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宿世之缘 第七章 回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烟鬼 书名:神游宇内
    最是江河烈,得激不已;

    最是峰峦沉默,得迷蒙含蓄。

    我轻托起娜娜的下巴,深深地注视着她,传达着绵绵意。娜娜羞涩地闭上了眼睛,香舌下意识地有点发干的朱唇。我不堪惑,双唇缓缓地迎了上去,娜娜只感到一股鼻息扑面,不由哼一声,软倒下来,正好碰上了我的唇。

    我伸出舌头轻了几下娜娜的唇,娜娜立刻如遭电击,茫然地伸出小香舌与我缠绵。我捧起娜娜的小脸,贪婪地品尝着她的津汁,一股芳香扑鼻,撩拨着我的**,我们就这样忘地拥吻着。

    “喂,你们俩亲也不看地方啊!”诗雅“酸酸”的声音在我俩耳边响起,娜娜惊得一下挣脱了你的怀抱,羞地低下头,搓着衣角,脸上犹挂泪水,一幅可模样。

    我白了诗雅一眼,心道:“自己都光着子还取笑人家。”诗雅似是没注意到我的白眼,如是说:“娜娜妹妹,你真的好可啊!”

    娜娜一听,脸上更见绯红,赧然道:“雅姐姐也很漂亮啊!”由于在来地球之前我就跟娜娜提到过诗雅和这里的生活,故娜娜能断定此人就是诗雅,而且从娜娜对这里的环境这么快接受来看,当初我的介绍没有白费。

    诗雅拉过娜娜的手道:“妹妹别理他,到我这儿来。”突然发现自己还光着子,立刻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前,满脸通红说:“啐,都是那个大色狼。”

    “怎么我又成了大色狼了!”我委屈道。

    “噗嗤!”娜娜被我们的话逗笑了,这一笑如同出水芙蓉,让人眼睛为之一亮,我不由色心大动,邪邪地笑道:“娜娜,还是让哥哥先来喂饱你吧。”说着张开双臂扑了上去。

    “啊!”娜娜尖叫一声,躲入诗雅的怀里,我一把把她们都压在了下,色嘴兀自乱吻起来,一时间房间里又声不绝,光无限。

    ※※※

    与房间里的形相比,大厅中就显得安静多了,不知何时诗雅的父母已经下班回家了,这会儿正坐在大厅中各自沉思着。在我进到诗雅的房间时就布下了一个隔音结界,所以这会儿房里的动静大厅中却是茫然不知,否则还不闹翻天了?

    诗雅的父亲林翔本是温州某公司的一个小职员,后来下海来到上海,在商场上邂逅了现在精明能干的妻子陈雅,在妻子的帮助下,几经坎坷张于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创办了翔林集团;这位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此时却紧锁眉头,面露忧色,陷入了沉思,一只手拿着汤勺无意识地在早已冰凉的咖啡里搅拌着。

    良久,诗雅的父亲才忧心道:“老婆,你说小雅她——我看她最近老是心神不宁、恍恍惚惚的,人都瘦了一圈,你说她会有什么事呢?”

    “唉,小雅这孩子什么事都瞒在心里,迟早要憋坏她的。”林母人如其名,优雅、高贵,快四十的人了还一幅三十许的模样,跟诗雅有六分相像,一双迷人的单凤眼透露着睿智。

    林父叹道:“是啊,你看她现在的样子,真让人担心啊!我之前我就问过她好几次了,可是每次她都支支吾吾的说没事,——都怪我们,每次一回到家不是她睡了就是我们累了,一家人想坐下来谈谈心都难,或许我们对她的关心太少了。”

    “知道了就好,看来以后我们得多抽点时间陪陪她了。”

    “可是——”林父面露难色道。

    “可是什么呀,就因为这样小雅她才变得沉默寡言,从不给人好脸色,难道你真的想让女儿一辈子做个‘冰美人’吗?”林母忍不住埋怨道。

    林父一听,惭愧地低下了头,讪讪道:“我知道、我知道,以后我会尽量抽时间的,可是——你说小雅她到底怎么回事啊?从没见到过她这个样子。”

    “你呀,真是个鱼木脑袋。”林母轻轻地敲了敲他对脑袋,“我看小雅八成是恋了。”

    “什么?”林父差点跳起来,半晌才疑惑道:“刚才你不也说了吗,小雅这孩子从不给人好脸色看,尤其是对男生,她怎么……”

    “小雅平时再怎么装,她终究是个女人,遇到优秀的男人当然会动心啦!”

    “说的也是。”林父点点头道,突然想起了什么,迷惑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女人的直觉,女人的直觉可是很准的哦。何况我还是她的母亲,她那点小鸡肠子怎么能骗得过我?有些事呀,你们男人就是反应特别钝。”林母得意道。

    “那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忙于公事,没时间罢了。”林父嘀嘀咕咕地说。

    “我知道啦老公!你是个大忙人,行了吧!”林母像个少女一样抱着林翔的手撒道。

    “那你说我们到底怎么办?”林父满意道。

    “小雅也不小了,这些事就让她自己去处理吧。我们要做的就是父母应尽的责任,以后多陪陪她,分分她的注意力。”

    “也好,小雅天天憋在家里,老这样下去可不行,反正她也快开学了,你就带着四处走走吧!公司的事就交给我了。”

    ※※※

    清晨,小鸟在枝头欢叫,柔和的阳光从窗帘缝中入,倾泻在上,映得诗雅露在外面的一双**红红的,养眼呐!

    我睁开睡眼腥松的双眼,却发现娜娜正趴在我口瞪大了大眼睛看着我。

    我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怎么了,一大清早地不睡觉,盯着人家看?”

    娜娜脸红红的说:“哥哥你继续睡吧!”

    我笑嘻嘻地道:“不早了,再睡就要成大懒猪了喽!你看诗雅——”我用手指了指另一侧的诗雅,只见她靥含笑,小嘴高高地噘着,双手抱着我一只胳膊枕在前,被子已被她踢到了一边,露出大片雪白的脯,只堪堪盖住了重要部位,意态之撩人,令人遐想。我拍拍她丰腴的**,唤道:“小懒猪,起了。太阳都快照到**上了。”

    “嗯……”诗雅眉头轻皱,拉过被子包住子,梦呓几下又睡去了。

    “嘻嘻。”娜娜看着诗雅可的模样,捂着嘴偷偷地笑着。

    我无奈地看了娜娜一眼,耸耸肩道:“算了,那再睡一会儿吧!”我搂着娜娜,双眼微闭,似睡非睡。娜娜则满脸幸福地盯着我,小手顽皮地在我口画着圈圈。

    约摸半个小时过后,我又睁开了眼,看着娜娜依然架着大眼睛看着我,再看了看旁边的诗雅,仍就睡得甜甜的,我仍就摸了摸娜娜的头,笑道:“这么看着我不累啊!哥哥是不是很帅?”

    娜娜脸红红的,把脸贴在我口数着我的心跳,腻声道:“在娜娜眼里,哥哥是最帅、最棒的!”

    “恩……你真是好可!”我捧起她的脸重重地吻了一下。

    娜娜的脸更红了,甜甜地笑着。

    我看向一旁的诗雅,伸出手拍拍她的**道:“小猪猪,这回真的该起了,快起来!”

    “不嘛!让人家再睡一会儿。”诗雅闭着眼声道。

    “可是很迟了,起来嘛,我有事跟你说。”

    “讨厌啦!人家好累嘛!”诗雅用腻死人的声音道。

    “啊!”诗雅突然尖叫一声从上跳起来,双手护着**,嗔道:“死鬼,讨厌死啦!”双想到了什么,扑回我怀里死死地抱着我,用我的体防止光外泄,脸红红的说:“快把被子还给我。”

    “小妮子,你的体我又不是没看过,娜娜也不是外人,你紧张什么?”我咬着她的耳朵调笑道,魔手又能开始在她上游走;娜娜则在一旁看着落们吃吃地笑着。

    诗雅被我弄得呼吸急促起来,眼神迷离,喘道:“老公,别玩了,人家受不了了。”

    我停下了动作,拍拍她的背道:“好了,不玩了,我们说正事吧!”

    “你会有什么正事?”诗雅没好气地说。

    我亲了一下她道:“你这几天都在家里憋着不难受吗?我带你出去玩?”

    “还不都是因为你!”诗雅幽幽地地,然后双手勾着我的脖子道:“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我当然去咯!”随又问道:“我们去哪?”

    “我想先回家里看看,还有小宇,都快三个月没见了,怪想他的。”

    “笃、笃、笃。”诗雅正想接话,却传来一阵敲门声,“小雅,该起了,快开开门,妈妈有事跟你商量。”

    “是妈妈。”诗雅自言自语道:“平时妈妈一大早就去上班了,今天怎么这么迟?找我会有什么事呢?”嘴里应道:“等一下,我就来。”然后求助地向我看来。

    我微微一笑,道:“别担心了,我们现在就走,等一下在你家边上等你,快去吧。”说着拍了拍她的**,狠狠地亲了一口。

    诗雅从上跳起来,红着脸飞快地穿起睡衣,把我们赶下了。等我们全部穿戴好之后,细心的娜娜突然红着脸小声地说:“哥哥,你看。”说着指了指上。原来昨晚我们抵死缠绵后,澡都没洗就相拥着睡了,结果汗渍、浪水沾满了整张,经过一夜的风干,单上留下了一滩难看的黄渍。诗雅一看,羞道:“怎么办,老公?等会和要是妈妈进来……”

    我微微一笑,大手一挥,一阵轻风吹过,单上的黄渍就神奇地消失了,洁白如洗。诗雅和娜娜看得目瞪口呆,我拍了拍诗雅的背脊,偷亲了一下,“快去吧!让妈等急了。”说着搂着娜娜消失在房间里。

    诗雅听到我最后的“妈”字,顿时羞不已,红着脸“啐”道:“真是死不要脸,谁是你妈妈了。”

    “小雅,起来了没有?”诗雅的母亲又在外面叫道。

    “来啦来啦!”诗雅应了声,上去打开门。

    “怎么这么久啊?你脸怎么这么红?”林母看着诗雅奇怪地问。

    “没什么啦!妈,有什么事吗?”

    “女儿啊,你这段时间每天憋在家里,又老是奇奇怪怪的,妈妈担心死了,这几天妈妈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吧!”林母拨了拨散在诗雅前额的乱发。

    “我没事的妈妈。”诗雅看着满脸慈的母亲,眼红红的,“谢谢妈妈。”随即又道:“不过妈妈不是还要工作吗?我已经决定了,我一个人到温州同学家玩几天,行吗?”

    林母一愣,随即摸着她的头笑道:“怎么今天突然想出去了?想男朋友了吧!”

    “什么呀!妈你别瞎猜了。”诗雅羞得跺了跺脚。

    “好了好了,妈妈不取笑你了。这些事妈妈不会管的,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别玩得忘了时间,误了上学。”

    “恩……不说了,妈,我走了。”说着一跳一跳地向浴室跑去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一跳一跳地跑回来,亲了母亲一下,欢喜道:“谢谢妈妈!”林母笑着摸了摸被亲的脸,目送女儿跑进浴室。

    ※※※

    现在是夏天接近秋天的时间,早上的天气不是很,微微透着一丝凉意;这里是一个高级别墅区,困为接近山区,绿化搞得非常好,万花齐放,古木参天,透露着一股自然气息。

    我和娜娜相拥着靠在一棵树上,树上的几只小鸟好奇地看着我们,唧唧喳喳地讲着鸟语;阳光穿过树叶,映出一道道漂亮的光柱,晶莹的水汽在光柱里飘飘忽忽,美丽迷人。我从背后揽住娜娜的细腰,鼻尖靠在她细腻的后颈上,陶醉地闻着那令人兴奋的发香;娜娜被我火的鼻息弄得全酥痒,靥陀红,吃吃地笑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尽管娜娜和我相片也不过才几天,但是她的发香却让我深深地着迷其中,也许是因为龙族的关系,她的秀发有股特殊的味道,闻着让人很温馨,什么烦恼都没了;更多的时候我想的不是逗得她满脸通红,然后跟她**,而是静静地抱着她,闻着她的发香再去想象诗雅的体香。

    ※※※

    烟鬼语:有不少读者提出诗雅对于主角拥有另外一个女人竟一点也不嫉妒,相反还鼓励他,表示极为不争,认为不现实。

    烟鬼想说的是,这是小说不是现实,小说虚构、夸张,完全是为了娱悦,没必要为这些小事费口水。如果YY小说都要规规矩矩、死板地强调他大爷的浪漫、专一,那就不叫YY了,那叫言。如果万事都按现实写,那何来YY?

    就比好一只苹果突然开口说话了,在小说中那可能会被说成可,要是放在现实中,那铁定吓死人!青年人善于提出问题那是好的,但是钻牛角尖就是你的不对了。

    ()

重要声明:小说《神游宇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