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异界一月行 第十九章橄榄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地知我心 书名:四海风云
    叫我唱歌,我晕!凭我这五音不全的人来唱歌,说出去让认识我的人听了还不被笑死。不过看到海兰在我怀里仰着头看着我哀求的模样,连边上克里安兄妹都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克里娜见到我看向她,小脸刷的红了,低下头,怯怯的道:“忌哥哥!我也想听听你唱哥是什么样子的?”说完又低下头不敢看我。

    我晕!敢是都想来看我的笑话啊!

    不过既然大家都想看我的笑话,那我就豁出去了,既然大家都不怕噪音污染,那我还怕个什么呢?

    “我看着窝在我怀里的海兰问道:“你想听什么歌呢?”我问道。不过话一说完,我就后悔了,来这个世界我才几天,可是没有学会唱这里的半条歌,我竟然问人家要唱什么?我这不是自讨苦吃吗?呆会人家叫我唱,我要是一条都不会,我这人不是就丢大了。还好,事并没有向我想像中的那样来发展。

    “忌哥哥,你会唱很多条歌吗?那你随便唱一首好听的。”说完还兰用一双期待的大眼睛紧盯着我。

    还好,我还有选择的余地,不会太被动。

    想起在地球我所喜欢听的歌,我选出了其中一首叫橄榄树的歌,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选这首,可能是觉得这首比较符合我现在的心境吧!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流浪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清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还有还有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为什么流浪远方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随着自己的歌声,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的想到了很多很多,竟然涌起了深深的悲痛。我想到了死在我怀里的婷婷,和现在死未卜的晓兰,眼前晃过了晓兰和婷婷的影,突然,我又想到了在地球的家人,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好吗?在这举目无亲的异乡我真的感到很孤独,边没有朋友、兄弟、亲人、人。我真的觉得很无助。歌声混淆着我的淡淡的哀思。从我的马车内飘出,飘在这外面一望无际的原野内。感染着我边的每一个人。

    我的歌声停止了,我从浓浓的思绪中醒了过来,却发现马车已停了,我觉得怪了,因该还没到吧!我向外面叫道:

    “安特!怎么了,怎么不开了?”

    车外的车夫安特这才从入定中醒来,马车又缓缓开动了。

    接着我又觉得不对劲了,怎么没人说话了,不会是我唱的实在是太差了吧!把他们都吓坏了吧?“海兰!没吓坏你吧!”我小心的道。

    “哇!忌哥哥!你唱的好感人啊!”海兰看着我道。

    “不是吧!”听到这话我有点的惊讶!这是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说我的歌好听的,这真的有点喜出望外。

    “忌哥哥!你的歌声里透出着无比的悲伤,我是第一次听人的歌哭出来的呢!忌哥哥,到底是什么么让你如此的伤心,能不能说出来让我听听吗?我想替你分担一些你的痛苦。看着你自己一个人在独自的伤心,你知道我有多么你难过吗?我甚至不知道你在伤心什么,我觉得我们离的好远哦,我从你的歌声能听的出你的孤独,你的伤心、甚至是你的失落。能把你的心事说给我听吗?忌哥哥!”海兰看着我柔声说道。

    我心里不的一阵感动,海兰竟然能从我的歌声听出这么多,可真算的上是我的知音了。

    看着海兰那充满着关切的眼神,我的心里流过了一丝的温暖,就在这时边上的克里安也说道:“老大,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我也愿意支持你。看着边上的克里安兄弟我不的露出了一丝笑意,自从和我还有海兰混了几天后,克里安就改口叫我老大了,当然这是我特别要求的称呼,但是克里娜不知为何就是不肯叫我老大,就是要和海兰一起叫我忌哥哥,听的我一阵的麻!你说有男人这样称呼人的吗?

    见海兰着样说我也不好拂他的意,我叫把我的糟遇说了出来。不过却是一个修改版的说法。把自己说成从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由于某种原因被迫背景离乡,还有自己的未婚妻(女朋友)失踪了,这些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海兰听,这些经过我窜改的故事再经过我煽的说了出来,可把这海兰说的母大发,流着泪把我抱进她的怀里,不停的安慰我,边上的克里娜也陪着海兰默默的流泪。更有甚着克里安听了也在那里捶足捶

    好一阵子他们才恢复过来。

    突然海兰向我问道:

    “忌哥哥,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我摇首示意道:“可以。”

    “刚刚你唱的那首歌中的橄榄树是什么树?”海兰看着我疑惑的问道。

    “扑通!”我绝倒在地。

    ()

重要声明:小说《四海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