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沦落天涯 第三十章 风波平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原本喧闹的人群突然间静了下来,就连那一个个随行的武者都呆立在了原地,整个场面仿佛石化成了一幅大型的石雕壁画。

    错愕的表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包括前一刻还哭闹不止的孩子们。

    可是独孤羽似乎根本没有在意自己那一句话所带来的震撼效果,仍旧直直地矗立在马车前,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灰衣中年人的方向。

    此刻心最复杂的莫过于小美了,之前心中虽然希冀有人能够搭救自己,但是也只是止于希望而已,她明白,在这里,在这个贩卖孩子的商队里,灰衣中年人就是天,天的意志是不容别人左右的。

    可是独孤羽却冒犯了“天威”,她很感动,可是更为独孤羽着急,她知道,灰衣中年人绝不容自己的权威受到挑衅,独孤羽将要面对的,将会是暴风骤雨般的惩罚。

    然而,出人意料地,灰衣中年人并没有立刻发作,相反,他依旧站立在原地,头也没有转过来。

    瑟瑟的秋风拂过,掀起了灰衣中年人那原本遮挡着手部的衣袖,露出了里面紧紧攥住的拳头,此时,那拳头在颤抖,而且连带着他整个人的子都在颤抖。

    这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愤怒。

    他太久没有被这样挑衅或激怒过了,更何况这份挑衅是源自于一个只有七岁的孩子。

    “臭小子,你是不是真的活腻了?”灰衣中年人依旧没有转,谁也看不到他此刻究竟是什么表

    独孤羽闻言,心中反而大定。

    其实他这番冒险的举动完全没有必要采取,毕竟他对小美根本没什么感

    可是令他放不下的,是陈二狗那仿佛丢了魂似的状态,那番失魂落魄,与行尸走没有什么分别。

    虽然他和陈二狗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是这一路走来,他早已视对方为生死与共的朋友,因此当陈二狗因为小美而痛不生时,他毅然选择了铤而走险。

    当然,他并不是去自寻死路,相反,他是在悬崖边求生存。

    这些天来灰衣中年人对他的优待他都看在眼里,也在相应地思索着。

    如果只是因为想卖个好价钱就对自己如此厚待,那未免做得有些过了。因此在这后面,肯定有着更高一层人物的指示。

    再结合那天夜里神秘黑衣人跑来测试自己的心法,独孤羽已经有七八成坚信对于自己的特殊照顾不是来自于灰衣中年人,而应该是他背后更高的掌权者。

    至于真正的指示者是谁,独孤羽无从知晓,可能是那个黑衣人,也可能是更厉害的角色,但是不管怎么样,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一定要把自己给照顾好,不能有任何闪失,而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接二连三地闯祸却没有受到灰衣中年人惩罚的原因,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

    就像此刻,换作是别人的话,可能灰衣中年人二话不说便会直接叫人取了他的命。然而,当对象换成了独孤羽时,他犹豫了,甚至是只能愤恨地说两句威胁的话。

    “你明白我的意思,所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对你,对我,都有好处!”独孤羽的语气平淡,甚至近乎冷酷,这番气势发自于一个只有七岁的孩童上,实在是让人感叹。

    灰衣中年人闻言,心神也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这独孤羽小小年纪就有着如此深的心计,而且从他刚才的话里,也透出了一种暗示,那即是说如果急了,你的小命也会不保。

    场上的局面就这样僵住了,双方谁也不再发一言,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把这一切打破。

    终于,一个人的影移动了,不是灰衣中年人,更不是独孤羽,而是护卫武者中的其中一人。

    与其他护卫不同的是,他的脸上蒙着黑布,只留了眼睛在外面,从瞳孔中散发出的犀利光芒让所有被扫视到的人都感到浑不自在。

    他没有走向灰衣中年人,而是走向了独孤羽,那缓慢的步幅伴之沉重的脚步声,让整块大地都在震颤。

    独孤羽的心也不再似先前那般淡定了,因为这个人的眼神他太熟悉了,虽然现在的装束有了些许改变,可是他的眼睛却**了他的份,没错,他就是那天夜里测试独孤羽心法的神秘黑衣人。

    这一路上虽然看到周围有一群武者护卫车队,可是独孤羽并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毕竟贩卖这么多的孩子,如果没有一些高手保护的话,肯定不能顺利地抵达星辰帝国。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神秘的高手竟然就隐藏在这些护卫里,如果刚才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哪怕对方只要有一点维护自己手下的想法,独孤羽都肯定要为刚才的举动付出代价。

    想到这里,独孤羽也不有些颓丧,但是他不敢把这些表现出来,他需要做的是继续保持镇定,以找到和对方周旋的筹码。

    “我们又见面了!”独孤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那名蒙面护卫闻言,明显的体有一丝震动,显然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独孤羽认了出来。

    “哈哈,小家伙,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认出来了,有趣,有趣啊!”

    那刺耳的怪笑声自蒙面护卫的嘴里发出,回在这空旷的郊外,其中的冷让人听着都不寒而栗。

    “说,你是怎么猜出是我的?”蒙面护卫大笑过后,语气转冷,眼睛直直地盯着独孤羽。

    “这个……很简单,你的眼睛……”独孤羽也不敢露出慌乱的心态,依旧强自装着镇定。

    “原来如此,不错,真是不错啊,虽说你的心法不怎么样,可是这份心智和观察力倒是让人惊叹啊!”

    独孤羽对于这名神秘护卫的夸奖自是不敢沾沾自喜,相反,他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这个人的喜怒哀乐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一个不小心,可能便会触怒对方,从而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毕竟,上次简单的测验已经让独孤羽明白对方想要取自己的命实在是轻而易举,因此,他肯和自己交谈,就意味着对方并不想把事闹大。

    “小家伙,聪明是一件好事,但也可以是一件坏事,你很善于运用自己的优势和所掌握的信息,但是有四个字可别忘记了,叫过犹不及!”

    很难想像这样一个护卫装扮的人竟然在这里讲起了大道理,可是他话语里暗示的种种却是完全针对独孤羽说的,而其中的深意,怕也只有一些知者才能领会。

    “谢谢指教,小林子受教了!”独孤羽见事已经有了就此搁置的迹象,赶忙出言称谢。

    那蒙面护卫见状,也是跟着哈哈一笑,随即转朝灰衣中年人行去,待走到小美旁时,他停下了脚步,注视了她片刻,然后又转过来,向独孤羽问到:

    “这个小姑娘是你什么人?你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救她?”

    小美闻言,也是条件反般地抬起头,因为流泪过多而红肿的眼睛直直盯着前方的独孤羽,心中也是极为期盼他的回答。

    “没什么,因为之前他曾经出言搭救过我的好朋友陈二狗,所以,我不过是代人言谢还恩罢了,还希望这位前辈成全!”独孤羽年龄虽小,可是毕竟成长于皇宫,一言一行都显得十分有涵养。

    “好,好,有有义,你真是越来越对我味口了,哈哈~~~~”边笑,蒙面护卫边朝灰衣中年人行去,待走至近处,上前拍了拍后者的肩,低声继续说道,“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这个叫小美的丫头,给他们留下便是,你先去卖掉其余的孩子。”

    “可是……”灰衣中年人心有不甘。

    “可是什么可是,你认为你有资格来和我讲条件么?别说是你,连我都不能随便动他,所以我劝你死了这条心,省得以后给自己徒增烦恼!”

    言罢,蒙面护卫便走回了护队的队伍中,也不顾旁边诧异的眼神,就地坐下盘膝休息起来。

    灰衣中年人也不敢再说什么,狠狠地瞪了独孤羽一眼,随后同其他几个护卫一起,驱赶着剩余的孩子向小镇走去。

    虽然剩下的孩子也哭喊着希望能够被留下,可是独孤羽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刚才那蒙面护卫可是警告过他了,过犹不及,如果自己再提出什么无礼的要求,恐怕老天爷也保不了他。

    陈二狗之前一直呆在车厢里,透过车窗眺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而独孤羽的“舍己为他”也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在整个过程中眼泪一直不停地在眼眶中打转。

    见风波终于平息了,陈二狗三步并作两步地从马车上跑下来,一把抱住独孤羽,激动地诉说道:

    “小林子,谢谢你,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

    “好了,咱们谁跟谁啊,呵呵,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补偿我。”独孤羽对于一个大老爷们扑到自己上来痛哭流涕实在是感到别扭,边推搡着陈二狗,边转移了话题。

    陈二狗此时已经激动地语无伦次了,那感动的泪水早就顺着脸颊流进嘴里,而在与独孤羽拥抱的过程中最后有不少蹭到了后者的上。

    待向独孤羽千恩万谢完毕,他才转过头去望向小美的方向,眼神中的意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小美本来一直矛盾地望着独孤羽,见陈二狗的眼神来,立刻收回目光,低着头走回了原来的车厢里。

    她不是一个傻子,刚才独孤羽的回答里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他之所以冒着这么大风险出手相救,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为了代陈二狗报恩,虽说合合理,可是其中的立场及表态已经无须再多解释了。

    等回到了车厢里,小美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低低地抽泣起来,这哭声中没有了先前的歇斯底里与绝望,却多出了一份伤心绝与忧伤。

    都说从女人的眼泪中能够读出一段深刻的故事,或许,这句话放到一个女孩子上也同样受用。

    车厢外,攒聚的人群缓缓散开,各归各位,独孤羽也拉着傻站着的陈二狗走回了车厢。

    他们不知道,从这一刻起,小美已经在两个人中间建起了一道微妙的帷幔,两个人的义也将因为小美的出现而产生不可预测的变化。

    ——————————————————————————————————

    求推荐!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