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沦落天涯 第二十章 二狗兄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独自赶路对于一般人而言无疑是枯燥的,特别是对于一些不大的孩子,让他们心无旁骛地专心做一件事已经是很难为他们了,更何况是没没夜地山林中穿行?

    可是独孤羽却已经这样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算算从大都逃出来应该也有半年左右的光景了,从一开始的只懂哭闹,遇事躲于人后,直至今的独自逃亡,自力更生于各种恶劣的环境中,种种发生于独孤羽上的蜕变无疑是巨大的。

    而自从之前在林中听到那声突兀的呼喊,独孤羽便不敢再贸然地于林中修炼无名心法了。

    毕竟,他这心法实在是有背于常理,特别是能够同时在**控制两种灵气的奇妙之处,一旦传将出去,肯定会让许多江湖之人生出觊觎之心。

    独孤羽当下的实力还很弱,如果这些不怀好意之辈找到他,别说击败对方,恐怕自己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因此,独孤羽这一路来,方向始终锁定向南方,但是走的路径却是尽捡些偏僻险恶、人迹罕至之途,虽说这样会无形中走许多弯路,且时有野兽偷袭,但是总比被有心之人发现的好。

    这一,独孤羽在翻过一个山头后,终于看到了前方平坦的平原。

    一座巨大的城池盘踞于远处,那高足有近五丈的城墙让人一看便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前面应该是幽冥帝国了吧!”独孤羽心中发出一声感叹。

    经过这许多子的跋涉,自己终于抵达了这里。

    想想这些子来,一个又一个亲人和朋友从自己的边离开,父亲独孤峰,三位兄长,杜汉升,姜凡,林惊天……原本浩浩的逃亡大队走到这里,只剩下自己一人。

    不过好在自己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和牺牲,成功抵达了这里,现在自己要做的,便是仔细计划下一步的出路。

    的确,虽然这里已经远离了无双帝国,但是并不等于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如果不好好计划一番,恐怕还是会陷入到危险的境地中。

    正在独孤羽思忖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自他的后方响起。

    “嘿,小兄弟,想什么呢?”

    独孤羽闻言,立刻转过来,同时从地上捡起一把石子,警惕地望向后方。

    视线所及之处,只见前方一棵矮树下正倚靠着一个少年,观其形貌,似乎比独孤羽大不了多少。

    见是个孩子,独孤羽心中的警惕不减反增,要知道,这山林中处处充满着危险,如果不似他这样的逃命之人,寻常人家的孩子怎会跑到这里来?

    那个少年见独孤羽并没有放松警惕,不低头一笑,随即双手一撑,站起来,朝独孤羽缓缓走来。

    随着两人间距离的缩短,独孤羽也终于逐渐看清了这位少年的容貌。

    他的长相算不上英俊,特别是那光秃秃的脑袋让人看上去觉得十分滑稽。瘦长的瓜子脸上生着平凡的面孔,唯独那双眼睛时而透露出一种专注的光芒。

    一破烂的衣服比独孤羽好不到哪去,尤其那光着的已经满目疮痍的小脚,让人看了后有种想呕吐的感觉。

    看清了这位少年的状况让独孤羽心头的戒心小了不少,毕竟这种落魄的形貌和气质不是能够轻易装出来的,想必他的处境比独孤羽好不到哪去。

    前行的少年在距离独孤羽还有一丈左右时自觉地停了下来,仔细端量了一下后者,然后再一次跌坐在地上,好像走这几步路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小兄弟,你是在哪个地方要饭的?”这位少年在地上撑起自己的子,笑呵呵地问向独孤羽。

    “要饭?”独孤羽脸上不露出无奈的笑容,“难道自己现在很像一个要饭的么?”

    望着独孤羽不发一言地露出一股错愕的表,这位衣衫褴褛的少年也是一愣,随即用那脏兮兮的右手搔了搔光秃秃的头,疑惑地看向独孤羽,继续问道:

    “喂!小兄弟,可听见我说话?难不成是个聋子?”

    “你才是聋子呢!”独孤羽本来还沉浸在无奈的思索中,可辅一听到对方把自己当成了聋子,也不立刻气恼地回应道。

    “哈哈!终于说话了,我还以为小兄弟你是残障……呸呸,噍我这臭嘴,对了,小兄弟,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鸟林子里?”

    “我还想问你呢,你为什么会呆在这里?”

    “我?哈哈,说起来怕你笑话,我本是前面御北关里要饭的,平为了混口饭吃,也偶尔摸上几把,可是前几不小心摸了虎须,被那御北关里官府的人抓个正着,把我乱棒打出了城,我这无亲无故的,不知道投奔到哪里,只得暂时呆在这个鸟林子里……”说到这里,这位少年还掀起了自己的破旧上衣,露出了一道道醒目的棍棒伤痕。

    独孤羽本来已经对这少年有了三分好感,闻其遭遇,更是对其戒心全无,特别是得知对方无亲无故后,心中对这位少年更多了几分同命相怜的感觉。

    “我叫林羽凡,你呢?”独孤羽率先介绍了自己,只是为了避免麻烦,他隐去了真名,而是将林惊天、姜凡和他自己三个人的名字中各取了一个字,凑出了一个听起来也不错的名字。

    “好名字啊,呵呵,我可没你那么有学问的名字,叫我陈二狗就行!”

    “你应该比我大吧,我今年七岁。”

    “这倒是,我长你三岁,那就占点便宜,叫你一声小林子吧!”这陈二狗倒是洒脱,说话做事丝毫不做作。

    “二狗哥,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呢?”独孤羽见已经和对方称兄道弟,便同他商量起下一步的计划来。

    “我是无所谓,不过我还不知道小林子你要去哪里啊?”

    独孤羽闻言,这才省得自己光顾着注意对方,竟忘了对方还不知道自己的来历,于是赶忙说道:

    “我本来也是个富贵人家子弟,后来因为仇家陷害,爹妈都被害死了,就剩我一个人逃出来……”

    独孤羽虽然道的是实,但是却隐去了具体的名姓,这世上各种仇杀的行径多了去了,根本容不得陈二狗猜想独孤羽究竟是哪个富家的子弟。

    陈二狗见独孤羽竟直接向自己道了实,本来心中的一点戒心也顿时烟消云散。

    其实,虽然独孤羽穿着破旧,但是眉宇间的那股尊贵却是十分明显的,这种气质不是随便装出来的,而是长时间环境的熏陶和培养练就出来的。加之陈二狗长年在这讨饭扒窃的圈子里混,一眼便瞧出独孤羽并非同道中人。

    不过好在独孤羽辅一出言便打消了陈二狗心中的疑惑,现在在他的心里,除了对这个小弟的认可之外,也多出了如独孤羽一般的同命相怜。

    “哎,都怪我这张臭嘴,一张开就臭气熏天,让小林子你又勾起了伤心的往事,该打该打!”这陈二狗边说着,边真地抽起自己的嘴巴来。

    “二狗哥,使不得,是小林子没有自己讲清楚,哪能怪罪你!”

    陈二狗也并不是真心实意地在打,不过是装装样子,他料定独孤羽必定不会让他打下去,所以闻言立刻停手,两手一撑,从地上坐起来,走到独孤羽旁,拍了拍他的肩头,笑着说道:

    “还是小林子够意思啊,哈哈,他娘的,没想到我陈二狗也有收小弟的一天!”

    言罢,他略微沉思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看要不这样吧,我认识个人贩子,他专门在各国之间贩卖小孩子,不若我们投奔他,让他把我们卖到别的帝国去,这样他有钱赚,我们也可以摆脱当下的困境。”

    独孤羽本来也没有期望陈二狗想出什么好主意,可是听了他的计划后,还是差点没跌坐在地上。

    这主意已经谈不上好不好了,应该说是差得不能再差了。

    没听说过自己把自己送到人贩子那儿求人家卖自己的,这明显是吃错药了么。

    “这……是不是有点太不靠谱了?”独孤羽表僵硬地说道。

    “不靠谱?我看最靠谱了,像咱们这年纪的,一般都是被卖到偷盗窝子里,既可以学技术,又可以交朋友,还有组织依靠,多美好啊!”陈二狗竟然露出一股神往的表

    独孤羽此时的状况只能用瞠目结舌来形容了。以前他一直觉得林惊天已经很不靠谱了,经常语不惊人死不休,可是今和这陈二狗一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能把贩卖人口,扒窃团伙形容的这么有感觉,实在是个人才。

    “二狗哥,你真的有把握?”独孤羽还是有些不愿。

    “小林子,坑谁也不能坑你啊,那不得天打雷霹么,放心,听我的准没错!”陈二狗依然信心十足。

    独孤羽闻言,也只得点头同意,因为当下自己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只能这样走一步算一步了。

    “小林子,你先在这里等会儿,我先混进城里和我那个朋友谈谈,到时候来接你一起走。”陈二狗见独孤羽已经同意,便决定立刻动

    “好,我就在这里等你!”

    陈二狗回应地点了点头,便拍了拍上的尘土,朝前面的御北关走去。

    望着陈二狗逐渐远去的影,独孤羽心中又多了一丝忐忑。

    “我还是先躲起来为妙,万一被出卖了,也有机会先行逃跑!”独孤羽经过这一路的历练,心智无疑成熟了不少,虽然前面一番称兄道弟,但是关键时刻还是能够冷静地分析问题的。

    想明白这些,独孤羽也没有再作停留,在附近觅了一棵比较浓密的大树,便蹿至上面隐蔽起来。

    “是真兄弟还是虛假意,一会儿见分晓吧!”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