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沦落天涯 第十三章 无名心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快,放箭,放箭!”

    呆立在后面的铁甲军万没想到两个孩子竟然采取了这种搏命的方式,待反应过来,立刻弯弓搭箭,朝下落的二人去。

    十多记劲箭随即破空而去,辅之以向下的加速度,使得它们与林惊天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眼看最快的几支箭矢就要追上形稍微靠上的独孤羽,那锐利的箭锋所爆发出的劲气甚至已经能够刺破他的皮肤。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记“扑通”声先后响起,原来他们二人已经跌至涧底,沉入那一眼望不到底的涧水中。

    随后赶到的箭矢也因为入水的阻力,使得它们再无先前那一往无前的气势,在惯的作用下下冲了一段距离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杀伤力可言了。

    上方的铁甲军士兵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注视着水中的动静,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两个孩子入水后并没有什么挣扎的声响传来,相反,除了泛起的腥红血水证明有人中箭外,就再也没有其他证据可以判断独孤羽二人的死活。

    “队长,怎么办?”其中一名铁甲军士兵向前面的一个大胡子士兵问道。

    “走,跟我下山,从下面进入这深涧探索,我就不信了,这两个小家伙能长翅膀飞出去?”这个被叫做队长的铁甲军士兵当机立断地下达了命令。

    随即,他率先转,朝山下行去,而后的众军士见状,也立刻整饬好行装,紧紧跟上他们的队长。

    此时,表面看似平静的涧水其深处却是波涛汹涌,一股奇异的暗流正在其中悄然形成,而落入水中的林惊天和独孤羽则早已因为入水时的强大冲击力而震的晕了过去,两个人那犹如断绝了生机般的体也被那股暗流朝山体下部卷去。

    片刻后,山涧下响起了嘈杂的人声,那一队铁甲军士兵出现在了平静的涧水边。

    “下水搜!”那名小队长没有丝毫犹豫,立刻下达了命令。

    这群铁甲军士兵闻言,也不敢有片刻迟疑,脱下上厚重的铠甲,一个个纷纷跳入涧水中。

    这涧水外表虽然看不出什么,但是辅一进入却是让这群铁甲军士兵感受到彻骨的寒意,没到盏茶功夫,原本还志在必得的军士们便面色苍白地浮出水面,逃命似地上了岸。

    岸上的小队长见状,也不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这涧水如此寒冷,对于搜索工作实在是大为不利,虽说这两个孩子在这种况下仍然存活的机率不大,但是到底上面有命令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你们在这里给我守着,我去回禀统领,让范家主派些高手来!”这名铁甲军小队长见凭他们这些人的实力无法探索这深涧,便当机立断地做出了决定。

    “领命!”众军士齐声回应。

    这名小队长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转朝涧外行去,他明白,这次如果能够找到那两个孩子,那自己这辈子都可衣食无忧了。

    ……

    在一个狭长的洞内,两个面无血色的孩子正昏迷其中。

    在洞石壁的两侧,竟然镶嵌着和大都城皇宫地下密道中差不多材质的发光宝石,这些宝石上发出的亮光使得原本应该一片漆黑死寂的洞平填了些许神秘的色彩。

    突然,其中看上去略微年长的一个孩子体开始抽搐起来,接着,似乎是由于肌传来的剧痛刺激了脑中识海,这个孩子那原本紧闭的双眼竟然缓缓睁了开来。

    这个恢复意识的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跌入深涧的林惊天。

    此时此刻,他感到自己仿佛失去了对体的控能力,四肢僵硬而又麻木,唯有脑海中的一丝意识勉强维持着自己的灵台清明。

    他明白,如果放任疲倦笼罩自己,然后沉沉睡去,恐怕自己就再也不会睁开双眼了。

    因此,他拼劲自己的最后一点意识在**催生起鸿冥灵气来。

    起初,灵气的催生极其缓慢,甚至让林惊天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可是渐渐地,随着腹中若有若无的鸿冥灵气越积越多,最后终于达到了林惊天可以感知到它的程度。

    这对于林惊天而言无异于重获生机,他狂喜之余,也赶快催动这部分灵气游走向四肢百骸。而灵气所过之处,每一寸经脉都似乎在重新焕发生机,每一块肌都似乎在重新塑造和获取力量,到最后,林惊天竟然直接从地上坐起来,开始物我两忘般地盘膝催动和驱使**灵气。

    可是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洞内另一阵痛苦的**声打断了。

    林惊天也立刻从刚才的状态中退出来,向后的声源处望去。

    这一望,不让林惊天大惊失色,立刻站起子,踉踉跄跄地朝后方奔去。

    “小羽,小羽,快醒醒,不要吓我,不要吓天哥啊!”

    林惊天地哭喊声突然在洞中响起。

    在他下,正是比他面色更加苍白的独孤羽。

    此时的独孤羽已经接近油近灯枯,在他的后背近腰处,一支半截的箭矢正深深地插于其中,而刚才的那几声**正是独孤羽因为忍受不了那箭伤钻心的疼痛而发出的。

    “天……天哥,小羽是不是要……要死了……”

    “不会的,不会的,小羽最坚强了,小羽绝对不会死,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找看,一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

    林惊天已经完全没有了往的镇定,刚要起,却被独孤羽疼痛地**再一次拉回了原处。

    此时,林惊天的心中充满了滔天的恨意,他恨,恨卑鄙的范家,就是因为他们,才让自己家破人亡,无依无靠;他也恨自己,恨自己没用,作为大哥的他,竟然先后让自己的两个好弟弟处于危难之中。先是没能保护好姜凡,使得他直到如今都生死未卜,现在又让独孤羽受此重伤,可自己偏生又束手无策。

    “啊~~~~~~~”

    悲痛的林惊天仰天长啸,那痛苦的尖啸声在洞中不断回

    许久,林惊天才睁开双眼,失神地望着洞上方。

    突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原本无神的双眼焕发出了异样的光彩。

    他站起来,借着洞中那发光宝石发出的光芒仔细地观察起上方的石壁。

    上方的石壁异常地平整,仿佛被什么人刻意打磨过,而在其上则是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和一些奇怪的图案。

    在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中,有两个字额外的巨大,林惊天一眼便注意到了它们。

    “心法,”林惊天嘴里默念着这两个大字,“难道这是某种修炼鸿冥灵气的心法要诀?可是为什么没有名字?”林惊天的心中充满疑惑。

    不过,他此时也没有时间去深追究,便接着向后看去。

    “此心法乃吾自创,送给后辈有缘人。”林惊天边看边读着,同时心里也对这部心法的出处有了大概的了解。

    “看来这心法是某个高人留在这里的,希望以后能够有有缘人再次来到这里,发现这心法,并加以练习。”

    想到这里,林惊天不兴头大起。当然,他并不是因为自己能够习得这无名心法而高兴,相反,他早已经从家族中习得了家传心法要诀,并成功地在**催生出了鸿冥灵气,因此并不需要再修习其他心法。他高兴,是因为考虑到独孤羽或许可以尝试修炼这个心法,如果一旦成功地催生出鸿冥灵气,那对他当下的伤势恢复可以说是大有助益,刚才林惊天他自己就是因为催生了**灵气才迅速恢复状态的。

    想到这里,林惊天脸上难得地挂起一丝笑容,迫不及待地向后看去。

    “吾之心法,要修炼,需满足两个条件。其一,受重创,生机几近断绝;其二,未修过其他心法,或修过其他心法,但**尚未催生出鸿冥灵气。”

    读到这里,林惊天已经快兴奋地跳起来了,从上面描述的两项修炼条件来看,这心法简直是给独孤羽量订做的。

    独孤羽自小便练武天资愚钝,尝试了各种心法修炼方法,都没有能够催生出鸿冥灵气。而此时,因为中箭矢,失血过多,加之之前在寒冷的涧水中浸泡,他早已经是接近油近灯枯,正是上面所说的生机几近断绝之时。

    “太好了,看来小羽有救了!”林惊天已经激动地喜形于色。

    可是再往下看了片刻,林惊天的额头不皱了起来。

    “吾之心法,有悖于常理,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常言道,心法一途,至阳清气和至浊气不可同时修炼,然吾之心法却偏要逆势而行,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这番话如果传到江湖上,恐怕要被万千人耻笑。心法要诀虽然层出不穷,五花八门,效率也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却是所有人都共认的,那就是,在炼化鸿冥灵气时,最后在**一定只能留下一种灵气,或者至阳清气,或者至浊气,如果两者共存,前期可能感觉不明显,但是越往后修炼,两者就会互相排斥的厉害,对人体伤害极大,严重者,甚至会使人经脉寸断,内脏碎裂而亡。

    可是这无名心法却是要共同修炼这两种灵气,如果真的炼成,会是什么效果不得而知。可是一旦失败,那岂不是反而害了独孤羽?

    林惊天此时也有些犹豫了,可是时间不等人,下方独孤羽的生机正在一点点消逝,他不敢再耽搁下去了。

    “哎,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姑且相信这邪门的心法罢!”林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