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拳震浪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吕方打马下山,不多时来到一马平川。又走了一个多时辰,趟过一条大沙河,穿过京汉路就进了城。这座城就是“顺城府。”进了西城门,见路北有一座古庙,翻(身shēn)下马,进庙上香。往功德箱里投大洋,扑倒跪地,给大肚弥勒拜了三拜。走出古庙,牵马在街上游逛,看民居很古朴,门前设上马蹬、三阶石、高门楼、影壁墙,尖脊青瓦四合院。人们的装束也一般。年轻人有的留半截发,有的剃着葫芦头。年纪大点儿的还留着大长辫。大多都用羊肚手巾罩头。男人们穿着粗布汗衫。下(身shēn)穿粗布紫花土布裤子,脚穿黑色尖口千层底布鞋。只有女人们穿洋花布斜襟半大褂。她们穿着尖口绣花鞋,梳着独根辫,有的长到齐脚跟,这是没出阁的黄花女。(身shēn)穿花布半袖汗衫,头前留着刘海,后边梳着发鬈,鬈上插一枚银簪子,这些女人们大多缠着三寸金莲,行走在街上,一步一扭,一扭一步,她们早已为人妻、做人母了!

    吕方牵马来到东西府前大街和南北大街交叉路口,看见了府衙。如今是民国,已改称行政公署。从行政公署往南走五十丈远,就见一座高大宏伟的“清风阁”。蹬上“清风阁”可一揽顺城概貌。吕方牵马走到南北大街,商铺联壁,大车小辆,川流不断。沿护城河东西走向,一溜半跨护城河高脚楼。护城河里荷花盛开,河水清流,鱼翔浅底,目目可观。高脚楼全是各式商铺,这里人潮涌动,买卖兴隆。不远处传来阵阵笙竹锣鼓响,不时飘来声声戏剧腔。听锣鼓声?锵有力,听戏剧腔声声娓婉、句句凄凉!原来,今(日rì)正是顺城府一年一度的六月十八庙会。庙会七天,天天两台大戏,三开箱。顺城府自打道光十年立庙会到现在,正是百年大祭。离府十里八乡的老农忙里偷闲,纷纷进府城来玩。粜几十斤麦子,买点生活用品,看看官戏,逛逛庙会。有的善男信女逛了庙会还要去西关庙、东大寺上香拜佛。

    看看夕阳西下,晚霞鼓着燥(热rè),吕方要寻一客店,吃住喂马。他在烧饼铺买了十个缸炉火烧,自己吃了四个,把六个喂了军马。摸摸肚子,还觉得差点,又要了一碗焖饼,吃完焖饼,牵马去找客店。一连找了几家客店,店店爆满。看来城里已无安(身shēn)之处,只好再去东关、西关外找找看。找了东关又去西关,还是客满。吕方又返回南关。就在此时,从南边吹来一阵狂风,接着,滚滚乌云遮遍满天星,一道立闪划破长空,一个炸雷惊天动地,一场暴雨倾天而下!吕方牵马想找避雨处,到处是人满为患。他看前边有一大雨搭就牵着马跑过去。这雨搭里只有三个人避雨。吕方牵马占地方,那三人就往外推军马,军马就用(屁pì)股拱他们。这三个小伙子年纪和吕方相渀,个个(身shēn)强力壮。他们(身shēn)穿绫罗衣,沾水就湿,避雨就干。有一个小伙子看军马挤他们,掏出军用匕首就要刺,吕方早就看在眼里。一看要扎军马,一甩手,只听“当”一声,把那小伙手中的匕首打落在地。小伙子左看右看,说:“这是哪个干的?”吕方心里暗笑也不理他,也不看他,就跟没事人一样。那小伙看吕方不搭腔,只好咧咧嘴弯腰拣起地上的匕首。嘴里叽哩咕噜和同伙说话。吕方不懂鬼子话,但听得出是鬼子腔。吕方猜想,这个小鬼子用鬼子话在骂他哩。吕方这才知道,人们为什么不来这里避雨?原来这三个小子是小(日rì)本鬼子!

    暴雨下了一刻钟,雨停了,天也凉爽了。这三个小鬼子狠狠瞪了吕方一眼就走了。吕方看着三个小鬼子的背影,一股怒火从心中腾起。吕方找不到住处,只好牵马顺大街信步游((荡dàng)dàng)。忽然,听见远处传来锣鼓声。吕方想,这是“三开箱”夜场戏开场了。何不去看场戏再说?顺城府每年有两个庙会。一个是六月十八,一个是十月十八。六月十八是当地夏收夏种之后可以休闲之时,而十月十八则是秋收秋种之后的休闲之(日rì)。每年因为这两个庙会,招徕南北客商。这里有金银饰品加工、牛羊皮货交易、农副产品购销、还有纱、布、染坊定货会。

    为招徕远近客商、招徕民众逛庙会,每年都搭两个戏台,邀请两个戏班。一台搭在韩家坑,一台搭在王家窑。两台戏相距不过一里,三开箱,对演对唱,看哪台戏叫座、看戏的人多!这边唱“河北梆子”,那边唱“河南高调”。这边唱“大破天门阵”,那边唱“百岁挂帅”。这边唱“蝴蝶杯”,那边就唱“桃花庵”,……两台大戏场场人山人海。小商小贩赶来发财,卖糖球、瓜籽、花生、烟卷、烧饼、馄钝、还有豆沫和大碗油茶,……小商小贩一不吆喝二不说话,买卖成交只看双方手示,决不影响民众看戏!大家都站着看官戏,只有场外围的人可以搬凳子、椅子,站在上边看戏。只要演员唱得卖力,人们都会鼓掌、喝采。这里的民众喜气平和,即使唱错了词或忘了动作,也绝无人喝倒彩。因为善良的人们、朴实的老农一年难得进一趟顺城府看场官戏。大家都沉浸在戏曲的欢乐声中。

    吕方牵马循着锣鼓的锵锵声来到戏场。两盏汽灯照得戏台如同白昼。看戏的人们黑压压一片。戏场外周围,小商小贩早点上马灯、泡子灯、汽灯各自招揽着顾客。戏台上唱的什么?吕方没注意。因为吕方一进场,就看见在雨搭下避雨的那三个小鬼子。这三个鬼子不懂中国戏,他们也不是来看戏。吕方把军马拴在一棵老槐树上,紧跟这三个小鬼子(身shēn)后,看他们要出什么“怂招”!这几个小鬼子专门往大姑娘、小媳妇人堆里扎。他们品头论足,哪个花姑娘漂亮、哪个长的更可(爱ài)、哪个裹得小脚是三寸金莲!在庙会看戏,站立着看戏的大多是青壮年男子。只有在外围的大姑娘、小媳妇搬张凳子、椅子,站在上面看戏。因为那时的女人几乎都裹脚。站累了,就坐下来休息或者在椅子上铺上厚棉垫,跪在上面看戏。这就给了小鬼子耍流氓的机会。他们走在女人群中东游西逛。摸一把这个姑娘(屁pì)股,捏捏那个女人的小脚。那时的女人们受了侮辱只敢怒不敢言。因为在封建社会女人受辱,有理也无理。一般场合,女人们只好干吃哑巴亏。这几个小鬼子一看受辱的中国女人不敢吭声,色胆越来越大。他们看见一个姑娘长的漂亮,伸手去捏姑娘小脚,姑娘一抬脚,狠狠瞪他们一眼,扭头又去看戏。

    小鬼子嘿嘿(奸jiān)笑说:“好玩!这个花姑娘长得漂亮,小脚又软又(肉ròu)头!”

    吕方看在眼里,气在心头,恨不得冲上一拳打趴他们!

    小鬼子又挤进女人群还想继续寻欢作乐。他们走到哪里,就必须给他们让路,谁不让路,他们就横着膀子硬撞。忽然,小鬼子盯住一个小姑娘。小姑娘不过十七、八岁,穿戴虽是农村打扮,人长得却是水灵。一张瓜籽脸,不黑不白,透着红晕。一双杏核眼,闪着睿智。高高的鼻梁不翘不露,显得庄重大方。一张小嘴,唇红齿白。一头青丝如墨染,一根独辫梳在后背。上(身shēn)穿一件豆鸀色洋布做的斜襟褂,下(身shēn)穿浅蓝色洋布宽腿裤。脚穿一双千层底尖口布鞋,鞋帮上绣着菊花瓣。这对小脚比千金小姐的金莲大,比大脚板小。这几个小鬼子见姑娘如此美貌,一个个(淫yín)心泛起。他们先悄悄地围在姑娘四周,一个鬼子从(身shēn)后靠近姑娘,另一个鬼子在前边故意去掐姑娘的脚。姑娘正全神贯注地看戏,开始,姑娘以为这是人们无意之过。后来,有人脱她的鞋,进而又扒她的袜子,便一伸腿,把那人踢倒在地。被踢者跳起来反手打向姑娘。

    姑娘一闪(身shēn)跳下凳子破口大骂:“你个兔崽子,想找你姑(奶nǎi)(奶nǎi)的便宜,瞎了你们的狗眼!”

    这一高声大骂立刻招来人们的愤怒。小鬼子一看姑娘连踢带骂,围住姑娘就打。这姑娘无畏无惧单打三个如狼似虎的小鬼子。看戏的场子立刻炸了窝!常言说,一拳难敌四手,饿虎不抵群狼!姑娘武功再好也斗不过这三个小鬼子。姑娘被这三个小鬼子按倒在地,眼看就要出现不测,有几个小伙冲上来想救姑娘,都被小鬼子打退了。吕方看姑娘要吃大亏,纵(身shēn)一跳,拦住鬼子的拳脚,高声断喝一声:“呔,大胆小鬼子,欺人太甚,还不住手!”三个小鬼子先是一愣,接着说:“你是哪个坑里的癞蛤蟆,也敢跳出来挡道?”

    吕方说::“老子看你们多时了,你们不看戏,单单调戏、侮辱良家妇女,该当何罪?”

    鬼子说:“该干嘛干嘛去!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别自找没趣!”

    吕方气得浑(身shēn)骨节嘎吧响,用手指着一个小鬼子的鼻子说:“你们住手咱们万事皆休,如若说半个不字,可别怪我不客气!”小鬼子听吕方说话气粗,估计有“两把刷子”。就放下姑娘,一齐围住吕方。

    “小伙子,看来今天得让你舒服舒服了!”

    吕方早想收拾这几个鬼子,这一次不要你们的狗命,也别想舒服了。想罢,暗运丹田气,那两臂、两腿骤然发粗发硬。吕方说:“哪个想和你小爷过过招?”从人群挤出一位老者护住吕方说:“他们都是(日rì)本浪人,个个都会拳脚。咱光棍不吃眼前亏!你就忍了吧!”吕方一笑,拱手谢老者说:“谢大伯厚(爱ài),今(日rì)我就是宁吃这个亏,也要斗一斗小鬼子!”老者伸大拇指,嘴里赞扬着吕方:“是条汉子,好样的!”

    吕方指着小鬼子继续说:“今(日rì)幸会,你们想怎样和小爷过招?”

    走出一个小鬼子说:“我们人多,一齐上,那是欺负你。今(日rì)咱们就来个单打独斗。你如果打赢我,我们从此离开顺城府,如果你被我们打败,对不起,你要跪地给我们磕十个响头,怎么样?”

    吕方说:“好!这话可是你说的?你们谁先上?”这个小鬼子说:“当然我先上!”说罢,二人便交了手。不过两个回合,小鬼子被吕方一掌拍在后腰眼,拍出两丈远,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围观的人们鼓掌欢呼。接着上来第二个小鬼子,一交手,吕方发现这小子双手戴着铁蒺藜。吕方和这个小鬼子打斗也不躲闪,专接他的双拳。没出三个回合,被吕方一个劈卦掌打中左肩。吕方紧跟一脚,把这个小鬼子踢出两丈远。这个小鬼子倒在地上只会壕叫,已不能站立。吕方又和第三个鬼子打斗。看戏的也不看戏了,人们都围过来看(热rè)闹。

    驻顺城府的(日rì)本浪人一共五个。前三个说是去看戏,后两个也想去看戏。就在这时,关东军谍报处发来电报。接完电报,突然下起暴雨,所以这两个小鬼子来到时戏已演出多时。两个小鬼子挤在人群中想找那三个小鬼子。鬼子课长怕他们在外惹事,结果,还是发生了。两个小鬼子挤进打架人群,一看自己人吃了亏,二话没说,上去就动了手。吕方看打倒了俩,又出来仨?越打越多?吕方想,一只羊往山上赶,一群羊也要赶上山。好!咱们就来个一锅烩!这才叫艺高人胆大!吕方迎斗三个小鬼子,临危不惧、气宇轩昂、(身shēn)形闪动、拳脚生风,甩、摔、劈、点、刺,击、打、扫、踢、蹚。吕方和三个鬼子打了五个回合,没见胜负。吕方想,不能拖泥带水,要干净利索。吕方要用绝招打败小鬼子!吕方故意放慢打斗节凑,给鬼子一假像。小鬼子以为吕方已精疲力竭。一个鬼子就贴近吕方,见时机已到,一招“霸主游踢莽将军”,一脚踢在小鬼子的裆上,疼得小鬼子倒地打滚。接着,吕方一个扫蹚腿把一个鬼扫倒,这个鬼子的大胯被踢碎。现在只剩一个小鬼子了。这个小鬼子被吓得再不敢接招,胆怵胆怵躲着吕方走。四周人们高喊:吓尿了!草鸡毛!吕方想,怕了?尿了?不让你长记(性xìng)不行!吕方追上前一个飞脚踢在小鬼子的腰眼上,小鬼子一下瘫倒在地!这一场打斗,扣人心弦又叫人心里痛快!有几个小伙子见五个小鬼子被打趴在地,一齐过来痛打落水狗!这个一拳那个一脚。打得鬼子鬼哭狼嚎。可怜五个鬼子平时在顺城府趾高气扬、横行霸道、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今(日rì)终于遇上克星!

    吕方看着这五个小鬼子不死即伤,说:“今(日rì)小爷手下欠火,留下你们的狗命!也给你们留个记(性xìng)。这也是你们的报应!这是中国人对你们的回敬!我劝你们快快滚回东洋去吧!”吕方说罢,牵马便走。吕方一走,呼啦啦跟了一群人。一个小青年说,大侠,你太棒了!蘀我们出了一口恶气!又追过一个小青年拉住吕方说,大侠!你累了,你去我家住一宿吧!各店家都住满啦!吕方想,此地不宜久留。所以,向众人拱拱手说:“众人的好意我领了,因我还有紧要之事,我要先走一步!”翻(身shēn)上马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七章 拳震浪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