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不要你看到明天日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quo;潇锐桀”一声冷喝,看着那抹健硕的形迅速来到跟前,潇锐桀冷沉的眼眸色加深。

    “放开她。”蓝逝风强硬地命令道。

    潇锐桀瞥了他一眼,冷锐的眼划过一抹暗波,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给他过不去,是他命里的克星,多少年哪!

    他松开了方幽烯,习惯地转动着指节上那枚闪闪发光的钻戒,那钻戒发出的白光刺痛幽烯的眼瞳。

    “如果今天,我一定要带走她呢?”他挑畔一笑,象是丝毫不把蓝逝风放在眼里。

    “我一定不让你带她走呢?”蓝逝风看不惯他嚣张的气势,迎头彻底给他卯上。

    僵凝的空气在周围回旋,只能听到夜风刮下,树叶发出的沙沙场响,这一幕象是有些熟悉……曾经……蓝逝风心口一痛……

    “很好,看上她了,是吧。”

    潇锐桀讥笑一声“要她也行,拿你整个蓝氏企业来换。”

    “可以”毫不犹豫冷嗖嗖的声音在夜色中回着,他的话撞击着潇锐桀的心口,他的手明显动了动。

    “等我玩烂了,再留给你吧。”说完死死地盯着若霖,目露精光,狠绝地发出狠的笑。

    他侮辱的言词象是在蓝逝风口扔下一枚炸弹,也让幽烯的脸色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逝风瞬间失去理智,他抡紧拳头,真想狠狠挥向狂霸没有人的潇锐桀。

    见那揪得“格格格”作响的拳头,潇锐桀冷眼睇过。

    沉着冷静,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王者风范无人能比拟。

    “走。”他嚣张地揪起幽烯在风中乱扬的发丝,残忍地走向那辆红色法拉利。

    他再一次,无视他的痛,无视他的悲,再一次带走他的女人……

    “一只哈巴狗而已,也配给我较量,不自量力”潇锐桀狂妄地咒骂着转,蓝逝风再也忍受不住,疯狂地追向前,一拳挥向他那阳刚的俊脸,拳头刚好落在他的唇际,瘀青即刻在他唇边出现,不多时,从唇边涌出淡红的血丝。

    潇锐桀绝狠一笑,抬起修长的手指擦拭着唇际的血丝。

    下一刻

    他缓缓地从腰间掏出一枚精巧黑色手枪,瞄准蓝激狂的脸庞。

    “就算我开枪打死你,也属正当防卫”

    “你害死了霓儿,你又要带走她。”想起过往,蓝逝风疯狂地怒骂着。

    “住口。”提起这个人名,潇锐桀额间三条黑线明闪现,对上蓝逝风视线的目光有着深沉的怨恨,一种彻心彻骨的恨意。

    “你就不怕遭天谴。”

    “看谁先遭”他嘴角深诡地勾起,然后,他收起手枪,退后一步,把枪壳拿在掌中把玩。

    手枪在沉淀的幕色中旋转在他掌心,光亮的枪壳在蓝逝风眼前晃动着。

    “你的女母亲呢?死了吧”

    象是点中了他的死,这话彻底激怒了蓝逝风,他深恶痛绝地扑上前,拳头落在潇锐桀强壮的肩背上,他蛮横地撂倒他,拳头如雨点般打落在潇锐桀强健的体魄上。

    潇锐桀也不是省油的灯,本想开枪击,却被蓝逝风眼明手快一掌推开,手枪从潇手中弹跳而出,落在了离他们一丈之远的坚硬石地上。

    “不要。”见两个男人打了起来,幽烯惊若寒蝉,正想上前阻拦,却被潇锐桀一拳残忍地甩开。

    “幽烯。”蓝逝风心一颤,趋他分神之际,潇锐桀用力一个急翻,把蓝逝风用力压在下,顺便给他一记勾拳从体质上来讲,蓝很温柔弱,经过反复的撕打,潇因强壮的体格渐渐占了上风。

    给了蓝最后一记勾拳,迅速地翻,捡起地面上精巧的手枪。

    还不等慢一拍的蓝逝风反扑,他潇洒地转光亮的手枪枪口已抵住了,蓝逝风坚实强健的膛,枪口的凉度抵达口直透心底,蓝逝风只能深呼吸,强忍住排山倒海而来的恨意。

    不期然对上潇寒气人的眼眸,他明白潇唇际嗜血的笑容,表示他很有可能会真的开枪。

    如果他的枪真的走火,子弹就会穿透他的心脏。

    “够狠,你就开枪”蓝逝风一脸无畏,咬牙道。

    “你以为我不敢吗?”潇锐桀狂冷一笑,一脸狂妄,枪口用力再贴上数寸,金属的硬度让蓝逝风倒抽口冷气。

    “听着,我要的没人能阻拦”无论是昔的颜霓儿,或是今的方幽烯,字字句句从牙缝中迸出。

    他强势绝狠地抓起方幽烯,一把丢进车里,红色的法拉利扬长而去,透过半开的车窗,幽烯心疼地看着满脸伤痕的蓝逝风凄凉的形,久久地凝站在原地,拳头攥得死紧,眉间郁呈现,刻痕纠结的更深,更深……

    ————————————————————————————————————————————————

    蓝逝风的出现,彻底激怒了那头狂狮,他沉着脸孔,下车,开门,关门。

    一把狠狠地把她甩到在沙发椅上。

    他残忍一笑,拉扯着脖子上的领带,粗暴地推倒她,撕扯着她上的衣衫,不管她的挣扎,架起她的修长的双腿,想到蓝逝风,潇锐桀冷酷地一笑,他俯没有任何前戏,不顾她的生溲,粗暴进入,强势地占有她的**。

    吸吻,啃咬,搅绊,纠缠,狠不得绞碎她的心,撕碎她的,这个该死的女人?什么人不好找,偏偏找上蓝逝风,他这辈子最恨的人。

    ,再次痛到麻木,霓儿,是吧!她算什么呢?一具他们争抢的替而已,隐约感到自己就是颜霓儿的替,幽烯脸上有着一抹虚无飘渺的笑容……疼痛从下传来,伤最深的不是体,而是她的心灵。

    ————————————————————————————————————————---

    清晨,阳光染亮了薄薄的天际。

    一阵刺耳的电话声响彻空旷的潇氏别墅,象催命似的,潇锐杰撑起脑袋。

    鳖了眼侧那抹弱的躯,懒懒地抬起眼,还不待他发出音。

    一阵狂怒的低吼从话筒里传了过来。

    “潇锐桀,放了她。”潇眸光暗闪,玩起了指尖的钻戒。

    “明,如果这女人的画还在市面上流通,你绝对见不到以后的出。”他残冷绝狠地撂下话,他火大地一把扯掉电话线。

    抬起眼瞳,刚好对上幽烯缓缓睁开的美眸,她眉间的忧郁落入他眼底,他邪恶地摸了一把她间的浑圆,伸指在上面玩味似地轻轻地掐着。

    “玩烦了,会给他的。”他侮辱的言词烧红的幽烯白净的脸孔,在他心中,她是什么?幽烯心口一滞,他的话尤如一根尖针,刺得她心窝好疼好疼,她的胃一阵痉挛。

    “心疼了。”她木然心碎的表,忽然刺痛了他的心。

    忽然,屋外一阵急促的门玲响起,潇锐桀眉一挑,这男人还真是不死心中哪!嚣霸绝狠地对她吼出。

    “人,看我怎么毁了他?”起穿起睡袍,直直往门外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