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第二百零九章

    童维放下了手中正在清洗的碗筷,说道:“好吧,我们就在这里说吧。”她(身shēn)体略微的有些颤抖,有种落泪的冲动,却一直在忍着,特别是米特进来以后,一肚子的委屈以眼泪的形式宣泄出来。

    “别哭,有事(情qíng)我们好好说。”米特看到童维别过去脸和颤抖的(身shēn)体,知道她不想让自己为难,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童维,只能静静的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安慰的说道:“维维,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是,我跟田音音的婚约在前,我不能够食言,这话我不是第一次跟你说,可是,我也同样不希望你有其它的想法,跟我们在一起,我们就是你的亲人,你懂么?千万不要有其它的念头出现,没有了你,我跟音音谁都不会好过,知道么?”米特十分了解童维,小女人的心思总会展现无遗,尽管米特很少去主动跟童维谈心,聊天,可是女人终究是女人,任何的事(情qíng)全都挂在脸上。

    童维哭的更加的凶,她没想到米特居然这样了解自己的内心,只是紧紧的抱着米特,把头扎在他的怀里,默默的哭着,她很珍惜这样的时刻,也知道,米特跟田音音对自己已经无可挑剔,只是感(情qíng)上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以前米特跟田音音没有举行婚礼的时候,即使订婚了,她也没有觉得多么难过,可是现在婚期将至,她的心里不知为何,总是拗不过那个劲儿。

    哭了许久。童维泪眼朦胧的看着米特,说道:“放心吧,我不会乱想了,祝福你们,我会过地很快乐。”

    “傻丫头,我们更希望你开心,如果形式要改变我们的生活。那么我宁可不要那种形式,维持现在的状态。你懂么?”米特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替她擦去了眼泪。

    童维点点头,她猛的踮起脚吻了米特的嘴唇,第一次,这也是米特第一次跟童维亲密的接触,米特有些愣住了,内心地悸动不断的冲击他地头脑。他猛的晃了晃自己的头,只是,在他还没有让自己清醒的时候,童维再一次印了上来……

    婚礼举行的前一天晚上,所有的人全都在米特的家里忙乎着,路禹臣、蔡乾、王猛以及所有跟米特和田音音熟识地人全部到齐,他们一部分人是陪着童维,这也是米特特意吩咐的。另一部分人是帮着准备结婚的各项事宜,从来没想过结婚会这样的麻烦,当然,米特也邀请了许多媒体的记者来参加,他也是想借此机会来炒作一下自己的公司,代表着公司出一下风头。想着路映那个老东西会被气的冒烟,米特心里就特别的舒畅……

    路映,坐在自己地办公室当中,拿着米特派人送来的喜帖,气的七窍生烟,这小子,不但破天荒的弄出个公司来,而且还在记者招待会上扬言要让弘阳市的演艺事业统一化,他早已经托人打听了关于米特的一切,却没有更多地人知道他的底细。来这个小子还真是有点儿能耐。他看着坐在一旁抽烟的孟倩玉,问道:“米特这个小子的底细你不是很清楚么?他怎么可能突然的弄出一个公司来?”他略微有些埋怨。路映认为这是孟倩玉故意的隐瞒。

    “你不是派人去查了么?查出来什么了?你私家侦探都没有查出来的事(情qíng),难道指望着我能够去知道?真是可笑!我一个女人,我也不是福尔摩斯,你要是不相信,你就继续的查下去啊?少来埋怨我。”孟倩玉十分不满的说道,丝毫没有跟路映客气,她知道,这个时候只有强硬起来,才能瞒过那个老狐狸的眼睛,心想,米特地事(情qíng)路映根本无法查出来,即使查到米特曾经去了韩国,当时也是有公事在(身shēn)。

    路映想了想,似乎也地确是这个道理,他略带陪罪的意思说道:“你玉,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总来误解我。”

    “我哪里敢误解你啊,我现在也老了,也没有什么新鲜感了,你当然不在意我了,好了,我知道地都跟你说了,我也要走了。”说着,孟倩玉提起自己的小皮包,扭着腰肢出去了。

    “你干吗去?”路映赶紧问道,“晚上留下来陪我吧,我很想你。”那猥琐的样子让孟倩玉感觉自己想呕吐。

    孟倩玉笑呵呵的说道:“我今天没时间,明天米特的婚礼就要举行了,我得去买一(套tào)什么样的礼服参加婚礼去合适,明天全国的各大媒体都会出现,我总不能太丢人,毕竟我也是代表咱们录影公司出席,丢人也是丢录影公司的人,我当然要重视一些了,你说呢?”没等路映回答,孟倩玉早已经一个闪(身shēn)出去了。

    路映气的拍着桌子,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摔倒了地上,看着米特的请柬,他越看越生气,他忿恨的将其撕成了碎片,心里不由得念叨着:小子,韩子霖都下去了,你居然敢站出来跟我斗,你个小麻雀还想斗我这个老家贼,我一定要让你明白明白,死是什么滋味儿!

    ……

    米特突然的打了一个喷嚏,自言自语的念叨着:“谁这么好,想我呢。”

    “叨咕什么呢?”田音音纳闷的问道,看他那个样子,丝毫没有一个要结婚的人的样子,田音音也知道,米特是不想故意表现出来的太兴奋,免得童维伤心,在这方面,田音音也收敛很多,毕竟童维将来要跟他们在一起,就要顾及一下她的感受,特别是童维已经没有了亲人。

    “老人们不是说么,打喷嚏,一想二骂三叨咕,我刚才打了一个,肯定是有人想我。”米特嘿嘿一笑。

    “当然是我想你了。”

    米特闻声看去,原来是孟倩玉不知何时进来了,他赶紧站起来,笑脸相迎,说道:“玉姐,你怎么来了?”他没有想到孟倩玉会在自己结婚的头一天过来,毕竟按照她的意愿,是很避讳跟米特有过多的接触的,毕竟她还是录影公司的当家女一号,让媒体偷*拍到,对她自己的影响是很大的。

    孟倩玉呵呵一笑,说道:“我刚从路映那个老东西那儿来,而且也告诉他你发了请柬给我,我会出席你的婚礼,而且我估计这会儿你的请柬已经进拉垃圾桶了。”

    “我当然知道他会扔进垃圾桶,所以我送给他的那份儿,不是珍藏版的,随便找了一个请柬写的,你这个是我准备发行的珍藏版请柬,估计会有很多人收藏。”米特拿起了一个金色的心型小信封,上面压了一行红色的小花,一张米特和田音音电影中的剧照贴在上面,上面还有两个人的亲笔签名。估计很多影迷们会高价买回去收藏。

    “米特,艺非要是看到了这张请柬,一定乐得嘴都开花,你这不是变相的帮他进行宣传么,他应该另外付给你宣传费。”孟倩玉打趣的说道,这请柬的确美丽,只可惜,上面的女人不是她自己,她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估计在米特(身shēn)边的女人,除了田音音以外,都会有这种想法。

    “这就是艺非自告奋勇帮我设计的请柬,我不用他都跟我翻脸,唉,我也是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像是个傀儡,什么时候变成九九一族了呢?”米特感叹的说着,因为这个请柬,艺非差点儿跟他打起来,米特坚持不肯用,可艺非却说,这个东西的效果非常的好,米特要是不用,他就跟米特绝交,威((逼bī)bī)利(诱yòu),米特无奈也只好答应了。

    “什么是九九一族?”坐在一旁的王猛问道。

    “九九一族指的就是他们拥有九十九,但从来不会满足,他们拚命工作挣那额外的一个‘一’,渴望早(日rì)完成‘百’,确不知道,他们其实已经拥有了九十九,原本上活中那么多值得高兴和满足的事(情qíng),因为出现了凑足百的可能(性xìng),全都被打破了,为了竭力曲追求毫无疑义的代价的‘一’,不惜付出失去快乐的代价,这就是九九一族。”米特说完,嘿嘿一笑。

    “你小子肚子里的墨水还真多。”王猛笑道,其实,这个世界上,谁不是九九一族?能做到满足现状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你少在这里跟我们拽文学了,这个社会,谁不当九九一族啊?也就你,跟个少爷似的,命那么好。”蔡乾也在一旁抱怨着。

    米特嘿嘿一笑,问着孟倩玉,说道:“玉姐,路映那边有什么反应么?”他十分想知道路映的态度,毕竟这个更加的重要,虽然现在米特的公司有了暂时的解决办法,可是路映实在是个太狡猾的老狐狸,他不得不马上防备他。

    “暂时没说什么,因为你的这个事(情qíng)发生的太突然了,前些(日rì)子,他还一直在考虑,是否要找你再谈一次跳槽的事(情qíng),而且是亲自出面找你谈,本来都已经提上(日rì)程安排了,突然知道你宣布开公司的消息,而且公司内突然的增加了很多新的艺人,而且还跟华语公司有了合作的意想,他这几天已经气得快犯心脏病了。”

    ps:支持琴琴,支持正版阅读。

    bk

重要声明:小说《都市之横财人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