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奇异能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地知我心 书名:四海风云
    “老大你不是说谁爬的高就谁赢吗?我们不是比你先到树顶吗?”

    我嘿嘿的笑了笑。

    “你说的不错,那你们现在看我是不是比你们高呢?”

    几人一看果然我是爬的比他们高,因为我爬的这棵树比他们高了大约有半米,也就是无论他们怎么爬,或爬的有多快都是不可能赢我的。

    “老大你耍赖。我不服。”

    “你没听过兵不厌诈吗?那是你笨。”我一幅教育的口气道。

    “老大我抗议,你根本早就在算计我们。”

    “抗议无效。”

    争论的结果还是几人都被我狠狠的宰了一顿。

    晚上由于晓兰去了南靖她姑妈家,自己一人闲着无聊踏着慢步走出了家门。虽然已近寒冬但是不知为何我就是感到无比的闷,信步来到后山的小山坡上,反正也闲着无事就坐下来练功。提起功力一股炙的真气从丹田处激起来,一路穿过奇经八脉、任督二脉直达天地双桥,都畅通无阻。就在此时天上毫无预兆的劈来一道闪电,说巧不巧的劈在我头部的天门上。我只觉的头一震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的感觉。一股强大的离谱的流从天门上直灌下来与我**正穿行而上的本真气起了激裂的碰撞只觉脑部一疼我人就昏了过去。

    不知多久我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稍一动就觉得浑无比的疼痛。

    慢慢的我就想起了是怎么回事了,***的老子在着炼功碍着你什么事了?竟用雷劈我,我招谁惹谁啊我。越想越气,越想越火,不尽就开口大骂起来。把老天爷的上下所有的女直系亲属都问侯了一便。语言之粗俗作者考虑读者诸君的胃口在此略过不表。

    回到家刚打开门的老妈一看见我差点吓晕过去。

    “鬼啊!”梆!崩!门被关了起来。

    我莫名其妙,老妈怎么不认得我了,我可是她的儿子啊!赶紧跑到楼下的洗手间中用镜子一照。

    “我晕!”只见镜中的我满脸焦黑,头发根根竖起,活像一个扫把头,难怪老吗不认得我。这下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我自己来。

    费了一番口舌终于回到家里全整理一番回到房间内。

    “对了刚刚被雷劈不知有没有影响我的功力,一运功我忽然发现**多了一种不知名的能量。而我**原先的功力似乎没有稍减,反而略有增加。而那不知名的能量无论我怎么运功就是不能调动它。又试了很多方法就是不行,索就不去管它,反正不影响到我就行了。

    第二天准备去超市买些去野营必备的用品,但发现自己实在是囊中羞涩,平时吃住都是在家,没什么额外支出,现在要用的时侯才知道钱的重要,虽然我可以和老爸老妈拿,但这也不是一个长久的办法,现在才明白为何有人老是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

    不过赚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低着头想着心事,不知觉间来到卖体育彩票的店前,突然我心中一动:这也许就是赚钱的好办法,虽然中奖的机率很小,但是来碰碰运气也是好的。我向那店主问了这期的开奖况。

    彩票是三十六选七的方式,如果全中的话就是特等奖了。这期的累计奖金已达五百二十多万,我被店主说的有一点心动,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十元的钞票我有点犹豫,这可是我最后的家底了,上次存的几百元因为带晓兰出去玩,花的全没了。当然我是不会怪晓兰的,毕竟她也不知道我的窘况。更何况让自己的女友开心是为男友最大的责任。

    望了望挂在墙上的几期彩票的走势图,随着这些的数字在我脑中不断的跳跃不知为何在脑海中出现了几组数字,我也不知为何会这样,这也许是精神力的妙用吧!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将这几组数字报了上去,工作人员将号码输进电脑,我不知能不能中反正靠运气吧!

    第二天就是彩票开奖的子,奖一开我不由大喜,特等奖、一等奖都是我中的,我拿份证到领奖出领奖,经过一番登记填表七七八八的事宜简直把我搞的精疲力尽。不过也算值得了,扣去所得税还有四百来万,拿出一百万自己留着用,其他都交给家人处理。

    叮~~~~叮一阵电话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接过电话,电话里传来晓兰甜美的嗓音。

    “阿忌啊!明天爸爸要带我去师叔家,寒假我就不能陪你了你自己要乖哦!”

    “你爸爸不是逃出来的吗?怎么又要回去见你师叔呢?”我疑惑的问道。

    “爸爸说他要回去让我师叔帮他洗刷冤屈,因为师叔和爸爸在门中的感最好,爸爸相信师叔不会害他的。”晓兰解释道。

    我听到晓兰这样说我才释然,但是又总觉得那里不对。倒不是怀疑晓兰会骗我,而是总觉得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甩甩头,把这念头从脑中甩掉。也许是我多心了吧。

    “那好吧晓兰,不过你可要小心啊!如果不成的话你就回来不要强求。”我对晓兰说。

    “好的。”晓兰很爽快的答应了。

    等晓兰挂了电话后,我忽然想到很久没有考虑到曹建的事了。得罪自己这么久的人还能活的这么逍遥,这不得不说是自己的一大失误。之所以放过他这么久,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接二连三的变故搞的没有考虑到他。不过今晚他就会在这个世间消失了,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残酷的笑容。

    深夜曹建的府上出现了一名夜行人。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我了。来第二次当然比第一次熟悉多了,轻松的来到楼内,立刻用神识对屋内进行搜索。突然我搜索到了曹建的影,但是他正在做的事让我怒火滔天。

    ()

重要声明:小说《四海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