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蒙难 第九章 逃亡计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范斌盯着面前的尸体,神色复杂。

    这独孤旭在整个大都,甚至放眼整个中州,都是一个才华横溢的青年。

    年仅二十四岁,却已经在诗文辞赋方面超越了无数的文坛巨擘,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甚至有时连范斌都会忍不住拜读他的诗文,并不自地拍手叫好。

    可惜他是独孤峰的孩子,是皇室的子孙,这个份注定了他的命运,注定了他在范斌眼中将永远成为他野心路上的眼中钉,中刺。

    “可惜啊可惜,要怪就怪你的娘不好,看上了独孤峰这个家伙。”范斌用手轻轻合上独孤旭那死不瞑目的双眼,站起来感叹到。

    “范家主,为何你不找那鬼刹的玄三娘来?我听闻她有一种秘术,可以让刚死之人招供,这样从他口里说不定可以得到其他三位公子的去向。”华剑天显然也听说范斌此次行动除了请来他问天阁外,还请来了另一方势力鬼刹

    如果说这问天阁等三阁是江湖上的正派势力的话,那么鬼刹连同另外两教则无疑是邪恶势力,当然,这所谓正邪,无非是一些有心之人或自诩正义之辈妄自标榜的。

    正邪之间毕竟只有一念之差,孰是孰非很难轻易言明。如果非要追究这正邪划分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鸿冥灵气的修炼殊途,所谓正派修炼的是至阳清气,而所谓邪派修炼的是至浊气。

    这天下间,修炼至阳清气的十之七八,而修炼至浊气的十之二三,两下一比较,这修炼之人较少的一方则自然成为了异类。

    这也直接导致了两教一的门内弟子数量十分有限,但是从另一个方面看,这三股势力培养出来的弟子质量却都很高,如果说前面的三大正派在培养弟子时,十个人中能出一个优秀弟子,那这两教一五个中便会出一个,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催升之法,而是因为他们选徒极严。

    因此,正邪两方势力倒也势均力敌,谁也不敢轻易妄动。

    这范斌听闻华剑天提到鬼刹,不略感意外,毕竟这两者之间势同水火。可是转念一想,心下也很快了然。这华剑天和问天阁可以说已经和自己上了同一条船,虽然今所做之事很多都违背他们自所标榜的正义,但是既然已迈出这一步,便由不得他们再自命清高,如果不能斩草除根,那后必定后患无穷。

    想到此处,范斌也不摇了摇头,回答道:

    “非是我没想到,而是因为玄三娘她这秘术的使用有一个限制条件。”

    说到这里,他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用手指了指独孤旭那毫无生机的面庞。

    “难道说玄三娘的秘术要求这施术对象的脑袋不得有损伤?”华剑天也有点明白了范斌的意思,立刻猜测道。

    “没错,正如阁主所言,不过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脑袋内部的记忆之体不得有损伤。之前华阁主的全力一击,虽然打在口,可是这一拳却是积聚了雄厚的至阳清气,一击致命后,灵气迅速地在他**流窜,一部分窜至头部,将其中的一切全部摧毁。”讲到这里,范斌也不有些无奈。

    华剑天闻言,也不摇了摇了头,心中感叹这就是命运,有得必有失。

    “不过华阁主,我已让整个大都进入戒严状态,任何人不得随便进出,并派出大量羽林卫、铁甲军去四散搜索独孤峰剩下三个儿子还有林、姜两家孩子的下落,望以迅雷之势将他们抓捕或击杀。”范斌将话题转移到了当下的紧迫之事。

    “恩,的确是要加快动作,本来我打算今就带人离去,但观此状况,便再多助范家主几吧。”华剑天也提出了自己的打算。

    “那便有劳阁主了。据我分析,这城中四面,北面可少派些人马探查,因为他们知晓这皇宫北面就是玄武门,我必定派重兵把守,他们去肯定是送死。剩下的东、西、南三面,则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逃亡方向。而且,如果他们想要成功逃脱的话,必定会兵分几路,这样才能分散我们的追捕兵力,不过他们也有累赘,即是那三个小崽子,他们年龄太小,无法自行逃脱,所以旁必定有人相护。这独孤旭已死,那剩下的独孤战和独孤云最多只能分成两路,而且护着孩子行进多有不便,其速度自然快不到哪去,所以我相信他们肯定走不远,不知阁主有何见解?”这范斌不愧一家之主,顷刻间便分析出了当下的形势。

    “范家主已经考虑的非常周详,老朽佩服不已,不过有一点我们不能忽视。刚才这独孤旭虽然意图刺杀,但却也提醒了我们一点,即是这皇宫中是否真的有另一条密道所在?若果真有此密道,一旦密道直通城外,那我们在城中的搜索真是在做无用功。”华剑天说出了心中的一丝忧虑。

    范斌闻言,也不神色数变,随即道:

    “多谢华阁主提醒,我这就抽出人马,四面出城探察。”说完,范斌大步走出了大厅。

    大都朱雀门外数里一处密林中,几个影突兀地出现在一棵大树下,那大树主干巨大,足足需要四五个人才能将之环抱。这几道影正是从密道逃出的独孤云和三位少年。

    “没想到这密道出口设置的如此巧妙,竟处于这密林之中,而且这出口是位于这大树的主干顶部,用鸟窝遮蔽,实在是太高明了。”独孤云回味着这一路的逃亡,不心中感叹这密道出口设计之精巧,显然,他也是第一次走这条密道。

    但很快他便将思绪转移,凝视着边的三个少年。刚想说什么,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突然在林中响起。

    “怎么追的这么快?”独孤云心中也是极为紧张,右手也不握紧了腰间的刀柄。而位于他后的三个少年,此时也是抱成一团,显得非常害怕。

    “恩?不对,听这脚步声十分杂乱,应该不是军队之人。”独孤云附耳贴地,探听着远处几人的动静。

    片刻,这几人便近了他们的隐蔽之处,而这几人的谈话也变得愈发清晰起来。

    “还好咱们走得快,赶在戒严之前出来了,不然困在城里,指不定哪天就首异处了,这帮***当兵的,说是平乱,不少人趁乱闯入民宅,烧杀掳掠,真他娘的可恨啊。”

    “是啊,这大都城多少年都没有这么乱过了,满城都是军队喊杀的声音,吓死我了。”

    “可不是,我当时正在城东,那个林府和姜府可惨哪,府中上上下下全部被屠杀,连个下人都不放过。我平时经常在这贵族聚居区厮混,没觉得这两府的人有什么异动,怎么就成了通敌叛国呢?”

    “人家通敌叛国还能被你知道?脑袋真是被驴踢了。”

    “行啦,这些鸟事咱们什么心,快点逃要紧,到了乡下,置办几亩田地,安安稳稳地过子才是真的。”

    这几人仿佛都因为这句话勾起了自己的一些思绪,随即纷纷发出了一声叹息。

    很快,几个人的脚步声便消失在这片密林中。

    独孤云暗松一了口气,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立刻转过头来,只见林惊天和姜凡两个孩子此时已是泪流满面,但因为怕人听到声音**行藏,所以只能强忍悲痛不发出声音,将整个小脸憋的通红。

    独孤云看了看他们,心中也大感难过,两个孩子还这么小,便遭此飞来横祸,以后可怎么办?

    此时,倒是独孤羽站在他们前,紧紧地抓住二人的手,看着他们,想起今夜发生在自己上的遭遇,不也流下泪来。

    如果说前一刻还只有他独孤羽是个不幸的孩子,那么此刻,这三位少年无疑已是难兄难弟。

    三人中,林惊天最先停止了落泪。

    “小羽,小凡,不要哭了,哭也没用,我们要做的,是好好地活下去,让自己变得更强,强得让范狗胆寒。”林惊天语气坚决,眼神坚定。

    一旁的姜凡和独孤羽闻言,也随即停止了哭泣,用手背抹了抹眼泪,齐齐地朝林惊天点了点头。

    独孤云看着眼前的一幕,心慰地笑了笑,然后走到他们边,怜地说到:“小天说的对,你们这样,只会让范家的人笑话,以后,你们定要努力活下去,把自己的功夫练的棒棒的,这样我也才能放心地离开。”

    “离开?”三位少年同时疑惑道。

    “对,我就护送你们到这里了,小羽,前面出了这个密林不远,有一个村庄,叫杜家庄,你们拿着我给你们的这个碗,装成乞讨的孤儿,挨家挨户的要饭,会有一个人把你们收留的。这个人以前是咱们家族的无双卫,当年他穷困潦倒,就要饿死街头时,是父亲救下了他,并培养他成为无双卫,后来他年纪大了,便告老还乡,回到这杜家村,而这个碗便是他当年乞讨之物。此人名杜汉升,今年已有七十岁高龄,你们唤他杜爷爷即可。”一气嘱托完这些,独孤云仿佛解脱般地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三哥,那你要去哪里?”独孤羽显示更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我?三哥当然要往另一个方向逃了,大哥不是说了么,咱们只有分散逃,有人成功逃生的机率才会更大,之前是因为要保护你们,现在到了这里,已经可以把你们托付给可以信任之人,所以也是该我离开的时候了。”独孤云轻轻地抚摸着独孤羽的头,笑着说道。

    “对,小羽,云哥哥说的有道理,咱们不能拖他后腿,后面的事交给我好了,老子保证把你们两个平安送达杜家村。”这林惊天又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拍着脯保证道。

    独孤羽见状,和旁边的姜凡“噗哧”一声同时笑了出来。

    那独孤云闻言也不莞尔,右手再次抚摸小羽的头,郑重地说道:

    “小羽,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你是独孤家的希望……”言罢,独孤云转离去,再也没有一丝留恋。

    望着独孤云远去的影,独孤羽的内心总有着一丝惴惴不安,可是他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就隐约地感觉着三哥此去,恐怕再也不会回来。

    或者更确切地说,他觉得他的三哥——会死。

    想到这里,独孤羽拼命地甩了甩头,暗骂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然后默默地朝独孤云远去的方向祷告祝福了一番,便转过来和林惊天、姜凡两个人朝密林外赶去。

    从此刻起,未来的征程将完全要靠他们自己来开拓。

    半个时辰后,在三个少年刚刚离开的地方,一道影突然出现在那里。在稀疏斑驳的月光照下,露出了一张让人熟悉的面孔。

    独孤云,正是刚刚离开的独孤云。

    只是不知为何本该逃离此地的他,又再次出现在了这里,只见他遥望了一眼三个孩子远去的方向,便一个翻,直接跃至了旁边的大树上,随后几个灵巧的翻转腾挪,窜至了主干顶部那被各种枝杈、树叶遮蔽的部位。独孤云轻轻地移开上面的鸟窝,一个闪消失在下面的黑洞中,而那鸟窝也在他进入的一刹那,被轻巧地移回了原位。

    暗的地道中,独孤云的影快速地前行着,脑海里不断地重复着之前大哥独孤战和他说话时的场景。

    ……

    “三弟,实话说,我们这种逃跑的方法,是决计逃不出范斌的魔爪的。我们能想到分散逃,他也同样能想到。而且,我敢确定,他肯定要猜到我们当中有人要护着小羽他们前行。所以,我们要利用这一点,反其道而行之,给小羽他们三个的逃跑制造时间。”

    “那二哥呢?”

    “你二哥他……或许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你二哥不会武功,知道自己逃不掉,便已从密道的另一个入口潜回了皇宫,准备见机刺杀范斌。”

    “二哥他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

    “不要伤心了,小云,你二哥一个文弱书生,能有如此骨气,不愧是我独孤家之人。不管他此行成功与否,定叫他范家和问天阁得知你二哥是在城内,这样他们搜捕的范围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因为他们认定,小羽他们会跟着我们。”

    “所以,我们要……”

    “对,我们要在城中**自己的踪迹,让他们知道,我们三个竟然都在城中潜伏,这样,他们便会放松对外的搜索,从而集中兵力在城内搜索我们,这样,小羽他们成功逃生的机会就更大了。”

    “好,大哥,我听你的,我把他们送到出口处,便找机会潜回来。”

    “恩,我在此处等你,对了,这里是杜伯伯的那口碗,让小羽他们去杜家村找他,他能保他们无虞。”

    “恩,好,那就这么决定,我尽快赶回来。”

    ……

    暗的地道渐渐透出一丝光亮,快速前行的独孤云也不放慢了脚步,顺着这缕光线向前望去,一道熟悉的背影正在前方矗立着,看到这人的背影,独孤云不微微一笑,再一催**灵气,飞速地朝前飙去。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