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沦落天涯 第三十三章 滴泪传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作为整个鸿冥大陆上最大的内湖,滴泪湖有着一段让无数人都潸然泪下的传说。相传,在遥远的古代,一对仙界姐妹因偷食果而被贬凡尘,妹妹投胎成了富家闺秀,姐姐则投于穷困的农民之家,成为了一名农家女。

    岁月如梭,转眼间这对姐妹都已长大成人。不同的是,妹妹因为生于富贵之家,从小备受疼,整个人出落的美艳无比。而姐姐因为长年帮助家中务农,加之从不打扮,所以看上去非常普通。

    不过撇去其他不说,有一点却是一直未变,即两个人的相貌近乎完全一样,只不过因为出不同,彼此互不知晓罢了。

    很快,妹妹与当地一家大户人家的公子订婚,可就在结婚的前一个月,妹妹家的一个仇家寻上门来,并强行从家中掳走了妹妹。家里的人怕事传出去影响了一个月后的大婚,因此没有上报官府,而是私下里四处派人寻找。

    在经过近一周的搜索后,终于在野外的一个树林里找到了妹妹。然而,此时的她全**,混伤痕累累,下半更是污秽不堪,显然是被许多人**所致。更可怕的是,她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一道道狰狞的刀痕在脸庞上交错着,那恐怖的样子,让赶到现场的爹娘当场晕厥。

    整个家族都乱了,面对不成人形的小姐以及即将到来的婚期,全家上下都束手无策。就在这时,一个下人提出了李代桃僵的法子,即找一个和小姐长得相像的人来充婚。

    这个下人的意见迅速得到了整个家族的同意,同时,他们迅速派出人手,在附近乃至更偏远的山村寻找着合适的替代人选。

    就这样,姐姐被她们从茫茫人海中发现,并强行带到了城里,与其不认识的男子草草成婚。

    虽然心中多有气愤,但是好在相公非常体贴,让姐姐渐渐生出了慕之,并很快育有一子一女,生活十分幸福美满。

    渐渐地,全家人忽略了妹妹的存在,她被关在一个柴房里,终年不见天

    在与长期给她送饭菜的下人交流中,她了解到了整件事的经过,也知道了有着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取代了她所本应拥有的一切。

    她恨,恨那个仇家,因为是他毁了自己的清白,毁了自己的容貌,更毁了自己的一生。

    她更恨,恨整个家族,因为他们不疼惜自己,更不安慰自己,而是把她关了起来,剥夺了她原有的份。

    她最恨,恨那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因为是她的出现让家人离她而去,是她的出现让本应属于她的一切都烟消云散。

    她开始筹划,筹划怎样让所有伤害过她的人都得到惩罚。

    她先是利用自己的体收买了那个给她送饭的下人,让他投毒毒死了自己的父母。

    接着,她又从柴房里逃出来,趁姐姐的相公不在的时候,偷偷将她打晕,拐到了一处山林中。

    临走前,她给那个本该和她成亲的男人留下了一张字条:如果想见她的话,便自己一个人来城外树林。

    就这样,这个深着姐姐的男子,独自一人来到了城外的密林。

    在那里,在一棵浓密的大树下,他见到了被绑在树下的妻子和一个面目狰狞的女人。

    妹妹看着眼前的男人,疯狂地吼叫着述说着她这些年来承受的痛苦,每一句话的哭诉,都仿佛是对整个世界的诅咒。

    男人流泪了,姐姐也流泪了,甚至整个天地也因为她的凄惨命运流下了淅淅沥沥的雨水。

    可是,这只是一个开始,宣泄过后的妹妹要求眼前的男人抛弃姐姐,重新和她在一起。

    然而男人回应她的,自然是毫无疑问的拒绝,就算她的容貌依然如昔,也决计不会和她重归于好。经过这么多年的生活,他和姐姐早已经心心相印,永世不离。

    妹妹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彻底地成为了一个疯子,她当着男人的面,用手中的尖锥刺瞎了姐姐的双眼。

    男人也疯了,他恨自己竟然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妻子,恨自己竟然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当年的秘密,如果自己能够早一步洞悉,恐怕便不会有今的结局。

    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妻子,更无法承受妹妹滔天的恨意,最后,他疯狂地冲向旁边的一棵大树,用这种逃避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妹妹呆立在了原地,她扔下了手中的尖锥,静静地看着远处那已经毫无生机的男人。下一刻,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绪,拾起尖锥,走到了男人的旁。

    她紧紧地拥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低低地诉说着自己当年想说的甜言蜜语,而她手中的尖锥,则在最后深深地刺入了自己的膛。

    世界安静了,唯有姐姐还被绑在树上生死未明。

    她看不见眼前发生的一切,可是她知道自己心的男人和痛恨自己的女人都已经离开了这个人世。

    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咬短了自己的舌头,在最后的弥留之际,她紧紧地闭上了双眼,随后低下了头。

    一滴眼泪掺和着血水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滑落,在流至下颌的位置时脱离了面庞,滴向了大地。

    在这滴血泪与大地接触的一刹那,整个天地都为之变色,原本绵绵的细雨变成了疯狂的暴雨,一下便是近半载的光

    待天空重归晴朗时,整个大地已经变换了模样,原本的树林没了,周围的村庄和城镇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湖泊,一个湖水泛着些许红色的湖泊。

    随着水月的流逝,又有新的居民迁移到了这里,他们依湖而居,渐渐形成了村落。

    一开始,他们不敢饮用这怪异的湖水,可是当有人提出第一桶水时,他们惊奇的发现,桶中的水分外清澈,不见一丝血红。

    慢慢地,有人开始尝试饮用,渐渐地,滴泪湖的水成为了周围居民的水源。

    最后,一座座城市在滴泪湖的周边建起,一代代的居民在湖边出生,成长,风华,老去。

    可是唯一不变的是那个美丽而又凄惨的传说,它伴随着周围居民的生长而世代传颂着,仿佛这已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而是他们生命中的信仰与传承……

    ……

    此时,独孤羽他们正呆在一个漆黑的房子里,没有灯光,没有窗户,十几个小孩子就这样被囚在这暗无天的居所里。

    这里是水源城城郊的一个仓库,他们的车队到达这里后,所有的孩子便一起被关在了这里。

    刚才,黄瘸子从外面赶回来,进来查看了一下陈二狗他们的状况,虽然被蒙面护卫训斥与欺侮,但是黄瘸子并不在意这些,他关心自己的好兄弟,这种关心没有丝毫做作,完全是发自内心。

    “黄大哥,你刚才讲的这个故事是真的么?”小美听完滴泪湖的传说已经哭成了泪人,都说女孩子多感,看来一点不假。

    “传说而已,当不得真,不过这滴湖确实怪异,远看一片血红,可取出湖水来一看偏又清澈无比。”

    “瘸子哥,别扯那些没用的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走水路啊?”陈二狗对于这种凄凄惨惨的故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更关心的是他们未来的去向。

    “我也不清楚,现在大哥在同船家谈,不晓得什么时候能定下来。”

    “唉哟我的娘,那岂不是说我们还要在这黑灯瞎火的鬼地方煎熬下去?”陈二狗已经受够了这几的生活。

    “行了,你就老实点吧,你看人家小林子,从来都不发牢,他可是富贵人家出呢,都这么能吃苦,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喊爹喊娘的!”

    “他不同啊,他懂心法啊,几天几夜不吃饭不睡觉都不会累,这我怎么比得了啊?”陈二狗依旧不依不饶。

    “行了行了,就你借口多,连小美都比你强!我先出去了,有消息尽快来通知你们!”黄瘸子伸手拍了一下陈二狗的脑壳,便直接行出了仓库。

    此时,在仓库外不远处,正有一男一女两个头戴斗笠的影朝这边前行着。

    “三娘,你说副主是不是因为我们之前办事不力才把我们派到星辰帝国去查什么天地宝藏?”

    “闭嘴,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你干嘛总对我这么凶?我……”

    “你刚才没听清楚吗?我叫你闭嘴!”

    男人闻言,愤恨地握了握拳头,便不再出声了。

    这并行前来的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鬼刹的两位使,玄三娘和朱元炳。

    二人自帝国之乱后,还是首次外出,没想到这第一站便是同独孤羽他们一样,是前往星辰帝国。

    “前面有个仓库,你我先到那里休息一下!”玄三娘冷冷地同朱元炳说道。

    “仓库?为什么不去客栈?睡那种鸟地方,我……”

    “要不是你的材特征太明显难道我愿意呆在这种地方?咱们这次是去查天地宝藏的消息,如果被其他有心之人盯上,出了什么意外看你怎么和副主交待!”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玄三娘对朱元炳说得最长的一句话了,不过就算如此,也少不了对他的训斥和不满。

    朱元炳闻言,也不再反驳,虽然他们已经改换了行装,头上也戴有斗笠,可是毕竟他们二人在江湖上成名已久,很多特征仍然容易被熟悉之人发觉,因此小心一些到底有利无害。

    二人就这样直直地朝仓库行去,来往的行人没有人在意他们为什么要去那里,毕竟那个仓库已经荒废很久了。

    很快,玄三娘二人行至仓库门前,朱元炳正准备直接推门而入时,一个冷冷的声音自他们后响起:

    “两位朋友,进门也要先问问主人吧?”

    ——————————————————————————————————

    求推荐!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