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章 你烧了他的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她的心口凝结着红红的血珠,为了,姐姐可以如此卑微?还不如空气里的一粒尘埃。

    “方幽然,我们不可能了。”

    他搞不懂这个脑子进水的疯女人,倾上前,狠狠地捏紧着她的下颌骨。

    “在你背叛我的那一刻,你就不再是我潇锐桀想要的女人。”字字句句从牙缝里迸出。

    他冰冷的话语尤如冬天的雪花,刷刷飘打在幽然的全上下,让她子滑过阵阵战粟。

    “可是……你曾说……我入骨,难道……昔的海誓山盟对你来说,已经毫无竟义?”

    她一直认为,正因为他深着她,才会施展这一系列的报复手段,目的是她回到他的边。

    不想给她多说,他站起,冷酷地保镖挥手下令。

    “把她绑了,丢入囚牢。”

    随着他回来的两个高大的属下,已接过艾米手中的绳子,抓起方幽然的白净的手腕,绳子圈圈缠绕了上去。

    在她纤白的手腕处勒下一条条残忍的红痕。

    “不,桀,别这样对我。”她深的人这样对她,她恨不得死去。

    姐姐如此凄惨,幽烯的心同样也是痛到足想死去,她捂住隐隐作痛的心口,直直地凝睇着潇锐桀冷厉的黑瞳,轻声地吐出。

    “放了她”

    “不可能。”潇锐侧桀过脸,不想看到她眼中凄凉的眸色,语气仍是坚定的。

    从来没有那个女人可以左右他潇锐的桀决定。

    “带去暗牢。”

    他再次弹指下令,空气中只听到一声金属碰撞的兹斯声响起,他已优雅地点燃一支烟,开始慢条斯理地吸起来。

    “桀,不要啊!”方幽然被两保镖架走,绿色的裙摆在风中乱飞,阵阵凄厉的嗓音飘来。

    “姐姐。”泪象断了线的珠子滑下她冰凉的脸颊,随风而逝。

    “潇锐桀,你真的要把她疯吗?”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感觉姐姐有些有不对劲了?她的言行驶举止都与平时的她落差太大了。

    这女人,方幽然这么期负她,他可是在保护她,保护他们的孩子呀!她脑子里到底是装的什么浆糊,他真想摇醒她,这个笨女人。

    “烯儿,我不想她,可是……”他优雅地弹烟蒂,绕上前想搂她入怀,却被她冰冷的脸孔,凄然的表震骇住。

    “说得太冠勉堂皇了。”啪,怒极的幽烯有些失去理智,扬起手狠狠地甩了他一个耳光。

    潇锐桀挨了一个耳光,墨色的瞳仁急剧地收缩,这女人又甩了他耳光,他潇锐桀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抬起手刚想回憎个耳光给她,却在看到她拧紧的眉宇时,眉心的冷汗时,大掌僵凝在了半空,烯儿,怎么了?她的脸好白好白……

    烯儿弓着子,紧紧地捂住肚子……缓缓地蹲下去,细汗从她白嫩的额角渗出,渗出……

    “烯儿。”潇锐桀眉心一颤,强烈地感受到了她的痛楚,他知道是刚刚过激的绪让她动了胎气。

    惊慌失措地倾上前搂住她。

    “别碰……我。”烯儿张着苍白的唇色,虚弱地喊出。

    “你再动,给我试试看。”潇锐桀心急火缭地冲她吼道,这女人真是他命中的克星?

    这个笨女人,胆敢伤害他的孩子,他要她好看哪!

    他不顾她的捶打,强行把她抱上了车,黑色毫华小矫车在原地打了一个转后,象箭一样从潇氏门口驰出,飞快地冲向了柏油马路,以一百二十码的速度冲向医院的方向。

    只是动了胎气而已,没什么大碍,医生开了几服安胎药后,嘱咐幽烯不能绪太过于波动,因为,她体质不太好,如果绪波动过大,很有可能会导致流产的。

    回潇宅后,潇锐桀让艾米把她抚向那把紫青色的藤条椅上。

    “你最好乖乖给我养胎,要不然,我不敢保证你姐姐能平安无事。”

    他潇锐桀从来不会低声下气去求某人,尤其是女人,天生他就是王者,只有他下令的份儿。

    冷冷地撂下狠话,不再看她一眼,他狂狷的形步出客厅,走向书房的方向……

    那抹离开的影仍是那般的绝然无……冷酷残忍俊,象是与刚才心急如焚的男人判若两人。

    姐姐被他关在了暗室里,那个漆黑不见一丝光亮,暗潮湿的地狱,那是多年前,黑帮囚人犯的地方,自从潇氏步入白道经商后,就从来不曾动用暗室,她居然把姐姐关在那个地方,想起又是一阵撕裂般的痛。

    书房里,橘黄色的灯光下。

    潇锐桀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潇洒地握着手机。

    表玩世不恭,语气更是懒懒散散,唇际仍然弥漫着冷涩的笑。

    “听说你烧了他的画,还打伤了他的腿。”话筒里飘来一个精干响亮的声音,是一个八旬老人的低沉嗓音。

    “噢!是啊!那又怎样?”他挑畔的的语言透过话筒传到老人耳里,老人气得怒火攻心。

    “我劝你最后收敛一点,他毕竟也是潇家的子孙。”

    “私生子而已。”妈的,是谁告诉这臭老头的。

    “如果你再一意孤行,我就要考虑潇氏财团,以及在美国的一切生意继承权。”

    “随你……”潇锐桀的尾音拉得老长,这一辈子他注定要与他们水火不容。

    “嘴太硬总是要吃亏的。”冷哼一声,老人“啪”地挂断了电话,妈的,断了,只有这老头敢挂他的电话。

    他烦燥地爬了爬齐耳的短发,俊美的五官划过一抹暗影,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口白雾,冷觉的黑沉眼眸凝向窗外,窗外夜兴癞珊,静谧中是一片迷茫……眸底流光浮动,涌现一抹算计。

    忽然,一阵摔破杯盘的声音划破了凉夜的静识,这艾米搞什么?他拧着眉宇,转拉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艾米正惊慌失措地蹲收拾着地板上摔碎的白碗,而幽烯一脸清冷的坐在沙发椅里。

    “怎么了?”

    暮阳没动力了,唉,大家平安夜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