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章 你去了哪儿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蓝,你画得好好哟!”

    方幽然边欣赏着蓝逝风一室作品,边撩开衣裙,挠首弄姿,学着画中模特儿的姿势,还有那眉目间的神韵。

    可是怎么都学像,她不觉得跟自己生起气来。

    瞟了眼神抓扯着自己头发的女人,蓝逝风拧了一下眉宇,这女人脑筋又不清楚了,烯儿真是没好子过呀!今天早晨她无缘无故来找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扑在他怀里哭得烯里哗啦。

    然后,他给烯儿打了电话,他深怕烯儿又会到处找她,烯儿却请他把她带到医院去做检查。

    ————————————————————————————————————

    圣德医院

    医生为方幽然做了一系列的检查,问了她一些简单的问题。

    “报告出来了。”医生淡阅了一下指尖的化验报告,用着专业的口吻说道。

    “歇精神病患者。”

    “精神病。”幽烯的口宛若蒙上一层灰重的布块……紧紧地握住蓝逝风的手臂,神有些僵凝,通俗易懂地说,就是姐姐疯了,这已证实了自己最初想到的。

    “烯儿,别急。”蓝逝风搂着她颤魏魏弱的体,及时安慰着她,他深刻地知道,她有多在乎这份亲

    “听医生说完。”

    “可以把她留院观察,不过……如果要回家治疗”医生略有迟疑,最后还是吐出。

    “你最好不要给她住在一起,毕竟,你会让她的绪波动太大,这对病人没什么好处。”医生了解了造成病人精神失常的主要根源后说道。

    “谢谢医生了。”向医生道过谢,蓝逝风陪伴着幽烯走出医生办公室。

    医院的长廊尽头,幽然正跟着一位穿着病服的病人……好象在吵架。

    幽烯看到急忙奔过去,连连象病号说着“对不起。”

    “疯女人。”居然粗俗地乱骂她,一点素质都没有,女病号白了幽然一眼,转离开。

    “你骂谁是疯女人?”这人,居然骂她是疯子。

    “姐,别说了,是你不对。”幽烯拦住追上去要与已走远的病人理论的幽然。

    “滚开,我不是你姐姐。”

    她才不是她姐姐呢,她没有她这样横刀夺的妹妹。

    “风,我们走了。”她走到蓝逝风面前,亲昵地挽起他的胳膊,轻柔地道。

    蓝却把眸光定在了幽烯的脸孔上,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她是幽烯的姐姐,是住院治疗,还是回家去,还要幽烯说了算。

    “逝风,我把她交给你了。”说完,幽烯苦涩地笑了笑,她是造成姐姐主要病源的人,医生要她隔离她,那就隔离吧!可笑啊!

    蓝逝风唇际牵起一抹淡笑,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他愿意为烯儿分担所有的事,所有的苦,只要她能过得好,过得幸福,这样想着,蓝逝风搂着喜孜孜的方幽然,步上了医院门口停放的那辆劳斯莱斯车辆。

    片刻后,劳斯莱斯象箭一样驰出,绝尘而去,迅速消失在幽烯的视野里,把姐姐交给蓝,她是最放心的,只是……她的心此刻为何是这么的沉重?撑着医院那颗高大的槐树,千年古树上的菱角划得她粉嫩的手心微疼微疼,“妹妹,今天我考了一百分,妈妈说要做煎饼吃哟!”八岁的幽然轻拥着五岁的幽烯,画面就定格成了一瞬间。

    在她的成长的过程中,幽然扮着相当沉重的角色,她天生口吃,经常被邻居的小孩嘲笑,是她象个护花使者一样挡在了她的前,倨傲地告诉别人“她方幽然的妹妹,谁都不可以欺负。”

    她们一向姐妹深,却为了一个萧锐桀走到了今天这样的悲惨的地步?

    往事一幕幕地从她脑子里划过,她踩着微碎的步子,走出医院的大门,穿越在人行道上。

    她们从小失去爸爸,是妈妈含辛茹苦地把她们抚育长大,而幽烯一直是方家长久以来的希望与梦想,不知不觉,她怎么会走到了墓地了呢?

    凝望着那块新垒起的墓碑,泪再次从她眼角重重地划落,顺着脸孔流渗到唇间,她尝到了那湿显咸咸的滋味,原来,泪水就是这种苦瑟的滋味呵!

    “妈,你知道吗?”

    “姐姐……疯了”她喉咙里象堵着硬块,如果母亲地下有知,她能原谅她吗?

    “这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到底我该怎么做呢?”

    墓碑上照片上的母亲永远是那么笑吟吟,那么慈祥,那么温柔,可惜她方幽烯再难感受得到那份温暖的母

    母亲永远听不到她的话了,只有呼呼的风声重重地划过她耳畔。

    象是再难承受得住,幽烯垂下双肩,在这远离尘嚣的地方,释放出她人最脆弱的一面。

    自从母亲逝世后,她就一直压抑着心底的那份刻骨的伤痛,她好累,好累……呜呜地痛苦起来,第一次,为母亲离去,为了她们姐妹之间刻骨纠结的恨,她恨潇锐桀,要不是他,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可是与恨就在一念之间,又岂是她能控制得了的。

    手机响了无数下,她也置之不理,尽地喧泄着心中的苦与悲,痛与怨。

    不知道过了多久,哭累了,颊边的泪珠终于凝结,再难滑下,她这才缓缓地站跪起

    “妈,保佑姐姐吧!”

    泪已干了,心若倦了,这份惆怅难舍难了,一个人,天地老,若不见你暮暮与朝朝,这一份,永远难了……

    当她回到潇宅别墅的时候,就看到潇锐桀满脸娌地站在客厅里,拿着那支凉薄的手机,不停地拔着数字键,抬起头,见到门口赫然出现的形,慌乱地绕步上前,紧紧地握着幽烯的肩膀,这女人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

    “你去了哪儿?”男人吸了一口气,喉头一滞,那种不知道她在那儿的失落感险些要把他疯。

    幽烯呆滞的眸光凝向了他,清冷的眼神是从来未有的陌生,那种陌生的是一种刻意的疏离,象是她刻意将自己隐藏,迫着她的心一点一点地远离他,这种感觉令他深深震骇。

    “你……去了哪里?”潇锐桀握着她肩膀的手力道加重,无形中,这力道象是一道锢,想要锢着她的与心,灵与魂。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她知道他下班回来,没有见到她时,内心内狂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急躁,然后,他开始疯狂地满世界寻找她。

    象是置若未闻似的,她垂下的眸光宛若木石,抬手轻轻地,轻轻地拔开了握紧他的手掌。

    唇际勾划出一抹幽忽的笑容,空灵而精致,是那么美,那么动人心扉!

    然后,绝然转,不再看他一眼,迈着轻缓的步子,轻轻地,轻轻地走上楼,象是有气无力般,白色的裙裾在楼梯口翻飞着,不停地翻飞着,那单薄的形如一道幻影,象是眨眼间就不存在这个世间,越去越远的形,象是就要走出他的生命,走出他的世界,不再回来……又下剩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这样的感觉令他产生前所未有的恐慌,潇锐桀狠狠地抡紧拳头,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面对冷心冷的方幽烯,他的一颗心也一寸一寸地变凉,变凉。

    亲亲,近段时间,大家好不,票票不涨,也没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