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蒙难 第六章 皇宫激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原本寂静的后花园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打破了原有的和谐。这声音气势雄浑,瞬间便扩散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潜伏在花丛中的问天阁弟子们,功力稍弱的甚至心头都不有一丝摇曳,整个人陷入了呆滞。

    一喝威力如斯,可见此人功力之深厚。

    伴随着刚才的喝问声,事先空无一人的后花园围墙上,闪现出影影绰绰的人影,几个呼吸间便布满了整个墙头。

    无双卫,独孤家族最精锐的卫队,辅一出现,便给人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

    “独孤峰,既然来了,就赶快现吧,不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范均见整个突袭的人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压迫的失去了气势,赶紧起出言应对。

    伴随着他的话语,一股虽不及先前雄浑,但也十分强悍的劲气扫过整个花园,惊醒了一批仍然神木讷的问天阁地子。这些木讷的弟子一回复状态便不为刚才的一幕惊出一冷汗。

    这些能够前来参加本次突袭的人,无一不是阁中高手,在问天阁这样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门派中被称为高手,他们自然是有着值得倚仗的实力。

    可是刚才那一声喝无疑让他们感受到自己同真正顶尖高手之间的差距,那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在这种顶尖强者面前,自己就仿佛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只能任人摆布。

    “范均,你竟然如此嚣张,胆敢带人潜入皇宫,看来你范家是想谋反了。”一道人影从后花园拱门处闪现,盯着范均喝到。

    在其后,片刻便又聚集了大批的影,显然大部分无双卫已经在此处集结。

    范均见此景,也不心头一暗,原本以为此次潜入行动万无一失,可以给对方来个措手不及,可谁想刚一到达皇宫,便**了行藏,看来事先对独孤家族的探听手段有所低估。

    不过此时也不容他范均多想,虽然当下看似处危局,形势被动,但好在己方实力更盛。须知人数多并不一定就会转化为优势,这些无双卫在他们这些家族世家里或许是无敌的存在,但是和问天阁这种在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门派比起来,无疑要差上一截。特别是此次问天阁几乎出动了过半人马,加之尽是精英,这把后花园围得水泄不通的近千无双卫实在是不足为虑。

    想到此处,范均心头也不一松,回复了一贯的冷静和深沉。

    “华阁主,到了这个地步,难道你还要躲在一旁么?”范均故意大声询问,显然是想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听到。

    一直隐匿在一旁的华剑天闻言也不眉头一皱,显然对范均此举略有微辞。原来这华剑天本想趁乱击杀独孤峰,这样好叫对方不知是谁出手,事后若有人调查,也只能说是神秘人物。而他带来的这些人马,自可以被人当做范家多年来暗地里招募的高手,如此一来,便既还了范家的恩,又不至于将自己和问天阁推至独孤家的对立面,也不会被江湖上的人所诟病。

    可是范均刚才那一声有意的询问,无疑将自己到了绝境,让自己和独孤家再也无转圜的余地。

    想到这里,华剑天也不由得在心里暗道一声狠,对这范均的手段也是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独孤家主。”这华剑天影一闪,便停靠在范均旁,同时形向前一揖,很有风度地向独孤峰打了一声招呼。看这架势,丝毫察觉不出他是想要取对方的命。

    此时,独孤峰的心里也是波涛汹涌,范均的一声“华阁主”实在是让他太过震撼。这整个江湖上,被称为阁主的人,无非就是那三阁两教一中三阁的阁主,而这三位阁主中,姓华的也只有一个,那便是大都城北面,位于中州北部的问天阁阁主华剑天。

    剑尊,在剑法上的造诣堪称江湖上无敌的存在。

    这独孤峰虽然之前没有见过华剑天,但是从他在江湖上的威名便可以判断出其实力之强横。

    “看来今晚的况有些不妙啊。”这独孤峰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而周围墙上和独孤峰后面的无双卫中,也同时传来了一阵动,显然对于此次潜入宫中的敌人感到震惊。

    “华阁主,我独孤峰似乎平里和问天阁并无瓜葛,不知前辈此次随这范均一同潜入宫中是何意?”虽然独孤峰知道对方必定来者不善,但潜意识里还是希望对方能够有所收敛,不然今天的形便会非常不妙。

    华剑天闻言,也是微微一愣,自己知理亏,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

    一旁范均见状,心底一阵冷笑,随即扬声对对面的独孤峰说道:

    “独孤峰,华阁主相助我范家,自然有他的道理,而且现在好像也不是好奇的时候啊~~”范均对着独孤峰一阵冷嘲讽,同时还不忘强调这华阁主是相助他范家。

    “哼,范均,你带人私闯我皇宫,已是死罪,还胆敢在这里口出狂言,真是找死。”独孤峰也对对方的嚣张极其愤怒。

    范均闻言,也不想在这里和他争辩,转头望向一边的华剑天,低声道:

    “阁主,这周围的无双卫便劳烦贵阁的二位长老带领着四位堂主及其他弟子应对。而这独孤峰,虽然实力不及那独孤寒,但也是不容小觑,不如你我二人连手,迅速将之击杀。”

    华剑天闻言,同意地点了下头。

    “重吾,午均,你们两个带着四位堂主和其他弟子以最快的速度扫清周围的无双卫,我们不宜在这里耽搁太久。”华剑天面无表地对后面两位长老发出指令,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随即,华剑天再次双眼凝视前方,同时催动**至阳清气,将整个人的气势提升到了巅峰。

    对面的独孤峰此刻也是非常不好受,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强大气劲一时难以适应,随即也赶忙静心宁神,催动**至阳清气来缓解周围空间中的那一重重压迫。

    原来这心法修炼一途,十个人中倒有九个人选择修炼至阳清气,不是因为它容易,而是因为修炼那至浊气,会令整个人的心变得冷狠毒,所以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一些自诩正直之人,都不屑于修炼那至浊气,而在江湖上,也只听说那鬼刹是专事修炼至浊气的。

    此时,整个后花园已被两者的气劲所覆盖。不过显然独孤峰要差上一筹,端其面色偶有苍白,便知其在心法一途上实是和华剑天有着巨大的差距。

    独孤峰也明白再这样耗下去,恐怕还没交手,自己便要落败。因此形猛的一闪,整个人冲天而起,随即抽出腰间长剑,将**至阳清气汇入剑,顿时一抹极淡的**光芒出现在剑上,裹着长剑朝前直刺而去,正是那独孤剑诀的第一式“一往无前。”

    这华剑天见状,心神也不一懔。显然没想到这独孤峰在心法上已达“逸体”之境,而观其剑上的**光芒,知其至阳清气是土属,会使得所使功法更加厚重,不过观其光芒极其暗淡,显然对方达至这逸体加持外物之境不久。

    想到这里,华剑天也不再犹豫,右手取下背后巨剑,同时一股深蓝色光芒流转于剑之上。

    这蓝色是水属灵气逸体的表现,它会使得发功之人招式更加绵延不绝。

    华剑天并没有上前与之硬拼一记,相反,他形几个起落,衣袂飘飞间,退后数丈,同时巨剑在前来回挥舞,留下三道蓝色屏障。

    独孤峰显然也没有想到这剑尊辅一出手,并没有选择进攻,而是防守,自己这一往无前的一击在冲破前面的两道屏障后,已经无法再冲破第三道。

    当此形下,独孤峰心中暗道一句不妙。

    果然,一旁一直未出手的范均见独孤峰被华剑天出其不意的一招陷入困境,立即双手翻飞,数十道针影照着独孤峰飙而去,赫然便是那范家的无影乾坤针。

    但见这数十枚银针在空中竟然不断变幻着路线,迅速罩向前方独孤峰周要害。

    独孤峰见状,心中暗骂一声卑鄙,同时也明彻今天这二人是定要取自己命。

    想通其中关节,独孤峰不再犹豫,前冲的形猛然回收,右手前刺的长剑倏然一横,整个体随之在空中急速旋转,那长剑也如影随形般地在周划出一道道旋转的劲气,在独孤峰的四周形成了一道完美的淡**气罩。

    但听“哔哔啪啪”数十声脆响,那飙向独孤峰周要害的银针尽皆碎裂。

    范均一声冷哼,显然没想到自己自觉对方无法逃避的一击竟然这么轻易地就被对方化解。于是,双手朝腰间一摸,抽出两把锋利的尖锥,同时形前冲,右手平推,送出一记飞锥,再猛一个转,左手一甩,又送出一记飞锥。

    这第一记飞锥直接击中环绕独孤峰周旋转的剑尖,后者顿时出现一丝停滞,虽然时间极短,但也足以使他原来看似密不透风的防御露出了一丝破绽。

    另一记飞锥仿佛有了灵一般,抓住这微不可见的一丝空隙,钻进那漫天剑影,向那躲在里面的躯。

    “扑”的一声闷响从气罩内传来,而那原本密不透风的防护罩也随之消失,一道影飞速后退,在数丈之外稳下形。

    但见独孤峰面色苍白,左肩上一把锋利的尖锥透肩而过,在后发出了一道瘆人的寒芒。

    然而不等他喘息片刻,前两道影再次飞至。

    当先的华剑天右手平举巨剑,向前直刺,几送几收间,将独孤峰的前方及左右全部笼罩,使得他无法移动。

    而后面跟上的范均则不知何时拿出了一个带有尖刺的银色长链,左手执尾,右手捏住前端反一甩,将尖端直接对准独孤峰的心窝。

    独孤峰此时已经退无可退,深知这一轮下来,自己不死也要重伤。于是在重压之下,反而放开一切,内心一片澄明,全至阳清气飞速流转,将自己的识海提至巅峰,而手中长剑也仿佛不再是什么外之物,相反,它就好像自己体的一部分,自己可以任意的将之挥洒劈刺。

    对面的华剑天见状,也不一愣,感觉眼前的独孤峰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不气势更加雄浑,那体表的淡**光芒也更加浓郁,更可怕的是,他看似已被至死地,但却透出一股生机,而这股生机也正在逐渐的扩散、漫延。

    原来这独孤峰在绝境之下,竟然难得的突破了之前在剑法及心法修炼上的屏障,达到了独孤剑诀那人剑合一的境界。

    此时的独孤峰,感受着自翻天覆地的变化,心中也不暗下了什么决定,整个人再不做丝毫停留,体前冲,脚尖蹬地,双手握剑,剑尖向前,如龙卷风般朝前方旋转攻去。

    此时的独孤峰,乍看起来,已分不清究竟是剑在攻还是人在攻,只有那周旋转的**剑气和尖锐的破空声让人感受到这一剑的可怕。

    华剑天和范均脸色同时微变,前者迅速的将前刺的巨剑向右横移,同时形再次攀升,迅即又飞速落下,那手中巨剑也变为由上而下的劈砍。而后者则显然没有这么快的反应,只是强行催动**灵气抑制住形,企图平移以躲开这惊人的一剑。

    但见独孤峰的剑气首先击退自上方劈砍而来的巨剑,同时突然一滞,剑竟然向下一弯,同地面一触,借力倒而回。同时,独孤峰的影也没做停留,几个闪烁,便退至拱门处,一转,便消失不见。

    华剑天和范均显然没想到这独孤峰拼死的一击竟然是想开二人的夹攻,然后迅速逃离。

    “可恨,竟然被他摆了一道。”范均**气血翻涌,随即吐出一口鲜血,恨恨地道。

    华剑天也是颇感意外,转头看向远处狼狈不堪的范均,开口问道:

    “接下来如何行止?”

    “追,独孤峰刚才已经受伤,虽然刚才在战斗中有所突破,但绝不是你我二人的对手,不可放过这个杀他的绝好机会。”范均盯着独孤峰消失的方向,狠狠地说道。

    华剑天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问天阁与无双卫的战斗也趋白化,虽然问天阁损失了一些人马,但是无双卫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看来全部解决只是时间的问题,随即吩咐道:

    “重吾,午均,你们在这里继续剿灭剩余的无双卫,我和范先生前去追击那独孤峰。”

    “是,阁主。”两位长老齐声答道。

    华剑天随即望向旁边的范均,向他略微示意后,便将巨剑置于前,双足踏上,同时一股蓝色至阳清气注入其中,随即,蓝色光芒包裹的巨剑缓缓上升,华剑天心意一动,一道蓝芒带着他破空而去。

    一旁范均见状,也不再迟疑,踏起神行步法,追着前方的蓝色剑芒消失在夜色中。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