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沦落天涯 第九章 路见不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嘉陵山脉的一处洞前,一大一小两道影正矗立在那里。

    形较小的那个正是刚刚脱险的姜凡,而站在他后的男子,则是在通丘峡率领大队人马将他救下的神秘人士。

    此时的姜凡心混乱到了极点,先是因为被赵麒设计擒拿,差点送至大都领赏;接着又在押送途中遇人劫持,受到不小的惊吓;随后赶来事先和林惊天他们约好的洞,却早已不见二人的踪迹。

    这一连串的变故和打击让姜凡的内心有些难以承受,特别是找不到林惊天和独孤羽,让他原本最后的一丝期望也彻底落空,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呆滞。

    他后的神秘男子见状,也不低低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冷血如他,也不对眼前这个孩子心生怜悯。

    凄惨的世,不幸的遭遇,最后连朋友都生死未卜,换作是成年人,恐怕内心都是难以承受,何况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他本来不明白命令他采取此次行动的上司为什么会如此看重这个孩子,但是此刻站在这里,望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幕,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也理解了上司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

    姜凡用手背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再一次钻进洞,开始了细心地搜索。

    他不甘心,他一定要找出天哥和小羽留下的蛛丝马迹,找到他们留给他的哪怕任何一点信息。

    可是半个时辰过去了,姜凡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但是他想要找的东西,却是一样也没有出现。

    最后,他终于决定放弃了,整个人重重地跌坐在地上,压抑了许久的泪水也再一次倾泻而出。

    许久,姜凡似乎哭累了,抑或眼泪哭干了,两眼无神地撑起子,就那么木讷地站了起来,转走向后的神秘男子。

    待行至男子边,他缓缓地抬起头,注视着这个救下自己命的恩人,心中泛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神秘男子见状,伸手摸了摸姜凡的头,随即用一种郑重的口吻对他说道:

    “既然没有找到你的朋友,那便随我回去吧,别忘了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从今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姜凡这个人,你的过去,要全部斩断!”

    姜凡闻言,体微微一震,但很快便又再次恢复了那木讷的神,不待神秘男子发话,便直接向前行去。

    后者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便也快速朝姜凡行去。须臾,一大一小两道影便消失在这嘉陵山脉中。

    ……

    整个无双帝国的南端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因为长年有浓雾弥漫其间,整个大陆上的人便习惯将它称之为迷雾森林。

    这迷雾森林西临连接无双帝国和星辰帝国的连星水道,东抵蛮荒边境的幽梦关,可以说几乎横贯了半个鸿冥大陆。而它的南端则是与星辰帝国与幽冥帝国接壤,使得它们与无双帝国间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不过在历史上,这几国交战时,也不乏有卓越的将领带领着一群精英军士穿越迷雾森林,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这毕竟只适用于少量精英军士,如果换作大规模行军,恐怕这迷雾森林中的各种野兽毒物便要让军队损失大半。

    特别是百年前独孤浩天统一的无双帝国分崩离析,后来的无双帝国君王为了防止南部诸国的入侵,便以迷雾森林北端为界,修筑了一道横贯整个帝国南端的关隘,名为镇南关,其目的就是为了避免有军队从迷雾森林行军,对他们搞突然袭击。

    从此,寻常人要想从无双帝国南下,便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自连星水道走水路南下星辰帝国,另一条则是自镇南关的关隘出去,走通幽径前往幽冥帝国,除此之外,便再无它路。

    当然,如果有个别武学高手能够翻越近四五丈的关隘城墙,那就另当别论了。

    此时在这镇南关的一条街巷拐角处,正有两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蜷缩在那里。看他们一脏兮兮的衣服和黑黢黢的脸,便不免让人心生厌恶,特别是经过他们边时那由他们上发出的阵阵恶臭,更是让走近他们的人赶紧掩鼻而去。

    这两个乞丐般的孩子正是从嘉陵山脉中逃出来的林惊天和独孤羽。

    他们在那洞里等了足足四天,却依然没有等回姜凡和杜汉升的半点消息,无奈之下,便再也没有停留,直接朝南面奔来。

    本来他们想在洞中留下一些记号,这样一旦姜凡他们返回,还可以根据留下的信息知晓他们的去向。

    但是林惊天认真考虑了一番后,还是决定放弃了这样的尝试。

    毕竟,赶回洞里的既有可能是姜凡他们,也有可能是追捕他们的人,如果在洞中留下了这么重要的线索,万一被仇家发现,那他们离被捕也就不远了。

    所以明知有可能让姜凡和他们错过见面的机会,但是他林惊天也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有些时候,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离开洞后他们用了足足五天的时间才赶到这镇南关,这一路上他们饥餐渴饮,要不是之前和杜汉升学了一些山中生存的本事,恐怕他们早就陈尸荒山野岭了。

    不过就算如此,他们抵达镇南关时也几乎已经不成人形,两个本来长相精致的少年,都仿佛活脱脱地变成了野孩子,在进关时,甚至差点被守门军士打出去。

    最后好在周围不少居民看他们小小年纪便落魄成这样,着实可怜,替他们跟把门军士求了,才终于放他们入了关,不然,他们恐怕便是要流落在荒郊野外了。

    不过他们进关虽然容易,可是要从另一边出去就难了。

    毕竟这是帝国边境,各国的报人员经常在这里出没,因此帝国的搜查和管理也就格外的严。

    两个小乞丐,出国去乞讨?换是谁也不会相信。

    因此,他们两个就只能这样在城中各种角落藏匿着,边乞讨点东西维生,边琢磨着混出关的办法。

    这,正当他们在街巷中穿行时,突然看到一个闹市口围了一群人。

    两个少年毕竟是孩子心,见有这种闹,也连忙凑了过去,然后仗着形矮小,左挤右挤挤入了围观人的内圈。

    待二人立住形,便赶紧朝中央望去。

    但见中心处此时正有一个**缩在一旁掩面而泣,而在她对面,则是一个看似富家子弟的年轻少爷正在一旁悠然自得的摇着扇子。

    这**一边用衣襟擦拭着眼泪,一边胆怯地对着那纨绔子弟说道:

    “范公子,你就饶了民女吧,民女已经有了夫君,孩子也已两岁,还请……”

    “请什么请,请我杀了你的夫君,把你迎过门吗?哈哈哈!”

    这被叫做范公子的人,丝毫没有因为**的一番话而有多少怜香惜玉的意思,相反,却是更加的变本加厉,说出这大逆不道的话来。

    周围的人问言,也不低声议论起来。

    “这范家不得了啊,一个旁系的子孙在这大街上都敢如此横行无忌,大庭广众之下强抢民女,唉~~~”

    “是啊,这大都之乱后,范家的气焰是愈加嚣张了,连独孤家都是压它不住,这无双帝国是要变天了啊!”

    类似的议论声在只有几人可听见的范围内悄悄地传播着,而这一切也自然逃不过林惊天二人的耳朵。

    他们起初并没有怎么在意这个范公子,可是听周围这群人议论下来,才知道这范公子赫然便是他们的灭族仇人大都范家的子孙,如此一来,他们怎么不气愤?

    “小羽,要不要教训一下他?”林惊天边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边向一旁的独孤羽提出了一个惊人的建议。

    独孤羽显然也被林惊天这大胆的想法惊呆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小声地问道:

    “我们?教训他?怎么教训啊?”

    “嘿嘿,别忘了杜爷爷可是教了咱们飞石功法,我这一路上可没荒废练习,现在自觉已有小成,便拿这该死的范家人试试效果。”林惊天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范家的公子,嘴里嘟囔道。

    “恩,我催生不了灵气,那功法威力赶不上天哥,也只能给你打打下手了。”独孤羽倒是有着自知之名。

    随后,两人相视一笑,各自从地上抓起了一把碎石子,正待要施行他们的报复大计时,人群里却是突然响起了一声嫩的呵斥声:

    “哼,不要脸!当街调戏良家妇女,没羞!”

    那本来自鸣得意的范家公子闻言,中也不窜起一股怒火,赶忙循声望去,却见那声音来源处竟是一个不过五六岁大的小姑娘。

    见被这么小的孩子当街骂不要脸,这范家的子嗣自然是怒不可遏,也不管对方是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孩子,便扯着嗓门儿直接喝道:

    “哪里来的小丫头片子,赶紧给我闭嘴,不然小心大爷我……”

    这范家公子还未把后面的话说出口便被一样硬绑绑的东西击中了嘴部,瞬间一声仿佛东西碎裂的脆响自他口中响起,下一刻,他已经是满嘴鲜血,不成人形。

    待他吐出口中的异物后,才发现是一个有指头般大小的石子,而随着这石子吐出来的,还有一堆碎牙和粘稠的一滩血迹。

    这范家公子何曾吃过这种苦头,立刻捂着嘴嚎啕大叫,而自他后,也蹿出两个护卫一样的人,一脸怒容地朝四周张望。

    此时,林惊天和独孤羽已经转到了人群的另一侧,两个护卫的后方,但见两人再一甩手,分别有三枚石子朝外飙而去。

    其中有两枚正取那两个护卫的后脑勺,便听“啪”“啪”两声闷响,两个护卫都大叫一声捂着头朝前跌去,待他们稳住形伸手一看,手上已经满是鲜血,显然刚才的偷袭已经打破了他们的头皮。

    而相较于这前两枚,后面那相对较慢的一枚石子则是攻向了范家公子的侧脸,虽然威力不及先前两枚,但是也硬生生地擦掉了后者的一层皮。

    林惊天和独孤羽见已经得手,便赶忙挤出人群,发狂似地朝远处奔去。

    被偷袭得手的两个护卫刚才虽然颇为狼狈,但到底也瞧见了幕后黑手,虽然伤口仍在留血,但也顾不了那么多,拼命撞开人群,朝林惊天他们逃跑的方向追去。

    剩下的围观人群见闹出了这么大动静,便也一哄而散,而刚才被的那位**也趁此混乱逃之夭夭,就连那个打抱不平的小姑娘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

    此时,整个闹市的中央就只剩下那范家公子跌坐在地上痛苦地嚎叫着。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