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异界一月行 第一章意外中的意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地知我心 书名:四海风云
    从街上回来,我心中充满着无奈和痛苦,对那劫走晓兰的人恨的直咬牙,心中发誓一定对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到底是谁呢?我在心中对这可能劫走晓兰的人做了一些分析。最近得罪的人不少,会是谁呢?昊天门?有可能,他们一直想抓回晓兰的父亲,可能晓兰会被他们抓去,机率非常的大。还有江湖执法门,不断的来找我的麻烦,不就是扫了他一次的面子吗?看来这些都是嫌命长的人,也非常有可能是他们干的。看来这两派已没有必要存在在这世界上了,哼!明天就要让他消失在这世界上。

    其实不是我变的非常的狂妄,以明教,积了几百年的实力,那是任何人所想不到的恐怖,而为教主所见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谁教我这当教主的人非常的懒,把教中的事的推给别人干,自己偷闲呢!但就是这冰山一角已让我见到了明教那恐怖的势力。

    在家里的房间里,我思绪频繁,怎么也睡不着,我知道这样不行,我现在满脑都是晓兰的影,我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无聊的翻着房间内的东西,将这些东西翻的乱七八糟,丢的到处都是,像是在发泄着什么。突然,一个带着不少尘土东西被我抛在了桌上,那赫然便是上次从地洞中带回的羊皮卷,那次带回,因为在书中了解到连张无忌都没有解开这个密秘,而我这个人天便非常的懒,所以也没有把这羊皮卷当回事,久而久之的这羊皮卷便和我房间内的杂物同化了。今天鬼使神差的又被我翻了出来,那又会起什么变化呢?

    不过我却没有注意到这些,依然在边上胡搞。

    窗外的柔和的月光照在上面,淡起了一道道流光,而且越发的明亮起来,如果你注意看的话你会发现,窗外的月光似乎像一丝丝的细线被吸收在上面,浮起了层层的波澜。

    忽然,我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这种况,我转过来对这现像大为惊奇。

    咦!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眼熟!

    仔细看了一下,这不是我上次从云洞岩带回的那片羊皮吗?怎么会这样,我心中暗道。对于眼前的奇景我也是叹为观止。

    那上面的流光随着颜色的变深,渐渐的形成了某种诡异的图案,我仔细看了一下那图案到底像什么。

    摁!非常的像一个掌印,我对自己的发现发现,连自己的有点不能置信,怎么可能会像掌印呢!不过仔细看没错啊!羊皮卷上随着源源不断吸引进来的月光,上面已泛起了一种鲜艳的色彩。与本羊皮卷的颜色截然不同,形成的图案赫然就是一个掌印。

    虽然经过云洞岩事件,我对种种诡异的事件已经有了不小的勉疫力,但还是被这形给震住了,背上涌出了不小的寒意。

    不过怕归怕,但我的好奇心也同时被引发了出来,那上面的掌印是什么呢?这羊皮卷上怎么会有这种形发生呢?不过我却没注意到上面本记载的文字已消失不见。看来这羊皮卷不简单啊!

    那上面的掌印到底是什么东西,不知把我的手掌贴上去会有什么况发生,那未知的后果还是让我迟疑了一下,必竟我出现什么况谁也不知道,不要一下子挂了那就冤了。但年轻人血气方刚,我还是忍不住要试一下。

    手慢慢的向那掌印贴近,我的额头因为过度的紧张,已冒出丝丝的冷汗。终于我的手掌贴上了那个掌印。

    噫!凉凉的没事啊!我松了一口气。

    猛然间,一股巨烈的流从掌心冲进我的**,一路势如破竹的前进,而**的九阳内力,对这外来的入侵者显然是非常的不欢迎,从丹田内倾巢而出,抵抗这外来的入侵者,但显然这外来者不是我**的九阳内力所能抵御的,竟不断败退,就在这时,隐藏在我**的黑暗能量也出来凑脑,与九阳内力暂时摈弃前嫌,一致对外,竟达到了一种僵持的平衡,双方展开了拉据战,不断的争夺地盘,而为这体的主人的我就是有苦说不出,体被催残的比万剑穿心还难受,整个人已被汗水浸湿了,脸部不断的扭曲,可以想像得出我有多么的痛苦,双方不断的在阵前部署兵力,随着不断的凝聚,我的体竟被撑的肿胀起来。

    看来我就要挂了,可怜我还是处男呢!如果老天再给我来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我绝对不会再做处男的。汗!!

    我不能死,谁也没权利夺走运我的生命,在这时侯我的牛皮气又发了,不知有没有用。

    我不断催发着我还不能控制的唯一能量,“精神力”,想要压下底下**的气流。

    突然间,我的脑中竟涌现几条类似于口诀的东东,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不知有没有用,但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念了起来。

    伟大的远古的空间之神啊!请求您以那无上的力量送我到我想去的地方。

    靠!什么鸟东东嘛!我有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过我自己也没发现我在原地消失了地上出现了一个发着金光的六芒星阵。

    嗯!我闷喝了一声,我的眼前一黑,我体似乎出现了一个无底的黑洞,我**的力量好像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地方,一下子涌了出去,我好像被撤进了一个虚无飘渺的空间,不断的被番腾,挤压,撞击,这种滋味以我的话来说,真***不是人受的,我只好不断的运功相抗,就在我接近

    昏迷的时侯,我听见“扑嗵”的一声,我好像掉进了水里,接着传来了两声女子的惊叫声。

    靠!不是下地狱了吧!!不过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

    这下我惨了,这是我最后的意识。

    (各为大大也许会认为我写的太乱,怎么一下这里一下那里的,但我要说的是一点都不乱,你们认为要把所有事都办完再到异界,但我说的是,不是什么事都那么完美的,有时会发生不少的异外。张宗忌也不想的,再说到异界的时间在地球才过两天,不会发生整体的改变。地球的事还有的写,大家不用急,在第三卷就是了。)

    ()

重要声明:小说《四海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