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章 容不下背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夜深了,天空好黑,空气里似乎飘弥着一股浓郁的邪气,

    悄无声息的花园里吹袭着缠绵绮绻的风儿

    忽然,车轮重重地划过地面,“兹斯”一声划破宁静的深秋夜晚,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车辆停在了潇宅门口。

    “谢谢”着白色风裙的女人向蓝道完谢后,从车内牵下神呆滞的幽然,今天她象疯了似的跑了一大圈,有些疲累了……“蓝,真的谢谢!”要不是他,她今天不可顺利找到姐姐?她真的很感谢他。

    “不客气。”一蓝色休闲服的蓝逝风也下车来,亲昵地抚了抚幽烯额角随风乱扬黑发,

    “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些。”他漫轻声呢喃着,深的眼瞳直直地定在她漂亮的五写上,一缕清淡的体香随风袭来,淡淡的香,逝风俯下俊美的脸孔,想多吸一点让他迷醉的淡香。

    记得,霓儿上也有一股香味……

    幽烯淡淡一笑,蓝逝风,逝风如随风,她记得他告诉过,她不喜欢他眉宇间时刻呈现的忧郁,这么好的一个人,男人应该充满阳光,朝气逢勃的。

    他一惊,她脸孔呈现的笑容,是那么蛊惑人心,那笑,多象霓儿的笑,清纯,干净,漂亮,不染一丝尘埃。

    “我们先进去了。”不经意间,说话的烯儿感受到一道鸷的视线,恍惚中,她拧了一下眉心,缓缓抬起眼,果然,正如她心中所想,潇氏毫华别墅,一抹冷昂的形正凝立于夜风中,,站在露天阳台里,手指尖夹着一支香烟,由于距离太远,她看不清那男人的表,只能感受到向她投过来冷的眸光,今天在寻找幽然的过程中,好象她听到过电话响起的声音,却一心记挂着幽然的下落,而没有揭起,是不是他打来的?她拿着手机,滑下凉薄的盖子,果然便看到了十几个未接来电,而未接来电显示着他的名,潇锐jie。

    他会怎样对姐姐,她本不想再踏进这里半步,但是,她走得逃吗?潇锐桀权势滔天,就象姐姐逃跑的下场是这么的凄惨。

    她抖着手指,抚着姐姐举起了沉重的步伐。

    正当蓝失神之际,只来得及看到她们消失的影,为何那抹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纤瘦影是那么蛰痛他的心扉?

    她跟当年的霓儿一样,一样的美,一样的坚强不屈,一样的……她们有太多相似的地方,尤其是那若有似的淡淡的笑容,有着冷眼看世事,冷眼看世界的孤勇。

    刚想转离去之时,不经意间,他看到了阳台上那抹冷沉的形,笑容刹那从唇间隐去,面顿时僵凝。

    冰冷的两道视线就这样毫无预警地在空中交汇,碰撞着灿烂绝狠的火花。

    阳台上的潇锐桀,抬手磕了磕指尖的烟灰,点点星灰随风飘散,飘散去,象是毫不留恋似的。他永远是狂放的,绝狠,绝不把世间的任何事,任何人放在眼里。

    三年了,还是没有一点改变,但是,他蓝逝风又怕他不成,不论他如何高高在上,他从来都不会屈服,三年前,他能强势把霓儿从他边夺走,今天,他绝不会让这种事重复上演?

    冷凝的气氛在空中的回旋,两个同样出色,俊美的男人,在夜风中冷冷地对峙着,无形中,象是宣誓着一场战争,一场惊心动魄属于两个男人间绝裂的战争。

    接触到他同样冰冷的视线,潇锐桀神色暗了暗,邪唇一勾挑畔一笑,优雅地弹掉指尖的一根烟,潇洒地旋转,迈着稳重的步伐进屋。

    蓝逝风也转,上车,黑色的轿车转瞬消失在浓雾迷漫里。

    ————————————————————————————---——————————————————

    当幽烯抚着幽然走进客厅时,便看到客厅里站立着一排着黑色,训练有素的保镖

    令她惊讶的是,一屋子的佣人都一脸惧色地跪在客厅里,而艾米面色紫青地僵跪在最前面,她的脖子上还留着一些残忍的痕迹,那是鞭伤……幽烯眸色一暗,心猛烈地狠狠一颤。

    “艾米。”幽烯惊叫着扑到女佣面前,只感觉艾米看她的眼神有些怪怪的,然后,缩着脖子,神色慌乱地躲开她的碰触,避她如瘟神般。

    怎么会这样?是她害了艾米,这大半天忙着寻找姐姐的下落,完全忘记了艾米,是她给了自己钥匙,思虑间,楼梯口出现了潇锐桀的拔的形,只见他双手插在裤兜里,狂狷地走下楼来,他看也不看幽烯一眼,径自走到一张檀香椅子上坐了下来,玩起了手中的打火机,打火蓝色明灭的火光,印照在他俊美的阳刚五官上,一脸的莫测高深,冰冷的瞳仁也看不到一丝绪的波动。

    “桀。”一直沉默的幽然,见到俊美如斯的男人,缓缓前,她的绪已被白天平静了好多,她他啊!她抖着一颗心。

    “带她下去。”潇锐桀头也不抬地冷冷开口。

    两保镖恭敬地走上前,把幽然架走,奇怪的是这一次,幽然居然很安静,两只大大的美瞳,只是痴痴地盯凝着潇锐桀,那张冷沉的脸孔。

    幽烯见保镖们把幽然弄上楼,不是残忍俊地拖出去关进暗室,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下,轻吁了一口气,又担心着艾米,她不知道潇锐桀会怎样惩罚她。

    “艾米,你起来。”她倾上前,抚起艾米。

    艾米却僵跪在在地,不理她的搀抚,瞟了眼对面坐着的浑散发着冷咧气息的男人,畏缩地低下了头,她不想告诉少,自从桀少回来就愤怒地让人鞭打她,罚她跪在这里,等待着她们的归来,扬言说,如果她们不回来,就要把她送到南洋**,她回来了,也救赎了她一颗心,她的灵魂,但是,恐怕还是难逃她恶运。

    “把艾米送去南洋。”

    他仍是玩弄着指尖的打火机,

    冷吐出话语令烯儿微颤,也让艾米伤心绝。

    “不要,不要。”艾米惊慌失措地跪走到他的脚下,可怜巴巴拉着他裤子的一角。

    “桀少,我求你。呜呜。你说过只要少回来,你就饶了我的。”

    “潇锐桀,难道所有对我好的人都会得到你这样无的对待吗?”

    玩着打火机的指节动了一动,半响,他站起,不想给这女人多说,弹指保镖把艾米弄走。

    这段时间,他已容忍这女人太多,太多,他曾经做过错事,让霓儿消失在这个人世,所以,他想弥补,但是,这女人不是霓儿,他现在终于清醒地认识。

    “不。”艾米东绝地流着泪水,见保镖上来,只得退缩在屋子的一角,是那么悲怜无助,就象一案板上的五花,任权势滔天的男人宰割。

    “今天,你动艾米一根指头试试。”女人的话柔柔弱弱,轻之又轻,象是一若空气就破,可是,却深深震骇了一颗孤寂的心灵。

    她敢威胁他,潇锐桀冷冷一笑,这女人居然敢威胁他,这天要翻了,俊美的脸孔刹那凝成冰岩。

    他几大步绕上前,狂狷地狠狠捏住她的尖尖的下巴。

    “不要认为,我不敢动你,就算你怀有我的种又怎样?”

    “惹怒了我,我连你一起办”

    这女人想母凭子贵,能威胁他潇锐桀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带走。”他愤恨地一挥衣袖,保镖们带走了哭声嘶哑的艾米。

    “记住。”他转,收起打火机,对跪着一排的仆人,冷冷地撂下狠话,那话比冬天里的积雪还有冷得令人发憷。

    “背叛,米就是最好的下场。”

    他的话让一屋子的人个个人心微惶,不敢啉声。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