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蒙难 第十一章 毫无悬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大都城东部贵族聚居区范府门前,四道影矗立在那里。

    之前还富丽堂皇的范府,此刻已经是满目疮痍。府中多处建筑崩溃倒塌,生机全无。在那断壁残垣间,不时有几许黑烟飘起,暗示着这里不久前发生了巨大的火灾。而废墟中隐约可见的几具焦黑的尸体,让观者不心中浮现出这几人在烈火中挣扎,呼喊,并最终走向死亡的画面。

    “范家主,你看接下来……”朱元炳的声音刚刚发出便被一旁的玄三娘拦了下来。玄三娘知道,此时此刻,虽然这范斌一言未发,但是心中肯定积聚着滔天的怒火。如果一个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被这范斌当成了发泄的对象,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朱元炳见状,也赶忙缩回,重新静立一旁。虽然他和玄三娘都贵为鬼刹使,一般帝国家族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是这个范斌他们却是不敢招惹,因为他们知道,这个范斌可不是小小的范家家主这么简单,他的来头,就是连他们这两个鬼刹使都深深地为之忌惮。

    良久,范斌终于转过来,冷峻的神色让人不寒而栗。

    可是很快,这股另人胆寒的气势便迅速地消退,最后消失地无影无踪。而随着气势的消退,眼前的范斌也似乎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在夜色中无依无靠的老人,如果不是了解他的人,恐怕此刻真的想上前扶他一把,让他得以稳住那看似弱不风的形。

    “华阁主,范某家中幸存下来的家眷已转移至皇宫羽府,为了避免再遭人袭击,便有劳华阁主去坐镇保护一下了,待我收拾掉那几个小子后,再来向阁主称谢。”范斌面无表地诉说着他的打算,过去因为权势倾天而带有的几分狂妄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沉,是让人一眼看不透的古井不波。

    华剑天闻言,淡淡地道了声“好”,便御剑离去。

    为正派一方领袖的他,实在是不想和后的两个鬼刹使接触过深,不然被有心之人传将出去,这问天阁的名声恐怕便要一落千丈。

    同时,他对那范斌也有了新的认识。经此一役,这范斌上的那股狂妄已经完全收敛,整个人变得异常的冷静与淡漠。只不知他是真的看淡了一切,还是将所有绪尽皆掩藏。如果是后者,那这世上恐怕又要多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华剑天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在今夜这场厮杀中,范斌几次催动**灵气时,被他发现这范斌修炼的居然是至浊气。

    加之刚才鬼刹两位使在范斌面前的噤若寒蝉,以及连他华剑天都无法看透的实力,这范斌显然不是表面一个范家家主这么简单。

    想到此处,华剑天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再为这些事伤神,随即再一次催动**灵气,迅速向皇宫方向飞去。

    见华剑天离去,范斌收回视线,望向前方的两位鬼刹使,深邃的目光让对面的二人心神皆颤。

    “你们二人刚才的行止已经让华剑天起疑了,恐怕他已经觉得我不止一个范家家主这么简单。不过好在他也没有什么进一步的证据可以推断什么,不过你们以后行事最好干净利落,不然休怪我手下无。”

    范斌的声音非常平静悠长,可是听在对面两个鬼刹使的耳朵里却是心惊跳,仿佛他们听到的不是人语,而是催命的索魂音。

    两人同时一揖,以示明白,随即起,再次立于一旁,等待范斌发号施令。

    “朱使,你前往西南商业区探查;玄使,你往西部居民区探查,而我会亲自搜查这东部贵族区域和东南军事区。如有他们的任何踪迹,一定给我跟住,同时派周围寻查的铁甲军、羽林卫封锁区域,定要将这几个小子擒拿,如果活捉有困难,那么便给我当场击杀!”范斌向这二人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领命!”两位使齐声答道。

    “好了,去吧,不要再让我失望。”

    言罢,范斌率先转,朝贵族聚居区的其它地方寻去。

    站立在原地的两位使相视一眼,长舒了一口气后,也转朝各自负责的区域飙去。

    ……

    西部居民区的一处街巷里,一队十人的铁甲军小队正在这里穿行着,他们一边赶路,一边不时地朝两边探查,遇到民居,则直接闯入,大肆折腾一番后,便又奔向下一个目标。

    这是城中众多街巷里发生的一幕幕场景的缩影,只是与之前相比,这些搜索的铁甲军队伍已经明显地谨慎了许多。因为就在不久前,他们右方的一个十人小队已经全部遇害,而这已经不知是今晚的第几队遇害的小队了,所有人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生怕下一次死神就会光顾自己所在的小队。

    “张哥,咱这哪是去要人的命啊,分明是去送死!”这个铁甲军小队中一个年纪较轻的士兵发出了一声感叹。

    “谁说不是啊,这叛逆之人把独孤家主都杀了,我们这寻常铁甲军哪能和人家一比划?”那被叫做张哥的人也很无奈。

    “嘿,没准儿那兔崽子受了不轻的伤呢,你想,那独孤家主是何等样人,武功高强的很,这乱臣贼子虽然杀了独孤家主,可肯定已经离见阎王不远了,如果我们能够将他拿下……”另外一人显然想法与前两者不同,声音中充满着期待。

    “放,哪那么容易找到,现在连个画像都没有,就让我们找什么形迹可疑之人,这不是大海捞针么?”

    “是啊,就算他受了不轻的伤,那解决咱们还不跟砍瓜切菜一样……”

    这几个人仿佛炸开了锅一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就在这时,他们经过的一处民居房门突然爆裂开来,那碎裂的木屑带着一股股劲风朝这个小队的成员飙而去。

    瞬间,四个士兵被命中要害失去了生命。而剩下的几个人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还没待他们反应过来,门内一抹刀影暴而来,几个闪烁间,又有三人倒下,脖颈处留下股股鲜血。

    最后剩下的三个铁甲军士兵终于反应过来当下的处境,顾不得发生喊,便分开往三个方向发足狂奔,要逃离此地。

    那道飞出的人影见状,发出一声冷哼,先一个箭步冲至右边离他最近的一个士兵背后,右手快如闪电般地从后方抓住他的脖颈,用力一扭,结果了这个士兵的生命。

    随即,他并没有就此松手,而是反用力一甩,将手中之人直接向先前往左边逃跑的士兵扔去。

    那左边逃跑的士兵刚跑出不足两丈,便闻一股劲风呼啸而来,随即只听“啪”的一声,一个巨大的物体飞抵自己的后背,硬生生地撞断了他的脊椎。他吃痛地一声闷哼后,便直接晕了过去。

    那抛飞尸体之人没有停留片刻,只见他收住甩手之势,右手再一次抽出腰间长刀,反手一甩,那刀便如利箭般朝最后一名士兵飞去。

    “啊”的一声惨呼,最后一名士兵的生命宣告终结。

    这突袭之人走到这最后一名士兵前,抽出贯穿他后心的的长刀,走回了先前被撞得生死未卜的士兵前。只见其蹲下子,右手反手握刀,对准这名士兵口猛得一刺,给这名士兵补上了致使的一击。

    随即,他再一次抽出长刀,未及擦拭刀鲜血,便直接归于刀鞘。

    收束好一切后,转便离开。

    可是正待其准备施展法时,一道妖娆地声音自他后方响起:

    “哎哟~不愧是独孤峰四个儿子中最有武学天赋的一个,竟将那独孤剑诀的剑意融入刀法,让三娘我好生敬佩啊~”

    这离开之人闻言,不心头一震,赶紧催动**至阳清气,压制住那翻涌的气血,随即再一次抽出长刀,转而立,遥遥地与那发出能够魅人心魄声音的女子相对。

    此人正是独孤峰三子,独孤云。

    “来人是谁?好像我与你并无甚冤仇。”独孤云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奇怪女子充满疑惑和警惕。

    “哎哟~不要这么凶嘛,人家可是个女人家,你这样可吓坏我了。”这玄三娘一脸狐魅,嗲声嗲气地说道。

    独孤云闻言,心中气血再一次翻涌,赶忙催动灵气再次压制,心中也暗道厉害,明白此人这魅惑之术已达化境,连声音都能够影响对方神志,如果不时刻催动**灵气堤防,恐怕随时会中招,进而任其摆布。

    另一边,玄三娘见对方已经对自己生起警惕之意,知道这狐魅之术已作用不大,便也不再惺惺作态,而是目光转厉,恻恻地说道:

    “云公子,识相的话,便束手就擒,不然一旦动其手来,弄花了你这张俊俏的脸,我可是要心疼的呢。”

    独孤云哪里听得进她说的这些,知道对方是敌非友后,便直接向前奔出,影不断变幻,移动速度之快,甚至在空间中留下了道道残影。

    一旁的玄三娘见状,并没有显出丝毫紧张,随手一甩,臂上缎带瞬间激而出,只见带之上,泛着一股红光,可见其修炼的是火属功法。

    这看似随意的一击,实是大巧若拙,虽然独孤云法诡异,但是在玄三娘这种高手眼里,实在是拙劣不堪。

    任何招式,由简入繁易,由繁入简难。但是一旦斟至这化繁为简的境界,其无论是眼界还是意识,都已经不是前者所能够比拟的。

    因此,这独孤云看似变幻莫测的法,在玄三娘眼里,瞬间便判断出了他最后出现的位置,随即便直接将缎带一挥,锁定了他的必经之路,时机的拿捏把握可谓分毫不差。

    而独孤云此时也是震骇万分,没想到这突然冒出来的古怪女子竟然如此强横,自己根本不是和她一个等级的。

    思忖清楚,这独孤云再也不敢恋战,强行止住形,一个倒飞,便逃离。

    玄三娘见独孤云辅一交手便要撤退,不冷哼一声,随即催动**至浊气,让周围都覆盖起一层红色光芒,形暴起,火速朝前飙去。

    而独孤云见后面玄三娘追来,也将**至阳清气运至巅峰,一股淡蓝色光芒也在周泛起,没想到这年纪如此之轻的独孤云,竟然也已达逸体之境。

    可是虽然同为逸体之境,那玄三娘在此境界浸**的年数自然不是独孤云可比,实力之雄厚更是远远高出后者一大截。

    所以几个呼吸间,玄三娘便已接近独孤云后,同时双手一挥,左右两个缎带竟如灵蛇般旋转着朝前攻去,所取位置正是独孤云后心。

    独孤云此刻也不得不停下形,右手闪电抽出长刀,反来的缎带砍去。

    只听仿佛金铁交击一般的响声过后,独孤云手中长刀当中而断,直接碎成两半,而那股由火属功法加持的暴烈之极的缎带前冲的势头却只是略微受阻,便又朝前飙去。

    “扑!”

    一股鲜血自独孤云的口涌出,随即,他的双眼便略感沉重,待另一股鲜血涌出后,独孤云便永远停止了呼吸。

    玄三娘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体,眼光中不带有一丝怜悯。

    只见其一扬手,收回了手中的缎带,便缓步行到独孤云的尸体前,伸出那如少女般晶莹的玉手,在其面庞上轻轻抚摸着。

    “云公子,早知如此,你何不从了我呢?可惜了这副好段……算了,让我来看看你那位兄长在何处吧……”

    (喜欢的朋友顺便加个收藏,寇徐会更努力地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