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祖传秘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回到响头村已进盛夏。去奉天前,吕班主有个计划,从盐山出发、走杨柳青进天津,去唐山,走滦州,出山海关,到奉天。在奉天演半个月去大石桥、金州、到旅顺。在旅顺演三天,坐小火轮到烟台,去威海、青岛,到济南。在济南演出五天,过德州,回盐山。这趟演出准备围渤海走一圈,大约用四、五个月。谁知这趟往返了一个单边,一算账不但没赚钱,反而倒贴了五十块大洋。吕班主发现,大儿子吕方整天不说话,不练功,整天发呆。问他为嘛总是(阴yīn)沉着脸?他也不说话。每天早起就带猴子去村外爬树捉知了,玩到中午,吃了饭来个歇晌觉,一觉就睡到(日rì)头偏西。晚饭后,又带猴子去外纳凉。别人练功出一(身shēn)臭汗,他却摇着蒲扇到处转。

    吕班主猜测,儿子大了,有了思想。对吕方说:“方儿,一(日rì)不练,你自己知道,两(日rì)不练,同行知道,三(日rì)不练,观众知道。这些(日rì)子一不练功,二不说话,你为嘛这么消沉?”

    吕方只低着头。吕班主知道儿子的脾气,便好言说:“有嘛想法不愿和爹说,就和你娘说说,嘛事一说出来就痛快了!”

    吕方说:“跟俺娘说嘛?我就是想,这跑码头、撂地摊、打把式卖艺的活我不想干了!”

    “为嘛不想干了?”

    吕方鼓着腮帮子说:“在外受人气,还要受那小鬼子的气,我受不了!”

    “那你想干嘛?”

    吕方说:“我要练真功夫,我要练拳脚功夫,谁让我受气也不行!”

    吕班主笑了。他早猜到了儿子的心事说:“儿子,你的想法我同意。你刚刚十八、九岁,自小练功,有扎实的童子功功底,现在如果拜师学武,学得也很快。可是咱们家里,你是我的大儿子,你姐也不小了,她是外姓人。你如果走了,咱这吕家班可就垮了。所以,爹也有难处哇。”

    吕方说:“爹呀,我看你在奉天打小鬼子时那些功夫就够我学的了。为嘛不教给俺呢?”

    吕班主叹口气说:“爹有功夫,但不想教你。爹想过了,咱们家要不就土里刨食,要不就撂地摊。你想,你学会了武功就能养活咱一家吗?所以,爹把基本功传给你,你练得也不错,就是武技没传给你们。”

    吕方说:“你那些功夫一点儿也不传授我们?”

    吕班主说:“不传你们是因为怕你们学了招法胡作非为。咱们家可是正经家庭,我们练好杂技就是有了铁饭碗,至于武术功夫么我是不想让你们学了。我年轻时,有一腔报国心。谁知空有报国志,却遭追杀。所以,咱们只管自己就行了,(爱ài)国就让他们去(爱ài)吧!”

    吕方说:“爹呀,你这种想法我也有。但我爷爷在我小时就给我说,有国才有家呀!当国家危难时,你要(挺tǐng)(身shēn)而出,却没有本事,那不空来一生吗?所以,我要学武术,在需要我的时候,可为国家出力。爹你常说,我们不能让外国人瞧不起我们中国人。我就是要学武术。你打小鬼子的功夫最好,你把你那功夫教给我,我就心满意足了。爹呀,你把小鬼子摘了胯,摘了钩,为嘛不把功夫教给我呢?”

    吕班主说:“儿子,你想学的功夫,那叫“拆骨拳”。你不学我也要教给你,因为这是咱吕家祖传推舀拳术。这种拳,只传男不传女,这是祖训。只是我认为,还没到传授给你的时候。既然你想学,爹便抽空教你。至于其它拳术、器械,爹不能教你,你要去外拜师学艺”吕方听到父亲答应教他“拆骨拳”,心里高兴。但为什么不能传授其它拳种呢?

    吕班主家还有十来亩望天收的盐碱地。(春chūn)天,撒一葫芦籽,秋天,收一瓢粮。今年风调雨顺,庄稼长势喜人,入伏后庄稼拔节,一天一个样。吕班主白天带全家去地里除草、保墒,晚上编排节目。吕茗教吕方轻功“五把刀”。想练这“五把刀”,必须有深厚的轻功、气功基础,否则,极易出伤亡事故。这天晚上,吕方练“五把刀”。一木板上预先焀出五把刀柄口,尖刀朝上插在木板上,吕安和吕茗把吕方仰面放在这五把刀尖上。两把刀尖顶在吕方的双肩,中间一把刀尖顶在(臀tún)部尾骨上,另两把刀顶分别顶在两腿小腿肚子上。这个杂技节目非常惊险,而且极难掌握平衡。吕方躺在刀尖上,这一次躺的很平稳,心里高兴。谁知稍一走神,双脚落地,吕方一躬(身shēn)翻(身shēn)跳下,五把尖刀没有伤吕方一根毫毛。吕班主却惊得魂飞魄散。一看吕方站在地上还在傻笑,上去就是一掌,一掌把吕方打倒在地。由于这一掌出手又快又重,打得吕方半天没有声音。吓得吕方娘抱住吕方大哭不止。

    吕方清醒过来,说:“爹,你不用生气,我不想接你这个杂技班!”

    吕班主问:“你就想学武术吗?”

    “我就是想学武术,我要投师学武!”

    吕班主见吕方态度坚决,笑了,说:“儿子,爹就要你这句话,只要你有决心,我支持你去学武术!但却不能把咱吕家班的杂技功夫丢掉!”

    吕方说:“爹,咱家你就是武师,何必非让我舍近求远去投师学武呢?”

    吕班主说:“儿子,你还小,对世间之事有所不知。常言说,天外有天,山外有山。大千世界,武林高手比比皆是。去外投师,能学到更多更好的武艺。当然,爹的一技之长也不能带到棺材里去。你有决心,爹高兴,你有志气,爹喜欢。爹可以对全家人说,从明(日rì)开始,爹要教你,咱吕家绝技——拆骨拳!”

    吕方看爹一脸认真的样子,心里万分高兴。娘急忙把吕方按倒在地,给爹行叩拜之礼。

    吕班主说:“但有个条件,必须说明在先。学武归学武,但不能偏废我吕家杂技!”

    吕方说:“学武、杂技两不误,保证做到。”吕方从此又振奋精神练功、演练节目更加刻苦认真。

    从头伏起,吕班主便开始传授“拆骨拳”功法。

    吕班主的祖爷当年是本地一代名医,最擅长治疗跌打损伤。正骨、接骨是他的舀手医术。常年从医,总结了人体骨骼结构。人共有二百多块骨骼,六百多块肌(肉ròu),十二道纵贯全(身shēn)的经络。筋骨相连,骨与骨相接,都是以卯、隼、勾、轴、卦相组合。所以知其道理便可用推、舀、摘、托、挫法拆解。又可用拍、托、挂手法使拆骨复位。人体又有几百多处主(穴xué)位,用点(穴xué)与拆骨联合法,便能很快拆解骨骼连接点。因此创造出吕家独传“拆骨拳”。想学这种拳,还必须先学好武术基本功。这样才能得心应手,运用自如。这种拳学到手,一般武林高手,很难以破解。往往被拆肩、卸胯而无力反击。所以,要学好此拳,先学武德。此拳不可滥用,不可任用,非关键时刻,不得使用!祖爷自幼习武。青年时学医、中年自创“拆骨拳”法。他一辈子没有使用过这种拳法,所以盐山无人知道他独创的密笈拳。后来写成拳谱,开篇道:吕家密笈,只传吕家男儿,只传吕家长子。这样一代一代单传,到吕方这代,已是四代单传。

    从入伏到初秋,这时节是习练演绎拳脚的大好时机。这时天气闷(热rè),人们的筋骨活络,恰此时练武成效最大。吕方每天夜里在东厢房和父亲学“拆骨拳”。两个月时间便能熟练演习,而且招法和速度都比父亲更精、更快。吕班主见吕方学业长进,心里特别高兴。

    这一天,吕班主看吕方演练,喝了几口二锅头,对吕方说:“孩子,爹不(爱ài)夸人,特别不(爱ài)夸自己人。爹今天说句心里话,你自小就聪明伶俐,自小练功扎实,你的杂技功底好,所以,你学武术(套tào)路一学便会。爹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学武术不出三年,一般人不是你的敌手。连爹也不是你的对手。这是爹夸你,也是爹促你,更是爹劝你,你必须去外学艺!”

    吕方听了,便说:“爹呀,今天您喝多了,咱们休息吧。”

    吕班主走南闯北几十年,经风雨见世面。眼看儿子一天天长大,有一颗上进心,特别有一颗报国心,从心眼里高兴。自从在奉天吕方和(日rì)本浪人比武,不能真招实战,功夫比人家矮一大截,虽然取胜了那也是用了取巧招。(日rì)本浪人当面不服,当时确实让自己脸红。真希望儿子练武练出真功夫。可是那样,家里杂技就少了一根台柱子。眼看女儿长大,马上就到谈婚论嫁之时,又少一根台柱子,今后的生活就会遇到困难。吕班主一想儿子学武大有长进心里高兴,又想后事心中不免悲伤。眼看秋收已罢,吕家班准备拉出去撂场子。

    这一天,吕班主召集全家说外出之事,未开口说话之前一声叹息。过了一会才说:“孩儿们,我和你娘也一大把年纪了,茗茗岁数不小了,方儿又想出外拜师学艺。眼看咱家这个摊子就要散架了,所以我希望这次出门,大家再努一把力,把过年的钱挣出来。明年如何,我也不想了,最不济,我再回家耪大地,还种这十几亩盐碱地!”

    吕茗听爹爹心(情qíng)郁闷,说:“爹,您老也别太没精神,要振作吗。方弟去外学武我认为是件好事。我不能眼看着弟弟受人欺负。至于我么,我还小,我还应该帮爹娘拉车拉(套tào),我想过了,我这一辈子也不离开爹娘一步!”

    娘说:“爹娘也不能跟你们一辈子呀。”

    吕茗说:“我就要跟爹娘一辈子!”

    吕安听完姐姐说话,忙插嘴:“爹娘别担心,只管让哥哥学武、姐姐出嫁,他们走了,还有我呢。另外,还有四个猴哥猴姐呢,还有“黑狮”,能演不少节目呢。等我长大了,我要找个同行媳妇,咱吕家班照样演下去!”

    吕安几句话,逗得全家哈哈大笑,娘笑得最高兴、高兴得笑出了眼泪,她最(爱ài)听小儿吕安说话,即便有头疼脑(热rè),也会很快好起来。大家一笑,却把吕安笑傻了。

    吕方指着吕安说:“羞不羞,(乳rǔ)毛没干就想娶老婆,哈哈哈!”

    吕班主说:“既然大家都有决心,那咱明天就动(身shēn),这次出去,我是这样打算:一直往西到正定府,再往西去山西太原府。去太原府之前,先到五台山,如到五台山方儿能投得师尊,咱们把方儿留在五台山学艺。这样,咱们可去太原府。从太原府一路北上演出到北平,从北平返到河间府再回家。这是一条线路。如方儿在五台山没有投得师尊,咱们就到太原府,从太原府一直向东南,过太谷去长治,到王屋山过黄河直达嵩山。如在这里能拜师学武,方儿便可留下。咱们可去开封府,过黄河北归。一路经过彰德府、顺城府、正定府返回家。这是第二条路线。咱们为方儿寻师,一路风尘,吃苦受罪,难免遇到意想不到的事,咱全家只要有一条恒心,没有办不到的事(情qíng)。”吕班主转脸对吕方说:“方儿,爹教的功夫,你学了大半,继续跟爹学,学不出什么好功夫。再者说,爹要((操cāo)cāo)持家务,要养家糊口,一是无时间教你,二是爹教不如师传。想学深功,必须去外寻师学武。趁你年轻,多学功夫爹高兴。这次咱们往西,可去五台山投师学金刚拳,往南可去嵩山学大洪拳,往南还可去武当山学武当拳法。再往南,可去南粤学南拳。想学太极可去温县、广府这些地方多寺僧道教之地,藏龙卧虎,人才济济,门类颇多。你可任选拳种,要看你的造化了。为防路途不测,爹教你拆骨拳,你足可应对。但对你有个约束,这是家规,不可在外随意显摆,不可随意使用,更不可外传。”

    吕方跪在地上说:“爹爹所言,孩儿铭记在心。明(日rì)起,孩儿一定刻苦用功演练”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章 祖传秘笈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