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举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周显成十五岁跟父亲赶驮子,把从山西驮回来的煤炭送到山下灰场、砖窑。爷儿俩一趟能赶十匹骡子,一趟能驮三千斤,能挣两块大洋脚费。这十匹骡子都是石灰场主和砖窑主的,但要他们喂养。三年前,父亲不幸去世,周显成就自己赶骡子去山西驮炭。

    周显成是周显光的堂弟。周显光两天前从周显成那里借一匹骡子,周显成答应后就赶九匹骡子去山西驮炭。柳士林爷儿俩半路遭劫杀这天,周显成正好赶驮子回程。看看天色(阴yīn)沉,就吆喝着骡子加紧赶路。正走之间,却见从山边跑来一匹骡子,仔细一看,却是借给周显光的那匹黑毛骡子。这匹骡子为何惊慌地向自己跑来?周显成不解。等跑近一看,这匹骡子耳朵流着血,再看(身shēn)上有黑血痂。摸摸骡子,却没有大伤。但为什么只见骡子不见人哩?周显成想到,那柳氏爷儿俩是不是出事了?他知道这爷儿俩是避难来到湾道山。到底得罪何人?周显成当然不知道!周显光大哥对这爷儿俩特好,这爷儿俩肯定不是孬人!周显成这么一想,就着了急:这爷儿俩可能遇害!如果遇害,这山边、涧道定有尸体。周显成也顾不得赶驮子了,一边走一边四处寻找。他一会儿上岗一会儿下涧。那骡驮子一会儿走,一会儿停。一直走到太阳扁西,他才发现地上血迹,沿血迹下到涧底,终于看到柳士林满(身shēn)血,仰面躺在涧底。打一声口哨,那匹受伤的黑骡子顺山道跑到涧底,周显成把柳士林的尸体横搭在骡子背上。又沿路寻找,在酸枣树丛中发现两具死尸,他把这两具死尸翻过来细看,两具死尸无外伤,衣着也不像本地人。继续寻找,在溪水边找到了周显光的尸体。周显成抱住大哥的尸体就嚎啕大哭起来,他见大哥当(胸xiōng)有碗口大的伤口,周围血(肉ròu)模糊,他扛起周显光的尸体,提着那杆鸟枪,边走边哭。那匹黑骡子迎面走来,周显成把大哥的尸体也搭在黑骡子背上,一边哭一边赶着驮子回家。……

    ……王娥娥见柳士林爷儿俩出村,心里如同长了小草。又见周显光扛着鸟枪骑着驴随后出门,那颗心就悬起来了。这小娃娃也怪,见他娘和姥爷出门不哭不闹,快晌午时大哭大闹起来。喂(奶nǎi)不喝,哄着不睡。王娥娥就更加坐卧不安了。这哇哇哭累了,瞪着俩眼也不睡,王娥娥心里更毛燥了。肖翠翠忙里忙外,一刻也不停闲。吃晌午饭时,王娥娥给娃娃喂羊(奶nǎi),他往外吐,不喝不吃就是哭!

    王娥娥说:“这孩子平常不(爱ài)哭哇,今天邪门了,怎么哭起来没完了?”

    肖翠翠说:“我看这孩子不是病了就是中邪了!”

    “你净瞎说,这么点的孩子中哪家子邪?”

    肖翠翠说:“你看吧,也许出啥大事了!”

    王娥娥没有吃午饭抱起娃娃走出家,坐在村外白果树下乘凉。一到白果树下,娃娃马上不哭了,王娥娥心里这才踏实了一点。但她担心丈夫的安全。周显光平时不(爱ài)说话,有哈事问他也不说。王娥娥知道,周显光肯定是暗中保护柳媚爷儿俩去了,但为何到现在还不回来?女人担心男人决不往好处想,王娥娥担心丈夫遇到不测。王娥娥抱着娃娃靠在白果树干,山风阵阵吹拂,清凉而爽快。王娥娥两眼发涩,想睡又睡不着。娃娃却偎在她怀里睡着了!娘俩歇过了“晌”才回家。

    ……周显成紧扶着驮两具尸体的黑骡子抄小路往家赶。走到家时,见显光大哥那匹小毛驴自己往家走。赶到村口天就黑了。他把领头驮子栓在村头,急忙往村保爷家里跑,村保是周家族长。

    周显成边哭边喊:“爷爷呀爷爷呀,出了塌天大祸了!”

    族长是个年过五旬的精干老头。他从屋里走出来问:“出了啥事这么惊慌?”

    周显成大口喘气,把事(情qíng)哭诉了一遍。族长急忙说:“你快去村外看好尸体,我去显光家!”族长跑到周显光家,对王娥娥说:“显光家,爷和你说句话!王娥娥听族长要跟她说话,那颗心就像要飞出来一样。抱着娃娃往外走,两腿如筛糠一样,迈不开步。“大大大,爷爷呀,有,有啥事?”

    族长两眼看着孩子说:“爷有话和你说。你你先抱好娃娃……”

    肖翠翠急忙从里屋跑出来说:“嫂,让我抱孩子!”

    族长说:“显光家,你要(挺tǐng)住,大孙子出事了

    王娥娥“扑咚”一声摔倒在地,过了半天,才“哇”一声大哭起来。肖翠翠抱着娃娃、拉着女儿,躲在一边哭泣。

    族长说:“还有,孩子的姥爷,二人遭人暗算。可孩子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事(情qíng)发生了,就只好看眼前了。现在,爷儿俩尸首已被显成用骡子驮回来。现在天(热rè),咱们紧要之事是先办丧事。你们有什么打算?”

    王娥娥木然地摇摇头。肖翠翠抹着泪眼说:“爷呀,我嫂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一切后事爷就当家做主吧!

    族长主持((操cāo)cāo)办了周显光和柳士林的丧事。把周显光和柳士林的棺材殡埋在东山岗周家祖坟。柳士林是山西人,但周家既不知他家的准确地址,也不知他的尊姓大名,所以族长就让周显成在他的坟前树了一块“无字碑”,等待后人续字!丧事完毕,族长对王娥娥和肖翠翠说:“我有一句话要对你们说。显光家,你还年轻,去留自便,爷我决不拦你。但这个娃娃权当咱周家的根脉。如你要走,你必须守孝三年,把娃娃拉扯大,一切花销由咱村帮你。三年后你走,就把娃娃交给显亮家就成!”

    王娥娥跪在地上说:“爷,我听你的。我活是周家人、死是周家鬼,这孩子就是周家的根。纵有千难万险我也要把孩子抚养成人!我离不开这个孩子啊!”

    族长说:“既是这样,那爷可就不管这孩子姓张姓李了,我就让他姓周!取名姓周名玉!就叫——周玉!”

    族长转脸对村民们说:“我还要告诉大家,从今往后谁也不许议论周玉`的(身shēn)世,谁要嘴浅,我让他家一辈子入不了咱周家的族谱、也不许进咱周家的祖坟!”

    从此,周显光留下了“后代”,这个娃娃就是——周玉!

    ……

    吕方在皇台镇住了两宿。这天上午离开店家打马下山,路过一座山岗时,却见一家出殡上山。一行孝子头戴孝巾,(身shēn)披孝服,哀嚎悲切,喇叭声咽。众人抬着两口棺木!吕方奇怪,心想,谁家一天走两口人?又想到自家,自家不是一天被害死四口人吗?想到此,不觉潸然泪下。吕方哪里知道?这两口棺材中其中一口就长眠着他的泰山大人——柳士林!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六章 举丧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