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堂会得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常山居 书名:爱恨情仇录
    一九二二年九月初五,老中医请响头村吕家班为其母八十大笀演堂会。响头村是个百户的小村,却有五家杂技班长年在外撂场子、跑码头。吕家班演技功夫好,男的能唱木板大鼓、京东大鼓,女的能唱天津时调、河南坠子。老太太一生从没出过远门。却最(爱ài)看戏、(爱ài)听书、(爱ài)看杂技。堂会这天,吕家老少五口,铆足了劲,舀出真功夫,要让老太太高兴一年!这天堂会,果真感动了老太太。看了一出又一出,看了一遍又一遍。亲自点段子、点节目,看得兴高彩烈。高兴之余,才感到(身shēn)体乏累。老中医看母亲高兴,心里爽快。为感谢吕家班的演出,设宴款待,当场付十块现大洋作为堂会的报酬。

    吕家班主推开银洋说:“老先生,这场堂会,算我们全家人孝敬笀星老人家的,堂会的报酬,就免了吧!”

    老中医说:“吕师傅,演堂会就要付酬劳,这是咱们这一带的规成。你们一家费劲拔力地演、唱,老太太高兴,我们全家高兴。吕师傅执意不收,是否有嘛想法?只要吕师傅说出来,我一定照办!”

    吕班主(欲yù)言又止。老中医便说:“只要我家老笀星高兴,吕师傅提出嘛要求也不过分。”

    吕班主实在不愿夺人所(爱ài),嘬了半天牙花子,说:“既然非让我说,我就直说了吧!先生知道,我吕家班一家五口,还有四只猴子,的确能演出一些节目,美中不足,还缺点什么。今(日rì)进大院我见到两只大犬,这样的犬,我从没见过。但我估计一定是老先生的心肝宝贝!同时我还看到有几只犬崽。令我突发奇想,我若能有这样一条犬,就能演出很多节目,所以我想,如先生能忍心割(爱ài),那比给我一百块大洋还高兴。”

    老中医拍着吕班主肩头说:“吕师傅你真有眼力!你知道这犬叫什么名吗?这是咱国名犬!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数的名犬,这就是“西藏藏獒”!这可是宝犬呐!三年前,我去(热rè)河购买药材,小布达拉宫一位老喇嘛突发疾病。朋友推荐我去给老喇嘛把脉治病,老喇嘛连吃我开的五付汤药,病体痊愈。为感谢我,老喇嘛问我需要什么,我说什么也不需要,指着一条犬说,我就喜欢它。老喇嘛一听说,好,这是不同血缘的一公一母幼獒,你全领走!老喇嘛告诉我,这种獒吃(肉ròu),凶猛异常,只要你善待它,它会永远忠诚于你。我回家时就带回来两条獒。如今,两条獒已生头窝五条小獒。你喜欢,我当然可以送给你一只小崽!”

    吕班主高兴极了。随老中医去藏獒窝里,抱走一只小公獒。

    “老喇嘛说,在草原放牧,一獒可敌五狼,九犬不胜一獒。臧獒非常凶猛,但它永远忠于主人,至死不变。你如养好这只獒,要专人喂它,要专人护理。这是一条真正的纯种公獒!所以,把它养大了,决不许出手、更不许串种!不是不相信吕班主,当时老喇嘛反复叮嘱我!”

    吕班主说:“先生,就是因为这种犬珍贵,我才厚着脸皮讨要。先生忍痛割(爱ài),我一定牢记先生的教诲。”

    老中医听吕班主说话斩钉截铁,非常高兴,随手又取出那十块大洋说:“吕师傅,这点钱不成敬意,希望你不要推托。因为这是咱们这一带演出堂会的老规成!我不能破例!”

    “我什么话也不说了,再说就显得我太做作了。在这里我再次感谢先生对我家的厚(爱ài)!”吕班主深深地弓(身shēn)行礼,让大儿抱着小獒,高高兴兴赶回家。

    从此,吕家多了一个小生灵。全家人紧张排练之余,喂小獒吃(肉ròu)、挠痒、洗澡。开始,猴子一见小獒吃(肉ròu)就生气,有时把喂獒的(肉ròu)瞅冷子抓走扔到房顶上,气得小獒汪汪叫。时间久了,猴子和小獒玩在一起,有时还吃在一起。两个月后,小獒个头眼看着长大,黑毛,像一团黑绒团。长到三个月,比一般家犬大一点。这时候,它整天和猴子吃住在一起。开始,两只老猴害怕小獒伤及小猴,一见小猴和小獒玩在一起,便呲牙咧嘴吓唬小獒。小獒虽然还在生长期,胆子特大。它不怕老猴的抓咬和厮打,一见老猴攻击它,便躲闪。老猴见无法抓小獒,便跳起来抓,惹急了小獒,也张开大嘴去咬老猴,不过只是示威、恫吓而已。

    这只小獒和小猴却能玩在一起,小猴子以果品为食,小獒以(肉ròu)为主。一个吃素,一个吃荤。小猴和小獒见了食物便去争抢,小猴子抓(肉ròu),不吃,獒抓果子只是为了玩。玩到尽兴,都扔下不吃。时间长了,两者相安无事。小猴子睡觉就躺在小獒(身shēn)上。经过吕家班训练,獒、猴感(情qíng)更深。小獒给小猴((舔tiǎn)tiǎn)伤口,小猴子给獒梳理毛,抓狗蝇、吃虱子、挠痒痒。八个月后,小獒长成一只威风凛凛的高大凶猛的藏獒。

    这只藏獒(身shēn)高二尺二寸,通(身shēn)墨黑,四肢金黄,俗称“铁包金”。这只藏獒,吻短而宽大,大耳双垂,脖子上长着黑得发亮的长毛,活像一尊雄狮。吕班主给它起名就叫“黑狮”。“黑狮”和猴子形影不离。吕家开始先在近处试演。猴子和藏獒同演,赢得观众的喜欢,不论在何处撂场子,围看观众总是络绎不绝。这年九月初五,吕班主带领全家去老中医家演堂会。因为这一天正是老太太八十一岁大笀。老太太看了表演,又听了段子,兴奋得一夜没睡着觉。在演完堂会,吕班主认为这些节目还应继续精排细练。所以这年冬,决定闭门训练猴子和藏獒的联合节目。

    一九二四年(春chūn),吕家班走出家门。第一站赶到天津。天津是水陆码头,流动人口多,行家多,眼光独到。只要在天津演出过关,这些节目在外地演出肯定不会错。吕家班选在南市撂场子。南市是三教九流之地,在这里一连演出四天八场,场场人流不断。特别是小孩,看完演出不想走,拉住父母继续看。这四天收入近五十块大洋。吕班主心里有了底,决定按计划去奉天。吕家常年在外演出,特制一辆木车。这辆车,用洋车轱辘做两轮,吕班主推车,两个儿子拉梢子,老伴和女儿坐车。车上装着衣食、被褥和演出道具,四只猴子分别蹲在车梆上。“黑狮”跟在车后。这一家走到哪里,演到哪里,一路走一路演。出了山海关,一路演到奉天。演出收入越来越多,一家人有吃有穿还有剩余,打心眼里高兴。一家人把藏獒和猴子看作摇钱树、聚宝盆。每演完一场,都舀出瓜果喂猴子,买来鲜(肉ròu)喂藏獒。对臧獒喂食和发令,它只认吕班主。别人买来的鲜(肉ròu),必须交吕班主喂食,其它任何人喂它,绝不张口。不论多么饥饿,它绝不吃别人喂的一口食物。藏獒唯一听命吕班主的指令。任何人敢向它下达命令,小心它向你发动进攻、翻脸无(情qíng)。

    吕班主膝下有两儿一女。大女儿叫吕茗,年方二十岁,大儿子叫吕方,刚刚十八(春chūn),小儿子叫吕安,一十六岁。三个儿女从小随父母亲练功,个个练就一(身shēn)“童子功”。大女儿吕茗轻功最好,大儿子吕方硬气功最棒,小儿子练拳脚、训练四只猴。一家五口,个个(身shēn)怀绝技。

    这一(日rì),吕班主带全家在奉天铁工街一块小场子打个地摊演出。锣鼓声一响,人们从四面八方围上来观看这只如雄狮般的大狗,都想大饱眼福。

    吕班主看人们把场子围个风雨不透,马上念定场词:“(春chūn)天人气盛,百花生精灵,暂借贵方宝地,小武术打先锋!”接着锣鼓一响,吕方、吕安两兄弟登场。二人(身shēn)穿长袖丝褂,黑衣灯笼裤。先来十个小翻,二人便演练对打,拳来脚去打在一起,难分难解。

    接着二人又演刀对枪,叮叮当当打起来。二人对打全是(套tào)路,虽然打得激烈,都是预先设计好的招式。二人对打了有五分钟,大姐吕茗飞起一脚,从中隔拦。这是规矩,二人马上退场。接着,在场地竖起两根立柱,中间用一条牛皮纸条连接两根立柱。吕茗一个旱地拔葱,向上一跳,双手拉住牛皮纸条,表演轻功——“悬空吊”。围观人群中,马上响起一片喝彩声,一条牛皮纸能经得住一个人?这真神了!吕茗越演越高兴,索(性xìng)在牛皮纸上((荡dàng)dàng)秋千,又是一阵喝彩声。

    几个节目过后,吕班主站在场地中间,一抱拳说::“各位父老,各位先生,有钱的帮一忙,没钱的鼓掌声。俺们千里迢迢来到贵方宝地,讨碗饭吃。仅演练几个小把戏不成敬意!”在场转一圈,纸币、铜板、大洋扔了一地,四个猴子立即起(身shēn),收起地上的钱物。接着锣鼓一响,“黑狮”跑上场。群众一看这条“大黑狗”,更来了兴趣。吕班主牵着绳子令藏獒围场奔跑。拾钱的两只小猴一看藏獒跑过来,放下手中的钱,飞(身shēn)跳到藏獒背上。两只小猴迭起了罗汉,随藏獒跑一圈。小猴又在藏獒背上翻跟头。人们越看越惊奇。又跑一圈,小猴飞(身shēn)一跳,从獒背上下来。藏獒继续飞跑。跑到大猴跟前,两只大猴一个飞跳,窜到獒背上。公猴立在獒背上,双手拉住母猴,在獒背上转圈。猴子的表演,獒的配合,博得观众的声声叫好!獒一气跑了六圈,猴子知道此时该变招了,公猴拉住母猴,一起趴在獒的背上。獒听见吕班主的口令,变道直跑,两只猴子抓住獒的长毛,四只眼睛滴溜溜地紧盯前方目标,獒越跑越快,如同离弓的飞箭,“嗖”一下钻过刀山。又招来一阵喝彩声!接着两只小猴跳到母猴背上,四只猴子在獒背上倒立,獒小跑一圈后,这四只猴子演出了“迭罗汉”。两只小猴边演,边做鬼脸,逗得人们笑声不止。

    这个节目演毕,吕茗和娘同演“脚踏鸡蛋”,娘儿俩在四个鸡蛋上翻跟斗。娘儿俩的表演,令人赞叹不已。接着吕班主上演八卦掌和硬气功“单掌开石”。这些节目演完,两只老猴向观众作揖、鞠躬、敬礼。两只小猴端着铜锣绕场收钱。人们一看这场景,都高兴地向盘里扔钱。

    吕家班在这里一连演出三天,平安无事。等演到第四天,冲进一伙人搅了场子。

重要声明:小说《爱恨情仇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章 堂会得宝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