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蒙难 第四章 黑夜突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寇徐之情 书名:鸿冥乱世
    大都城的布局非常规整,共分东西南北四城门,分别对应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向。

    北部占都城约六分之一的区域是皇宫,也是独孤家族之所在。皇宫北门即玄武门,东西两面各有一个侧门,分别是东面的安定门和西面的安康门,两个侧门外边则分别是大都的东大街和西大街,这两条街贯穿大都南北。只不过在靠近皇宫区域处有着羽林卫守卫。

    皇宫南面则是三道宫门一字排开,两边稍小一点的分别是偏西的左文门和偏右的右武门,中间的则是整个皇宫的主宫门,最气势恢宏的无双门,它与南边的朱雀门遥遥相对,中间则是由帝王大道相连接。

    从无双门进入皇宫内部,眼前是一片开阔的空地,整个地面皆由青砖铺就,尽头有一高台,是帝王视察军队,誓师出征之所。空地两边则是两处别苑,分别是供臣子们休息的西苑和供外来使节及宾客休息的东苑。

    整个皇宫的中心是议事,帝国的所有重要决策皆是从这里发出。议事左边是皇族藏书之所藏经阁,右边是羽林卫的休憩之地羽林营。

    议事后面则是独孤家族的私人之所,正后方是皇族族人居住之地,名养神,两边各有两座府邸,分别由当代家主独孤峰的四个儿子居住,左边两府是三子独孤云的云府和四子独孤羽的羽府,右边两府是长子独孤战的战府和次子独孤旭的旭府。

    皇宫无双门外是北直街,它将皇宫与南部区域分割。整个大都城南部被南北贯通的帝王大道和东西贯通的浩天大道分成四块。因为整个都城呈长方形状,所以被分割的上面两块大致居于都城中部,因此大都人习惯把这两块区域称为东西部。

    东部是贵族聚居之所,而西部是平民居住之地。本来这样的设计极为不妥,不能突显贵族的尊贵,但无奈当年独孤浩天留下祖训,说贵族不可以自视高人一等,应与庶民平起平坐,遂造就今之格局。

    而剩下的西南和东南两区域,则分别是大都的商业区和军事区。可以说整个大都之布局在鸿冥大陆上都是首屈一指。

    而此时在皇宫内的羽府府中,三个孩童正在嬉笑打骂。

    “小羽,你怎么还不学功夫?再不学,可要被我和小凡远远落下了。”

    “是啊,按道理说,你是皇族之子,族内无论是功法高手,还是秘笈宝典,都数不胜数,可你怎么一点都不会?”

    这林惊天和姜凡你一言我一语地拷问着眼前的独孤羽,对其不会什么武功大感疑惑。原来这鸿冥大陆武风极盛,有些条件的家庭,自小便让孩子习武。

    “不是我不想学,是我实在资质太差,学不好,父亲都亲自教过我几回,可是最后也放弃了,那独孤剑诀,学了几个月,我连第一式‘一往无前’的门路还没摸到,所以看来我是没这个当高手的命啊……”独孤羽闻得两个好友追问,也不无奈地答道。

    “这个……呃,小羽不要灰心啦,谁说一定要当什么武功高手,真正厉害的人,不是那些能打的,而是让能打的人帮自己打,你说是吧,小凡。”林惊天见气氛不对,立刻话锋一转,边说还边向一旁的姜凡使眼色。

    “嗯,哦,对……对,天哥说的对。”姜凡的脑袋可没林惊天转的那么快,所以也只能喏喏连声地回应。

    “哈哈,照天哥的说法,那我现在不会武功,你们两个都比我强,岂不是说你们两个都是我的打手?”独孤羽听得林惊天的说法,立刻把之前的郁闷一扫而空,反而拿眼前的两个好友开涮起来。

    “这个嘛,想请动我们‘大都双侠’可不容易,不付出点代价,我们是不会轻易出手的。”这林惊天也不知从哪学来了这一江湖经,无论表还是动作,都学得有板有眼。

    “那二位大侠,你们开个价?”独孤羽也来了兴趣。

    “这代价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钱财这些东西,我们两位都看不上,这样吧,你以后每个月多陪我们玩几天,便算是你付的报酬了。”林惊天给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姜凡虽然一直插不上嘴,但听了林惊天的条件,也拼命地点头。

    独孤羽本来还以为林惊天要狮子大开口,从他这里点东西过去,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个答案,不眼睛有些湿润。

    他为独孤家族的皇子,无论是出行还是交友,都要受到各种各样的限制,甚至时刻都要堤防着有心之人的暗算,从小便生活在深宫高院中,见的人除了皇族便是内侍。

    后来在一次偶然的家族聚会上,独孤羽认识了眼前的林惊天和姜凡,因为年龄差不多,所以立刻和他们打成一片。三人根据他们的年龄排了长幼,老大林惊天,老二姜凡,而独孤羽最小,便排在老三。

    虽然一年中他们能够见面的次数不多,可是每一次见面独孤羽都非常开心,临别时也都特别的依依不舍。

    在今年初,大概是独孤峰看他太过寂寞,竟许他将通往皇宫的密道告之林惊天,使得后者可以偷偷地潜进来,与独孤羽相会。而经过两次的尝试后,林惊天也终于摸清门道,带着姜凡一同前来。三个好友也终于可以再次相聚了。

    此时,看着眼前的两位兄长,心中回味着刚才林惊天的话语,独孤羽心中升起丝丝暖意,眼泪也控制不住的在眼眶边打转,但又怕在他们面前哭鼻子,所以赶紧揉了揉眼睛,抓起两人的手,郑重地说道:

    “天哥,小凡哥,今生今世,咱们永远是好兄弟。”这么江湖的话,从一个六岁孩童嘴里吐出来,多少有些不伦不类,但看着独孤羽那坚毅的眼神,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诚意。

    林惊天显然也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竟然让独孤羽如此郑重,但随即也是心底明彻,另一边也是紧攥起姜凡的手,这样三人手手相连,虽然不说一句话,但彼此心中都激起些许澎湃。

    也许现在他们还小,不能掀起什么波澜,但是后等三人长成之际,想必定会让整个大陆为之震颤。

    西城区的一堆残垣断壁前,正聚集着一群人,这群人穿着各异,有要饭的,有行商的,也有卖柴的,可虽然打扮各具特色,但每个人的上都隐含着一股凌厉的气势,而这些人虽然看似随便一站,却隐含着一些合击的阵法,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胆敢冒犯,恐怕便会被立刻击杀。

    这群人不是别人,正是潜伏在大都城各处的问天阁高手及精英弟子,大致望去,有不下百人之数,之前接到阁中命令前来此处,等候下一步行动。

    “重吾长老,阁主何时赶到?我们这么多人聚在这里,候久了恐怕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一位三十岁出头的中年人向一个乞丐老者问道。

    “阁主行事自有分寸,韦堂主还是耐心等待吧。”这被叫做重吾的长老显然地位甚高,对于前者的疑问颇为不耐,头也不抬,硬生生地将那个韦堂主喝退。

    这韦堂主见状,也赶忙噤声,闪到一边,对这位看似不起眼的老者颇为忌惮。

    原来这问天阁除了阁主华剑天之外,下面还有五位长老。这五位长老在阁中各有司职,同时地位甚高,仅次于阁主。而在长老之下,问天阁又分七堂,每一堂有堂主一名,只是这堂主与长老是完全不可同而语的。可就算是堂主,手也是极为了得,每一堂下面都有过千弟子,管理着这么多人,没有点实力,自然是压不住的。

    堂主实力已经如此,可以想像这些长老的实力自然是更加恐怖。

    这次行动,不但华剑天亲自出马,还带了两位长老,四位堂主,加上众多精英弟子,可以说出动了问天阁大半精锐人马。这等阵势,随便在江湖上走一遭,都要让人心胆俱寒。

    正在众人焦急等待之际,两道人影从远处飙而来。

    只见当先一人,进入这片荒废的区域后,脚下竟然突然出现一柄巨剑,随后此人双脚踏于其上,顿时闪现出一股淡蓝色光芒,将整个巨剑罩住,片刻,这股淡蓝色光芒竟托起所踏之人,御风破空而来。

    另外一人,面色低沉,整个人似乎没有任何的绪,看似随意地迈着步子,可却仿佛有缩地成寸之功,闲庭信步间便跨出数丈,紧紧地跟随着前面的御剑者。

    这二人正是从范府赶来的华剑天和范均。之前赶路怕惹人注意,因此不敢贸然使用各自的一些赶路功法,到得这荒良的地域,看周围无人,便全力使出功法,以尽量减少浪费在路途中的时间。

    这华剑天不愧为一代剑法大师,剑尊之名,确是名符其实。这御剑破空之术,已近似神仙,虽然高度有限,但放眼整个江湖,也是数一数二了。

    而这范均显然也是有着一些倚仗,光凭刚才使出的神行步法,便让周围的问天阁众人惊诧不已。

    “重吾、午均二位长老,问天阁全部人马是否已经齐聚?”华剑天一到此处,辅一落地,便直接问起此次跟随自己前来的两位长老。

    “禀阁主,四位堂主,以及众弟子皆已到齐,只等阁主号令。”叫午均的长老回禀道。

    “好,这位是大都范家家主的三弟,范均范先生,此次行动由他为我们带路。”华剑天见人已到齐,忙引荐了一旁的范均。

    两位长老见状,随即向范均一揖。刚才范均那奇妙的步法,这两位长老自然也是看在眼里,心中也是对对方十分敬重。

    “各位随我来。”范均也不啰嗦,直接朝前面倒塌的屋宇处行去。

    后面华阁主、两位长老、四位堂主以及众多问天阁弟子也立即跟了过去,盏茶功夫,原本还是聚满了人的废墟前,便没有了任何人的影。

    皇宫议事上,一道雄伟的影正端坐其上,阅读着什么卷宗。

    此人一褐色长袍,当绣着一些龙飞凤舞的图案。满头银丝,顺着耳后直垂至肩,只是隐约间还可以看到些许黑发。一双眼睛迸出惊人的光芒,一看便是习武之人,而那坚毅的面庞和郑重的神色无不透露出此人的沉稳与气魄。

    观其形貌,似乎已过六十之数,但细心的人便会发觉这其中定有因劳过度而导致的未老先衰。

    独孤峰,独孤家族当代家主,无双帝国这一代的帝王。

    对于他而言,无论是上面两种角色中的哪一种,都让他深感责任重大,一方面要治理好国家,让黎民百姓生活富足,让周围临国不敢小觑;另一方面又要兼顾家族,让独孤家得以世代以强势的地位存在,让国内其他想要与之争锋的家族永远臣服。

    这两者随便哪一个角色便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可是他不可以退缩,更不可以逃避,因为他是独孤家的家主,是这个国家的帝王。

    他,独孤峰,只能选择面对,选择承担,选择义无反顾。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可是独孤峰仍然不能休息,最近这段子,据报告,有许多形迹可疑的人出现在大都城中,虽然没有闹出什么事端,可是隐隐地,独孤峰在这其中嗅出了一丝危机感。

    “最好不要出什么岔子,稍有异动,我定会以雷霆手段将其扼杀在萌芽中。”独孤峰这样想着。

    随即,他放下手中的卷宗,信步走下大,从旁边的偏门向后走去。

    须臾,他来到后近回廊转角处的一个房间,推门而入。

    房间内摆设极其简陋,一进食用的桌椅当中摆放,右侧则是一张,紫色的帷幔被卷起束于两侧。

    独孤峰进屋后没有停留,而是朝桌子后面悬于墙上的一幅书法行去,这幅书法笔触苍劲,气势雄浑,一看便是大家之作。

    可是独孤峰没有去欣赏这书法,而是将其掀开,露出后面的一处黑洞。独孤峰查看一番后,迅即放下书法,再次走回桌前。

    “这小羽的好友还没有走,也罢,难得他能有知心的朋友,就让他们多聚一会儿吧。”独孤峰低低地自语。

    一想到他的小儿子小羽,他心中便不免感伤。他的四个儿子,个个有专长,长子独孤战,**天赋极高,年仅28岁,便已经能够在国事上颇有见地,独孤峰已经决定把他当未来的继承人来培养。次子独孤旭,诗文辞赋堪称大都一绝,很多文人大家都争相收集他的作品。三子独孤云,武学天赋极高,家传绝学独孤剑诀两年前便已突破至第五重境界“破空一剑”,假以时,突破最后两重,达到人剑合一之境自是不在话下。唯独这小儿独孤羽,无论文武,皆没有太大天赋,可却非常懂事,经常陪伴父亲左右,逗父亲开心,让百忙中的独孤峰大感心慰。

    可是久而久之,这独孤峰也发现,独孤羽经常会有面露呆滞,仿佛心事重重。而他和几个兄长的年龄差距又比较大,没有多少共同语言。虽然他们平时对他十分照顾,但到底不是同龄之人,交往有限。所以当一次城中家族聚会看到独孤羽和林、姜两家小儿玩得十分开心时,独孤峰便决定,让他有机会多走动走动,和他们亲近亲近。

    密道虽然是皇族机密,但好在这宫中有方法辨听,如有差池,宫中高手也会第一时间赶到。

    独孤峰想着想着,嘴角不一弯,露出淡淡的笑容。

    “铛!”

    刚才书法所遮蔽之处,突然传出一声异响。

    独孤峰的脸色也立刻跟着沉重下来。

    “这林家和姜家的孩子还没走,怎么会有人从另一端开启密道?”独孤峰意识到此事的不简单。

    “通知其他无双卫,迅速向羽府集结。”独孤峰在空空的房间中下达着命令,随即快步走出了房间。

    在其走后不久,一道影也迅速从房间闪出,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更新到,觉得好看的朋友帮忙投个推荐票,顺便收藏一下,寇徐在这里谢过了!!)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鸿冥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