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婚礼(二)

    第二百一十一章婚礼(二

    看到路映那个样子,米特更是冠冕堂皇的跟周围的人说了几句:“没什么事(情qíng),误会,绝对是误会,大家各自入席吧。”听着米特异样的语气,任何人都不会觉得那是个误会,媒体的记者们不断的继续拍照着,米特心里暗想:明天的报纸一定会十分的(热rè)闹。不单单是自己的婚礼,而是路映刚才气急败坏的那几张照片就足够米特乐呵一阵子的了。

    看到路映来了,很多人也都起(身shēn)跟他一一握手问好,路映看了看这些来参加米特婚礼的人,似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特别是看到了胡崇,路映心里一怔,这小子很面熟,后来才想起来,是这次歌手大赛的选手而且还是华语几家大公司老板的儿子,路映心想,这胡家的小子跟米特扯到了一起,看来事(情qíng)也不是很好办,路映曾经见过胡崇,而且也知道他的底细,几家最大的娱乐公司老板的儿子,他自然会查了底儿朝天,看来米特这次绝对不是空(穴xué)来风,不用说米特的底细如何,但是凭借着胡崇父亲那里,米特也绝对能够跟自己抗衡了,路映的脸上笑着,可心里却在不断的翻滚着,想着各种的主意来对付米特。

    看到路映,胡崇也客(套tào)的上前问好道:“路伯伯,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

    路映一脸堆笑的说道:“是啊,咱们也很久没有见面了,你父亲可好啊?”路映一副慈(爱ài)的样子看着胡崇,让胡崇觉得浑(身shēn)都起了鸡皮疙瘩。答道:“我父亲很好,谢谢路伯伯关心,您自己也要多注意(身shēn)体。”胡崇意味深长地看了路映一眼,让路映也有些尴尬,他自然知道胡崇所指的是什么,他曾经还派出过自己的女演员送给胡崇的父亲,谁知道胡光复那个老头子只懂得做生意。根本不近女色,路映还让胡光复好一顿笑话。弄的骑虎难下的,而且当时胡崇也在现场。

    路映客(套tào)的点点头说道:“难得你们这些小辈人还知道关心关心我们这些老东西了。”

    米特招呼了田音音过来,路映看到田音音地一刹那眼睛都发直了,路映看过田音音跟米特合作的电影,但是没想到,她居然比萤幕上还要漂亮,而且。后面地那个伴娘更是一个美人胚子,想到这里,路映的牙根直痒痒,下半(身shēn)已经有了反应,看着两个女人走了过来,路映意图张开自己的手臂去拥抱一下新娘,可是看到田音音漠然的表(情qíng),他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田音音礼貌的笑道:“路映老师。早就听说了你的大名,今天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真是荣幸啊。”

    路映伸出手,握了一下田音音地想,不能拥抱摸摸手也罢。米特倒是没有更多的想法,路映的眼神中贪婪的目光早已经尽显无遗,这老东西对女人可是来者不拒,不管是朋友妻还是比自己小多少辈的,大小通吃,可是随着路映“啊”的一声,米特赶紧问道:“怎么了?”

    田音音委屈状的赶忙说道:“哎呀,你看,刚才我收了一个小红包塞在了我的手(套tào)里,结果不小心划伤了路映老师地手。真是不好意思啊。”

    “路映老师。您有事么?”米特诧异的问道,心里早已经憋不住笑。他知道这个是田音音和童维两个人的恶作剧。

    路映直摇头,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只是破了点儿皮。”看着路映那副疼痛不已的样子,米特心里骂道:这个老东西还真是惜命,这不过就是划破了出了几个血丝而已就这样,要是拿刀给他一下子,估计刀子还没进去他就已经yy的疼死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路映老师,那边还有客人,我先离开一下。”说着,田音音在童维的搀扶下,去了其它地地方,胡崇看着两个女人诡异的背影就知道,她们俩一定是找地方偷笑去了。

    米特赶紧转移了话题,笑道:“路映老师,您可是老资格的前辈了,我们这新建的公司,以后还要多多帮助我们小辈啊。”

    路映听了这话,觉得有些奇怪,我们?难不成这个公司里还有胡崇的股份?如果真是这样,他可就不好下手了,如果让胡光复那个老东西知道自己动了他儿子的公司,不把自己撕了才怪,他可是个护犊子的人,他动别人可以,别人要是动他一根毫毛,他都会让那人死的很难看,否则那个老头子也不会到现在仍旧垄断着娱乐业的市场。

    路映客(套tào)的说道:“当然,米特啊,你们这些小辈还是十分前途无量啊,以后要好好干,比我们这些老地强。”

    “路映老师,您看,既然来了,您也不能不说几句啊,我地婚礼能够请到您,也是十分的荣幸啊。”米特特意把荣幸那几个字说地很重,让路映略感尴尬,当然荣幸了,他荣幸的都撕掉了请柬,后来思前想后,还是应该来,这才跟着孟倩玉一起出席了婚礼。

    路映连忙的推脱道:“我说什么啊,都是喜庆的事(情qíng)。”

    “不行不行,您一定要讲几句。”米特连推带让的把路映弄到了台上,米特的心里却在暗笑,不让你上台,我的计划岂不是泡汤了,孟倩玉早就通知了米特,路映会来出席,米特自然也会安排一个惊喜让路映感受一下。

    “各位,今天,我们的新郎有幸请到了录影公司的老板路映老师来参加我的婚礼,这也是一次难得的聚会,现在我们请路映老师给我们讲几句话。”米特一个眼神递了过去,台上的司仪马上的宣布道,台下原本的喧闹立刻静了下来,路映更是无奈,这种状况他已经是无法再进行推辞了,只要硬着头皮上台了。

    看着台下十分熟悉的面孔,路映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是米特的婚礼,我能够来此参加也是十分荣幸的,作为一个长辈来说,我衷心的希望米特能够幸福,他的公司能够蒸蒸(日rì)上,为我们弘阳市的娱乐事业作出一定的贡献,同时,也希望台下的各位朋友能够有一个好心(情qíng)。”说(套tào)词,路映自然不用多想,可是看到了逐渐凑过来的媒体记者们,路映的心已经提了起来。

    果然不出路映所料,台下的记者已经汇聚到了一起,其中的一个记者问道:“路映老师,曾经传闻您出高价让米特去您的公司发展,但是遭到了米特的拒绝,这个事(情qíng)属实么?”

    “路映老师,米特没有去您的公司,是不是会觉得自己遭到拒绝而十分气愤呢?刚才您跟保安发生了冲突是因为请柬的事(情qíng),请问,您的请柬是真的忘记带了,还是因为某种原因毁掉了?”

    “路映老师,米特新建了一个公司,对于您来说也是一个十分大的威胁,您对自己公司的未来是否已经有了新的规划了呢?能不能跟我们透露一些?”

    “传闻说由美公司的倒闭是因为您高价签约艺人而造成了,挖走了由美公司所有的艺人,就是为了垄断弘阳市的娱乐事业,请问,这个事(情qíng)是真的么?花了这么大的血本,您的公司是否能够承受住如此的负担呢?”

    “听说录影公司最近正在招一批新人,全都是年轻的女艺人,请问,这里面是否有一些潜规则呢?比如陪某位老板上(床chuáng)之类的,您知道么?”

    突如其来的问题一起炮轰到路映的耳边,让他来不及反应,甚至有些慌乱,这都是些什么问题?看着米特旁不作声,丝毫没有忌讳自己的婚礼成为了记者们八卦的场所,他明白了,这些全都是米特一个人安排的。

    路映斜了米特一眼,看着台下的媒体记者,故作平静的说道:“大家请安静,我说两句,我个人的确十分欣赏米特这个人,无论是从他的演技上,还是从他的歌唱事业上,他都是十分优秀的,当然,这种人才能够吸纳到自己的公司,也是老板的一种幸运,但是米特自己开了公司,更是值得可喜可贺,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你们空(穴xué)来风的传闻,而且,深度挖掘已经过去的事(情qíng),已经丝毫没有任何意义了,我还想说的事(情qíng)就是,我们公司招新人没有任何的潜规则,只要你演的好,唱的好,我就认可!我只说这些,谢谢大家。”

    米特在一旁偷笑,没有潜规则,基本上路映公司的所有女演员都会让他睡个遍,每天路映是在一个小盒子抽号的,他公司的女演员都有编号,他抽出哪个,他晚上就会睡哪个,有的时候会一起抽出两个,也不知道这个老东西每天吃多少蓝色药丸,也不怕某一天猝死在(床chuáng)上。

    路映刚要下台,突然门口响起了一个声音,说道:“他骗人,他是个骗子!”

    ps:支持琴琴,支持正版阅读!

    bk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之横财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