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宿世之缘 第十二章 危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烟鬼 书名:神游宇内
    浩瀚无边的宇宙,黑暗仿佛一张无边的大嘴吞噬着一切;无尽的虚空,回的是睥睨万物的肃穆。

    在距太阳系二百二十万余光年的仙女星系中,有一颗酷似地球的行星——亚特兰蒂斯星,唯一跟地球不同的便是这颗美丽的蔚蓝色星球上只有一块大陆——亚特兰蒂斯大陆。

    此时,一个穿白色长袍的俊美男子正双手付背,神色复杂地漂浮在亚特兰蒂斯星的近地轨道上。只见他长发齐肩,虎背熊腰,英俊的脸庞如刀削斧凿般刚毅有力,一双浓黑的眸子透露着无尽的慈悲和睿智;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背后竟托着六对洁白如雪的巨大羽翼,全散发着神圣、威严的气息,让人生不出一丝不敬;仔细一看,这人赫然就是刚刚被我从黑洞中救出的亚特兰蒂斯大陆的创世神——黄非宏。只见他浑包裹在一个金**的光罩中,这正是光系终极结界——圣光结界。他虽然可以跟我一样**在太空中,但是那也是要消耗能量的,相对来说,施展结界来阻挡外界暴戾的宇宙风暴和线就方便多了。

    黄非宏遥望着近在咫尺的亚特兰蒂斯星,心里百感交集;良久,他才略带伤感地喃喃道:“两千年了……两千年了……”

    “眨眼就两千年了,要不是大哥……”说着他的声音变得有点哽咽,“不知道孩子们(对于创世神来说,因为亚特兰蒂斯上的生物基本上都是他一手创造的,他们就好像是他的子女)怎么样了?”

    两千年其实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对于一个神来说,两千年弹指即逝,但是——两千年的时间,却足可以改变一个种族的命运;两千年的时间,诠释着生命的渺小。

    “我交给了你们生命,但是生命的光辉还要靠你们自己去创造,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说着黄非宏收起背后的翅膀,化为一道流光投向大陆。

    ※※※

    同一时间,正在神王闭目养神的神王哈尼突然睁开双眼,眼里异彩连连,良久,才喃喃道:“父神回来了……”语气中掩饰不住的敬畏。

    站在一旁的神族公主听到父亲的话,迷惑道:“父亲,怎么回事?”

    神王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她们秀发,一脸慈地道:“孩子,是父神大人回来了,2000年了……”说着喃喃念着“2000年了……”良久,他才一脸正色道:“孩子,我要去迎接父神了,天界的事就交给你了。”说着也不等女儿回话,翅膀一扇消失了。

    同样的,魔王修斯也感受到了创世神的气息,于是也拉来自己的女儿交代了跟神王几乎一模一样的话后也跟着消失了,弄得神魔两界人心惶惶的,虽然他们是由创世神亲手创造的,但他们的力量还不够,无法这样远距离地感应到创世神的气息。

    随后,精灵族,龙族等力量强大的种族都感应到了父神的气息,各族族长纷纷抛下族中事务,加入迎接创世神的队伍中;只有人族,兽人族和矮人族由于没有足够的能力,仍蒙在鼓里。

    ※※※

    神圣帝国八大城之一——卡特城,也就是我到过的那个城,今天又迎来了一位奇怪的少年。奇怪的装束,奇怪的言行,以及那头惹眼的黑色长发,无不让人联想到前几天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神秘少年,那个被人尊称为“神圣魔导师”的天才少年,但是他的名字却至今是个迷。

    少年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满眼好奇地东张西望着,仿佛一个刚从农村里出来的小山民,他毫不理会周围众人异样的眼光,英俊的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他就是这块大陆的创世神黄非宏。

    黄非宏念及前不久答应过我要到地球玩玩,因此他想着先到大陆上了解一下况,如果没什么大事,那他就可以安心地撒丫子闪人了,去见见我口中所说的那个神奇的世界。但是他一来到这儿就有点懵了,当时创世时,按照他构思的完美世界是,人族,精灵族,龙族,兽人族以及矮人族共同生活在大陆上,和睦相处,相亲相助;神族和魔族则共同掌管天界,维持大陆的正常运转。可是世事难料,当两千年后他回来时才发现,一切都违背了他当初的想法,他怎么也想不到当时由于他能量消耗过度导制创造得不完美的失败品——人类,现在竟成了大陆的霸主!他一路走来,见到的全是人类,还有稀稀落落的几个矮人,随后他从他们口中打听才得知了有关大陆的况。

    由于精灵族酷自然,又善良,喜好和平,不愿见到他族丑陋的一面,于是集体搬进了大陆最大的森林——仙境,与世无争;龙族高傲,目空一切,不屑与别的种族在一起,也像精灵族一样搬到了一个山谷——龙之峡谷;兽人族则因为被人类蔑视,不堪侮辱也搬走了;只有矮人们因为其高超的冶炼技术,在人类中得到了一定的尊敬,才得以跟他们共同生活在一起;而人类——由于其超强的繁殖能力,不到几百年人口就达到了别的种族的好几倍,再加上其他种族的退让,就理所当然地霸占了土地,最后由四个杰出的人类领袖分别建立了四个国家,也就是现在的神圣帝国,水晶帝国,自由联邦以及梦幻帝国。

    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虽然跟他当初的想法大相径庭,但还好没发生大规模战争之类的,也让他惊疑之中带了点欣慰;但是,还有一个消息却是他想都想不到的:神族和魔族分裂了。

    大概在一百年前,神族我魔族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决裂了。然后魔族搬离了天界,又集合魔族十大长老开辟了一个新次元空间——魔界。

    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黄非宏真的很气愤,当年他创造神族和魔族,并定下“创世法则”,就是为了阳并济,让他们共同管理好大陆,没想到短短2000年,他们竟先起了内讧!不过随后他转念一想,便又释然了。万事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发展着,它是不以人的意识而改变的,每一件事的背后都有其因果关系,创世神并不是万能的,有些事也不是他个人能改变的。他虽然给了他们生命,但生存的权利却是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既然命运之轮将他们推到了这一步……

    “只要不给我惹大麻烦。”黄非宏心里想道,但还是有一丝放不下,纵使他再想得开,神族和魔族终究还是他亲手创造的,他怎么忍心让他们自相残杀呢?纵使神魔自古便不两立,但——何为善?何为恶?魔亦有善,神亦有恶,善恶本就在一念间……

    ※※※

    黄非宏悠闲地走进一家饭店,点了一桌菜开始品尝(烟鬼:不要问我他哪来的钱诸如此类的傻X问题,要是创世神连几个金币都搞不到,那他还不如撞块豆腐死了痛快!),饭店里人声鼎沸,各种千奇百怪的谈话不绝于耳,大都是关于前几天那个一战成名的神秘少年的,黄非宏津津有味地听着,俊俏的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一个微笑,他已经可以肯定那个少年是谁了。

    突然,邻桌的一个大嗓门的话引起了他的兴趣,那厮声音之大竟隐隐盖过了饭店里的所有吵闹声。黄非宏仔细地听着,随后一个让他震惊无比的秘密从那人嘴里说出……

    ※※※

    繁星点点的夜空沐浴在一片圣洁的白光中,让人恍惚间生出置在光的海洋的错觉,地面上接连不断地喷出一道道腕大的光柱,晶莹剔透,如梦如幻,天地在这一瞬间宁静了,仿佛万物都被这白光消散掉了。

    蓦地,几道光柱开始扭曲,然后转弯,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再度绷直,入苍穹。如果不是半空中那几道光柱短距离弯曲形成的纺缍形真空,恐怕别人都会以为那是一时的错觉。

    那漆黑的纺缍形真空,在这被光柱照得白昼般的夜空中是那么的突兀、显眼,宛如无底黑洞一般,连一丝光线都没有。许久,黑色纺缍体开始闪出星星点点,不是白点,而是五彩斑斓的星点,绚丽夺目,醉人心神。渐渐地,光点开始增多,然后靠扰,几乎是在眨眼间,数以亿计的光点形成了一个淡淡的人形,仔细一看,这人赫然就是刚才被千万道光柱冲散的我。只见我手握细剑,脸上古井无波,长发却如千斤般在风中纹丝不动。

    良久,我动了,如鬼魅般向仍单膝跪地的元神飘去,心念一动,“冰之咆哮”瞬间发动,一块块拳头大小的霜冰夹带着如实质般的催命风刃袭卷而来,但丝毫接触不到我的周三尺之内。光线被晶莹的冰块吸收,四周的光柱迅速被掩盖下来,很快,四周归于平静,夜色再次降临大地,我也已飘到了元神前。

    我举剑轻轻地递出一剑,仿佛举手般,那么自然,轻柔;时间仿佛停顿,空间仿佛凝固,天地也在这一刹那为我而宁静了,默默地注视着那简简单单毫无花俏的一剑。

    那一剑的温柔,宛如风拂面般,让人生出点点温暧;那一剑的风,又仿若人一般,浓蜜意,让人生不出一丝反抗;那一剑——是我的心。

    在刚才被元神破招的一瞬间,我突然领悟了,我终于明白了剑的真谛。

    一般的剑法都有其固定的招式,不管是最基本的华山剑法,还是纵横江湖的独孤九剑,它们都是由人创的,一个人,纵使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创出完美的招式;一剑法,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有破绽的,关键在于使招的人能否掩饰住,而一个真正的高手,招式在他们眼里是没有意义的,所谓无招胜有招,当你忘记所有的招式,只要心中有招,那便是最厉害的招式;但是这还不算最厉害的,高手的无招实质就是将招式简化,不管什么剑法归根到底都是由刺、劈、挑、点等组成的,所谓高手,飞花摘叶皆可伤人,最基本的剑招在他们手里也就是最厉害的招式,但是——这还不算真正的剑法,真正的剑法却是一颗心,心之所至,无我不往;心随意动,我心即招;“练剑修心”,心剑才是剑的真谛,那样的境界,天地万物皆可伤人,甚至包括光。

    心剑只有一招,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剑,却又包含无穷奥义,天马行空,行云流水;那是神才有剑法,也是只有我才会的剑法。

    望着眼前不断变大的剑,元神突生一股无力感,又感到一丝欣慰。寒芒乍现,又瞬间消散,一切归于宁静,月光朗照,两个人影如标枪般屹立着,仿佛亘古不变的存在。

    我单手握剑,剑刃插入元神的心脏三寸有余,那是一个人致命的弱点,可是元神算不上一个人,只见脸上古井不波,毫无反应。良久,他突然笑了,笑得很欣慰,笑得很开心。

    “恭喜大哥,剑法大成。”

    我缓缓地把“逆鳞”收回**,淡然道:“还要多谢你呢。”

    “大哥怎么说这种话呢?你我本来就是一体的嘛!”

    呃——说的也是,我怎么跟自己还说谢谢呢?他是我的元神耶,看来是刚才打得太投入了,都忘了他是谁了。

    “大哥,你继续研究吧,我先去休息了。”说着也不等我回话,“咻”的一下化为一道流光融入我的体。

    “呵呵。”我笑着摇摇头,重又陷入了沉思。

    ※※※

    黄非宏沉着脸,双手付背,屹立在亚特兰蒂斯大陆的最高峰——圣山上。劲风拂面,挽起他的长发狂乱舞动,此时他心里波涛汹涌,百感交集。

    两天前他在一家饭店里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不已的消息——神族和魔族要开战了。

    这对他来说无非是睛天霹雳,本来他就对神魔分裂有些不满了,没想到他们竟愈演愈烈,这叫他怎能沉住气?

    溪云初起沉阁,山雨来风满楼;神魔大战真的不可避免了吗?

    ()

重要声明:小说《神游宇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