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章 恶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潇氏别墅

    楼台转角楼梯口,一抹纤瘦的影正弓着子,擦着楼梯抚手上的尘灰……她被足好多天了,自从那天潇锐桀怒气冲冲地甩门走后,就不曾见到他回来,也不知蓝逝风的腿怎么样了?老天保佑吧!如果他真的残废的话?她脆弱的一颗心会内疚到死。

    “烯儿。”一个女人疯狂地推开华贵的雕花门扉,焦急地呼唤着急切地扑向她。

    幽烯一惊,看向这扑向自己的女人“姐。”

    “烯儿,冷凝不见了。”她象疯了似地摇晃着幽烯,嘴里重复着一句话。

    “冷凝不见了,烯儿。”

    “姐。”幽烯倒抽了一口凉气,冷凝怎么会不见?是潇锐桀弄走他的吗?他到底想要怎样?

    “他怎么会不见?是不是到什么地方去……”幽烯忽然住口,这才想起冷凝根本象活死人,绝不会象正常人一样去那儿玩?

    “烯儿”方幽然惨白着脸孔,为什么会不见呢?她回家就没看到他?她为了他失去了所有呀?抖着手指撑着自己的脑袋,红色经过精心描绘的唇瓣抖瑟得厉害。

    “姐,别急,再想想。”见姐姐焦头烂额,幽烯也跟着她着急起来。

    “我想不出来他能去哪儿?”

    “是潇锐桀绑走了他”方幽然失神地喃喃呓语,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所有的希望全都破灭,他一心想把自己入绝境,直到无法生存的地步,才能挽回他昔失去的颜面,真的是这样吗?那么,冷凝的失踪,令她一颗冰冷的心跌入低谷,他烧毁了她生活下去的信心……活下去到底还要什么意义?

    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她眼线特浓的眼角处徐徐洒落,湿了她为了挣钱而精心装饰的脸孔……湿了她的眉,她的眼……

    姐姐吐出的话语,凄凉哀绝的神,让幽烯感觉,无形中心口象蒙上一层厚重的布帘,怎么也掀不开?掀不开呀!

    “是他了。”幽然五官倏然扭曲,疯狂一笑,笑声中有着蕴含着一股深重的绝望,冷凝的失踪,让她的神智处于崩溃的边缘,失去了这唯一的精神支柱,她还能活下去吗?她为了给他医治,不惜出卖自己的体,为的就是有朝一能医好他?圆了她心中的梦,然而,天不遂愿,怎么活呀?她格格格地笑开,泪却从她眼角沧然落下,那笑凄厉着带着悲伤,比哭还难看哪!

    “姐,姐。”幽烯吞了口口水,被这样半疯半颠的姐姐吓到。

    终于,象是累了,她收住笑,绪渐渐平静下来,僵凝半响,眼瞳凝向窗外,凝睇窗外的满树香花,神有些木然……

    “姐,姐。”象是有什么感似的?幽烯心口的那层布帘,越蒙越厚……她抖着指节,轻抚上姐姐呆滞的白净脸孔。

    “走开。”她被方幽然抬起的手臂,狠狠用力一挥。

    由于方幽然起跑出房门,象来时一样似一阵狂风般卷走。

    幽烯愣愣地久站在原地,凝视着姐姐消失的大门,那洞空的门似她心口隐晦的幽冥,姐姐是她在这个世间唯的亲人?冷凝不见了,她跟疯了似的,她要怎么帮助她呢?

    ————————————————————————————————————————————————

    暗夜

    她被一阵巨大的开门声惊醒,朦胧中,象是没有听到预期索尼的脚步声传来。

    幽烯睁开眼睛,撑起掀开薄被,摸黑穿起毛毛兔儿拖鞋开门下楼,他是回来了,昏黄的灯光下,他狂放地坐在一张沙发椅里,黑眸深沉如大海,隐晦不明,意外的是,她居然看到姐姐正跪在他的脚边。

    “桀,我后悔了。”是姐姐的声音,那么卑微,那么无助慌乱划破静夜的凉识。

    “桀,我不找他了,只求你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你。”

    说她卑也好,卑微也罢,只要能挽回潇锐桀的心,要她做什么她行?总之,她终于偿够了人世尘俗的味道,这几个小时,她忽然明白,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多么愚蠢,她怎么会舍掉潇锐桀而选择冷凝从婚礼前昔逃跑?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潇锐桀嗓音有些暗哑,垂下眼帘,掩饰掉眼中一闪而逝的痛楚。

    “不,桀,你听我说……”

    幽然慌乱地道“当初,是你妈妈不要我进你们潇家的门,所以,我才选择跟冷凝离开。”

    她不想最后什么都没得到呀?

    “是吗?”潇锐桀眯起冰瞳,象是思考着这女人话中的可信度,她的妈妈一直就是刚愎自用的人,她眼里容不下方幽然的出,这是正常的事?但是,那又怎样?能改变他摧毁她的决心吗?

    “真的。”当时的景历历在目,潇夫人拍下她的一大叠与冷凝交欢照,借以威胁她不能进潇家的门槛。

    “背叛就是背叛”他不想再听太多理由,妈的,这么点事都承受不了,那值得他潇锐桀去

    “难道你不我了吗?”她可怜卑微地乞求着这个邪恶如魔的男人的

    “啊!”潇锐桀玩世不恭一笑,掐掉指尖的烟蒂,“只要你不怕伤害你妹妹,尽管来勾引我。”

    说完,伸手扯去她上薄薄的凉片。

    片刻后

    风裙,吊带丝袜,罩,透明罩纱三角裤,扔满了整个地面。

    “桀,我真的你。”幽然一直重复地表达着令人恶心的语。

    “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潇锐桀邪气一笑,拍了拍她嫩白的

    幽然洁白无瑕的躯慢慢地趴跪地板上去,只要能挽回他的心,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他从她后进入她……

    空气弥漫着一股**的味道,刺入鼻孔,是那么令作恶,幽烯捂着心口,愣愣地站在楼梯口,目睹了姐姐整个求的过程,她的心窝也已撒了一把寒针,姐姐没有志气,冷凝的失踪彻底改变了她,而她自己呢?

    “啊!桀,太棒了”

    随着疯狂的撞击,姐姐不知羞耻地低吟出声,幽烯清楚地看到姐姐夹紧双腿,阖眸自在地享受着,头向后高高地仰起,巴不得亲上潇暗红的脸孔。

    死死地撑住楼梯抚手,金属的凉度慢慢地刺入了她的心脏,忽然,一阵冷风从窗外飘袭进来,冷,幽烯感到冷得刺骨,揪紧口的薄薄的衣衫,仍不能抵挡入骨似的寒凉,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喉头,仿若要涌出口腔,酸味不停在胃中翻腾,终于,再难压抑。

    “恶,恶。”急忙捂住自己的唇,转急奔向洗手间,扑到在洗手池边大吐特吐起来。

    ———————————————————————————————————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