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章 可以不爱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听闻着窗台外那抹游戏人间的声音,幽烯吸了一口烟,撇唇缓缓释放出烟雾。

    忽然,感到很渴,她伸手推开房门,抬腿走了出去。

    客厅里,嚣闹声震天,吕毅、董晖还有几张陌生的脸孔的男人,正抱着美女坐在沙发椅里玩着扑克。

    她冷泠地瞟了眼这伙人,走入厨房给自己倒了杯冰水,凉凉的冰水从她口腔灌入体内,让她的肠心肮腑也跟着冰凉,入下杯子,默默不作声上楼。

    “出牌啊!”董晖踢了吕毅一脚。

    “丢魂了。”这男人一双贼眼一直骨碌碌地在那纤瘦的女人上转。

    “噢!”吕毅收回凝聚在上楼的女人视线,甩出一张牌,黑色的瞳仁再次瞟了眼女人消失的楼梯口,那影太瘦了,桀少哪!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我后悔了,桀。”

    幽烯象是听到了姐姐颤魏的声音,是错觉吗?她顺着声音走去,脚步停在二楼的一间房门口。

    “桀,求你。”

    她顺着半开的华贵门扉,看到了姐姐那张玄然泣的漂亮脸孔,那脸孔是那么憔悴,写满了疲倦,只见她卑微地跪在他脚边,无助悲哀地扯着他的衣袖乞求。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狂放地坐在价值不菲的老板椅里,沉默的吸着雪茄,阳刚的侧颜冷冷地凝视着窗外,幽烯看不到他的表

    见男人久久不曾开口,幽然焦急的扯住他的衣袖,“我后悔了,桀,求你,好不。”

    她真的快被这个男人疯了,在“迷香”她已快待不下去,这几天被债主威

    “哈。”男人狂妄一笑,垂下眼帘,第一次认真审视着这张脸孔。

    “终于后悔了自己当初的选择。”

    他要得就是这样的结果,他要让她后悔,让她后悔放弃了与自己的这段婚姻,痛苦到足已死去。

    “是的。桀。”幽然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悲伤,低低地哭泣。

    “那就表现给我看。”

    幽烯看到姐姐缓缓地站起,痛哭着脱下衣衫,全的那刻,心底的那抹伤痛再次撕扯着她的神经,姐姐弓起子,纤细的手指抚上了他的裤档,拉开拉链,微微地张开了红唇。

    他们根本没有看到门口的她,她死死地撑着门板,支撑着自己沉重的躯,心口象是有一个巨大的石块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激中,他忽然从老板椅中撑起,强健的手臂一把握住姐姐洁白子,把她按倒在巨大的檀香书桌上,架起她的双腿,开始了狂猛的冲刺。

    他睁开的深黑色眼瞳,看到了门口脸色白到透明的女人,不惊讶,只挑眉,下的动作撞击的更狂,更深,象是发泄着心中的怒恨似的……原来,他是故意的,他早就发现了她,这样的认知令幽烯体一抖。

    一下又一下起起落落的两具躯,伴随着姐姐不知羞耻的低吟,她的眼瞬间宛若木石,双眼直视着前方,凝向不知名的某一点,努力地,想把那刺痛她眼瞳的一幕,排拒在心门之外。

    抬起沉重的腿,一步又一步,回自己的房间虽几步之遥,为何感觉路是这么的长呀?

    捂着心口,无力地推开自己的房门,无声的泪从她眼角凄然滑下,在她脚下的路是尽头了吗?

    绝望的尽头,她纤瘦的体沿着冰凉的墙壁,慢慢滑落,滑落,直到滑坐到地。

    泪水是一颗又一颗,溅落到富丽堂皇的地板上,盛开出一朵朵水白的小花。

    还能吗?如此卑微廉价的,还能要吗?隔壁从窗口飘越而来,姐姐一声胜过一声狂猛的低吟,都在狠狠凌迟着她残破的心,她咬住苍白的唇色,捂住耳朵,就那样直直地跪在房门板前,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那吟不堪的声音终于息止。

    带着湿意的眸子,凝看向窗外,夜来临了。

    即然如此焦灼人心,可以不了吗?

    漆黑的世界,尤如她心口晦暗的幽冥,他们交缠的画面在她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划过,痛苦的心沉入冰谷,一层一层上了枷锁,就此层层冰封。

    她慢慢从地板上起,撑着麻木疼痛的体,从抽屈里拿起一张薄薄的纸片。

    在一个空白的地方签下了自己娟秀的字体,方幽烯。

    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名字写得特漂亮,哈,多凄凉!

    轻轻地,轻轻地,把这张印好楷书字体的纸片,放在了柜台边,旋转,凄瑟的影消失在门边。

    客厅又静得出奇,又只能听闻到呼呼从耳边滑过的声音。

    泪忆干了,心若倦了,这份惆怅难舍难了,曾经拥有……街道边,响彻着这个迷幻的声音,一声胜过一声震破了她的耳膜,曾经拥有,她方幽烯,从来都不曾拥有,多么可悲!为这段悲哀的单恋曲划上休止符吧!她吸了一口气,孤零零的影,象一缕幽魂,徒步行走夜风里。

    夜风好冷,好冷呀!

    ————————————————————————————-------

    都说一醉解千愁,一间摇滚音乐肆起的PUB里。

    幽烯孤独地举起杯子,把一罐冰啤一饮而尽,眩晕顿时袭来……

    “再来……酒保。”她打了一个酒嗝,睁着迷离的大眼,结结巴巴地道。

    酒何望着这位材美丽的女人,撇了撇唇,这女人已经醉了。

    “酒保,再来一罐啊!”见男人不动,她扯起嗓子大吼。

    酒保无奈地再递上一罐,她伸出长指勾起易拉罐,三口又喝完一罐,点了点横七竖八躺着的易拉罐,哇噻,十二个哟!嘿嘿,自己真能喝,为什么以前都没发现呢?她扯唇淡淡地笑开。

    在上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张红色钞票,付完钱,撑着摇摇晃晃的子步出PUB大门。

    一阵冷风迎面灌入鼻腔,啤酒在她的胃里翻涌,她蹲到马路一边大吐特吐起来,连胆水也吐了出来。

    刚站起,两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妞儿,陪爷们玩玩。”一双猬锁的眼在她口瞟来瞟去。

    ———————————————————————————————————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