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宿世之缘 第五章 情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烟鬼 书名:神游宇内
    “我本是亚特兰帝斯大陆上的创世神……”

    “什么!”我一听亚特兰帝斯马上惊叫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主神大人有什么问题吗?”创世神奇怪地看着我。

    “哦,没……没什么……我只是在那个大陆上玩过几天,听到你的话一时激动脱口而出罢了,你继续说……继续……”我打了个哈哈。

    “恩……在大概2000年前,我……”创世神开始讲述起他的事……

    原来他在2000年前,由于无聊就用力量在亚特兰帝斯大陆上创造了几个不同的种族。分别是神族、人族、魔族、精灵族、龙族、矮人族和兽人族。

    然后他就把所有事都交给神族管了,自己也不再过问了。当然这不是他特别懒,也有一部分其他的原因在。

    他在创造五大种族后能量已经损耗大半了,不得不找个地方休息。当然这个恢复也不是说一定要闭关什么什么的,也就是没事在宇宙中游,补充能量。

    但是不幸的是没事瞎晃悠竟然不注意地方,到了一个黑洞的边缘还没发现。结果可想而知,他由于能量损耗,终究挡不住黑洞的引力,被吸了进来,但他还是在最后关头用尽全的能量把一段求救声包围住然后激发出来。

    这也就是我刚才在宇宙中收到的信息。

    “哦,原来是这样!”我听了恍然大悟,“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黄非宏,主神大人。”

    “哦,黄非宏……对了,你不要老是主神大人主神大人的,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你叫我名字吧,我叫李云龙。”我面带微笑着说。

    “怎么敢……小神不敢!”黄非宏一阵颤抖,激动地差点说不话来。

    “这有什么敢不敢的,你不要这么封建好不好?”

    “封建?”黄非宏疑惑道。

    “啊!哦,算了,这个估计说了你也不知道。不过,名字本来就是给人叫的,有什么关系呢?你用不着搞得这么严肃嘛!”

    “可是——”

    “不用可是了,听我的吧。就当他是命令!”我提了提声音。

    “这……我……小神真的不能冒范主神大人。”黄非宏犹豫了一下,最终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下,咬咬牙道。

    “你……”我一听为之气结,唉,怎么连创世神都这个样子,怪不得他的子民也这个德,当初娜娜也硬是不肯叫我。

    “唉,罢了罢了,不叫就不叫,那你总可以叫我大哥吧!”我问道。

    “这……大……大哥。”黄非宏最终还是硬不过我,低着头小声地叫了一下。

    “恩,大点声,一个大男人的,搞得像个娘们!抬起头来!”我大叫一声。

    “是!大哥!”

    “好,不错。那你以后就叫我大哥吧!我先带你出去吧!”我点点头满意道。

    “多谢大哥!”黄非宏听到我要带他出去不由大喜。

    “呵呵,应该的,你是我小弟嘛!我费了这么大力来到这里还不就是为了你呀!”

    “呜……大哥,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小弟对你的敬仰简直是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黄非宏感动得泪盈眶,连忙把能夸人的词全用上了,一席话讲得声泪俱下,颇让人感动。

    “好了好了,打住!我知道你很敬仰我,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时候吧!有什么话还是出去再说吧!”我生怕他一说就不停了,连忙打断了他的话。

    “好好,那大哥接下来我该怎么办?”黄非宏疑惑道。

    “你等下只要运功护住体就行了,其余的就交给我吧!”说着我拉着他朝进来的方向飞去。

    黄非宏会意一下,当快到出口时开始运功抵制四周狂暴的能量。

    进来时由于是直接被黑洞的吸力给吸进来的,所以只要抵抗外界能量的冲击就行了,现在就不同了,我不光要护着体,还要托着个衰神逆向而行。你们想想,黑洞啊!它可不是说笑的,它可是号称可以吸收宇宙一切的,要是这么容易被我摆脱,那还混个啊!

    虽然刚才在黑洞里面倒像个迷你的宇宙,甚至比真正的宇宙还漂亮,最重要的是里面竟然有空气,不过眼下的况就不容乐观了。我们已经快到了黑洞的入口中心,外界狂暴的能量肆无忌惮地挤压着我们,尽管有能量护体,但还是刮得我的耳机等脆弱部位硬生生的痛。

    我分出一点精神力对黄非宏说:“你快全力使出防护罩,我要用空间传送了。”

    黄非宏一听我竟然要在黑洞中施展空间传送,崇拜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催动能量加强防护,一时间他整个人金光大盛,但没过一会儿就脸色苍白,满头大汗了,我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久,连忙把护体能量催到极致,远远看去,漆黑的黑洞中竟然有一颗发着五彩光芒的球体似要挣脱引力离去。

    我不敢怠慢,意念一动,后的六对翅膀缓缓地张开,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能量。

    由于我大部分能量都用来抵抗外界能量了,现在就是使个魔法也很吃力了,不得不念起咒语来集中能量。

    “宇宙中无处不在的能量,我以混沌之神的名义命令你们,打开时空之门,带我到达远方,空间传送!”

    随着我的吟唱,四周中的能量纷纷挣脱了黑洞的引力,蜂拥着向我这里汇集。渐渐地能量像条带子似地围着我绕起来,能量带发着柔和的白光,但在这毫无色彩的黑洞为得特别耀眼。能量带隔绝了我们和外界的联系,在我们方圆10米内形成了一个真空带,再也感觉不到刚才狂暴的能量,我呼了口气,收回了防御结界。

    过了一会儿,在我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门,和普通的门没什么两样,不过我知道这门的意义,说穿了它就是一个虫洞,是连接两个次元空间的蛹道。虽然地球人早就提出了这个概念,但却一直得不到证实,不知道他们看到这个会有什么感想?

    “走啦!”我拉起还在一边发呆的黄非宏,可能他也没见过这样的魔法吧!

    “哦,哦。”黄非宏被我叫醒,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当我们走进那门的一瞬间,门突然旋转起来,然后中慢慢地往中心缩小,直到消失。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离这个黑洞的100光年外,四周的能量突然开始暴动,全部向一个方向涌去。随着一阵耀眼的光芒,漆黑的宇宙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出现了一扇2米多高的门,然后“砰”的一声,从门中掉出两个人影,刚好掉在了某星球上,砸出了两个人型大坑。

    “靠!怎么会这样?大哥你会不会用魔法啊!”黄非宏揉着抱怨着。

    “嘿嘿,对不起,我对能量的运用还不熟练啦!”我有点不好意思。

    “这样啊!呃,对了,我……我这个……”黄非宏突然扭怩起来,脸上露出古怪的表

    “怎么了?”我强忍着笑意问道,一个大男人竟然会露出这种表,不让人笑倒才怪呢!

    “呃,这个……我……我想先回趟亚特兰帝斯,我……”黄非宏突然停住了,抬头偷偷地看了我一眼。

    “哦,这个啊!我又没说一定让你跟着我啊!你想回去就回去吧,毕竟快一千年没去了!不过,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记得要来地球陪我哦。”我表示理解。

    “呃,谢谢!对了,大哥,我看你也累了,不如先休息一下吧。我就先走 ,过几天我就会到你那的。”

    “去吧去吧!”我挥挥手道。

    黄非宏念动咒语,一会儿就消失了,我盯着他消失的地方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摇摇头开始补充消耗的能量。

    ※          ※          ※

    诗雅最近老是心神不宁的,每晚都会梦到我遇到危险,为此弄得整天恍恍惚惚的,几天下来意憔悴了许多。

    这时诗雅正在打坐。她知道我此去的目的就是为了修行,所以她也告诉自己不可以落下来,到时候给我个惊喜。而且最近几天的状况,使她也不敢睡觉了,只能靠打坐来养神。

    “砰砰!砰砰!”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诗雅从运功中清醒过来,缓缓地睁开眼睛,她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这么晚了会是谁呢?不会是抢劫吧?

    诗雅轻轻地来到门前,全神警备着打开门,突然她惊呆了。来人是一个十**岁的绝世少年,齐肩的长发随风舞动,再配上他那详和的笑容,给人以一种超脱世俗的感觉。

    诗雅愣愣地站在那里,任由来人的双手轻抚着她的脸颊。

    突然她欣喜地扑进来人的怀里,惊喜道:“老公!你终于回来了,我是不是在做梦?”说着说着又哭了出来,“呜……你知不知道人家有多担心你,每天都做噩梦梦到你有危险,你这个没良心的,这么久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呜呜……”诗雅的双手狠命地捶地我的前,整个体在我怀里扭动。

    我任凭她捶打,死命地抱着她。我能体会她对我的思切之,我又何常不是呢?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看着她憔悴的脸庞,我不由一阵心痛,同时心里升起深深的愧疚。我突然有给自己几巴掌的冲动,诗雅天天在家里饱受相思之苦,而我却在外面风流,我还是个人吗?同时对娜娜我也心存愧疚,这样对她太不公平了!

    我的脸色有点难看,我到底该怎么办?说还是不说?如果说了,诗雅会怎么样?打我一顿然后分手吗?我不敢想象。可是如果不说,以后她迟早会知道的,那后果可能就更严重了。啊!我到底该怎么办?我感到头痛裂!

    不,诗雅是个通达理的女孩,她应该能理解我的,我不该瞒她的,就算她不原谅我,我也不会离开她的!我在心里大呼。

    既然主意已定,我的心里也就像落下了一块大石头,压力顿减。我紧了紧怀里的玉人,抱着她向屋内走去。

    诗雅还沉浸在与人重逢的喜悦中,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全然没注意到我刚才脸上的变化。

    来到客厅,诗雅说什么也不肯从我怀里下来,我只好抱着她静静地坐着。

    “老公,你这几个月都去哪里了?给我说说嘛!”诗雅在怀里撒道。

    看着诗雅憔悴的脸,我怜惜地叹了口气,拥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诉说着这两个月的事。当然,我怕她一时接受不了,还是没有把娜娜的事告诉她,只是说自己打败了一条龙。

    说完后我松了口气,紧紧地盯着诗雅,观察她的脸色。诗雅早就听得目瞪口呆了,体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这对她来说震惊太大了。神?对于大部分受过文明教育的人来说,根本就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就像当初我听到宇宙之母的话时也是半天难以接受。

    诗雅现在心里很矛盾,一方面她想也没想过,也不相信会有这些东西,但是话是出自她最的人的口中,她从来没想过也不相信我会骗她的。

    “这是……是真的吗?”诗雅不置可否地问。

    “雅儿,你不要想太多了。其实我说的神也只不过是那些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比人类高级一点的生命罢了,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看我,不还是跟你一样嘛!又缺胳膊少腿的,神也是人啊!”

    “咯咯。”诗雅被我的话逗笑了,体不自觉得在我怀里扭动起来。

    “雅儿,你只要记住,不管我现在或将来是什么,我都是你的老公;不管你要不要我,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我深深地看着诗雅,一字一字坚定地说。

    诗雅心神巨震,泪如雨下,她太激动了,能听到人的保证,虽不是什么海誓山盟,但她已经很满足了,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我吻干诗雅的泪水,柔声道:“丫头,别哭了,是我欠你的太多,有些事对你真的很不公平,我只奢求你不要忘记我就行了。”

    “你今天怎么了,怎么一来就说些奇怪的话?”诗雅奇怪地看着我,随即道:“不过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的。我不会离开人你的,除非我死了!”诗雅动支凑过小嘴,深深地与我吻在一起。

    “雅儿,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不管你听了后做可决定,我都要你知道——我你!永远都你!”我突然正色道,诗雅不由诧异地看着我。

    “我刚才还说没,其实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记得我刚才说过的龙吗?后来我跟她定立契约了,她变成了人形,然后……”

    “然后怎么了?”娜娜追问道。

    “然后……然后她成了我的女人。”不等诗雅说话,我马上接道:“雅儿,我知道这样对不起你,但是事已经发生了,而且……我不想你们任何一个离开我!我知道这对你们很不公平,但是……你……你能原谅我吗?”我不敢看诗雅的剑,只是用余光偷偷地瞄了一下的脸色。

    从我开始说的时候,诗雅的脸色就越变越难看,直到我说完,已经变得惨白,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似要咬出血来,全不住地颤抖,显然非常激动。

    “你……你……”诗雅指着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雅儿,我……”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的心都快要碎了,早知道就不说了,走一步算一步。可是现在……

    “住口!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诗雅大叫着,俏眼流出了两行清泪,“你马上给我滚出去!滚啊!大色狼,呜呜……”

    我的心一凛,在心里狂呼:“完了完了,她真的不原谅我,怎么办?怎么办?”我急得像埚上的蚂蚁。突然我发现诗雅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咦?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我继续起她的眼神,只见她眼里闪着完全跟脸上表不搭配的色彩,那竟是——笑意。

    “靠,原来这小妮子在装戏!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连老公都敢骗,哼哼,该好好管教一下了。恩,不过,她的演技到好的,嘿嘿。”虽然我不知道这么大的事诗雅为什么不会生气,但是此刻我已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一个恶作剧的想法正在我脑中形成。哼哼,小妮子,叫你骗我!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扬起了一个不令人察觉的笑。我装成极其痛苦的样子,眼里充满了绝望、后悔和柔,不过似乎一个人不可能包含这么多眼神啊?尤其是还有两种极为矛盾的,不过我是谁啊?这种事当然难不到我。

    我伸出双手,颤颤抖抖地捏起她的手,哽咽道:“雅儿,对不起!”说完神色黯然地站起来,朝门外跌跌撞撞地走去。

    ()

重要声明:小说《神游宇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