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兴隆客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五台山周边有大小客店二十多家,要数“兴隆客店”最大。“兴隆客店”有铺位五十多个,另有单间、雅间二十余间。该店以宽敞明亮、干净整洁而远近闻名。客店可以代客做饭,点饭点菜自便,而且物美价廉。更有一对孪生姐妹造厨,饭美菜香。招徕天南海北的香客、商客来这里进住。“兴隆客店”生意兴隆,天天客满。

    店主姓柳,名士林。年约五旬。此人个子中等,(身shēn)骨瘦小,却有一(身shēn)好功夫。自幼随祖父习武太平猴拳。十四岁随父去真武山学武当太极。二十岁,已在江湖中显露头角,外号“神拳柳”。柳士林二十五岁娶太谷于家女为妻。三十岁时,妻子怀孕。生下一双女儿。女儿十五岁时,妻子不幸去世。怕女儿受继母之苦,柳士林决然不再续弦。拼老命抚养一双女儿。苦巴苦掖,当爹当妈,终于把一双女儿拉扯成人。女儿长到十六岁,已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柳士林看着一对女儿就笑得合不拢嘴。两个女儿长到二十岁,犹如刚刚绽放的牡丹花。柳士林感到自豪,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眼看两个女儿长得如花似玉,柳士林难免有所失落。常言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两个女儿不可能总留在自己(身shēn)边。他担心,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自然会招蜂引蝶,倘有如意郎君,当然令人满意。但如招来二流子、恶少,岂不令人作呕?所以,自打两个女儿十四五岁时,就不(允yǔn)许随便走出门外、抛头露面。闲时没事就躲在闺房中描龙绣凤,做针头线脑的活计。若不然,二人便在院里演练拳脚、温习功课。没有急要之事,柳士林从不带两个女儿外出。……

    吕方和胡堆儿二人推着车没走几步就来到“兴隆客店”。早有店房伙计在门口迎接。把二人迎进客房,安排铺位。问:“二位,想住通铺还是住单间?”

    吕方和胡堆儿一对眼神,说:“我们是江湖人,不用讲究客气,大通铺即可。”

    店房伙计马上做了登记,还没领到铺位上,柳士林从账房走出来说:“二位老弟,刚刚在那撂场子?”

    胡堆儿说:“只为了那张口,撂个场子挣口饭钱!”柳士林问:“从何地而来呀?”胡堆儿说:“俺们从直隶来!”柳士林说:“吆,直隶可是杂技、武术大省,人才辈出哇!刚才我听说二位老弟功夫不错?”

    胡堆儿笑笑说:“走江湖,混口饭吃,哪有高深功夫!说不上什么功夫,也只能说是二把刀吧!”

    柳士林说:“哪里,太谦虚了,有时间,我还想长长见识呢!”胡堆儿忙说:“不敢,不敢!”

    柳士林转(身shēn)对店伙计说:“给这二人安排到雅间,先记帐就行。另外,把那辆车推倒棚下边,给那几只猴子喂点核桃、栗子,注意饮水。”

    吕方见柳士林很(热rè)心,心里不落忍,就说:“多谢店主,我二人去睡大通铺即可。”

    柳士林说:“二位老弟,不必客气,你们不远千里来到我们五台山脚下,吃住就在我这小店。小老儿我从不会客气,这么想的,就这么办!”胡堆儿说:“那恭敬不如从命!”

    二人进了雅间,果然干净,整齐。客人生活用品如剃头刀、猪油胰子、擦面布巾抹面油、茶壶茶碗等物一应俱全……。刚放下行李包裹,店伙计便端来洗脸水。洗脸洗手完毕,店伙计端走铜盆。正商量去哪里吃饭喂肚子,店伙计就端来一托盘大碗刀削面,还有一碗卤。二人也太累太饿了,端起来一阵狼吞虎咽,吃了个盆干碗净。吕方摸摸肚子说:“吃饱了,吃饱了,这山西刀削面还真吃着有劲!”

    胡堆儿说:“山西人讲究吃面食,一种面能做出百样饭来。你知道不?山西人更会做饭,而且做出饭来有滋有味,又酸又辣,还有点甜。吃惯了山西饭,哪儿饭也吃不惯。也好,那将来就娶个山西婆娘,让你吃个痛快!”吕方说:“先说下,咱哥俩是一条绳子拴俩蚂蚱,走不了我,也跑不了你。那你也得娶个山西婆娘!”

    胡堆儿一听笑了:“你想天上掉馅饼啊?有那么好的事吗?想到山西当女婿?别做梦了!”

    吕方哈哈大笑,说:“这叫时来运转不由人,谁知老天爷怎么安排的?你不知,我不知,走着瞧!”二人说说笑笑,躺在炕上,一会儿就鼾声大作,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到傍晚。二人一睁眼,炕头的饭桌上已摆好饭菜。

    吕方说:“店家给咱送来晚饭,你先吃,我去棚里看看那猴三去。”

    胡堆儿说:“咱俩一起去。”二人出屋,一股山风吹来,凉得让人舒服。农历六月,平原大地正是盛暑伏天,气温高而闷(热rè)。五台山却是清凉而爽(身shēn),令人舒服。猴子看见主人,欢蹦乱跳,扑到(身shēn)上和二人亲(热rè)。推车上散乱地放着核桃、栗子、大枣,看来猴子们被喂饱了。吕方哥俩放心了。

    吕方说:“哥呀,店主这么照顾咱,咱心里不落忍。咱把店钱,饭钱先交几天的。咱们不能无功净受禄哇!”胡堆儿说:“店主八成看上咱们啥了?看上猴子了?还是看上啥了呢?常言说,无商不(奸jiān),没有好处哪肯让咱们白吃白住?那咱们马上去交钱,以后有啥事也好说话。”

    二人马上去柜上交钱。柳士林正在油灯下算账,见二人进来便说:“是不是交钱来了?”

    二人点点头。柳士林说:“你们明天走?”吕方说:“不是。”

    柳士林说:“我这个店有个规矩,客人入店,先住店,几时走时再结算。你们不要怕,每天吃、喝、住,都有帐。二位老弟,我不怕你们不交钱!”吕方嘴里嗫嚅几下没说出话来。胡堆儿说:“俺们怕时间久了,一次交不出那么多钱。”柳士林笑了笑说:“我知道二位后生的意思,不要怕,你们住十天半月,一分钱不给,你们拍拍(屁pì)股走人。我小老儿决不会说半个不字!怕甚哩?安心住吧!”

    胡堆儿说:“我们想和大叔商量个事。”柳士林说:“甚事?”胡堆儿说:“打明(日rì)起,我们去外撂场子,那推车就不用了,放在店里,蘀我们保管。我再打听一下,这五台山到底有多大”?

    柳士林说:“车放在店里没事。你问五台山有多大?我告诉二位后生,五台山有八十二座山头,五个平台组成,如果你要步行一周,每天行百里,要走五天。”吕方惊叫了一声说:“我的天爷,这么大?”

    柳士林说:“可不是么,五台山往北是原平,南接太原府,东接平山、阜平,西邻同莆路。五台山在这个圈当中。”胡堆儿说:“一天能转几个平台?”柳士林说:“若走马观花,一天只能转一个平台,如要细细观赏,三五天一个平台。即便上了山,那平台、庙宇相隔甚远,有的一天都走不到。”胡堆儿说:“那要是找个人哩?”

    柳士林说:“那可是黄沙淘金,难啦难啦。”胡堆儿告辞说:“好,谢谢大叔指教。”说完,二人出了房门。

    胡堆儿、吕方每天去外撂场子,收入很好。二人不愁吃、住。但如何打听到师叔,却没有进展。原来,五台山每个平台都有寺庙,每个寺庙都有护山护寺巡逻队。这些本该由当地县衙所干,但县衙无力出这份银两。所以,从明朝时,就由寺庙自己承担。五个平台相隔甚远,不能由一统领。各寺群各自为之。这样,想打听一个巡山住持,又不知法号,非常困难。一连几天毫无进展。二人愁眉紧锁。这天撂场子回来,喂饱了猴子,二人便洗洗进屋睡了。早晨起来,柳士林亲自给二人端来早饭,小米粥,黑白花卷,咸卤蛋。

    柳士林说:“二位后生,昨(日rì)回来,为何不吃晚饭?是因为饭菜不对口味,还是在外受人欺辱?告诉小老儿,保准给后生出气!”吕方说:“大叔所说都不是,唉!我们一连住了五天,本想打听师叔,但现在却连人影都没见到。”柳士林说:“找那个?请说出来,看小老儿知道不?”胡堆儿说:“是这样,我们哥俩在阜平遇见一位镖师,和他聊起我父之事。原来他和我父是师兄弟。我们这次来五台山,就是想拜师学武。镖师告诉我们,他的师弟就在五台山,具体(情qíng)况他也不知。他告诉我们,他的这位师弟姓尚,名叫尚会林。在五台山当巡山住持关于法号,全不知道。皆因此事,我二人心里难受”柳士林一拍手说:“这有何难?虽不知法号,但能提一些祖居、年龄,慢慢地选择出来。这五台山虽大,但各山巡山住持最多不过十位,想寻出后生想找的住持不难。这件事我可派人去打听,打听也不费事。这山下有县衙文书常住,即可向他问讯,他会知道。好,此事只要你告诉我,这位住持的祖居地,年岁多大即可。”

    吕方说:“师叔祖居直隶河间府。姓尚,名会林。”

    柳士林说:“后生啊,你们照常撂场子,下午告诉你们。”吕方、胡堆儿心里有了定心丸,这才吃了早饭。

    傍黑回到兴隆客店,胡堆儿和吕方刚吃完晚饭,柳士林笑(咪mī)(咪mī)地走进来。

    吕方、胡堆儿一看柳士林,便齐声叫道:“看大叔的喜兴劲,怕是打听到了?”

    柳士林说:“不光打听到了,而且打听得到家了。你们所说的师叔,不是别人,乃是我的好朋友俗通住持。在五台山寺庙里,只有法号,没有称谓。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叫尚会林。我和俗通住持相识已有二十多年。我在这里开‘兴隆客店’,五台山还有一半资权,那就是俗通住持从中沟和。那时他已在五台山多年。下山就住在我这里,经常来往就熟悉了。他除和我切磋武艺外,闲时还和我将上几盘棋。只要他下山,就来我这里玩。”

    吕方、胡堆儿听了非常高兴,说:“这可谢谢大叔的帮助!”

    柳士林说:“后生先别高兴太早了,后边事还难办呢。你二人想拜师学艺,依我之见,你们年纪轻轻,功夫已不在一般人之下,还想再高登一步,这种精神,我赞同。但,入五台山学武可难。首先,五台山并非山山有高师,寺寺有名门。众望所归的大师为善仁大师,可大师年事已高,收不收门徒很难说。其次,这俗通住持脾气古怪,一般人不好接触。不论从何处来人找他,他从不接待,而且他从不和人家见面。他认为,他本六根已净,远离尘埃,任何人不可触及。另外,找他之人非盗即抢之家眷、亲属。所以,从他那里开口秉私处事,那除非太阳从西边出山……”吕方说:“那,看来这通俗住持是不食人间烟火之人?”

    柳士林小脑袋晃了晃说:“那也不尽然。但我知他有一颗(爱ài)才之心。所以我给你们出个主意。”

    胡堆儿说:“只要能和俗通师叔说上话,如何都可以。”

    柳士林说:“俗通只负责南台的巡山任务,他手下有二十口小僧,这些小僧早晚诵经,白天巡山、在地里耕作。他们的武功一般,你们不要怕。从明天开始,你们带着猴子上山。这五台山有山规,五台山只供善男信女朝拜游览,不许在山上打拳卖艺、说书、唱戏。更不许戏耍生灵。佛教认为,打拳卖艺数九流,不雅。说书唱戏,内(情qíng)虚假,误人。逗耍猴狗,人、物相生,有辱生灵。这些违(禁jìn)之事,你们要考虑去办。这样办,必激怒小僧,也必激怒俗通住持。小僧不服,你们要以武对武,而且你们一定要打败他们。这样就会把俗通招引出来。只要你们把真功夫亮出来,就有一半的把握了。俗通住持面凶,但心肠软,(爱ài)才如命。只要俗通住持相中二位,你们就大有希望了。”

    吕方、胡堆儿一听此话,大喜过望,跪倒在地拜谢。柳士林忙扶起二人说:“先别施大礼,能否成功,就看你们的造化了。我还得说一句,成功与否,都不能说我给你们出的主意!”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三章 兴隆客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