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章 失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躺在上的幽烯,两只大大的眼瞳一直凝视着窗外漆黑的世界,夜,还是那样暗,那样沉,就象幽烯的一颗心,笔直地沉下去,沉下去……她眼看着艾米被两个保镖拖走,眼看着她受尽凌侮,却没有办法阻止,至今,艾米凄凉绝的声音还在她脑子里飘

    浴室传来哗哗哗的水声,那声音象是拍打在她苍凉的心口上。

    她难过地阖上睫毛,闭上眼睛。

    忽然,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片刻后,感到巨大的蓝色水上深深一陷,水承受起另一个的重量,一股好闻的刮胡水的味道充斥在她鼻孔间,是他,那个让她又又恨的男人。

    强健的体魄钻了进来,加入她为心紧紧封闭的狭窄空间。

    带有粗茧的长指,缓缓摸上了她有些隆起的腹部,无意识地停顿片刻,然后,手指向下探去,一寸寸地探入她核心地带。

    感受到鼻息间烫的皮肤,幽烯深吸了一口气,她不能,不能在恨他的时刻跟他一起做这种事。

    她张开美丽的眼孔,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刚毅轮廓,那深黑的眸子里此时装载着孤寂,幽烯一惊,是他吗?孤寂,他会是一个孤寂的人吗?男人垂下漂亮的眼瞳,刻意掩饰掉他不为人知的落寞,把下巴抵在她的雪白的香肩上,浓浊的鼻息令她心口一滞。

    在她神思飘渺间,男人的指不规矩地轻轻探入体内……

    “不……”幽烯夹紧着双腿,抗拒着他的入侵。

    肩上的呼息越来越急促,她只能看到他的的面孔已呈了一片暗红,而重新与她相对的眸光闪现着令人惊悚的焰光……那是她熟悉的**之焰。

    “不……”她急急地向往后退去,但是,他不容许,紧紧地握住了她

    “我知道,你还是我的。”其实,在说这话时,隐含着多少的不确定?一向权势滔天的潇锐桀口微微地颤动着,为什么这一刻他居然是这么怕?怕她不再他了。

    “不。”她厌恶地甩开了他的手。

    “我已经搞不清楚自己的感觉了。”她说的是真心话,没有一个人能在承受这么多伤害的同时,还会继续傻傻地去

    如果是魔,她会把他强行驱离她的世界。

    可是,魔也会伤心,也会难过,也会心痛。

    闻言,他的面色有片刻僵凝,她搞不清楚自己的感觉,可笑,他潇锐桀放着那么多文件不看,居然会傻傻地跟她躺在上,象一个窦初开的毛头小子,跟她一起谈论她的感觉,也罢,不也罢,这些对他来说,简直就无关紧要。

    邪唇一笑倾吐出“即然你搞不清楚,那就来重温一下。”说完,他已进入她的体。

    “不要。”她抡起拳头,捶打着他坚硬如铁的躯。

    “别……动。”他咬牙轻吼出,他有多久没要她了,可是,全胀痛的**叫嚣着要释放……这一刻,他才明白,他有多想要她。

    “烯儿。”他痛苦地闭上晶亮的黑眸,他不敢兹意享受驰骋的快感,那样会毁了他的儿子。

    汗水从他额际流淌而下,滴落在她冰凉的肌肤上,烫痛她的凝脂玉肤。

    她感觉他在体内停滞着,压得象是十分辛苦,下午的他是那么刚硬强势,现在的他……她心里好矛盾。

    “烯……儿。”他缓缓地低下了头,咬上了她想念已久的红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泪从她眼角无声滑落,该,还是该恨,她迷茫了,缓缓打开夹紧的双腿,让他置于她双腿间,只能把心交给上帝,牵引着她踱向不为人知的未来。

    ——————————————————————————————————-

    隔壁的一间房里,纤弱的形一直蹲凝坐在暗黑屋子的一角,狠狠地揪扯着指尖的破棉絮,从窗外偶尔飘进来一丝凉凉的风,她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冷意,静静地聆听着风儿中夹杂的无数声美丽的叹息,他曾是她的男人,是自己年少无知把他放弃,她就此永远失去了他。

    她好恨,恨他,恨她的妹妹,居然剥夺了她的幸福。

    ————————————————————————————————————————————————————————

    阳光穿透云层,染亮了薄薄的天空。

    当幽烯醒来,凝望着空空如也的枕边,心头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她还他吗?也许早已不,但是,为何凝视着他落寞的脸孔?她的心仍然会痛,为什么啊?理不清自己的思绪,她掀开被子起,一把拉开绿色的落地窗帘,阳光刹时跳跃进屋,纤手撑在华贵的窗棂前,仰起绝美的脸孔,享受着风儿滑过她脸庞的凉爽感觉。

    艾米凄凉的尖叫声再次从她耳边绕过,不……艾米,她不能让艾米为了她被潇锐桀摧毁整个人生。

    转,换上一袭干净的衣裙,开门下楼。

    就听到一阵格格格的笑声从院子传来,是谁啊?大清晨的,走到客厅门口,赫然,她看到了姐姐着一袭好美好美的香奈儿衣裙,长长波浪卷头发被她绑成了马尾,她撩起衣裙在院子里转着圈圈,马尾上插着几朵漂亮的玫瑰香花,吸引了无数只漂亮的蝴蝶。

    蝴蝶随着幽然翩翩起舞,姐姐象个清纯的少女般,脸上闪耀着灿烂的笑容。

    她清脆如铜玲般的笑声,美丽的舞姿吸引清扫院落的仆人们,他们个个伸直脖子,真心地赞叹着。“好美呀!”

    是一幅漂亮的画面,可惜蓝不在,要不然可以把这美好的一刻定格。

    她一直是最美的,在幽烯的心目中,记得她过十八岁生那天,有多少英俊男人来给她庆生……姐姐终于想通了,见她高兴,幽烯的脸上也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啊!”忽然,幽然哀叫一声,停下了动作,一群蝴蝶扑动一下翅膀飞走了,她抓了抓脖子上那串红迹,可是越抓越痒,然后,她样子有些愤怒,又有些急躁。

    “姐,怎么了?”幽烯急忙跑上前。

    “痒啊!痛啊!”她抓扯着自己的肩膀。

    幽烯一查看,原来是被蜜蜂蛰到了,她雪白的脖子起了好多的红痕。

    “唉!姐,把花摘了吧!”说完,幽烯伸手拿掉她马尾上的几朵鲜艳的玫瑰花。

    “给我。”幽然凶悍地夺过鲜花,继续把它插在头发里。

    “我这样会很美的!桀才会我。”说完开始伊伊呀呀地哼起歌来。

    “出卖我的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想的我眼泪流下来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如今又要用真,把我唤回来,不是你想卖,想卖就能卖……

    她凄厉的神,哀绝的歌声,让幽烯的心口渐渐蒙上苦涩。

    “切,真是疯了。”一女佣拿着扫帚继续清扫着院落。

    疯了,幽烯心口一滞,她怎么就没感觉姐姐的异样……“姐。”她心痛地,惊懂失措地唤着。

    “姐,你认识我不。”

    她转过幽然的脸,紧张地问道。

    “你啊!”幽然的眸光有些迷离,张唇喃喃地应着。

    “你是妈妈”

    什么?如晴天一个霹雳,幽烯僵在了原地,久久无法动弹,根本说不出一个字,姐姐不认识她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来告诉她?

    “我是烯儿,姐。”她痛苦地哀叫,不断地摇晃着幽然。

    “烯儿”方幽然愣了愣,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绞尽脑汁,可是她想不起烯儿是谁。

    满头如云的卷发被她抓乱了,抓散了,她努力地想着,也没想起烯儿是谁?

    “姐,我是烯儿。”她绝不接受姐姐忘却她的事实。

    “烯儿是谁?”幽然痛苦地撕扯着自己的秀发,忽然,一个模糊的影窜入她脑际,

    烯儿,她的妹妹,是她夺走了她的男人,她还怀了那男人的孩子,让她变得一无所有。

    “烯……儿。”她仰起头,咬牙吐出两字,沧然的泪从她眼角汩汩滑落。

    她,方幽然一无所有了,生不如死呀!枉费她一直对她护有加,她可是自己曾捧在手心呵护的烯儿,她早已变了,恨,她好恨,恨潇锐桀,更恨方幽烯,要不是她桀会她的,绝不会抛弃她。

    “姐。”幽烯吞咽了口口水,感到呼吸困难,因为,她难以承受姐姐向她投过来的怨毒的眸光,象是要把她生吞活剥。

    “你认识我了吧!”

    “哈。”幽然闻语仰天长笑,半响,收住笑,扯唇喃喃讥语道。

    “我当然认识,我的好妹妹呀!”

    “不,姐姐。”姐姐还在怪她,幽烯心里痛苦不堪,难以言表。

    “听着,方幽烯,从今往后,你不在是我方幽然的妹妹,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说着,凄冷一笑后,转离开。

    “不。”她不能这样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姐姐要给她划清界线,断绝关系,这样的事实令她的一颗心止不住地颤抖。

    她刚上前拉住她的手臂,没想到被她狂恨甩开,“啪”一记耳光残忍狂狠地甩过来,幽烯白净的脸孔上五指印怵目惊心,这一刻,院子里宛若风都静止。

    “姐。”幽烯捂住被她打肿的左脸颊,瞠大双瞳不敢相信,姐姐居然打她,从小她都不舍得摸她一下的。

    “人”她居然敢拦着她,方幽然绪十分激动,歇斯底地吼出。

    “不”她的姐姐怎么会这样骂她?

    “是你毁了我的一切。”幽然继续吼道,她披头散发,圆眼怒瞪,样子恐怖,恨她恨得咬牙切齿,神有些癫狂。

    “你怎么不去死?”

    姐姐恨她,恨不得她去死,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凝站在原地,好久,好久,就一尊雕像一动不动,她想走,脚却象象灌了铅,怎么也抬不起?她想告诉姐姐,不是她毁了她的一切,错误是她自己造成,还有不择手段迫她的潇锐桀,在这场报复游戏里,她只是一个悲哀无助的可怜人而已,永远都在扮演着微小的角色。

    可是,她的喉咙象是堵有硬块,怎么都发不出半个音节?

    凝望着姐姐绝冰冷的脸孔,她想笑,想疯狂地大笑,数十年的姐妹之还不如一个男人,他疯狂残忍的迫,象一把锋利的剪刀,剪断了她们的姐妹深,她的姐姐到底是着了什么魔?

    幽然故意用子把她撞开,瞟了她一眼,踩着微碎地步伐,绝然远去。

    承受着体上被撞的伤痛,亮丽的眸瞳死死地盯凝着幽然消失在她视野的影,她死死掐住粉嫩的掌心,这一刻,她咬紧嫩唇,她恨他,好恨,恨到心坎里,是他把她变成这样的?

    潇锐桀,她,方幽烯恨他,恨,恨到骨髓里,恨到心坎里。

    票票,亲们,都潜水,呜呜。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