

    吕方说:“祖居盐山,姓吕名方。四年前,我家五口去阜平撂场卖艺,在去山西的路上遭(日rì)本浪人的追杀,父母姐弟惨遭杀害,所以我是无家无业之人。”

    贺家义唏嘘一声说:“这就是国弱遭列强,民生遭涂炭!那,那你至今还是孤单一人?”

    吕方说:“我去五台山拜师学艺三年。后在五台山下娶了婆娘。”

    贺家义大喘气说:“好,好!有家就安定了”

    吕方说:“安定嘛呀?”吕方又把和柳媚结婚后的事讲了一遍。贺家义自叙家事。这二人越说越投机,越说越投缘。贺家义说:“我看大侠忧国忧民,有英雄豪气,我想高攀,不知大侠意下如何?”吕方说:“你我都是父母所养,不分高低贵((贱jiàn)jiàn),说不上谁高攀谁!”贺家义说:“如不嫌弃,咱二人可义结金兰!”

    吕方说:“好哇,请报年庚!”贺家义说:“我空长二十七岁。”吕方说:“小弟我痴长二十五(春chūn)。”

    二人跪在地上,点燃香烛,歃血盟誓,结拜为兄弟!

    贺家义跑到院子喊:“大家都来呀!都来见我的义弟吕大侠!”

    这一喊,立刻从东、西厢房跑出几个人来。贺家义便把来人一一介绍。一大一小两个小姑娘,是他的两个侄女。抱着孩子的女人,是他的媳妇,吕方拜见嫂嫂。在嫂嫂(身shēn)后那个俊俏姑娘,吕方一见就认出,就是昨晚被吕方救出的姑娘!俊姑娘一见吕方,那脸“腾”一下红起来,两只杏仁眼含(情qíng)脉脉地看着吕方,大大方方地走到吕方跟前,深深地道一个万福。嫂嫂和俊姑娘说了几句致谢话,姑嫂二人就退出房间,准备酒席饭菜去了。不多时酒、菜上桌。贺家义说:“今(日rì)可喜可贺两件事。第一,你吕老弟救了小妹,可敬!这第二件事,咱二人八拜为交,可贺!所以,今天说什么也得喝个一醉方休!”吕方见酒发怵。说:“贺兄,今(日rì)两大事虽可喜可贺,但小弟不胜酒力。况且老兄不让小弟吃早饭,小弟更不能喝酒了。”贺家义一听,叫吕方抓住理,说:“好好好,你有理!你也得喝酒!”吕方说:“我就以茶代酒。”贺家义说:“今(日rì)高兴,三杯过后再说!”

    吕方拗不过贺家义,只好先干三杯。三杯酒进肚就偎在酒桌上不说话了。贺家义看吕方果然不胜酒力这才把吕方放倒炕上,让他休息。俊姑娘听说恩人喝醉了,跑进屋来给吕方送来醒酒茶、给吕方擦汗。边伺候吕方边瞒怨贺家义。贺家义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满脸陪笑喝酒。看贺家义不说话,俊姑娘还是不依不饶。

    贺家义只好说:“小妹呀,今(日rì)哥高兴。谁知大侠真无酒量?那,那就请小妹照看一下大侠。我去前堂里看看有没有病人!”俊姑娘名叫贺家梅。在贺家,除了老爹贺荣礼,贺家梅是二当家。两个哥哥处处让着小妹。她六岁时就死了娘,老爹贺荣礼更是把她当成掌上明珠!贺家梅看着吕方醉睡的模样就想起昨天那场惊心动魄的场面。吕方单打独斗五个浪人,他是那样英勇,动作是那样干净利索,打得浪人鬼哭狼嚎。若不是他救出俺,……那后边的事就不敢再想了。贺家梅看吕方醉睡,就坐在一边看书。吕方到下午才清醒过来。一睁眼,却见贺家梅坐在炕边看书。

    吕方不好意思起(身shēn),说:“小妹,大哥哪?”贺家梅说:“咱大哥去前店坐堂,正给人把脉看病呢。”吕方说:“小妹,我酒后吐了么?”贺家梅莞尔一笑,说:“吐得不多,就一点点!”吕方脸“腾”一下红涨起来,说:“小妹,哥要起来,你先出去。”贺家梅嘻嘻一笑,说:“哥呀,走南闯北的武大侠,还这般小家子气!怕啥嘛?你是俺哥,我是你妹,一家人,还羞什么?”吕方掀开被单,一摸(身shēn)上,忽然又似想起什么。贺家梅故意问道:“哥呀,是不是丢了什么?”吕方吱吱唔唔地说:“没,没丢什么!”贺家梅又嘻嘻一笑,说:“哥呀,你肯定丢了什么东西!”吕方一惊,说:“你如何知道?”

    贺家梅跳下炕,一甩大辫,说:“人家猜呗!哥呀,你等着,我看二哥有空没有?”

    吕方坐起(身shēn)思谋着刚才贺家梅说的话,贺家义一挑门帘走进来,两手一抱拳,说:“哥还以为你是假模假事装作呢,哪承想老弟当真不能喝酒!你一睡了,我就去前堂给人看病。来看病的人(挺tǐng)多!喂,老弟,你可为咱顺城府老百姓除了一害!你给咱“洛阳堂”除了大害!你知道么?刚刚我的一位同行来告诉我,昨(日rì)被你打伤的五个小鬼除一个轻伤外,其他四个都是重伤。而且,重伤无外伤!他们都赞叹,这大侠是何等神功?今天上午,我那同行给小鬼子看的病。他说,一个小鬼子大腿骨折,这个是轻伤。其他四个一个是半瘫,一个要摘脾,一个双肩骨被打碎,另一个小鬼子的“人种”保不住了。这几个鬼子今晚坐急行车回关东去医治。还有,对,就是那个被你打得大腿骨折的小鬼子,说,此仇必报!”

    吕方听了只是微微一笑。吕方哪里知道,就是叫喊“此仇必报”的鬼子名叫小林二熊,十年后,在白洋淀上杀害我抗(日rì)军民,被(春chūn)妮嫂扎死在白洋淀水下喂了王八!当然,这是后话。

    贺家义说:“现在满街筒子都在议论大侠。都想看看大侠、拜见大侠。我和他们说,大侠来无影去无踪,早走了!”吕方说:“有嘛看?还不就是一个鼻子两只眼,不缺不短平常人呗!”

    这天晚上,二人早早入睡,谁知天(热rè),二人聊到半夜才睡着觉。吕方早早起(身shēn),在院子里活动。贺家一家也起来了。接着,嫂嫂、贺家梅起来生火做饭。吃完早饭,吕方说:“哥、嫂、小妹,今(日rì)我要走了。根据师尊的指向,我还没有达到目的。一来寻我结拜的哥哥,二来寻找你弟妹。师尊之意不可违!”贺家义说:“既是师尊之令,必须执行!只是寻找这二人,等于大海捞针。当今,东三省局势紧张,小(日rì)本不(日rì)即可引发战事。兵慌马乱,让人担心!我希你寻亲人无望,一定来愚兄这里。如嫌顺城府不安静,可回老家,那里山高林密,山水长流,远离尘世,可休(身shēn)养(性xìng),岂不美哉!”吕方说:“狂世界找他们,我不嫌世界大。纵有千难万险,我也要依师尊所示……”看吕方去意已定,贺家义只好准备送行。贺家梅无法挽留吕方,不免心中惆怅,心中暗想,如能寻找“哥”这样的如意郎君,也不枉为一生!人家大嫂多有福气呀!想到此,不由得(热rè)泪盈眶。怕嫂嫂看见急忙用衣袖抹双眼,动作再快,还是难逃嫂嫂的眼睛。嫂嫂也不由暗叹,小妹有(情qíng)但大侠无意。嫂嫂偷偷地用手羞小妹。贺家梅小脸一下子红透了!

    军马吃了两天草料,吃饱了也喝足了,只等吕方来牵。吕方刚想牵马,贺家义从前店走回来。贺家义把裹银元的包塞给吕方说:“哥给你这俩钱在路上当盘缠,你一定收下!”吕方说:“哥呀,我有。”贺家义说:“你有?你舀出来让我看看?”吕方习惯(性xìng)地用手摸摸(身shēn)上,这才想起,那包包早丢了。这时贺家梅跑过来说:“哥呀,俺拣了一个包,看是你的吗?”吕方接过一看正是自己丢的那个包,高兴的拉住贺家梅的手说:“哎呀,太好了,真没想到让小妹给拣到了!”他舀那个包时才发现自己握了贺家梅的手,红着脸说:“太谢谢小妹了。”

    贺家梅说:“哥呀,谢俺还不如谢你自己哩!”

    吕方听了心里一愣,贺家梅便把此事的原委说了一遍。

    贺家梅说:“那天晚上,你出手相助俺之时,有一个神偷趁机偷走了你的小包。这个神偷舀了你的包并没走,要亲眼看看你的功夫如何。结果一看,娘啊,一人单挑五个小鬼子还绰绰有余!这可是大侠呀!神偷二话没说,把小包塞给俺,高声喊叫着跑了!我本想交给你吧,一转(身shēn)你走了!当时俺还想哩,如何把包交给你哪?谁知你在俺家窗外雨搭下睡了一夜,……”听完贺家梅的讲述,吕方心里激动,顺手把贺家义的钱包推回去,说:“请老兄把钱用在正事上。”吕方反(身shēn)去草料袋里摸了半天,看看四周无外人,就把两把手枪递给贺家义。贺家义把手枪装到兜说:“太及时雨了!”吕方说:“这是我拣他们的。今后,再有小鬼子欺负咱们,咱们就要给他们个颜色看看!”吕方刚想出门,嫂嫂伸手一拦,说:“你再住几天怕啥嘛?何况弟妹也许远在天边,也许近在眼前!你天南地北狂世界找,还许错过机会。还不如就在咱家住下来,咱小妹就希望你多住时(日rì),她还要和你学武哪!”吕方看贺家义、贺家梅早躲到一边去了。吕方已明其意。吕方说:“嫂子,小弟是已成家立业之人,如有别的想法就不合适了。”嫂嫂一句话挑明了说:“如你找不到弟妹怎么办?”吕方说:“找不到継续找!”嫂嫂说:“你可别一棵树上吊死人!”吕方笑笑说:“我听嫂子话中有话?”嫂嫂用指点着吕方的脑门说:“我这一根筋的兄弟呀,还有人想着你哪!”吕方说:“别说笑话,说什么也晚啦!我可走了。”

    大嫂看吕方去意已定,就不再阻拦。回头对贺家梅一挤眼,小声说:“人家不点头,嫂子我可没咒念了!”

    贺家义躲在一边,也不插话。看吕方坚决要走,这才过来帮着捆草料袋。吕方一出门,门外一群人。吕方向人们一一拱手致谢,众人闪开一条路,吕方牵马走出门来。大人小孩在后跟,吕方不得不回头抱拳辞谢。六月庙会本来人多,今(日rì)更是挤不动,都挤过来看这位堂堂仪表的吕大侠!

    正走着,一个老者举着拐杖高喊:“英雄不败,打倒无赖!还我国土,横扫外辱!”这一声喊,马上群(情qíng)激愤,喊声此起彼伏。吕方怕影响交通,骑上马,想快离开欢送的人群。听到口号声,心(情qíng)激((荡dàng)dàng),不由得流下两行(热rè)泪。因为路上人多,有几个小青年头前开路。走出拥挤的人群,终于走上出城的官道。一个小青年拉住缰绳说:“大侠,如有机会一定来咱顺城府,俺顺城府百姓欢迎你!”吕方在马上施礼:“感谢顺城百姓的厚(爱ài),有机会我一定来拜访!”这时,贺家义拉着贺家梅追过来,贺家义上气不接下气,说:“吕弟,我不让她来,她非要来。她说她对不住你!小妹跑过来给你送行!”

    贺家梅牵着马哭着说:“哥呀,嫂子刚才说的话可是俺的真心实话。现在才知哥是大丈夫男子汉,俺祝哥哥一路平安,找到俺嫂嫂。小妹俺喜欢哥哥,你就是俺的亲哥哥!小妹俺没二心了,你放心走吧!”

    吕方笑笑说:“这就对了!这才是哥的好妹哩!”

    吕方推掉家梅的暗恋,南渡黄河寻找亲人,不想在那里又结连理!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八章 义结顺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