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章 宠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自从强拉着幽烯到医院签定,确认是他的孩子后,潇锐桀表再也不似以往般冷硬,他偶尔还会回家看望一下,象是一心巴望着孩子的出生。

    幽烯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衣裙,坐躺在露天阳台的小藤椅上,指尖端着一杯咖啡,懒懒地晒着太阳,半眯着眼瞳凝望着天际的那一抹朝阳,享受着阳光独特的味道。

    呼吸着阳光的味道,右手轻轻摸上了自己平坦的小腹,母凭子为贵吧!她自嘲地暗想,正是因为有了孕,才让潇锐杰有了些许的转变,让她感觉他看自己的眸光还有些许的柔……不象往般冰冷。

    “孩子,如果你能够顺利出生,希望你不要象你的爸爸一样”她垂下眼眸,轻柔地对着肚子里的孩子不确定地呢喃,金色的阳光洒在她圆润的肌肤上,象是投下一层母的光泽。

    只是,她能生下他吗?她纠结的心仍矛盾痛苦的纠结着。

    一阵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一胖胖的欧巴桑,有着黑的发亮的皮肤,带着碎花围裙,端着一碗气藤藤的鸡汤推门进屋,穿过空的房间,直直走到阳台边。

    “少,是桀少吩咐我做下的鸡汤。”

    “放着吧!”她头也不抬,面无表,几天前,她简直有些受宠若惊,潇锐桀居然特意为了照顾她雇了好几个欧巴桑,她们全来自于意大利。

    “可是……”胖胖的欧巴桑拧起眉头,用着不太纯正的国语腔。

    “你还是喝了吧!”

    桀少交待过她,少夫人如果有半点闪失,要拿她试问呀!她可担待不起。

    “嗯”见欧巴桑如此执着,幽烯只好接过鸡汤轻抿了一口,闻着油汤,一种恶心的感觉袭上心头。

    “恶……”她忍住恶心,放下白碗,“我呆会儿喝吧。”

    “好……吧”见少夫人确实痛苦,欧巴桑只好迟疑地拿着托盘走开。

    “在想我吗?宝贝。”

    幽烯回头,便看到了他狂狷的的形,不知何时闪凝站在她的后,睁着一双沉如墨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凝睇着她。

    她象是在他黑的眼瞳里看到了深,怎么可能会有深?她勾唇自嘲地讽笑,他一直是一个冷心绝的人,才会一再地对她苦苦相

    “还好吧!”已经两个多月,他的儿子在她肚子里快乐地成长,两个多月了,每当想起,他就扯唇不住地笑,初为人父的喜胀痛他四肢百胲。

    “还不习惯吗?”潇锐桀轻轻地走向她,眼神灼烈象一刻也舍不掉从她脸上离开。

    看到她苍白的容颜,长指卷曲轻抚上她尖尖的下巴,暖昧地摩娑,她象是越来越瘦了,瘦得令他心痛。

    幽烯不发一语,只时静静地凝睇着他阳刚俊美的五官,那冷炽的眼神仿若要看穿他整个心,洞穿他整个想法,这男人又在玩什么把戏?她绝不相信一个孩子能让他改变如此之大。

    “怎么,受宠若惊吧!”象是洞悉了她的想法,他试着解释,这段时间他想的相当清楚了,把她当成霓儿的替也好,真的她也罢,总之,他已习惯了她在自己的边,当看到她被蓝逝风拥在怀中的那一刻,他恨不得摧毁整个世界,那嫉妒之火来得如此绝烈,也许,他用的方式是野蛮粗暴了一点……但是,他不要她离开他边呀!而当得知,她怀上他孩子的那一,欣喜若狂已难形容他的感觉。

    他确定,他要这个孩子。

    “只是想对你好一点。”

    “好,不必了。”幽烯早已心如死灰,他的那一道门扉早已紧紧地半闭,再难打开。

    “只要你能放过我姐姐与冷凝,我就烧高香了。”

    她低低柔柔的迷人嗓音,尤如溪中清泉流水,仿佛能暖入人心,融化掉他口的那一层冰膜。

    “我没有绑走冷凝,而你姐姐……”他艰难地吞咽了口口水,不知该如何告诉她,这段时间方幽然总是纠缠住他不放?为了烯儿,他也不想再伤害她?他也想让他们之间的残忍之恋划上休止符?可是……他的眉心闪现一条暗黑的影子。

    “我替你生下这个孩子。”她抬起头,漂亮的眼瞳凝望向远远的天际,迎视着灿烂的阳光,毫无焦距的视线,在虚空中凝聚在某一点上,唇际闪现一朵幽忽的笑容,是那么干净纯美。

    “你放了冷凝,放了我姐姐。”她的声音似从远天间传来,象是诉说着天气那么简单。

    “该死。”凝望着她毫无生气的雪白脸孔,他低低地诅咒。

    “我真的不知道冷凝在那儿?至于,你姐姐,她随时都可以走,没人想要拦她。”

    他站起,抡起拳头,第一次尝到了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滋味。

    这女人就这么不相信他吗?

    “我可以去找冷凝,但是,你必须得生下这个孩子。”他真的好怕她这副呆滞的表,象是生命脆弱的弹指间就快消失在空气里似的,强忍着心痛,努力地漠视对她的感觉,冷硬地说完,冷昂的形,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去。

    ————————————————————————————————————————-

    夜,暗黑的夜

    在一条金光闪闪的黄色遂道里,一个穿着白色西服,带着花色领结的小男孩,慢慢地穿走着,爸,爸,你在哪里?那声音在空间里飘,爸,他转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爸爸,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你爸爸不会回来了?他被狐狸精勾去了。”

    听着这个鬼魅的声音,男孩回头,眼前赫然是母亲狰狞的面孔,只见她瞠大双眸,眼中燃烧着狂炽嫉妒的火焰,举着一支长长的黑鞭,不不、、男孩一脸惊骇地往后缩去,他想跑,却没有逃脱母亲的狠毒的魔爪,那长长的鞭子一下又下,兹嘶嘶地破开了他白色的西装,

    啊!绝世稚嫩童音惨叫着,穿透过长长的遂道,直冲天际……

    “不……”男人摇晃着脑袋,头痛裂,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发出近似野兽的悲呜。

    “不……不要……妈。”

    “不……”

    “不……”他嚎叫着,满天大汗地醒来,睁开黑沉的眼瞳,昏黄的灯光下,不经意间对上了幽烯探究的美眸,看来是他惊忧了她,“吓到你了吗?”他担忧地问,幽烯轻缓地摇了摇头。

    垂下眼帘,掩饰掉眼底那抹深浓的痛楚,又做恶梦了,他掀被起,直直走向浴室。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