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宿世之缘 第二十章 定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烟鬼 书名:神游宇内
    雁

    森林公园

    睛空万里,阳光灿烂;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我、诗雅、娜娜、小宇和王璐娜正漫步在蜿蜒的石径上。

    “老公,”诗雅小声地在我耳边说道,“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啊?”

    小宇耳尖,听到诗雅的话,忙接口道:“是啊,老大,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里啊?森林公园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几棵树嘛!”

    王璐娜瞪了一眼小宇,嗔道:“你这是什么话?照你这么说来那这雁也就是几棵树,几块石头吗?”

    小宇一听不好,忙干笑两声想掩饰过去,小声道:“老婆教训的是、老婆教训的是。”

    王璐娜的脸马上绯红一片,悄悄地掐了小宇一下,声若蚊蚋:“讨厌,就会油嘴滑舌。”

    我笑着看了他们一眼,道:“别猜了,你们难道没想到我们上次来这里时我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诗雅疑惑地看了我一眼,问道:“意外?对了,你是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好像是,是你那天摔到一个坑里,结果害我们大家着急了半天。”

    “对、对、对。”王璐娜忙接口道:“不过,这跟你现在带我们来这里有什么关系吗?”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小宇突然叫道:“老大,你是、是叫我们去‘那里’吗?”

    我笑着点点头,随即默然地继续向前走去。

    “你们两个!”诗雅嗔怪道:“干嘛呀,猜哑迷啊!你还没告诉我呢,老公?”

    我面带微笑地捏了捏她可的小琼鼻,道:“哎呀,你还想不通吗?我那天的话简直是漏洞百出,你难道一点都没怀疑过?”

    诗雅不依地扭了扭,嗔道:“人家那时都快急死了,哪还有时间想这个呀!”

    我笑呵呵地道:“那你有没有记得我那天给你说过我教你的武功是哪来的?”

    诗雅的脸上露出敢“原来如此”的表,叫道:“我知道了,你要带我们去‘那里’?”

    王璐娜在一旁听得急了,叫道:“小雅,你到是说清楚呀,你们别欺负我不知道,一个个‘那里’、‘那里’的,哼,小宇,你说!”

    “这个,”小宇诺诺道:“这个一时说不清楚啦!反正那个地方我也没去过,等会你到了就会知道了。”

    王璐娜看了一眼小宇,又看了一眼我,不再言语,默然地跟着我们。

    四下寂静无人,一片草木。我发出精神力查了查,确定没人后,转对诗雅四人道:“准备好了吗?要走了。”

    小宇叫道:“好了,老大。”

    我点点头,大手一挥,眼前的空气产生一丝涟漪,几乎在瞬间,场景一变,已然置在一个鸟语花香的幽境。

    小宇哇哇叫道:“老大,就是这儿吗?你快打开机关呀!”

    我笑道:“你这么急干嘛!又不是赶着去投胎。”

    “嘿嘿、嘿嘿。”小宇尴尬地笑了笑。

    娜娜走上前来,依偎在我前,道:“哥,这里好像有一个地方有强烈的能量反映呀!”

    我点点头,赞同道:“对,就是在这里边。”说着用手指了指前方的草丛,续道:“这里是我师傅以前清修的地方,里面的能量也是他留下的,不过……”

    “不过什么?”诗雅上前疑惑道。

    我接着道:“不过,好你这次的能量波动比我上次来的时候还要强,怎么会这样?按说里面这么久没人了,能量会越来越弱的,怎么会……”

    “别想这么多了,”小宇接问话题,“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只见他正摩拳擦掌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你们跟我来。”

    我又用出瞬间转移,五人直接来到了洞中。

    洞内简陋无比,幽暗寂静。

    “老大,”小宇问道,“这里就是吗?嘿嘿,感觉就跟武侠上经常提到的有奇遇的古洞。”

    我白了一眼小宇,道:“本来就是嘛!”

    “我这……”小宇无言以对。

    我不再理会他,环顾四周,暗暗打量起这个稀给我造就一生传奇的古洞。

    一切都没什么变化,但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少了点什么。还有就是洞中萦绕着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我极力在脑中搜索着,到底是什么?

    诗雅似乎看到了我有些不对劲的脸色,上前关切道:“老公,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我默然地点了点头,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我竖起手阻止他们的笑语,自言自语道:“好像有点出来了,等等 ,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好纯正的气息,嗯……浩然正气……咦?是仙气!”我突然叫道。

    “什么仙气?”诗雅疑惑道,众人也奇怪地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双眼扫至以前存放师傅骸骨的地方,突然震惊地发现,它竟然不见了!难怪我一直觉得好像好了点什么。

    “怎么会这样的?”我惊讶地叫道。

    诗雅跑上前,急切地问道:“怎么了老公?”

    我急切地道:“我师傅的骸骨不见了!这里不应该有人来的!怎么会?”

    “老公,”诗雅柔声道,“你先别急,你再仔细找找,会不会你记错地方了?”

    “不,”我摇头道,“不可能的,我不会记错的,师傅就坐在这大厅正中,怎么会不见了?”

    这时小宇他们也跑了上来,叫道:“老大,怎么回事?”

    我摇摇头,没有回话,陷入沉思。

    众人见我沉思不语,识趣地站在一边不再说话,静静地等着我回过神来。

    <b></b>

    “到底哪里不对呢?师傅的骸骨怎么会不见了呢?”我在心里不住地问自己。

    “为什么这里会存留着仙气,难道是‘他们’?可是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是师傅他……”

    “嘶。”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下激动的心,转对小宇他们道:“我已经想出了两种可能,不过还不确定,但是,眼下应该没什么问题的。”顿了顿又道:“现在,大家帮我找找,这里有没有留下什么特别一点的东西。”

    “特别一点的东西?”诗雅迷惑地问道,“什么是特别的东西?”

    “是啊老大!”小宇也接口道。

    我反问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里的能量有点特别?”

    “特别?”小宇惊奇道,旋即仔细地感受了一下,续道:“我说不上来,反正觉得这股能量很自然,而且若有若无,完全没有一点突兀的感觉。”

    娜娜也赞同道:“对,这种能量娜娜好熟悉的,以前娜娜在龙谷中经常到谷中间的那个湖中玩,那个湖里就有这种能量。”

    “那是什么?”诗雅问道。

    “自然的力量呀!很舒服的。”娜娜可的说道。

    “对,”我接道,“老婆,你记得早上我跟你说的‘神仙姐姐’吗?”

    诗雅点点头,随即张大了朱唇,失声道:“难道是?”

    我哑然失笑,道:“你想到哪去了!不过,跟她也有点关系啦!”

    “喂,老大,打扰一下。”小宇插嘴道:“你说的‘神仙姐姐’是哪位呀?不会是你又把了一位吧?”

    我笑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叫‘又把了一位’呀!真是的……以后跟你说吧。我提到她,是因为她是仙女呀!”

    “仙女?”诗雅奇怪地看着我,突然恍然大悟道:“难道是,这股能量……你刚才说的‘仙气’,就是说这个?”

    我赞许地看了她一眼,附带上一个邪邪的笑容,诗雅被我笑得浑一颤,不知又想到了什么,满脸通红。

    “就是说,这股能量是一个神仙留下的。”我得出了结论。

    “等等、等等。”小宇突然插进嘴来,“老大,没搞错吧?这世上真有神仙?”

    我没好气地看着他,道:“你白痴哦,自己都是个神了,有神仙有什么好奇怪的?”

    “也是啊。哈哈、哈哈——”小宇自言自语道,旋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嘿嘿”傻笑几声。

    “好了,”我打破僵局,道:“大家分头去找吧。尤其是注意带有仙气的东西。”说着率先走向大厅。

    诗雅的娜娜一步不离地跟在我后,眯着眼睛,细细找寻着;小宇和王璐娜则四处转悠着,试图找到些什么。由于我以前已经告诉过小宇这洞里的有关况,所以小宇虽是第一次来这儿,但走起来也不生疏,首先找到了洞中左边石室的机关,伴随着“轰轰”几声,小宇拉起一脸好奇的王璐娜进入其中,仔细收寻起室内的每一件物品。

    我慢慢地踱到之前师傅坐化的地方,由于被我破去了机关,地上垄起了一个正方形的突起,那是当时放着“混沌心经”小本用的,现下已空无一物。

    我蹲下子,仔细观察起来,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尘土,暗示着这个石洞的久远年代。

    这时,一旁的诗雅突然拉了拉我,指着一旁的地上道,:“老公,你快看这儿!”

    我闻言向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心头一震,快步上前几步,细看起来。只见厚厚的灰尘上赫然写着几个字,似用指所写,力道混厚。

    “吾徒,察《周易》,观卜象,吾已得知诸事,现吾已羽化,勿念。左之石室,有一什物,乃吾‘逍遥门’之信物,现传之于汝,汝本宇内一奇人,望善待之。”

    “逍遥门?”我喃喃念着,随即抬起头惊疑地向左边的石室看去。

    正在这时,小宇略带兴奋的声音响起:“老大,你快来看看这个!”

    我和诗雅对视一眼,随即会意的一笑,拉起娜娜走向石室。

    人未进入,我的声音已经响起:“是什么?”

    小宇回头道:“老大,你看看,是一个牌子。”说着扬了扬手里的牌子。

    “牌子?”我奇怪地问道,随即快步上前,抓起小宇手中的牌子,仔细地观察起来。

    牌子入手极厚,深铁非铁,闪着奇异的光泽。整个牌子长约五寸,宽约三寸,一面雕着龙凤呈祥图,另一面则刻着四个龙飞凤舞的草体:天上人间!

    我紧紧地盯着手中的牌子,脑子里回忆起刚才大厅中地上的几行字,嘴里不自觉地念道:“逍遥令!”

    “逍遥令?”小宇奇怪地看着我,“那是什么?”

    我正想回答,突然从牌子中传来一股能量波动,我连忙凝神提气,把能量注入其中。一片淡淡的五彩霞光刹时从牌子中出,慢慢地,牌子变得晶莹剔透,一行娟秀的小楷缓缓显现出来。

    我仔细一看,这赫然就是“混沌心经”的全行功法门,以及一行突兀的隶书:行逍遥者,其心至善。

    我把手一握,捏成拳头,“逍遥令”发出的光芒顿时被盖住,室内也黯淡了下来。

    众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良久回不神来,直到我收回令牌,小宇才最先反应过来,有点结巴道:“老……老大,这是怎么回事?”

    我苦笑一下,道:“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这是师傅留下给我的,还有他外面留下的几行字,我看起来也似懂非懂,尤其是这牌子,到底是干什么的?”

    小宇不相信地看着我,叫道:“不是吧老大?那你怎么一看见这个牌子,就叫着‘逍遥令’、‘逍遥令’的?而且还……”

    我把令牌收进次元空间,拉起诗雅和娜娜,转走出石室,对还站在里面的小宇和王璐娜道:“我还得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师傅已经登仙了,这也不用担心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我们走吧。”

    “老大,”小宇似乎还有什么疑问,赶紧追着跑出来,叫道:“就这么走了?你怎么知道这里就没什么东西了?还有,你怎么知道你师傅……”

    我自顾自走着,头也不回地道:“走吧,回去再慢慢说,师傅他……他果然是个奇人啊,这个世上还有很多我不懂的事……”

    小宇诧异地看着我的背影,有点呆呆对旁的王璐娜道:“老婆,你知道他怎么了吗?怎么怪怪的?什么‘这个世上还有很多我不懂的事’?怎么无端端地发这些感叹啊?”

    王璐娜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嘟着嘴道:“你问我我问谁啊?我比你还奇怪呢?真是的,一个个都是怪人。”

    小宇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拉起王璐娜小跑着赶上我。

    *****

    诗雅家内

    “老大,你的故事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啊!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小宇不无羡慕地看着我,“我都有点嫉妒你了。”

    从石洞中出来后,在路上,诗雅就当成了解说员,仔仔细细地给小宇和王璐娜说起我离开家后的奇遇,直到回到家中,才大概说完了事的经过。之中惊险、刺激的奇遇,让初听的小宇和王璐娜听得如痴如醉,仿佛发生在自己上一样,惊了一冷汗,也惊讶了半天。

    “老大,现在以你的能力已经是无所不能了,你现在回到地球,那以后要干什么?”

    我吸了口气,幽幽地吐道:“我也不知道,也许在你们眼中,我是个无所不能的‘神’,别人想要的,我只要转个念就有了;别人想办的,我也只要挥一下手指就能办到——可是这样有意义吗?我们活在这个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有想过吗?”

    一句话到把所有人都问住了,半晌,诗雅才怯怯地道:“老公,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生存,一个人生活的快乐就是他生命的意义--这样对吗?”

    我点了点头,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是啊,那么你们说,像我这样的,有了这无所不能的能力,以后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吗?”

    众人面面相觑,猜不透我这话什么意思。

    小宇定定地看着我,半晌才有点结巴地道:“老大,你最近怎么老是……老是……你不会想不开吧?”

    我听得啼笑皆非,笑骂道:“什么呀!我话还没说完呢!”说着握起靠在我边的诗雅和娜娜的手,续道:“既然有了能量,生活就没了意义,那么,我不用能量还不行吗?”

    小宇吃惊地看着我,指着我结巴道:“老大,你……你是说……”

    我笑着道:“我只是决定,以后在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动用太大的能量。你想想,一来我的力量太强大,一丁点就足可以造成地球的浩劫;二来我要的是真实的、踏踏实实的生活,我不想过得太另类,一个普通人该干什么的,我也干什么。我要像普通人一样,上大学,干事业!”

    “我……我靠!”小宇叫道:“老大,你说得太对了!我以后也会像你这样的!”

    我看向四周,众人也齐齐点头。

    我笑道:“当然,我并没有限制你们以后就不能动用能量了,只是要你们不要乱用,尤其是对普通人!——当然,特殊除外!”

    小宇笑嘻嘻地道:“了解。”

    “对了,”我接道:“刚才小雅也说了,你们仔细回想一下自然之母说的话,你们说,我该怎么帮她?”

    “这个,”小宇道:“老大,照自然之母说的这样,那就我们这几个人,好像有点……‘双手难乱四拳’,我们这几个人能力再怎么强,也不可能一下子让全人类……”

    我点点头,道:“你说的对,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难道就这样……”随即陷入了沉思。

    诗雅在一旁歪着脑袋,喃喃地念道:“双手难敌四拳、双手难敌四拳?为什么不多加点人呢?”

    “怎么加人?叫老大一个个都给他们力量,封他们为神?”小宇在一旁没好气地回道,却被王璐娜瞪了一眼,吓得赶紧缩着脖子不敢说了。

    我听着诗雅的话,脑子里灵光一现,隐隐中有了个想法,却又抓不确切--我又陷入了沉思,试着找出刚才的想法。

    “到底是什么呢?人?对了,人是最关键的,一方面,我们没有人手,别一方面,要想拯救全人类,就得先拯救一部分人,就好比‘让一部分中国人先富起来’的理论。那么……”

    “老公!”却听诗雅突然兴奋地叫道,“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小宇迷惑地看着她,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我虽然心里隐隐有了想法,但也不真切,所以也一脸兴趣地看着她,催促道:“老婆,是什么?”

    诗雅满脸笑意地看着我,问道:“刚才我们已经把问题剖开了,关键是在‘人’这个问题上。小宇说的很对,就凭我们几个,就算我们再怎么厉害,也起不到什么作用,那么,我们何不动用众人的力量,让人类自己拯救自己?”

    “自己拯救自己?”小宇疑惑地问道。

    众人也是满脸疑云地看着她,我则赞许地看了看她,满脸笑意,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诗雅冲我得意地笑了笑,续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做为发起人,具体的事,还是要靠人类自己。但是这就要一定的财力、物力,还要有一定的势力支持,这些,才是问题的关键。你们说,这样的条件,在不过份动用我们的能量的前提下,做什么事是最合适的?”

    王璐娜突然叫道:“我知道了,我们自己创业!是这样吧?”

    我突然爽朗地一笑,道:“好、好,老婆真是聪明,能把问题这样剖开来想,不错。既然事都说清楚了,那么我现在宣布!”

    众人一听,连忙脸色一正,正襟危坐,聆听着我的下文。

    “要完全我们的最终目的,我们就得先创业,而且势力要越大越好,这样,我们不仅在整个人类中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而且可以在创业过程中,以各种方法间接地、缓慢地改变人们的想法、做法,让人们的思想慢慢开始转变,把他们拉回正途!”我大声地宣布道。

    “呵——”小宇众人欢呼起来。

    <b></b>

    放下了正事,我们开始轻松起来,不一会儿又谈笑、打骂在一起。

    正在这时,异变突起,一阵淡淡的、若有若无的能量波动自大厅中传出,缓缓地壮大、增强。

    我们停止了谈笑,脸上的笑容也开始凝固,换上了惊奇、警戒的神色。

    我伸出手指示意他们不要说话,提神搜索着。

    蓦地,一个发着天蓝色的直径一丈左右的魔法阵凭空出现在客厅中,强大的魔力瞬间充满房间,猛烈的魔力罡气吹得房间里的东西东倒西歪,一片狼藉。我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定眼向阵中心瞧去,却忍不住惊呼出来:“时空传送阵!”

    “时空传送阵”是基于“瞬间转移”上的一种终极传送魔法,施法者不仅需要莫大的魔力来支持魔法阵的维持,并且要熟悉宇宙坐标,不然就算你有强大的魔力,也会迷失在宇宙中。而要做到以上几点,是非一般人能办到的。

    这时,娜娜也运起魔力,抵住了罡气,慢慢地走到我边,拉了拉我的衣角,一脸激动地看着我,小声道:“哥,是……”

    我微微一笑,回道:“我知道。”说着温柔地拉起她的手,对她点点头,随后又回头对正一脸紧张的众人道:“不用担心,是朋友来了。”

    “朋友?”小宇怔怔地看着我,叫道:“老大,还有什么朋友竟这么厉害?为什么我不知道?噢、噢……我知道了,是……是……”

    “是谁呀?”王璐娜好奇地看着他。

    正在这时,地上的魔法阵发出一阵刺眼的强光,去丝毫影响不到众人。我凝神一看,只见一个俊俏的长发青年正捏着拳头缓缓地从魔法阵走出来,衣衫猎猎,正气凛然,让人疑是天人。

    我突然爽朗地一笑,迎了上去,道:“非宏,你终于来了。”

    来人一见到我,忙迎了上来,有些哽咽道:“大哥,终于见到你了。”

    我突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好好的,怎么这幅表?”

    黄非宏这才惊觉自己失了态,看了看我后一脸奇怪表的众人,尴尬地笑笑,苦涩道:“大哥,不要说了,我……唉!”

    我吃了一惊,急切问道:“到底怎么了?”被关在黑洞中整整两千年也谈笑自如的他,此刻却露出如此表,叫我怎能不吃惊?不知这几天来,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我后的这些人可不管这些,尤其是娜娜。

    只见她正一脸激动和敬畏地打量着眼前的传说中的创世神,尽管上次我在坦白时,就已经描述过他的相貌,但是这远不如此时正亲站在眼前来得震憾,衣冠端正,圣气缭绕,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完美、敬人。

    “父……父神大人!”娜娜激动地叫了一声,上前一步,就要跪拜下去。

    “娜娜!”诗雅突然快步上前,拉住正跪下去的娜娜,在她耳边悄声道:“娜娜,不用这样了。虽然他创造了你,你也应该尊敬他,但是现在是在地球上,你难道忘了昨天晚上老公给你的知识了吗?在这里,众生平等,就算他是创世神,你是他创造的,但是你也是有人权的,完全不用这样,何况你现在是她的大嫂?”

    娜娜迟疑了一下,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毕竟在“亚特兰蒂斯”大陆上,阶级地位是很严的,就算是高傲的龙族,遇到了神族也要屈居下位,更何况是创造众生的创世神?但是显然,她也想到了诗雅的话,如果这样,那么无疑,是尴尬的应该就是我了——

    我却突然哈哈一笑,拉过娜娜,对黄非宏道:“非宏,你看看。”

    “啊!”黄非宏一看到娜娜,惊讶地叫了一声,随即突然暖昧地笑了出来,道:“大哥,原来,你上次去……哈哈、哈哈哈……”

    我尴尬地道:“死小子,你想哪儿去了?这是你大嫂,龙族娜娜。”

    黄非宏很自然地向娜娜行了一礼,道:“大嫂好啊!”

    “我……”娜娜顿时傻了,完全想不到传说中的创世神,有一天会对她行礼,更没想到,我竟然跟他……

    “好了、好了。”我拉过还在发呆中的娜娜,哈哈一笑,道:“娜娜,很吃惊吧?创世神也是人嘛!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哥哥——”娜娜听到我的笑声,回过神来,楚楚动人的看着我。

    我当着众人的面,深地吻了她一下,柔声道:“你不用想太多的,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不要太拘束,没关系的。你只要知道,我你就行了。”

    “哥——”娜娜突然“哇”的一声扑进我的怀里,哭得一塌糊涂,也管不上旁边一脸尴尬的创世神。

    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抱着她坐回到了沙发上,随后对仍站在一边的黄非宏道:“不好意思,娜娜她——见到你太激动了——恩,别站着了,过来坐。”

    众人七手八脚地忙活了好一阵子才安静下来,娜娜也稳下了绪,像只温顺的小猫,安静地窝在我怀里,只是时不时地睁大那双可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黄非宏几眼,很快又怯怯地缩回目光,再把目光移到我脸上,绵绵意,竟连我都有点受不了,想当场将她就地正法。

    我一边抚弄着娜娜的秀发,一边深深地注视着黄非宏,问道:“非宏,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恩?”黄非宏一阵错愕,随即无奈地叹了口气,苦涩地道:“大哥,你真厉害,没想到还是骗不过你。”

    黄非宏这么一笑,反到真的令我大感好奇,道:“到底怎么了?”

    “本来我是不想麻烦大哥你的,可是现在——既然你问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不知道大哥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看了看同样也是一脸好奇的众人,对他道:“你说。”

    黄非宏又是重重地叹了口气,幽幽道来:“当天,我告别你回家到了‘亚特兰蒂斯’,本来是想看看神魔两族的成绩的,可是没想到——”说着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把他回家家乡,几天来的所见所闻慢慢道来,语气不泛苍老、苦涩,让听者动容,尤其是娜娜——尽管她为龙族,但是她从小到大都在龙谷中长大,对外面的了解都只限于族中和各长老,以及一些上古遗书,根本就不知道这两千年来,大陆上竟发生了这等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对当前紧张的形势知之甚少。

    而我,本就不是那个大陆的人,去那里也不过是走马观花,而且还只几天,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复杂的势,所以此时听到黄非宏说来,也深感紧张。毕竟为公,我为“亚特兰蒂斯”创世神黄非宏的大哥,小弟有难,大哥当然要帮忙,何况说起来,他并不是我的小弟这么简单,单单就为宇宙主神这个份来说,不管宇宙中寻个神祗有难,我都是有义务帮忙的;为私嘛,就要说到娜娜了,娜娜是大陆上的一员,现在家园陷入危机,就算她不说,我也不能不管!

    因此,听完黄非宏说完后,我忙追问道:“你有没有查过,你听到的都是真的?”

    ********

    “你有没有查过,你听到的都是真的?”

    黄非宏急忙回道:“不全是,我在人类口中得知神魔两族的事后,连忙赶到传说的魔界,秘密打探过,但是那里根本不像人类口中所说的‘昏天暗地,遍地**,魔人无,残忍嗜杀’,反而比人界还要优美、静谧,魔族人民也并不像人类所说的那样,除了比神族头上多一只角外,其他的跟神族没什么两样的……”

    我皱了皱眉头,旋即问道:“那么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人类会传出魔界是那样的?”

    “没有,”黄非宏摇摇头表示否认,随即略带疑惑地道:“不过让我奇怪的是,神魔两族已经完全决裂了,好像变成世仇一般,眼前容不下半点意。”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陷入了沉思,半晌才奇怪地问道:“你说神魔两族是在一百多年前突然决裂的?”

    “是。”黄非宏点了点头。

    我“哦”了一声,继续问道:“你那天见到神王和魔王后,他们都推及说是对方的错,没有丝毫羞耻之意?”

    黄非宏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猜不透我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但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么,”我反问他道,“你就没有感觉这之中有点问题?”

    “有,”黄非宏接道,“我当时就有点疑惑,为什么事发现得这么突然,而且闹得这么僵,但是谁也说不出原因,只是当时没时间多想,现在听大哥说来——”

    “不错,”我接着他的话道:“听你这样说来,这其中好像是有点问题啊。”

    “哥哥?”娜娜在我怀里听到我们的对话后,抬起点紧张地看着我,躯微微颤抖着。

    我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安慰她道:“没事的、没事的……”

    这时,小宇插嘴道:“老大,你的意思是……”

    我刚想开口,诗雅已经抢先一步帮我回答了:“你老大的意思是,两千年的时间,为什么以前没事,偏偏在一百前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而且是毫无征兆的,就算神魔两族之间产生了天大的矛盾,那也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不应该一下子就……”

    “……而且在人类的口中,为什么魔族会变成那样的残忍嗜杀?这根本就与事实不符嘛!再者,如果继续这样发展下去,神魔两族势必会开战,那这就不是单单神族和魔族两族的事了……”

    “不错,”我接着道,“虽然我了解得不多,但是相信大家都能想象,力量最强大的神族和魔族如果开战了,那么整个大陆的种族势必都会参战,到时候生灵涂炭,人命如芥,大陆不就要毁于一殆了吗?”

    黄非宏起先到没想这么多,这会儿听到我们一连串的假设,顿时吓傻了,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以两千年没有自由的代价创造了“亚特兰蒂斯”,如果这要像我们所说的那样,那么这一切……难道这一切都要白废了吗?

    黄非宏摇摇头,把这个可怕的想法驱除出去,有点结巴道:“那大……大哥,如果真这样,那我该怎么办?”

    我缓了缓绪,安慰他道:“没事的,照你的说来,这次因为你及时出现,已经很大的遏制住了他们的矛盾,相信一段时间内他们是不会轻易开战的。不过,这事已经有了开端,就不可能轻易地停下来,必须找到事的根源,再慢慢化解。最关键的是,这还要靠你!”

    “靠我?”黄非宏指了指自己,一脸愕然地道。

    “对,”我淡然道,“你是他们的父神,是你给了他们生命,在他们的意识里,你就是他们最高的首领,万事你说了算,他们是绝对不敢违抗你的命令的,不过你也不能因为这样,而直接去叫他们不要内讧了,重新和在一起,毕竟这件事以后,他们的心里都已经有了心结,就算你强行让他们合好,有朝一他们还是会再次发生矛盾的。”

    黄非宏定定地看着我,先是点点头赞同我的话,随即又抬头问道:“那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悠然地向后一靠,整个体有大半陷进了沙发,抱着娜娜缓缓道:“那就要看你自己了,相信自己,有些事外人只会越帮越忙的,如果你一定要我——这样吧,这事反正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很大动静,就暂时先放放吧。我在这儿还有点事,等我们把这事办完了,我再带着他们一起和你去看看,就当是星际旅游咯!”

    “嘻嘻。”诗雅突然笑着凑了过来,悄声对我道:“老公,你是想去那里多追几个美女吧?”说着满脸哀怨地看着我,幽幽道:“有了娜娜和我,还有一个神仙姐姐,你还不够吗?”

    “啊这,我……”我顿时傻了,完全没料到诗雅竟变得这么快,虽然我是隐隐有那么一个想法,可是……可是我确实是想去帮助非宏的啊?他好歹也是我的小弟嘛,可是……

    诗雅看到我的窘态,顿时笑不止,浑颤抖地倒在我怀里,没气地道:“咯咯、咯咯咯——老公,人家玩你的啦!”

    “哈哈哈哈——”众人听到我俩的话,哄笑不止,尤其是小宇,笑得恶形恶状,脸扭曲地跟皮球似的,虽然满脸痛苦但是笑意犹在,哎哟,我都替他心惊,脸要是抽筋了怎么办?估计多半就他现在这样儿。

    刚才萦绕着众人的紧张气氛,也被众人这一笑,顿时驱得烟消云散,一股温馨的气息排绕着整个房间,让人犹感亲切。

    <b></b>

    “呃,老大!”

    大家谈笑了一会儿,小宇突然开口叫道,众人纷纷疑惑地向他看去。

    小宇指了指墙上的挂钟,随后道:“老大,时间不早了,我看大家也都累了,不如都回去休息吧。”

    王璐娜一听,也看了看挂钟,微笑道:“是啊,我们就不打扰了,我和小宇就先回去了。”

    诗雅看了看准备要走的王璐娜和小宇,声道:“你们不多呆会儿吗?现在还早呢!”

    小宇笑了两声,道:“不了,我还要回去消化知识呢!”说着拉起王璐娜起走。

    我见他们真的要走,忙出声叫道:“你们先等等。”

    小宇回迷惑地看着我,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我微微一笑,道:“小宇,回到家后不要急于求成,能量的领悟完全是靠天资的,速则不达,千万别强来,不过——”

    我话头一转,笑道:“不过,我已经开发了你的大部分脑域,按照普通人的标准来说,你现在的资质已经算是前所未有的了,相信你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完全掌握;还有,我留给你的只是一些基本能量运用方法,如果你想变强,那就得靠你自己了,记住,天道酬勤,这也不是什么一蹴而就的事,你要先有心理准备,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吧。”

    小宇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开心地道:“谢谢老大。”说着又暧昧地看了我和靠在我肩头的诗雅及倒在我怀里的娜娜一眼,一语双关地叫道:“老大,玩得开心点。”

    “死小宇,你坏死了!”诗雅最先反应过不,跳起来想都没想一颗亟由火凤的力量凝结而成的火焰弹“呼”地一下朝小宇飞去,沿途与空气摩擦爆出一阵“劈劈啪啪”的爆焰声。

    小宇反应迅速,见火焰弹飞来,怪叫一声,拉起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王璐娜“唰”地一下消失在原地,沿途拉出无数道残影,瞬息间就到了门口。

    “哈哈、哈哈——”小宇在门口得意地笑着,随后拉着王璐娜消失在门外。

    “这个笨蛋!”我暗骂一声,屈指一弹,一小股气流瞬猛间发动,将空间拉开一个狭长的口子,眨眼间把那颗被小宇躲开几要撞上墙壁的大火球湮灭。

    诗雅吐了吐可的小香舌,走回我边,声道:“老公,人家不是故意的啦,小宇他——”

    那“老公”两字嗲得简直让我酥到了骨子里,哪会生什么气?我咬着她耳朵道:“老婆乖,都是小宇的错。”

    “恩、恩?”一直站在旁边的黄非宏目瞪口呆地看着整件事的经过,这时才如梦方醒,见我和诗雅这般旁若无人地打骂俏,忙哼声道:“大哥,我那个……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我才刚到这个星球,对这儿一点也不了解,那么,我就不多留了,我‘探路’先。”说着也不等我答话,转化为一道清风,消失在房间内。

    我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消失不见,“探路”?这一什么词啊!

    “两个死小子!”我在心里暗骂。

    静、静、静。

    突然,气氛似乎变得有些怪异。

    我奇怪地转头看了看,正好迎上诗雅和娜娜两对炽、充满意的星眸,猛然醒悟,左手是火难当的诗雅,右手羞喜轻颤的娜娜,带着满面的笑容,消失而去。

    <b></b>

    “老公,你有多我?”

    诗雅抬起满是凌乱细发的螓首,用充满**的双眼看着我。

    “我你,就算把天空抹黑、时空倒转,我也再所不惜;我你,就算要醉生梦死、肝肠寸断,我也毫不犹豫;我你,就算天地崩裂、海枯石烂,我也决不改变。”

    充满磁媚惑的声音,带着绵绵的意,如梦呓般在我嘴里呢喃回,却如涛天巨浪,猛烈地冲击着诗雅脆弱的心灵,她的心灵在这一瞬间崩塌——诗雅带着迷醉酡红的靥,醉了。

    “我你——我要抚遍你的全、吻遍你的每一寸肌肤;我要闻着你的发香、品尝你香甜的津汁。”

    火的言语,带着挑斗的声浪,如魔咒般一波一波猛烈地扣击在诗雅的心弦上,诗雅媚眼如丝,眼波迷离,躯滚烫泛红,口中无意识地发着阵阵**蚀骨的喘声。

    我一口咬住那颗早已翘发胀的紫葡萄,分不住地进出于诗雅紧窄嫩的幽径,一波又一波的袭体快感淹没了我们,仿佛灵魂都得到了慰藉。

    瘫软在一边的娜娜听到我俩**的**声,幽谷再次泛滥,尽管已泄两次,却仍忍不住**的煎熬,一手搓揉着**,一手抚弄幽谷,兀自扭动起来,一股**的气息在房内环饶。

    正在这时,诗雅猛地一阵痉挛,花径内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随后一股黏滑的液体喷薄而出,全仿佛被抽空了力气般,瘫软在我下,无力地喘着粗气。

    我扶正诗雅香汗淋漓的躯,用手细细抚慰着,眼睛却似不经意般地瞟了窗户一眼,转念一想,一个不易让人察觉的坏笑在我脸上起。

    “啊!”

    突然,一声惊慌失措的惊呼声响起,可是刚叫到一半就仿佛被人捂住了嘴,只留下一片“唔唔”声。

    “宜儿,我知道是你,我现在松开手,你不要叫,好不好?”

    此时,被我压在上满脸通红,并不断挣扎的人儿,不是宜儿又是谁?

    只见她小脸通红,满眼羞和惊慌,听到我温和的话语,终于停下了挣扎,眨眨眼睛,定定地看着我。

    自从那天在神农谷见到我后,宜儿就整天魂不守舍的,虽然只短短的一天,她却感觉仿若一个世纪般漫长,她的心里全是我的影……那种痛苦的煎熬实在让她难受;同时,她也越发地对我的份好奇起来,于是亟着这个借口骗自己悄悄地来到了这里,躲在窗户外暗暗地注视着我,却没想到竟会碰到一幕活生生的宫戏!

    对于一个还未经人事、对男女之事还懵懵懂懂的纯洁少女来说,还有什么事有比这更羞于入眼的?但也正因为这样,让她深感羞耻的同时又生出了几分好奇,于是她忍不住偷偷地多看了几眼,却没想到,这一看,自己竟再也无法移开眼睛了。

    我在诗雅上每一次深深的撞击,以及诗雅和娜娜欢纵却偏似痛苦的喘息声,都如一曲迫人心志的魔音扣击在她的心弦上,顿时宜儿全无力,幽谷中竟如溪水泛滥,萋萋芳草黏得大腿好生难受,却不料偏又在这时,前突然传来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躯就如跨越了空间般,下一刻就置在一张柔软宽大的上,更羞人的是,自己竟被那个一直魂牵梦萦的冤家**地压在下,想到这里,一股前所未有的羞意涌起,宜儿“嘤咛”一声,闭上星眸不敢看我,长长的睫毛不安地颤动着,俏脸更是红得如同番茄,滴。

    我见此景,本想开口问她的话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全僵住,呆呆地看着态百媚的宜儿,刚才还未在诗雅上未平熄的火“噌”的一下,再次漫遍全,腹部有强熊熊烈火燃烧,难受至极。

    我不自觉地捧起她的脸,双唇缓缓地印了下去。

    软软的、湿湿的,仿佛含着一片水晶般,我贪婪地吸着宜儿朱唇中幽香四溢的津汁,一股沁人肺腑的处子幽香扑鼻而入,我原本炽的眼神也变得更加火,一只手无意地攀上了她那对傲人的处女峰。

    宜儿原本因为我那火的深吻变得有些模糊的双眼却因我这突来的一摸,立刻变得清晰起来,反应过来后,忍不住低低地惊呼一声,随后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一把推开我,双眼饱含幽怨地看了我一眼,叱一声,穿墙而去。

    我惊觉过来,伸手拉,却发现她早已遁墙不见,不由呆呆地看着她消失的地方,一时不知道作何反应。

    这时,诗雅不知何时回复了力气,从背后把我抱住,丰满的双峰压在背上,传来一阵柔软滑腻的感觉,我反应过来,收回停在空中的手,反抱住了她。

    诗雅看了看刚才宜儿消失的地方,又看了看我,柔声道:“老公,姐姐她……”

    我没有回话,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伸手抚着她的秀发。

    诗雅见我不说话,乖巧地把头埋进我怀里,闭上眼睛任我抚摸着她的长发。

    ()

重要声明:小说《神游宇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