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颐指东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大快人心事,‘坐地炮’见了阎王——”此事很快传遍忻州大街小巷。

    吴氏夫人很久不见侄儿。她心里清楚,侄儿尽干伤天害理之事,相信十有**被仇家害了。听到坊间传说后,她偷偷地滴下几滴眼泪,要副官马上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副官不敢声张,背着阎锡山从侦缉处调三人查办此案。又从忻州保安团里抽了六个人,九人组成项目调查组,根据掌握线索分三个行动组分头行动。

    第一组重点去五台山,第二组重点查处“兴隆客店”。第三组查证柳氏父女的行踪去向。第一组在五台山调查,重点集中在俗通住持(身shēn)上,但无凭无据,奈何不了俗通。阎锡山历来遵奉五台佛山圣地,侦缉队不敢贸然行事。第二组在“兴隆客店”只能了解一些前因,也无印证。第三组追踪行踪。出关口守军,没有见柳氏父女出关。所以侦缉队认定,柳氏父女从没有官兵把守的小道逃出山西。后来,这九人调查组把重点放在进出山西的两条小道上。这两条小道,都通往直隶,侦缉人员认定:这父女已经进入直隶地界。如何能抓住这二人?却成了难题。因为此事不能让阎锡山知道。人逃到直隶,他们便无权在直隶抓人。更何况,二人进入直隶,要想找到他们,等于沙里淘金。一看案件难办,又怕夜长梦多,副官便将侦缉处三人撤回,把案子押给保安团。保安团又把此案交给当地“三义教”办理。“三义教”五名教徒失踪,这是该教立教以来最大的失踪案。所以,教主亲自指挥侦察。……

    已近深秋,满山枯黄。北风渐起,眼看寒冬就要来临。

    柳士林父女二人带着猴儿母女,趁夜骑马下了五台山,一路东南。这道全是崎岖的山间小道,只有柳士林认路。山高坡陡,起伏蜿蜒,九曲十折,艰险异常。眼看远离五台县界,父女二人才找个小店休息。到了深夜,又继续赶路。又走了一夜,找个路边小店,住了一天一宿。这天,父女二人走在崇山峻岭之间,却见半山腰松林深处,有一寺院。寺院山门上写着“飞云寺”。而寺院的正南面山涧下有一处姑庵。灰墙大院,杨柳落叶,枫柏傲霜,有十几间青砖瓦房。院外就是一条小溪,绕庵而过,流水潺潺。庵里静谧,如无人之境。只有檀香袅袅,香气迎人。走进门前,门楣上写“慈云庵”三个大字。

    柳媚看了姑庵,心里甚是喜欢:“爹呀,我想在庵里借顿斋饭如何?”

    柳士林看看天色已近中午,秋风萧瑟,腹中饥饿,但一想,姑庵净地,不好打扰:“圣洁之地不去为好。你想,我男(身shēn)不便,你是(身shēn)孕之人,不能冲撞佛庵。还是寻路边小店买吃吧!”

    又走了十数里,来到一处小村。在这村里找到一个烧饼店,爷儿俩这才吃了午饭。把马喂饱、饮好,爷儿俩骑马前行。没走一个时辰,就进入了官道。又走了一个时辰,天便黑了。却不见一个村落。柳氏父女怕找不到住处,打马加快前行。人虽看不清道路,马走夜路视力非凡,它能看清深山野洼一沟一壑。又走了一刻,看见了一处小村的灯火。赶到村头,急忙下马。柳媚这一天感到特别劳累,连下马的劲头都没有了。猴子接过鞭子,柳士林扶着柳媚下了马。一步一挪地挪进村。不见人影,村里一片寂静。爷儿俩牵着马,顺着小街寻找有光亮的人家。来到一处便敲门喊号,半天,才听见门里主人的脚步声:“那个?干啥的?”柳士林在门外答:“赶路的,想找个店铺住一宿。”里面主人不说话,过了会儿才说:“住店?找店家,我家不开店!”

    柳士林着急地说:“我们从外地来投亲的,找不到店家,请老乡帮帮忙,我家女儿还有病,实在走不动了就让我们借一宿吧!谢谢啦!”门里主人又不说话了,过了会儿说:“那,容我点上灯再说。”

    过了会儿,主人端着油灯,打开半扇门,用灯照照二人,又照照两匹马,忽见马背上坐着一只大猴,大猴怀里还抱着一只小猴,主人这才放了心,喘口气,说:“二位是耍把戏的?好,那请二位进院吧!”

    柳士林忙谢主人,扶着柳媚走进院,回(身shēn)把两匹马牵进院。主人把两扇门上了闩。接过两匹马缰绳,把马拴到院里的牲口棚,棚里有一头黑驴正在吃干草。主人又把爷俩迎进东屋。柳士林开始打量这个老乡。他年纪不过三十岁,头上还留着半截辫子,方脸,一脸络腮胡。年纪不大,一脸松树皮纹,个头不过五尺,还算壮实。他手里端着麻油灯,另一只手不住地拉他披在(身shēn)上的黑夹袄。他说:“俺家破破烂烂,将就点吧,我让俺家里赶快给二位做点吃的。”说罢,放下油灯就去屋外了。

    这是五间石头房,东西屋各两间,中间是灶台。

    一会儿,主人便端上饭来。女主人年纪二十五、六岁,(身shēn)板(挺tǐng)直,还算健康。那张脸长得很周正。但被汗水和灶台烟熏火燎变成了三花脸。这顿饭很简单,胡萝卜小米稀粥,一笸箩用野稗子面、酸枣面、玉黍面、谷糠做的四合面窝头,吃到嘴里,味还好,可走到喉咙,便咽不下去。爷儿俩走了一个下午,水米没打牙,所以吃起来还是香喷喷的。吃完饭,女主人这才来收拾碗筷。柳媚也跳下炕去帮着收拾。

    女主人说:“大妹子,歇着吧!”柳媚说:“大嫂,我没事。”就跟出屋外帮着洗碗。

    男主人把柳士林父女安排进屋,便去院里提着灯看这两匹马。他不(爱ài)说话,就用火镰打火吧嗒吧嗒抽旱烟。一边看两匹马,一边抽烟逗猴子。这猴子不认生,除了不许动它的小猴之外,它会很友好地跟他玩。这两匹马更不认生,却碰上了黑犟驴。两匹马一进槽,就把黑强驴挤到一边。两匹马张开大嘴茬子连吃草带抢料。这草是谷干草,这料是谷糠。如干重活,主人才肯加一些黑豆或高粱。今天,主人见来了客人的马,才肯放几斤黑豆。却让两匹马给抢着吃了。这黑犟驴恨透了这两匹不速之客。黑犟驴用头拱马、用后蹄踢马,这些小动作只算给马挠痒痒。主人观赏了半天马,心里说,这可是两匹蒙古马。他又加了些草料,又提上两桶井水,这才带上猴子回到了屋。

    柳士林见男主人回来就说:“只要老乡把我那两匹马喂好,明天我多给你钱就是!”

    男主人也不说话,只是闷头喂小猴子。过了一袋烟工夫,才说:“你那两匹马可是蒙古马!”

    柳士林一笑说:“我只知骑,可不识马,看来老乡对马有研究?”

    男主人又不答话,继续逗小猴子玩。又过了一袋烟的工夫,说:“这小猴子刚生几个月?这老猴是经过行家训练的!”柳士林想了想说:“是,小猴刚生两个多月吧?我还闹不清!这老猴子一直在外耍把戏,可通人(性xìng)啦!”二人有一问无一搭地交谈。

    柳媚帮女主人刷碗,二人聊得很投机。女主人(性xìng)子直,和柳媚没谈几句,便如多年熟人一般。二人在屋外聊得高兴,猴子从东屋跑出来,吓得女主人大声尖叫。柳媚急忙扶住女主人说:“没事,它不伤人。”

    女主人这才指着猴子说:“这不是大麻猴吗?”

    柳媚哈哈大笑说:“嫂子,这可是我的好朋友。你只听说过,可没见过,这猴子可通人(性xìng)了,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可仗义哪!”女主人说:“俺就是有点怕,怕它挠人!”柳媚说:“你不惹它,它不会挠人的。”女主人和柳媚非常投缘。

    夜深了,女主人对柳媚说:“今(日rì)咱姐俩去西屋,和我弟妹、侄女睡一屋,让他们老爷们住东屋。”柳媚高兴地说:“好。”女主人虽是裹脚,行动却很麻利。走进东屋冲男主人说:“嗐,我说,今晚我和大妹子去西屋睡,你和大叔就住在这屋。天不早了,快铺被褥。”说完她跪在炕上,给二人铺好被褥便返(身shēn)去西屋。这被褥虽旧,但拆洗得很干净。可以看出,女主人是个勤快人。

    柳士林不放心,走出屋去看槽头马。看两匹马咯嘣咯嘣嚼草料。他蹲在槽头边,两眼观看四周,院子是用片石垒砌的围墙,墙高有六尺。柳士林纵(身shēn)跳上墙头,墙外有一条小道,小道依山就势。小道南边,就是山涧,山间有一条小溪,(日rì)夜哗哗流淌。看了四周,心里有了谱。又轻轻跳落到院里。石槽里草料又被马吃光了,便又用筛子筛好草料,浇上水,拌上料。两匹马又抢着吃。小犟驴早被马挤出槽头,见马吃草,这才小心翼翼地伸过头来喝水。柳士林舀过一小桶水饮小驴。小驴喝足了水,躲在一边休息去了。

    柳士林早知道主人一直在(身shēn)后盯着他:“小老弟,牲口吃饱了,咱们也该回屋休息去了。”

    “大叔,不瞒您说,最近俺们这里不太平。所以俺不放心!”

    “昨(日rì)皇台镇那边有家铺子被抢了,所以闹得人心惶惶!”

    柳士林听了,这些和自己没关系,喘了口气。二人返回屋睡觉。主人倒头便睡了。柳士林躺在炕上,却象烙饼一样,来回翻个。

    柳媚和女主人在西屋住,小声说话。同炕上还有女主人的弟妹和侄女。

    这一家姓周,父母早亡,只有兄弟二人。大哥叫周显光,二弟叫周显亮。周显光的老婆就是女主人,名叫王娥娥。王娥娥十七岁嫁到周家,至今已十年,还没开怀。二弟周显亮的老婆叫肖翠翠,结婚五年,生下一个女儿,叫珍珍,今年刚三岁。三个月之前,周显亮下山去顺城府,在城里被抓了壮丁,至今生死不知。所以,弟媳肖翠翠带着女儿,又遭这场劫难,气得卧(床chuáng)不起。王娥娥又得下地干活,又得买药煎药,照看弟妹和孩子。柳媚听了这伤心事,又看看躺在炕上的母女俩,不由想起了姐姐和姐夫,姐夫也被抓了壮丁啊!同病相怜,忍不住掉下泪水。王娥娥说:“妹呀,别难受,小心伤到你肚里的胎气。我这弟妹呀,其实就一点心病,没大碍。过几天咱姐仨到北边河里转一转,散散心,也就没啥事了。”

    过了一天,肖翠翠果然精神多了。王娥娥去地里干活,柳媚就帮她看珍珍、做饭。这姐仨到了晚上,就在炕上谈天说地,满屋子生气。这三个女人年龄相差无几,脾气相投,说话投机。特别是王娥娥和柳媚,大有姐妹相见恨晚之意。这天一黑,两人躺在一个被窝里也不睡觉,就把各自闷在心中的悄悄话都说了出来。

    天快亮时,王娥娥搂着柳媚睡着了。

    柳士林原打算住两天便走,谁知柳媚不愿动(身shēn)。柳士林就跟周显光去山上刨红薯。今年风调雨顺,粮食丰收。粮食收完了,只有红薯还在地里。柳士林和周显光便从山坡往家里挑红薯。

    这一天,王娥娥从山地里回家,柳媚急三火四地说:“嫂子,我爹打算明(日rì)走哩!”

    王娥娥一听就柳眉倒竖,说:“那可不行,你们爷俩不能走,我找大叔说去!”

    见到柳士林,娥娥说:“大叔哇,我劝你们不要走。一是不能回五台山了,二是一直往东南方?走哪算一站?再走就往大海里去了!其实,这就是你们的家!不要走了!”

    周显光帮腔说:“对,这就是咱们的家!别走了!”

    柳士林不好直说,只好把柳媚拉出来当挡箭牌:“柳媚同意,我也没说的,只是怕影响你们生活。”

    王娥娥说:“有啥不方便的?咱这山不穷,咱生活也过得去。有我们吃的,就有大叔你二人吃的!大叔别的事也不要多想。俺这村是一个老祖爷传下来的一条根。几百年前,老祖宗从山西洪洞县老槐树下迁来的。全村一个姓,都姓周。咱村人心眼好,为人厚道。无论谁家来了亲朋好友,也都是全村的亲戚朋友。一样敬待。所以大叔就住在这里,不会出啥事。”柳士林只好晃着小脑袋不说话。

    到了晚上,王娥娥和柳媚钻一个被窝,王娥娥摸着柳媚的肚子啧啧赞叹,说:“这个宝宝,一定和你一样漂亮。”柳媚说:“那也不一定,还可能随他爹哩。”王娥娥叹了口气。柳媚知道她为什么叹气,就说:“我们在这里,窄房窄屋子,就是怕影响你和王大哥的生活,所以,”

    王娥娥扭过(身shēn)去叹了口气,说:“你哪里知道,你大哥可是骟了的叫驴——没籽了。”

    柳媚不解其意。对面躺着的肖翠翠快言快语,连比划带说:“就是,就是没有干那事的本事了!”

    柳媚听了,臊红了脸。王娥娥又扭过(身shēn),冲着肖翠翠说:“就你嘴快,啥你都知道!”

    肖翠翠笑喜喜地说:“怕啥嘛,你说的不就是那意思嘛?”

    柳媚看着王娥娥,感觉够可怜的。王娥娥眼含(热rè)泪,闭着眼不说话。鸡叫头遍,二人才眯上了眼。再一睁眼时,天已大亮。王娥娥翻(身shēn)爬起来就去灶间点火做饭。柳媚刚起(身shēn),就被王娥娥按在炕上说:“好妹子,你再躺一会儿,等我做熟了饭,再叫你不迟!”

    快吃早饭时,柳士林已从山上背回一捆谷草、周显光背一捆红薯秧,二人给牲口背来草料。在牲口棚,周显光往铡刀续草,柳士林按铡刀。二人给驴、马准备草料。

    柳媚躺不住,穿好衣服站起(身shēn),只觉得天旋地转,“扑通”一声倒在炕上。老母猴背着小猴在墙角坐着,一见主人跌倒,就吱吱大叫。王娥娥赶回屋子,看见柳媚和衣躺在炕上,一摸她脑门,(热rè)得烫手。

    王娥娥跑出内屋说:“坏了,坏了,我妹子发烧了。”

    柳士林和周显光刚进灶间屋,马上又跑到外屋说:“我去找药。”周显光说:“大叔别急,如妹子只发烧,咱们上山涧刨点野竹根熬点汤喝就行了。”二人扛把镢头就去刨药。

    躺在炕上的肖翠翠扶着柳媚说:“嫂子,大妹子这几天上火,给她刮刮就好了。”

    王娥娥舀出纳鞋底的大号顶针,在大襟上擦了擦,说:“好了,你趴在炕上,别嫌疼,嫂子给你刮刮脖梗子。”用顶针在柳媚的脖梗子上“噌噌”刮了几下,刮出了道道黑血印。

    过了有两刻工夫,柳媚头不(热rè)了,马上有了精神,说:“嫂子还有这两下子?”

    肖翠翠说:“这都是老百姓专治头痛脑(热rè)的土法子!”

    柳士林和周显光从山上刨了几种草药回来,见柳媚和王娥娥正有说有笑,心里就宽了一半。五人围着桌子吃早饭。王娥娥专门煮了四个鸡蛋,两个留给弟妹和小侄女,两个摆在桌上。周显光见了有点馋,伸手去舀,王娥娥用筷子一拨拉他的手,说:“那是给妹子补(身shēn)子吃的,没你的份。”周显光缩回筷子,去夹萝卜咸菜。早饭熬了半锅玉米面糊糊,一筐糠窝窝头。王娥娥吃着窝窝头说:“大叔,我看您还是别走了,我觉得您去哪儿都是这样。倒不如住在俺家。俺和妹子(挺tǐng)投缘,她愿意住在俺家!”

    柳士林牙口不好,就愿意喝玉茭面粥。他呼噜呼噜喝得正香,听王娥娥一说,沉思半晌才说:“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家的事,大叔也不再瞒你二人。如住在这里时间长了,仇家知道我们在这里,怕给你家惹事。所以不能牵连你们,我想近(日rì)就走!”

    王娥娥说:“大叔不能走,一是我妹子怀了四五个月的(身shēn)孕,不能再颠簸了。二是咱村大、人多,外来人想找咱,不容易。三是咱们这里半深山,来往人少。再说了,就是他们知道了,又怎样?天塌有地接着,怕他娘个球哇!”

    王娥娥一席话感动了柳士林。想不到深山里还有这样仗义之女!想起善仁大师的指点,到底到何处为止?对呀,此村也是东南方向。也许到了这个村就是东南方向的终点了。思前想后这才说:“既然侄媳妇留大叔爷儿俩,大叔可是盛(情qíng)难却!客随主便就是。只是有些事还要处理,看贤侄有甚想法?”

    周显光听媳妇说话斩钉截铁,心里高兴。自己想说的,媳妇给说了。又想了想,这才慢吞吞地说了话。“我思模着,若要保平安,现在要做这么两件事。一是让我妹子猫屋别露面。让大叔跟我上山干活,若别人问我,就说是我姨父。二是我必须去找村保,跟他讲明事(情qíng)。让他知道此事,还要他保密。如有事,让他出头。三是这两匹马,快快卖掉。因为咱这没有人喂得起马。最重要是怕招引目标。”周显光说完,看看柳媚和王娥娥,又看看柳士林。柳士林说:“把马卖掉,但不知卖到哪里?”周显光说:“皇台镇有牲口市!”第二天,周显亮去镇上卖马。卖掉两匹马,却招引来“三义教”的追杀。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四章 颐指东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