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胜利转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自孙运达带弟兄们下洞打探,周显亮和花白胡子就一直守在洞口。山下保安团不时向山上发动强攻,几次都被打下山去。到晚上,战火暂停。周显亮又守在洞口盼望他们快快回来。花白胡子安排完战斗部署也赶过来和周显亮做伴。看周显亮不住地哎声叹气,忙劝道:“莫担心,孙教头不是凡人。他向来办事稳妥、扎实,绝不会出问题!你放心,天黑时山下那场大火或许就是孙教头们所为!”就在这时,从洞里传来人声,接着空气中飘来烟火味。周显亮和花白胡子立刻向洞里走去,正好迎到孙运达等人。二人和他们(热rè)烈拥抱,祝贺他们探洞凯旋归来。上得洞来,给他们打水沐浴,送来茶、饭。大家顾不上喝茶吃饭,细说这次探洞的奇闻、历险和火烧山下保安团营地之事。众口一词夸赞孙教头英勇、睿智和盖世神功。花白胡子抱住孙运达说:“只知你办事稳妥,谁知你伢子是常山赵子龙?虎须敢拔,龙眼敢戳!真是大大的虎将!”周显亮听大家众口一词夸奖孙教头,比夸自己还自豪、还高兴。因为探到一条通往山下的秘密通道,弟兄们就可以安全转移,全山寨战斗(热rè)(情qíng)更加高涨。周显亮不顾疲劳连夜召开战斗转移部署会议。根据三人讨论结果,他把全山寨分编三个大队。战斗、转移分三批进行。第一大队由花白胡子带队。上午十点下洞,在洞口苍龙庙等候集结;下午两点,由周显亮带第二大队下洞。下午六点,由孙运达押后营,带第三大队下洞。力争在子时之前赶到山下苍龙庙集合出发。开完会天也亮了,山下保安团开始攻山,战斗到十点,花白胡子带第一大队下洞。十点过后,山下保安团发起两次大规模进攻,但都被山口的滚木雷石打退。中午太阳“太毒”,趁保安团休整空隙,孙运达、周显亮带领弟兄们搬石运料在下山路口布防两道滚木雷石。快出发时周显亮拉住孙运达说:“我现在后悔啦,我应该和你战斗到最后再一块走!我怕再也看不到你,……”孙运达说:“你不要担心我。山洞窄小人多不好通过;咱们这样布防是为了迷惑山下保安团。”周显亮又哭天抹泪地说:“胡子大叔真能把咱们领出苍龙山?”孙运达说:“你又来了不是?别哭别哭!你相信胡子大叔,一定能带咱们走出苍龙山、找到井冈山的队伍!时间到了,快带队下洞吧!”周显亮摸着泪脸说:“我说哥呀,我们走后就你押后营了,我们盼你早点下洞!我在洞底等你们!”孙运达催促说:“你快带队下洞走吧!保安团向山上开炮了!”周显亮这才带二大队下到洞里。孙运达带领弟兄们冲到上下山口,保安团开始在山下集结。昨(日rì)火烧连营损兵折将,今(日rì)又调来个保安团,补充缺员。保安团已在半山腰架设小钢炮,炮弹落在山上炸坏房屋。山下保安团开始发动冲锋。孙运达命令一部分弟兄躲在山洞准备下洞灯笼火把、竹騀和藤索,其他弟兄们全集中在上下山口,要死守住两道滚木雷石。保安团第一次冲锋,冲到离山口十丈远时,孙运达才下令开枪。步枪、机关枪一齐开火。但保安团没有后退,反而向前冲。孙运达一时发蒙,往(日rì)山上一响枪,保安团就趴下,今(日rì)不知他们为何不怕死?急忙打开第一道滚木雷石。滚木雷石带着风声冲下山,把保安团丁砸死、冲倒一大片。孙运达让手下拉来一具死尸一看,才知今(日rì)调来的保安团,使用正规部队装备。一色的德式防弹头盔、德式轻质钢板防弹护(胸xiōng)衣和冲锋枪。但德式装备却不能防备中国式“滚木雷石”。保安团的小钢炮炮弹打到山上,把山上的翠竹、桉树、藤萝连根炸翻。山上没有一间站立的房子了。保安团以为苍龙山已没有滚木雷石了,稍加休整又组织一个营的兵力冲锋、强攻。孙运达想,来人越多越欢迎。等保安团冲到离滚木雷石只有五丈远,孙运达下令打开滚木雷石机关,滚木、石头像潮水顺坡滚下山把众团丁打得鬼哭狼嚎。孙运达看时机和目的已经达到,带弟兄们向山下猛(射shè)一阵,才分拨撤出阵地,下到山洞。等集齐弟兄,才向洞下走。走了大约两个时辰,终于在苍龙庙和花白胡子、周显亮聚齐。周显亮和花白胡子齐竖大拇指说:“看见那么大蟒蛇,都把我们吓坏了!你能打死这畜牲,盖世神功名不虚传!”孙运达说:“我再有神功无有弟兄们配合也是枉然!大叔,下一步如何打算?”“咱们人集齐了,马上开会!”花白胡子小声说:“大家注意,现在把注意事项讲一下。第一,哪个队的轻伤号由那个队派人搀扶走、重伤号派人轮班抬担架!第二,行军出发前检查武器,装满子弹,打好绑腿、换上新草鞋;第三,要大家原地休息。说话、干事不要大声喧哗。这里离保安团只有二三里远,虽然他们害怕苍龙神,但他们可不怕咱们;第四,子时出发,现在原地休息!注意警戒!”他讲完安排问道:“周寨主、孙教头还有补充吗?”二人说没有事可说“请大家原地休息!”

    到了子时,花白胡子悄然带队离开苍龙山。这时,山上火光冲天、还响着隆隆炮声。估计此时保安团已攻上苍龙山,却是一座空山。天亮时,队伍已跨进苏区边界,……这支二百人的队伍装备好,每个战士(身shēn)挎一长一短两支枪;十人配一(挺tǐng)机关枪。到了苏区,改编独立营;周显亮任营长,师有根任教导员,孙运达任营副。独立营设四个连,五个伢子中四个伢子担任连长,一个伢子任司务长。

    为彻底消灭井冈山红军,蒋介石设计了罪恶的“铁桶战术”。一九三四年冬,中央决定北上抗(日rì)。独立营随大部队开始长征。走出江西,转战广东、广西、湖南、云南、贵州、四川……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天上有飞机,地上有大炮,打打杀杀,杀杀打打,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独立营从二百人发展到三百人,又从三百人减少到一百人。周显亮三次负伤,花白胡子一路遭受疟疾折磨,大难不死。只有孙运达(身shēn)经百战,没伤过一根汗毛,人称常胜将军。

    九一八事变后,侵华(日rì)军将满清末代皇帝溥仪挟持到长(春chūn)。一九三二年(日rì)本关东军导演了所谓“全满会议”,宣告东北三省独立。东北三省被(日rì)本控制。为夺取全中国,(日rì)军又进攻(热rè)河,对北平形成钳制式包围。到一九三五年又鼓动亲(日rì)派实施了华北自治。华北自治只是一个借口,……侵吞华北才是本质。中国工农红军到达陕北,全力以赴准备抗击(日rì)本侵略者。周显亮、孙运达在长征中火线入党,从此有了革命的方向。周显亮文化低,先进文化补习班学习。孙运达文化基础好,直接进入正规班学习。花白胡子师有根文化程度最高,借调军政大学任教师。这时延安开展历史清查运动。花白胡子师有根出(身shēn)大地主,犯过右倾错误;孙运达出(身shēn)不好定,他崇信佛教,入党动机不明确;唯有周显亮历史清白,但独立工作能力弱。三人相继调出独立营。独立营后来组建为独立团、警卫团。五个伢子军政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边区各县工作。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发生“西安事变”,蒋介石承认了**的合法地位,同意国共两党合作,把中国工农红军编为第十八路军。一九三七年七月,(日rì)本侵略者发动了“卢沟桥事变”,根据党中央行动部署,把主力开赴到雁北、太岳山区,抗击(日rì)本侵略者。将工作能力强,文化程度高的将士派往华北、华东,开辟抗(日rì)根据地。花白胡子师有根派往苏沪战地,三个伢子去了胶东。孙运达和周显亮东渡黄河去太行,去周显亮的家乡建立、开辟抗(日rì)根据地。……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九章 胜利转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