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蒙难 第十二章 乱世开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玄三娘扶起独孤云的尸,**至浊气全力催动,再如先前般使出那可怖的秘法,待五指凝聚出血红色的火焰后,直直地从头顶插入。

    可是意外地,这次却并没有像上次一样的反应,那独孤云的尸依然毫无生机,那眼睛也没有呈现出血红之色,显然玄三娘的这次施法完全失败了。

    “这么小心,难道还是伤到了么?”玄三娘边用那恐怖至极的右手抚摸着独孤云的头颅,边无奈般地喃喃自语着。

    看来在刚才的激战之中,玄三娘最后的致命一击还是不小心伤到了独孤云的脑部,以致于她的秘术无法奏效。

    “罢了,反正只剩下那个独孤战和几个小崽子,根本不足为虑。”玄三娘对于无法使用秘术似乎也没有多少遗憾。

    当然,她肯定想不到,这独孤羽三人早已经逃出大都城,并前往杜家庄了,倘若她这次真的能够对这独孤云施以秘法,那么独孤羽他们的命休矣。不过这所谓冥冥之中皆有天意,也是独孤羽他们命中注定要逃过此劫。

    玄三娘见这尸再无可用之处,便捏指成爪,直取颈部,用力向上一提,竟硬生生地将独孤云的头颅扯了下来,随后左手聚气,一股红色光芒瞬间闪现,在其抚过之处,独孤云的尸顿时化为灰烬。

    做完这一切,玄三娘站起来,就这样提着头颅,形似鬼魅般地朝他处寻去。

    ……

    城东南军事区的军营前,一个伟岸的影正倚门而立。

    此时,在这个人周围正围聚了不少的羽林卫和铁甲军,但是观其形状,似乎这些士兵都有着惊惧之色,谁也不敢靠近,更不敢出声责问,只是默契地将此人围成了一个圈。

    对于此人,他们不敢出言不敬,更不敢将其擒拿,因为他是皇室成员,是独孤峰的长子——独孤战。

    虽然独孤战平时很少外出,但是在一些大型的民众活动中还是露过面的,军队也来视察过几次,因此,这羽林卫及铁甲军中自然是有不少人一眼认出了他。

    可是此时,他们见到这位曾经意气风发的皇子,虽然一方面仍然心怀敬畏,但是另一方面,则是有着一丝疑惑。

    因为在他们之前得到的命令中,已经言明独孤峰及其四个儿子尽皆被乱臣贼子刺杀亡,如果这消息属实的话,那么站在他们眼前的这个人又是谁呢?

    独孤战面对周围层层叠叠的士兵,毫无惧色,就那么悠闲地靠在军营大门上,眼睛不时地向外瞄去,仿佛在等什么人。

    “你说这个独孤战公子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还敢有人冒充独孤战公子?真是疯了,那可是皇子,而且就算是冒充,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白痴才这么干。”

    “可是之前不是说独孤家主一家都死了吗?这怎么又冒出来了?”

    “难道是上面的人搞错了?”

    “竟扯淡,你说要是个死个普通人搞错就算了,这死的可是皇子,搞错了?真是天大的笑话。”

    “别争了,先等等看吧,这人闹出这么大动静,一会儿上面肯定会有人过来,到时候就知道他是真是假了。”

    一阵阵低声的议论在这围聚的士兵中响起,可是议论归议论,依然没有人敢上前确认一二。就这样,无论是处核心的独孤战,还是周围越聚越多的士兵们,都各自沉默着,双方似乎形成了一种诡异的默契,却又都等待着什么人将这种状态打破。

    突然,不知从何处,一道雄浑的声音响彻了周围整个天地:

    “乱臣贼子,竟敢冒充独孤皇子,在军营重地寻衅滋事,周围人等还不给我将他拿下?”

    这一声喝仿佛天雷般震慑了在场的每一个士兵,所有人都举目四望,意图寻找这声音的来源之处。

    很快,一道影自军营前方的街巷缓步行来,观其一华贵服饰,便知此人是贵族子弟,再看其年龄之苍老,恐怕他在家族中的地位也是颇高。

    这来人正是范家家主范斌。

    这范斌本来在东部搜查,凭借其过人的功力很快便将贵族聚居区查了个通透,可惜并没有发现独孤战或独孤云的影,正当其准备朝东南军事区行来时,一名羽林卫士兵向他报告说这东南军营前有个貌似独孤战公子的人在门前矗立,而且不发一言,好像在等什么人。

    范斌问言,不心中一愣,暗道这独孤战怎会如此大胆和鲁莽,竟然主动**自己的行藏,想必是有着什么谋。可是转念一想,不管他有什么谋诡计,这祸害是一定要除掉,加上自己不俗的武功,杀掉独孤战实在是轻而易举。不过这独孤战处军营,行事便更为方便了,可以直接将他说成是乱卧贼子,冒充独孤战,然后借军队之手杀之。

    想通透这些,范斌不由得一轻松,竟然不紧不慢地缓步朝军营赶来,似乎一切都已胜券在握。

    因为在不久前,那玄三娘刚刚传来独孤云被其击杀的消息,也就是说,这独孤战已经是最后一路待解决的问题了,虽然刚才说他只一人,但是想必那三个小家伙离他不远,只要加打力度搜索,定会将其一举擒拿。

    所有的后顾之忧就要一并解决,他范斌怎能不轻松?

    倚靠在军营门前的独孤战此时也终于是直起了子,抬起双臂,伸了个懒腰,这才朝范斌行来的方向望去,仿佛见的不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而是自己的一个老朋友。

    “范家主,这乱臣贼子的头衔恐怕你比我更合适吧~~”辅一出言,这独孤战便与范斌针锋相对起来。

    “哼,这世上想陷害老夫的人不少,但是过去有过的,现在都已经成了冢中枯骨,今也不差你这一个。”这范斌丝毫没有因为独孤战的讥讽而有多少愤怒,相反,却是道出了**的威胁。

    “哈哈哈,晚生独孤战自然是不能给范家主构成任何威胁,范家主可是有着问天阁做打手,我独孤家族无双卫都被轻易地解决掉,我一个武功平平的后生又怎能是你的对手?”独孤战不急反笑,神态从容中将范斌**问天阁灭他独孤家的事轻描淡写地讲了出来。

    “嗡”的一声,整个军营仿佛炸开了锅一样,所有的人都被这番话震惊了,问天阁?帮助范家?消灭无双卫?还将独孤家屠戮殆尽?每一个字眼都在拼搏于底层的军士们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他们怎能不心惊,如果这一切真的属实,那他们今晚的平乱之举就变成了助纣为虐,一旦有朝一,这事得以平反,恐怕他们通通都要被诛九族,死无全尸。

    范斌此时也不再似先前那般平静,他渐渐地明白了这独孤战这么嚣张的原因。原来他根本就是认定必死,这样招摇,只是想将事的真相公之于众,不管这些人信还是不信,这大都之乱的另一番说法肯定是要传将出去了,他范斌不可能为了封口而将今天在场的所有羽林卫、铁甲军处理掉。

    虽然他自认这次行动破绽不多,但是在一些高手眼里,只要经过仔细探查,找出一些蛛丝蚂迹,还是能够将真实的况推测个**不离十的,到时候如果真有哪个与独孤峰交甚笃的强者出面报复,他范斌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范斌再也不想拖延下去,随即厉声喊道:

    “我乃范家家主范斌,刚从皇宫赶来,那独孤家战公子已经被乱臣贼子刺杀,正停尸于宫中,此处这个人定是冒充的,各位军士还不将他擒拿?活捉此人者,赏金万两,加官进爵;击杀此人者,亦赏金千两。”

    话音一落,整个军营便动起来,赏金万两,还加官进爵?杀了也能赏千两黄金?这赏赐实在是太人了,只要自己能够将眼前的这个人活捉或杀掉,那么下半生便衣食无忧,更夸张一点说,恐怕后面数代子孙都可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这么好的事,可不是天天有,错过了,就再也没有这样一步登天的机会了。

    在一阵嘈杂的议论后,终于有一个士兵行动了,在他的带动下,原本踟蹰不前的军士们一个个像饿狼一样举起手中的军刀,疯狂地朝独孤战奔去,生怕自己慢了半步,便被别人抢了这功劳。

    独孤战看着周围汹涌而来的兵士们,没有丝毫畏惧,淡然一笑,望向远处和自己遥遥相对的范斌,朗声说道:

    “范家主,今所赐,我独孤家来定会数十倍奉还!”

    那语气中,似乎有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竟然将周围涌来的士兵都震慑地停住了脚步。

    独孤战收回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再一次朗声大笑,随即便运起**至阳清气,将其汇于头部,将内中的一切毁伤、破灭。

    虽然独孤战武功平平,只是达到入髓之境,但是却足以使他控制**灵气运行,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啪!”

    独孤战的体直直地倒落营前。

    整个军营也变得一片寂静,就连刚才那嘈杂的喊杀声都瞬间变得烟消云散。

    静,静至针落可闻。

    远处的范斌就僵硬地站在那里,双眼直直地注视着那独孤战的尸体,在那面庞上,仿佛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这笑容似满足,似讥讽,又似戏谑,而那在范斌看来应该死不瞑目的双眼,此刻竟也悄然紧闭,似乎对这人世不再有一丝眷恋。

    范斌低低地叹息了一声,随即转离去。

    他明白,这独孤羽怕是没那么容易找到了。而经此一役,这鸿冥大陆,恐怕再难平静,乱世即将开始!

    (第一卷完)

    卷后语:

    《鸿冥乱世》第一卷已经结束,而这第一卷可以说是整部小说的序曲,寇徐用了五万多字为大家描述了大都之乱的始末。

    可能很多读者会奇怪为什么写了这么多主角还没有怎么真正出场,原因是这部小说在寇徐的构思里是部很宏大的小说,前面需要借大都之乱交待很多背景的东西,同时埋下很多伏笔,因此主角独孤羽几乎没怎么露过脸。

    当然,从下一卷开始,主角要真正地开始了他的逃亡之路,而《鸿冥乱世》的宏伟画卷也将真正揭开它神秘的面纱,相信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同时,这也是寇徐的第一本书,很多东西还略显稚嫩,但是寇徐定会加倍努力,每天坚持更新,喜欢的朋友希望能加个收藏,给个推荐,寇徐在这里这谢过了~~~~~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