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沦落天涯 第二十二章 立威闯祸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清晨的树林中总是透出盎然的生机,清新的空气,悦耳的鸟鸣,处处都让人感觉心旷神怡,通体舒爽。

    独孤羽也早就从睡梦中醒来,漫步于林中,寓于景,从周遭的一草一木中感悟大自然的浑然天成。

    “不晓得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清闲的时光。”独孤羽边感受自然边低声自语。

    今天可算是他的“卖”之了,从此以后,可能很多事都要不由己,过往虽然历尽劫难,但好在是自由之,一举一动皆由己定。

    可是一旦随陈二狗前往那星辰帝国,被卖至那盗贼窝子里,恐怕不光要学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还要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戴上一个让旁人难以窥测到内心的面具。

    想想其他孩子在他这个年纪都依偎在父母的怀抱里撒耍闹,自己却要学成人般伪装做作,真不知这对自己未来的人生路是助益多一点还是损害多一点。

    想到这里,独孤羽不摇了摇头,那原本因为清早舒爽的环境而引致的快意也因这几许忧愁而然无存。

    “嘿,小林子,你起得可真早啊!”

    独孤羽闻言,立刻转过头去,但见陈二狗正揉着惺忪的睡眼缓步向自己行来,那肿肿的眼泡配上他光秃的脑壳,怎么看怎么有一种喜剧效果。

    看到陈二狗,独孤羽心头的霾也一扫而空,赶紧换上一脸笑容,向前几步迎了上去。

    “二狗哥,睡好了?怎么看你还是很困的样子啊!”独孤羽关心地问道。

    “怎么可能睡好?这一晚上总有几只该死的蚊子在我周围转悠,搞得我心神不宁,打又打不着,就那么干着,真他娘的难受!”陈二狗一脸怨气,看来这一晚上被蚊子折腾的够呛。

    “有蚊子?我怎么没感觉?”独孤羽略感疑惑。

    “哎,老子怎么知道,那蚊子就围着我转,你倒好,睡得跟死猪似的,也不帮我分担几只,我一个人哪养活得了这些吸血鬼!”陈二狗边郁闷地大倒苦水,边用手使劲挠着昨夜被蚊子亲吻的几个包。

    “呵呵,那可要多谢二狗哥了,你可就是现成的驱蚊香啊,以后我睡觉就跟定你了!”独孤羽见陈二狗的窘样,也不乐呵呵地取笑道。

    “好啊,你个没良心的,枉我陈二狗待你不薄,今天我就代表广大受苦受难的农民阶级,教训教训你这个昔的贵族子弟!”

    言罢,陈二狗便冲了上去,一下子把独孤羽按倒在地,两只手不停地在他的腋下和两腰处挠着,那痒痒的感觉引得独孤羽咯咯直笑,大声求饶。

    就这样,两个都各自历尽了千辛万苦的孩子在清晨的森林里尽享受着这片刻的欢娱,而随后等待他们的,将是未知凶吉的远行。

    ……

    通往幽冥帝国御北关的一处官道上,陈二狗和独孤羽正在路旁百无聊赖地坐着,烈当头,闷的空气让两个孩子汗流浃背,满脸通红。

    “二狗哥,怎么还不到啊?再呆下去要中暑了!”独孤羽已经有点煎熬不住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说好了是正午时候,可是都过了半个时辰了,真他娘的见鬼了!”陈二狗也很无奈,只能用粗话来宣泄心中的不满。

    正当二人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一辆看上去并不怎么养眼的驴车晃晃悠悠地自远处驶来。

    独孤羽是坐过马车的人,无论是皇家的马车还是之前清儿小姐所备之马车,都极尽富贵之态。相形之下,远处驶来的这辆驴车则多少掉了些价,不过此时他也没功夫攀比这些,能够有个交通工具代替自己的双脚赶路,已经是让他感激涕零了。

    待那辆驴车驶得近了,坐于后面的赶车之人冲独孤羽二人招了招手,以示让他们过去。

    陈二狗见状,立刻兴奋地合不拢嘴,冲一旁的独孤羽说道:

    “小林子,快跟我过去,这人就是我的那个朋友,嘿,够意思吧,还整辆驴车来拉咱们,真够带劲的!”

    独孤羽可没陈二狗那么兴奋,更没觉得哪里带劲,见陈二狗这么迫不及待,便耸了耸肩,跟他朝驴车的方向走去。

    待到了近前,独孤羽才看清这个赶车之人年纪也不大,观其形貌,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而且让人揪心的是,这个人的左腿有残疾,好像是先天发育不良,萎缩的不成样子,看来从小因此也吃了不少苦头。

    陈二狗倒是没管这些,一到近前,便使劲拍了一下那年轻人的肩膀,兴奋地说道:

    “行啊,瘸子哥,混得不错嘛,都有自己的专车啦!”

    “专你个头,这是我大哥借给我的,他知道我腿脚不方便,便让我赶这驴车来接你们。”

    “哦哦,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新认的小弟,叫林羽凡,你唤他小林子就行了。”陈二狗客了几句后,便迫不及待地介绍起他新收的“小弟”独孤羽。

    “这位大哥好,不知要怎么称呼?”独孤羽也是很有礼貌,而且辅一出言便是能够看出比那陈二狗有教养多了。

    “臭二狗,瞧瞧,人家多有礼貌,哪像你,一张嘴就这他娘的那他娘的。呵呵,小兄弟,我姓黄,朋友们都唤我作黄瘸子,你也便跟着二狗叫我瘸子哥就好。”看来独孤羽给这黄瘸子的第一印象非常好。

    “恩,我还是叫你黄大哥好了,叫瘸子哥实在是……”

    “哈哈,好好,黄大哥就黄大哥,你这小家伙,真是招人喜欢!”

    一旁的陈二狗见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得好不快活,心里很不是滋味,赶紧挤到中间,不满地喝道:

    “行了行了,装什么文明人,瘸子哥,快带我们去你大哥那儿吧,再在这里晒下去,我们估计都要中暑了,到时候一脸病怏怏的样子,一旦卖不上好价钱,看你还能不能笑出来!”

    黄瘸子闻言,狠狠地瞪了陈二狗一眼,便招呼二人上了自己的驴车,等二人坐定,便一扬鞭子,调转车头向来时的路行去。

    三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很快便熟稔起来。

    而他们行车的路线也并非是冲着御北关而去,在行至半路时,便离开官道,驶到了一旁的小路上去。

    约莫行了有一个多时辰,他们的眼前终于出现了一排破旧的房屋,从外观来看,这些房子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残垣断壁,蛛网遍结,让人感觉不到半分生气。

    独孤羽正在心中自言自语着“不会是这里吧”,前面驱赶驴车的黄瘸子就在这排房舍前停了下来,嘴中所言也似乎呼应着独孤羽的猜想,如释重负地说道:

    “二狗,小林子,到了,就是这里。”

    陈二狗闻言,却并没有独孤羽那样大感惊愕,相反,却是愈发地兴高采烈,一下子便跳下驴车,扯着嗓门儿大喊道:

    “哈哈,终于他娘的到了,再不到地方我颠也要被颠死了!”

    “行了,别大呼小叫的,我先去停车,你们到那间黄瓦房里面等着,我一会儿带你们去见大哥。”这黄瘸子说完,便一瘸一拐地拉着驴车向另一边去了。

    陈二狗和独孤羽也没有再作停留,按照黄瘸子的指示,一起朝那间黄瓦房走去。

    待进得房内,他们才发现这屋子里已经满是灰尘,右侧有一小门,似是通往后院方向,而此时从这小门后面,似乎正有着几人在交谈,辨其嗓音,应该也是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孩子。

    陈二狗见这屋里没有落脚的地方,便拉着独孤羽朝那小门行去,跨过门一看,果然后面有个不小的庭院。

    这庭院呈长房形,左边一侧堆着一堆废弃的木料,右边则是有着一个不大的棚子,棚子上面由一层防水的雨布铺就,此时倒也有着一些遮阳的作用。

    当然,这些并没有能够吸引独孤羽二人的注意力,此时,他们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棚子下面三个年纪同样不大的孩子。

    说年纪不大,实际估摸着也有十二三岁,其中靠着一侧柱子的一个蓬头少年似乎是三人中的头头,一脸倨傲,正眯眼斜视着独孤羽二人,而站于他两侧的另外两个少年则满脸警惕,仿佛只要中间这位少年一声令下,便要对独孤羽二人动手。

    陈二狗倒是见惯了这种阵仗,丝毫不把对面三个孩子放在眼里,拉着独孤羽,缓步朝另外一侧的废弃木料堆走去。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当中那位少年对于他们二人不打招呼就擅自行动感到十分不满。

    “怎么?既然能来到这里,你以为我们是来闲逛的?明知故问!”陈二狗根本不给对方面子,话语里处处是刺头。

    中间那位少年此刻再也按纳不住心中的怒火,腾地站了起来,拉起旁边两个孩子,就朝陈二狗的方向行来,看其模样,似乎是想教训教训对方,以消心头被轻视之恨。

    陈二狗见状,也是撸起袖子,可正当他准备上前火拼时,却被一旁的独孤羽拉了下来。

    “看我的!”独孤羽没有丝毫紧张,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同时,他将心神聚于头顶天灵,两足内飞快地催生起鸿冥灵气,而灵气辅一被催生出来,便被直接提纯,呈左阳右之态,这一过程独孤羽已经练得相当熟练了。

    随后,独孤羽体一矮,从下拾起两块破碎的木料,随意一扔,同时两脚闪电般踢出,一阵“啪”“啪”声响后,两块木料便飞快地朝对面的几个孩子飙去。

    这几个孩子哪想得到独孤羽会突然袭击,赶忙用手护住脸,止住前冲的形,准备下蹲躲避。

    可是他们的动作实在太慢,两只手刚护住脸,那飞速掠来的木料便已经撞上了他们。

    不过,独孤羽这次突袭似乎是有意立威,根本没有“照顾”旁边两个孩子,两块木料都招呼到了那个为首少年的上。

    当先一块木料正中那少年护脸的手背,一阵清脆的骨裂声瞬间响起,同时,那原本脏兮兮的小手也皮开绽,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而另外一块木料则是砸在他的右侧小腿处,这一块不及先前那一块狠厉,但却使得他整个右腿都痛麻不已,根本无法站立,就那么直直地跌倒在地上。

    至浊气加持之后,力量走狠的路子,攻击力集中于一点。至阳清气加持之后,力量走阳刚的路子,攻击力覆盖于一面。

    经过这次尝试后,独孤羽已经大概摸清了他左右脚加持灵气时威力的迥异。

    不过当下,他倒也没心想太多,本来他只是想小小地教训一下对方,让对方有所收敛,可谁知自己没有把握住力道,将对面那个少年打成这副模样,实在是一件棘手的事

    虽说独孤羽经过之前一段时间的修炼后,知道自己有了不小的进步,但是对于这灵气的控制上,无疑还是欠一些火候,这不,辅一尝试,便闯下了大祸。

    一旁的陈二狗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此时也是傻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而对面那个倒在地下的少年,此时正摊着双手哭得死去活来,旁边的两个孩子也是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观其眼角,都已经噙着些许泪水。

    正当众人都不知道如何收场时,一道严厉的声音突然在这后院中响起:

    “混帐!我才走开多一会儿你们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

    求推荐!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