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异界一月行 第三十六章 血战皇宫(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地知我心 书名:四海风云
    “连环三斩”

    “破魔刀”

    两道光芒以令人难以捕捉的速度向我的上直袭过来。

    “呛!”的发出了两声断裂声。

    “破邪”剑与那两道光影对撞了一下,竟将天剑与邪刀两人的兵器一分为二,两人大骇,连忙向后抽退,但我那能让两人如此便宜的就退走呢!“破邪”剑如影随行的向两人罩了过去,以两人的速度来说本来已是够快的了,但我的剑却比他们更快,两人但觉眼前强光一闪即逝,还来不及作思考,就感觉到脖子上一阵冰凉,连“哼!”都没来的及哼上一声,就倒地不起了。

    不到一刻的时间,我就迅速的解决了眼前的障碍,一下子我就直接的面对海尔了。这时我的心中奇怪的想道:怎么那暗中隐藏的高手还不出现呢?难道就这样的作视我杀害他们的附马吗?

    经过一阵的失神,后的那群高手已反应了过来,纷纷的向我掩杀过来。

    面对近在直尺的海尔我的嘴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我不管后的那些人,我相信在这段的时间已经够我做很多的事了。

    手中的“破邪”剑化作一道催命的光影向海尔直过去,不过意外的是海尔竟然在形连晃之下躲过了我这必杀的一剑。

    有意思,我笑了笑。

    “天绝三杀”海尔不知道在什么时侯已拔出了他的配剑。

    一股强烈的气流,随着海尔。格兰斯的不断在空中划动的宝剑汇聚了起来。

    海尔持剑一斩而下,剑在空中连换了三个方位,从三个不同的地方向我上斩来,从那剑中隐隐透出一股魔气。

    “呵呵!有两下子。”看着这向哦劈来的一剑,我的心里暗自赞道。

    不闪不避,手中的“破邪”迎着那剑运动轨迹的节心就刺了过去,我早就看出这剑式上最薄弱的地方,现在可以说是直击他的要害。

    海尔见我此招大骇,没想我我一下子就击在他这招最要害地方,使得他的后续招式无法使得出来。慌忙之下赶紧变招。

    “连环三绝斩!”

    海尔的影在空中连续的变了三个形,向我连续的劈出三剑,剑隐隐的透出强大的力量。

    有点意思,信手挡下了前面的两击,知道这最后的一击才是最猛烈的。暗自决定在这最后的一招中解决他。

    在这端儿我感觉这后好像又有不少的仁兄赶过来了,心里暗笑这下有你们好看的了。

    第三击果然比前面来的更为的厉害,剑所带的魔气更为雄厚,剑因为高速的运动,在磨擦空气所发出的嘶嘶的异响给人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

    这下子得拿出一点真本事来了,“破邪”剑中运集了两层的“九阳真气”施展出“传导接引“的手法将海尔这看起来颇为凌厉的一剑向后导开,由此这原本攻向我的一剑,变的要由我后的几个倒霉的家伙消受了。

    而此时原本冲在我后的几人突然感到一股森寒的力量直袭过来,还没搞清况,便被凌空击飞出去,发出几声刺耳的惨叫声。

    我的剑不作稍停,心知此时他已是强驽之末了,“破邪”欺而下,正要对他来个当场格杀,但海尔不愧是经验丰富之辈,已先一步纵倒飞而出,不过饶是如此也还是被我在肩上带出一片的血倒在地上。

    “海尔!挠是你精于计算也想不到你会有今天吧!”说着目光一寒,正要一剑挥下的时侯,一个人影挡在了我的面前,当我看清这人面目的时侯我当场的愣住,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海兰。

    海兰眼带寒光的看着我说道:“难道你在杀了我哥哥后现在连我的未婚夫也不放过吗?张宗忌你到底想怎么样?”

    见海兰这样的挡在我的面前,我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着海兰那带着愤恨的眼神,我就一阵心痛,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相信我吗?还是我们之间的感就真的一点都经不起考验,此时我的心一阵的恍惚,注意力有些的晃散,强大的失落感,已经让我忘记了周遭的危险。

    杀气!!一股带着愤恨的杀气。

    “忌哥哥小心!”

    我悚然一惊,定神间我就见到海尔那略带着得意的微笑和仇恨的眼神,一把剑已悄无声息的直指前。

    就在海尔以为快要得手的时侯,他的剑停住了,是真的停住了,因为剑上停着两根手指。海尔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他从来都不敢相信有人凭两根手指就能挡住他的剑,即便是十大高手也一样。

    但没容他多做思考,因为从剑上涌来一股炙力量直击他的**,海尔闷哼一声,鲜血狂喷,持着剑的右手再也把持不住宝剑,铛!的一声剑掉在了地上。

    眼中寒光一闪再也把持不住杀机,不再作任何的犹豫“破邪”剑朝海尔的头直劈而下。

    “不要”

    一道剑光过后,海尔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道血痕,睁着一双略带不甘的双眼,海尔缓缓的向后倒下。

    我转向怀斯曼大帝的方向望去,他在一众高手的保卫中显得还是那么的从容不迫,脸上的神色可以说是波澜不惊,你那怕是在他的脸上连一丁点的信息也解读不到。

    我露出一丝的苦笑,老狐狸你的这招可是真够恨的,好一个“借刀杀人”我和海尔都被你给蒙了,我看海尔连死的时侯都不知道自己都被你给卖了。

    看着围在周围的众高手,我没有露出那怕是一丝的惊怯,我的心里还知道一件事,那就我绝不能死在这里,因为在地球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在等着我,那怕是死也不能客死异乡。但我知道今天要杀出重围绝不是一件称的上是容易的事。因为这里只是内宫,由于他们顾虑会在宫中引起太大的破坏,所以十万军和近卫军的人马还都在宫外等着我呢!

    我转过眼睛凝视在海兰的上,从刚才的那惊呼声可以看的出海兰的心里还是有我的,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所以说此时我的心里还是非常的高兴。

    我突然在心里涌出一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将海兰抢走。

    手一探已将愣在一边的海兰挟在怀里,措不及防之下海兰发出了一声惊呼,不过也许是默认了我这种行为,海兰一言不发的任我将他挟在怀里。

    见海兰没有反对我这种行为,心中大喜,对周围的危机也不放在心上了。

    自海尔。格兰斯候爵的亡,全场一阵的震动,因膸这意味着帝国的高层又要面临着一次重新的洗牌,因为随着海尔侯爵的亡,海尔家族势必会为着这个家主之位争的个头破血流,如果是这样的话,要在这个家主之争获得胜利的话,就不得不先得到帝国皇帝的支持,不然的话想要取得在家主之争的胜利就会变的有如镜花水月,成为一片空谈。总而言之一句话,海尔。格兰斯的亡,最大的得益者,还是怀斯曼大帝。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要最终完成一件事,就是拿下我这个杀死海尔。候爵的凶手给天下人一个交待。

    “走!”左手攘住海兰的纤腰,临空跃起,施展出我绝世的轻功,准备从空中突围,因此为我知道如果就这样杀出皇宫的话,不单要解决这广场中那不知凡几的高手,就算是解决的话,宫外也还有十万军在等着我,那我即使是铁打的恐怕也消受不起。

    不过虽然我的主意是打的很精,不过往往事实就是出乎人的意料之中,就在我要挟着海兰往外飞的时侯,一个无形的能量墙挡在我的面前,一下子将我挡了回来。不得以之下,我只好挟着海兰落回了地面。

    “结界!”看到这种况,我不由的在脑中弹出了这个魔法名词,那结界的防御能量很大,如果就我一人,要冲出去非常的容易,但带着海兰那就不行了,虽然可以一起的冲出去,但我知道以海兰的体质是受不了那巨大的反弹力量的,所以我不得不重作考虑。

    我吁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伏在我怀里的海兰,而她此时的脸色很不好看,紧锁着眉头,似乎在挣扎着一些什么问题,看着她那忧愁的神色,我的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将海兰带回地球,让她远离皇宫那尔虞我诈的生活,让她每天都活的开开心心的。

    “哈!哈!哈!小子为了对付你,我能不考虑到这个吗?这可是宫廷魔法师团联手施展布置的封锁结界,可不是那么好破的。”怀斯曼大帝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看着眼前这越聚越多的人影,我的心里越来越不爽了起来,心里一股闷气无法发泄。

    “挡我者死!”

    “破邪!”剑金光大闪之下,挟着毁灭一切的意志,挥了出去,暴怒的力量一下子将当前的十余人掀飞了出去,叭!叭!叭!的又掉在了地上。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又向其他人连续的发起了攻击。

    ()

重要声明:小说《四海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