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结局

    第二百三十二章结局

    所有人都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突然,童维喃喃的说道:“不如把他弄到韩国去。”

    米特顿时瞪大眼睛看着童维,兴奋的叫了起来,“对,对,韩国,(奶nǎi)(奶nǎi)的,我不信你出国了,还这么牛b.”

    米特抱着童维在地上转了一圈,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还是你这个丫头鬼机灵。”想着,他的脑中已经浮现出制裁路映的一(套tào)完美的方案了。

    ……

    孟倩玉扭着自己的杨柳腰,迈着四方步挽着路映出了韩国首尔机场,她笑滋滋撒(娇jiāo)的说道:“老爷子,咱们晚上去夜总会玩玩吧,我听说这里有一家夜总会的妞儿可很俊的啊。”孟倩玉若有所思的一笑,惹的路映咯咯直笑,刮了孟倩玉的鼻子一下,说道:“你这个小妖精,就喜欢你这个劲儿,什么都会为我着想,没白疼你。”

    “那当然,你以后能记着我就行了。”孟倩玉撇撇嘴,看了看四周,继续拉着路映的胳膊走,路映的(身shēn)后跟着六个保镖跟随着他们,路映倒是肆无忌惮的搂着孟倩玉,丝毫不顾及他已经进入了一个危险的地界了。

    尔的夜晚是很迷人的个城市是否繁华,在夜里是最能够体现出来的,纸醉金迷和灯红酒绿完全充满了勾引的梦幻,孟倩玉很兴奋的拉着路映去了一家顶级的夜总会,这家夜总会中最出名的是赌场。

    “老爷子。咱们去耍两把吧,好不容易来一次还不玩玩,那多扫兴啊。”孟倩玉撒(娇jiāo)似地央求道。

    路映似乎对这个要求感到十分的满意,他的心里已经得意洋洋,这几次胜仗打的十分的漂亮,不但干掉了胡光复,而且捎带着米特也跟着即将破产。他想着这些都感到由衷的,发自内心的畅快。挽着孟倩玉地道:“走,去耍耍,今天你怎么玩我都不拦着,只要你高兴就行。”说完,他哈哈大笑,拉着孟倩玉走进了夜总会设的赌场。

    “小妖精。你想玩点儿什么啊?”路映让(身shēn)后地保镖拿了十万现金出来,要兑换筹码,孟倩玉看着不由得撅着嘴,说道:“还说让我随便玩呢,就拿出十万块钱,还不够丢人的,不玩了。”说着,孟倩玉甩了胳膊要走。让路映给拦住了,“别走,别走,你这个丫头,就是这么撅。”说完,路映从兜里拿出一张国际通用的银行卡。递给了赌场的人,跟(身shēn)后的翻译说道:“刷一千万的筹码。”

    赌场经理正好经过,看到这边好像略微有些(骚sāo)动,说道:“先生,请您到我们的贵宾室吧。”

    韩国人历来地恭敬让路映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笑着点头,挽着孟倩玉的胳膊大摇大摆的进了贵宾室,颇有些土包子开花的感觉。

    路映和孟倩玉进了贵宾室,他的几个保镖想要跟着进去却被赌场中的人拦在了门外,说道:“先生。我们这里是贵宾室。你地保镖可以在你的门外等候,我们的工作人员会负责你的安全。”

    “好的。”路映答应着。他的几个花架似地保镖等候在其他地方,各自买了小筹码,去玩些小游戏。

    进了贵宾室之后,路映看到这里各国的人都有,孟倩玉自动的把位置让给了路映,说道:“老爷子,今天看你的手气了。”

    路映微笑的说道:“是啊我最近的鸿运当头,是否能够再发一大笔横财。”他的笑声略微有些夸张,惹的其他人频频厌恶的看着他,路映却丝毫都不在乎,他现在已经是(身shēn)价上亿的富豪,对于这些无谓地人,他丝毫不会在意这些无名小卒地目光。

    “先生,你向我玩些什么?”赌场的经理过来很恭敬地问道。

    “随便,最便捷的,我不喜欢拖泥带水的东西。”路映狂妄的笑着,捏了旁边的工作小姐的(屁pì)股。

    “那就二十一点儿吧,可以吗?”赌场经理说道。

    路映点点头,“随便。”

    坐在贵宾席上的人一共有五个,除了路映之外,其他几个看起来也都是富豪级的人物。

    “你的女人很美。”其中一个美国人夸奖孟倩玉说道。

    路映倒是没有什么高兴的意思,他看着那个人看待孟倩玉的眼光十分的不满,这个色狼,还想意yin我的女人,哼。

    几把牌开始,路映全都是赢家,其他几个人的表(情qíng)也十分的不好,每一个筹码为五十万,路映不到半个小时,已经赢了将近五千万了,他得意的狂笑,甚至狂妄到搂着(身shēn)边的服务小姐猛亲了一口。

    在旁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路映,嘴角略微的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冲着对讲机说道:“可以开始了。”

    接到指示的人,便开始了动作。

    后十八把牌,路映输赢参半,略微小输一些,钱全都被那个美国人赢去,路映的表(情qíng)有些不服,脸上露出了愤恨的表(情qíng),赌场不是战场,这里是沉着人的世界,路映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贪婪的目光和心(情qíng),刚才赢来的钱不过十多分钟就已经输的差不多了,他怎么可能忍受到自己嘴里的钱转到他人之手?

    桌上其他的人却没有露出任何表(情qíng),似乎十分轻松,其中一个韩国人,看着路映,鄙夷的笑道:“先生,你是不是输不起了?刚刚输了这么点儿,脸上就冒汗了,你的心理素质太差了。”

    路映一听这话立刻火了,说道:“少放(屁pì),让你输些试试。”

    “这些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毛毛雨,也就是哄你这些小孩子们玩玩而已。要不然。咱们增点儿值?你敢么?”这人说话的表(情qíng)激怒了路映地脾气,他顿时就有些火了,说道:“少跟我玩这(套tào),说吧,你们玩多大的我都敢奉陪。”

    赌场经理见状,过来劝解道:“先生,赌场上不能够逞强。请你考虑清楚。”

    “滚你有什么考虑的?赶紧去给老子换筹码。”路映脸红脖子粗的骂道。

    孟倩玉递过来一张支票给路映。路映一拍桌子,说道:“这张空头支票压在这里,输多少我都付。”

    “对不起先生,我们需要查你的(身shēn)份才能够确定这支票的真假。”赌场经理说道。

    路映极不耐烦地摆道:“随便你们怎么查,老子百亿资产还怕你们这些外国佬?”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赌场经理回来。示意可以开局,座位上其他的人也都一一验过了支票。

    一转眼,路映连续进行了三十把,每次地赌资均在四千万左右,路映输了二十八次,只赢了两次,他的心跳有些加速,眼睛里充满了血丝。赌场上的人一旦是遇到了如此的境遇,没有几个是能够冷静的,路映的头脑里已经被金钱完全充斥,孟倩玉拉了拉他的胳膊,在他耳边小声地提醒道:“老爷子,我们输了不少了。不如我们退了吧。”

    “你说什么?退?退什么退?这些钱你给我?滚!”路映一巴掌把孟倩玉甩了个跟头,旁边的人把孟倩玉扶了起来,那个美国人说道:“拳头可不是用在女人(身shēn)上的,你这个人还真是粗鲁。”说完还不自在的摇摇头。

    进行到现在,座位上已经只是剩下了路映和那个美国人,其他的人全都退席了。

    “**!”路映不由得骂道。

    那个美国人只是摇摇头,没有因为路映的骂声而感到任何的不满,反而咧嘴笑笑,在进行了一个小时。路映连续输。只是偶尔地赢了几次,他刚要示意发牌。旁边的赌场经理提醒道:“先生,你确定还要继续么?”

    “当然。”

    “这次我要赌你的女人!”那个美国人嘲笑的说道,“我喜欢她,我们来一次大的,如果你这次赢了我的话,这些钱我可以全都给你,不过,如果你输了,你地这个女人就要跟我走了。”那个美国人很猥琐的看着孟倩玉,让孟倩玉下意识的往路映后面躲了躲,路映丝毫没有犹豫,满口答应道:“行,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输了,所有的钱全都要给我。”

    孟倩玉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

    路映只是一把抓过孟倩玉,把她甩到了一旁,说道:“开始吧。”

    孟倩玉的表(情qíng)十分的低落,甚至有些抽泣,她在一旁静静的坐着,等待着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果然,路映输了,他疯狂的咆哮道:“不行,不行,我还要继续赌。”

    “你地女人已经是我地了,你还有什么可以拿出来赌?”那个美国人悠哉的抽着雪茄,闲(情qíng)地等待着路映回答。

    这一问,的确让路映蒙了,自己还有什么?“我还有钱,钱。”

    “对不起先生,你的支票已经是最大额度的提款了,你已经没有赌本了。”赌场经理在一旁提醒道。

    “什么?”路映腾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血压顿时升高,“你,你再说一遍?”

    “是的,先生,你现在已经输了四十亿人民币,你已经不能够再继续赌下去了,除非您立刻兑现,并且,拿出还可以抵押的物品。”赌场经理毫无表(情qíng)的说道。

    路映一听这个数字,四十亿,顿时感到眼前发黑,他颤抖的手,得得索索的再次说道:“你,你说什么?我的钱?钱?你还给我,还给我。”他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他这一举动惹来了众多赌场内的人员过来制止他,赌场经理一笑:“先生,现在请你兑现你输掉的赌资,否则我们是不可以这样让你离开地。”

    “兑现?我。我……”路映见状,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着孟倩玉,有些乞求,可是现在孟倩玉却被那个美国人搂在了怀里,那个美国人说道:“像你这样的男人,死掉也无济于事。不过你想死的话,也要等还清我的赌本再死。”

    路映正在踌躇的时候。进来了一个年轻人,赌场中的人全都恭恭敬敬的鞠躬,说道:“社长好。”

    路映抬头是一个韩国地年轻人。

    朴成浩看了看路映,笑道:“我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我知道,你是负不起这个赌资地。管你是中国云翔集团的老板。”

    路映已经来不及思考为何这些人会知道自己的底细,说道:“好,好,你说,你说。”

    “出让你云翔公司的所有股份。”

    “不行!不行!”路映赶紧拒绝道。

    “可以,那么现在请你支付你输给我们的赌资,要么,就按照我们的规矩。留下自己的命。”朴成浩地语气就像是即将要杀死一只蚂蚁一样的轻松,路映看者他(身shēn)后的那些人,凶神恶煞的站在那个年轻人的(身shēn)后,而此时,他已经是孤军奋战了。

    没等路映说话,旁边的人已经递过来一份合约。朴成浩说道:“现在你只要签字,然后按照你们中国人的规矩,按一个手印,我们的帐就一笔勾消了。”

    路映看了看这份合约,没有多余地条款,只是出让自己所有的云翔集团的股份作为赌资的赔偿。

    路映只是感觉眼前十分的眩晕,命重要?钱重要?他看了一眼孟倩玉,孟倩玉根本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说道:“刚才那一刻,我对你地任何怜悯已经没有了。我不欠你的了。”孟倩玉的语气很冷。其实,路映把她当作赌本的那一刻。她的心的确感到有些寒。

    路映无奈的拿起笔,鬼使神差的签了字,声音颤抖的说道:“怎样按手印?”

    朴成浩一个眼神,旁边的人拿过来一把刀,拿起路映地手,狠狠地割了下去,路映嗷的一声,血不断地滴在纸上,朴成浩说道:“赶紧按一下,免得一会儿血凝了,你还要受一次苦。”

    路映早已经僵硬在一旁,朴成浩的手下拿起他的手按在了纸上。

    朴成浩说道:“请我们总社长出来签字。”

    米特看着路映此时的表(情qíng),内心十分的畅快,当他出现在路映面前的时候,路映已经完全的僵硬了,除了路映以外的人,所有的人包括朴成浩都恭敬的鞠躬,说道:“社长好。”

    米特只是点点头,在合约上签了字,路映惊恐的看着米特,张着嘴一句话说不出来,当他意识到,这是个局的时候,一股鲜血从他的嘴里**了出来,他捂着自己的(胸xiōng)口,念叨着:“我,我不服……”便应声倒地了。

    朴成浩示意其他人把路映抬了出去。米特的心里并没有多么的舒服,弄到这种局面,其实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社长,既然现在这种状况了,那你也就不要回去中国了,在我们这里定居吧,我自己很孤独。”朴成浩喃喃的说道。

    米特摇摇头,说道:“我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想法,我准备带着两个丫头,去世界巡游了,至于定居,那是数年以后的事(情qíng),到时候我们再说。”米特不是寒暄,这的确是他的心思。

    “那你现在得来的公司怎么办?”朴成浩问道。

    米特微笑的一指,说道:“现在我的资产已经是云翔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了,这份资产我会算鸿鹰社一份,我赠送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其余的,我打算交给玉姐来处理公司事务。”

    孟倩玉听到米特这样说,感到十分的惊讶,刚想要说些什么,米特笑着说道:“玉姐,你就当帮我了,我知道,凭借你的头脑,我的公司还会继续发展下去,现在娱乐公司我打算交给兰湄老师,而你,则帮助我照顾云翔集团,让我先潇洒两年,求你了,行么?”米特略带撒(娇jiāo)的说道。这次如果不是孟倩玉,他是不可能把路映弄到韩国来,而且丝毫没有痕迹的把云翔集团弄到了手,他知道,孟倩玉的心里现在十分不是滋味儿,尽管,路映不是什么好人,他需要给孟倩玉一些东西来弥补,可他能够弥补她的,也只有权利、地位和金钱了。

    孟倩玉无奈的说道:“好吧,不过,我不保证我不会随时罢工。”

    几个人相视而笑,各自举起了酒杯……

    ……

    马尔代夫的沙滩上,一群人在嘻嘻哈哈的玩耍着,几个人正在摆放着野餐的食物,看到一个人影闪现,不由得全部恭敬的说道:“老板好,老板娘们好。”

    米特搂着田音音和童维两个人嬉笑的出现,惹来了沙滩上其他人的目光,一个爽朗的亚裔男人和两个绝色天香的女人成为了一道很闪光的风景。

    “这样的(日rì)子很舒适啊,真的不想回去工作。”米特躺在沙滩椅上不由得感叹道。

    “那我们就不回去。”田音音笑呵呵的说道。这段(日rì)子,是她们过的最舒服的(日rì)子,也是最甜蜜的(日rì)子。

    “不回去,打死我也不回去。”米特伸了伸懒腰。

    电话响起……

    “老板,不好了,公司有问题,玉姐让你赶快回来处理,她要顶不住了……”

    “我没听见,没听见,没听见……”米特把电话往海里一扔,吃了童维递过来的水果,惬意的笑道。

    马尔代夫的黄昏十分的优雅,醉人,也许,这将是米特永远的快乐,也许,这仅仅是这一秒的快乐……

    琴琴谢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本书已经完结,没有你们的支持,琴琴不会坚持到现在,希望你们能够继续等待琴琴的新书,再次挥泪!

    bk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之横财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